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131|回复: 16

守规则的怕不守规则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9-29 09: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就像“打赤脚的不怕穿鞋的”。

自从有摩托后,我认真学习了交通法,平时也自觉遵守,从不闯红灯,不管有没有车或人横过马路,不管有没有“交通监控”,但我还是怕,我怕在绿灯后过,十字路口垂直路上有人(车)闯红灯,依然很小心翼翼!

唉,守规则的怕不守规则的!
发表于 2004-10-9 10: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估计x兄目前的收入,买的起,养不起!
发表于 2004-10-13 13: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车价还有大跌, 不急用车的话, 再等等也不迟啊.
发表于 2004-10-13 15: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xjb在2004-9-29 9:44:12的发言:
就像“打赤脚的不怕穿鞋的”。

自从有摩托后,我认真学习了交通法,平时也自觉遵守,从不闯红灯,不管有没有车或人横过马路,不管有没有“交通监控”,但我还是怕,我怕在绿灯后过,十字路口垂直路上有人(车)闯红灯,依然很小心翼翼!

唉,守规则的怕不守规则的!



很多“不守规则”的行人也许并不是故意藐视驾驶员的生命安全,他们只是不懂。
不开车的人,无法理解比他快许多倍的速度是怎么回事。

在公路上正常中速行驶的汽车,你看到它还在二、三十米外,认为没什么危险,其实它只需要两秒钟就到你面前了,比走路的速度快十多倍,所以你无法完成穿过2米距离、躲过汽车宽度,汽车就已经到了。而且,汽车其实是停不住的东西,汽车突然停住给驾驶员造成的伤害,跟撞上行人的伤害是一样的,原因是我们都学过的物理学常识——运动是相对的。这就像一个人从楼顶上掉下来会摔死,你把他放在铁箱子里仍下来,一样会摔死。

前些天,一对夫妇穿越北京封闭的二环主路,妻子被一辆已经刹车的奥拓撞死了,当时撞上的速度只有不到30km/h。公司里一位不会开车的老大姐很奇怪“这速度怎么会撞死人”,其实呢,就这个速度已经跟刘翔一样快了——你敢到110米栏跑道终点去等着刘翔用铁杠子撞你么?谁也不敢,因为大家知道刘翔那个速度是停不住的。汽车也一样,因为车里是人,停住了,里面的人就撞死了,哪个厂家也不会生产没事儿就撞死驾驶员和乘客的汽车。



良好的交通秩序,依赖于公众的交通意识,这种意识不会平白无故地在大家头脑中形成。当汽车普遍进入家庭,大多数人都开车或常常开车,对马路上的交通流的速度,才会形成新的共识,而且这个共识是以汽车的速度为标准的。
也就是说,在目前,很多人的公共交通意识中,速度这个概念,还停留在步行的速度。在这个“共识”下,汽车的十余倍、几十倍于此的速度就属于“太快了”。
当汽车时代到来,新的交通意识建立,就会产生新的共识,是以每小时几十公里的速度建立的共识。那个时候,行人就会对自己的速度有新的看法,就像现在你在马路上用每小时300米的速度踱步,会感到妨碍了大家一样,不会散步到马路中间去。

这需要时间,需要一个过程。但这个过程也许会很快,紧紧伴随着汽车走入家庭而到来。就像新交法“机动车全责”条款在北京遇到非常大的阻力,是因为大多数北京家庭都有车或有人开车,所以逼得人大也不得不开听证会、征集人民的意见、重新制订法律法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0-13 16:05:41编辑过]

发表于 2004-10-13 17: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几天有两个大妈居然在二环路上遛狗,其中一个被车撞伤。当我看到这段新闻的时候,真有点冲动的想打人。怎么有些人的交通安全意思会这样差呢?就算你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家庭妇女,每天电视上,电台上各种关于交通安全法规的常识,您总该能听到吧。那天中午更是可气,在西直门,一个妇女突然在马路上骑自行车掉头,但是掉到一半突然改变主意,开始逆向回转,当时我们的车子是蹭着她的车把停下的,吓了我一身冷汗,快行道上,居然有骑车人能作出这样高难的动作,真是佩服。
发表于 2004-10-14 13: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yangxu在2004-10-13 15:58:11的发言:
良好的交通秩序,依赖于公众的交通意识,这种意识不会平白无故地在大家头脑中形成。当汽车普遍进入家庭,大多数人都开车或常常开车,对马路上的交通流的速度,才会形成新的共识,而且这个共识是以汽车的速度为标准的。


如此的话,良好的公共交通意识,难道要依赖于“汽车时代”的到来么?
发表于 2004-10-14 13: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才看新闻:

http://news.sina.com.cn/s/2004-10-14/01573913101s.shtml
八达岭高速公路是北京通往大西北的一条重要交通干道,1998年该公路建成开通至2003年5月底,已经发生一般性交通事故458起,造成236人受伤,94人死亡。特别是在高速路进京方向51到56公里路段内就造成50人受伤,36人死亡。这段6公里长的道路和道路右侧葬送了众多生命的深渊被司机称为“死亡谷”。

民众交通安全意识淡泊,当也不能完全怪民众.象这样的道路设计,是谁的错呢?六公里长的这段路,死了这么多人,央视的报道简单的归结于"大货超载".
象北京市内的很多道路和立交,设计得很不合理,不出事才怪.

发表于 2004-10-16 16: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习惯坐车后再下来走路、特别是穿越人行道的时候才开始感觉怕,很怕会被撞到,很怕我还没溜达过去之前就已经被车撞到,所以左顾右盼三思而后行。还好燕山的车不怎么多,开得也不怎么快,特别是在城区,因为这里的斑马线上没有红绿灯,市民也都习惯了有车停无车行的交通“规则”。

但到了北京就不一样了,想要过马路,太多的时候不能遵守交通规则,比如我们门口,斑马线找不到,溜达出去1千米仍旧找不到。车行量还很大,分分秒秒有车呼啸而过。那我怎么办?想去对过儿买几瓶啤酒,满世界找不到地下通道与地上天桥,还是不分日夜的需要穿行而过……

于是,在北京就很自然的形成了另一种交通模式,看,看差不多了就穿越,不要犹豫,越犹豫越过不去。当然,这也不代表非要拼了命横穿马路的,危险是有,系数不高。常跑这条路的司机师父们大概也清楚状况,而且正处在十字路口朝西一侧200米所有的路段,一般车辆到这里已经开始减速,因为这路口红绿灯一堵就是一大串车,200米堵满两条线的车并不新鲜。

交通法规是好的,但要适应现状。现状是不好的,尽力去改吧。北京车多,太多了,而且仍在大量发展下去,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楼主| 发表于 2004-10-19 09:3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watcher在2004-10-9 10:59:34的发言:
嘿嘿,估计x兄目前的收入,买的起,养不起!


嘿嘿,我买不起哟!
发表于 2004-10-19 17: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化的公共交通意识,确实要依赖于“汽车时代”的到来。
这就像现代化的卫生意识,必须依赖于卫生间、洗浴间的家庭普及一样,“公厕”“澡堂子”时代,是不能够产生现代化卫生意识的。

现代化交通意识的建立,需要道路交通的所有参与者都建立起共识,这其中包括了行人、驾驶员,更包括立法、司法和执法者,也包括道路甚至整个城市的规划、设计、施工人员。


其实交通意识问题,说穿了,还是个现代化的问题,是工业化的问题。现有的旧的交通意识或者说共识,可以叫做农业社会的意识。它本身并不是什么恶劣的、不好的,只是它不适应工业社会,不适合现代化社会了。它也曾在过去的时代中发挥过规范道路交通的法制和道德作用,但是现在它落后于经济发展了,就会被更新。

农业社会与工业社会有什么不同?
为什么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
工人阶级的先进性到底在哪里?
详细地阐述和解释这些,也许需要一个大篇幅的枯燥的讨论。我想用简单的话去描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工人阶级和工业社会具有高度的组织纪律性和团队协作意识。团队协作,是工业的基础,是工业生产与农业社会“田间劳动”、“作坊生产”的根本区别,是工业化本身的根本需求。协调团队的,就是组织纪律性,是严格的流程和秩序,也就是制度化、法制化。

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说:并不是工业劳动本身就是工业化,也不是经济生活提高就是工业化、现代化,只有具有工人阶级意识的劳动者取得社会共识的社会,才是具有组织纪律性和团队协作意识的工业社会,才可能是现代化社会。

这样说有些拗口,用大白话来说就是:一个具有农业意识的劳动者从事工业生产,也不能算是工人阶级。他只有在生产中接受更新,具备了纪律性和协作意识,才能够成为工人阶级。

我想举几个北京的例子。

北京有个商场叫蓝岛大厦,还算是比较大型的非高档的商场。蓝岛上个世纪末就推出了“无障碍退货”,在北京是比较早的,应该说这个服务意识和指导思想也是比较先进的。但是呢,在蓝岛退货,是去购货的柜台,而这个柜台售货员的收入,是与其销售额相关联的,他(她)通常并不情愿退货。所以在蓝岛退货,总会有点小小的麻烦或不愉快,总之不会像你掏钱买东西那么痛快、那么笑脸相迎。

“无障碍退货”确实是一个现代化的服务理念,但是由于蓝岛并没有实行工业化的组织,而是把这个现代化理念下放给柜台、售货员去完成,这就使得服务产品的完成依赖于劳动者的素质。而事实上售货员的“蓝岛团队”的协作意识尚有欠缺,虽然在指标监督下可以完成工作,但售货员当然更多地考虑自身利益,所以退货过程并不能让消费者享受愉悦的服务,也就没有达到整个现代化理念应得的效应和反馈。

我们可以看出来,虽然是这样一个现代化的商场、现代化的理念,但由于负责管理的劳动者(即经理等管理者和制度的制定者)缺乏工人阶级的组织纪律性,不能按照工业化去组织劳动,再加上具体落实工作的劳动者(即售货员)缺乏团队协作意识,没能充分用团队利益指导自身的工作,就造成了其“无障碍退货”这个产品(即服务)最终并不是现代化生产,其劳动者也不是现代化的工人,虽然那些经理和售货员大概都是“非农”户口,也依然不能说他们就是工人阶级了。
根子不在“户口”,也不在“劳动条件”和“工作内容”,而在于思想意识。

我们再来看一个家具家装商场,是欧洲的零售商IKEA,外资“宜家商场”。
我曾在那里买过一个柜子,买回来后又有点后悔了,觉得与家里其它家具不太协调、不太好看。于是我打电话联系退货,接线员告诉我退换货处的地址,我就去了。本来我已经准备了一个小借口,这个柜子的后面右下角有一个小瑕疵,没想到整个退货过程出乎我意料的简单:
我到退货处,有工人帮我把柜子搬下来,我说:“我要退货。”
接待员用标准的服务业微笑说:“您的发票。”
我给他发票,他说:“您确定是退货还是换货?”
我表示退掉不要了,他说:“请稍等…………给您钱,请签字。谢谢您光临宜家商场。”

就这么简单,办完了。自始至终,接待员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和语言,既不多嘴问原因,也不推荐其它商品。
我认为,这就叫组织纪律性,这就是工作分配所体现出来的管理者的组织纪律观念。在这个团体的劳动秩序中,这个接待员就是负责退换货的劳动者,即不需要为小组销售额负责,也不负责客户调查工作,那些事情自然有其他专人完成,他只负责让客户简洁顺利地退货。这就是他的工作,他就应该把这个工作做好,彻底、绝对地完成好这个工作就是为整个团队作了贡献,不管是退货还是售货、收钱还是退钱,在工作上没有差别。

这个例子就与上面提到的蓝岛商场的例子有个很好的对比,当然,它们之间巨大的差异首先是管理者的意识差距。我们可以先放下这个,再看宜家的其它服务。

前些天我在宜家买了一个沙发,约定送货日期是个正常工作日,我要求:由于我需要请假回家等送货,所以必须严格约定和遵守送货时间。当时送货处的接待员表示,我们先约定送货日期和大致时间,精确的送货时间由送货工人于送货日上午九点打电话确认。

到了那天,八点五十几分我接到了工人的电话,约定中午十一点半送到。我赶回家楼下的时间是十一点二十分多一点,看见送货车已经到了,工人正在搬沙发。等他们搬到六楼我家门口的时候,刚好是十一点三十分。
进门之后,送货工人和我的对话也是非常简单,他一共就说了这么几句话:
“这是您的沙发。请给我看看发票。”“您要放在哪里?”“请检查一下。”“请您签个字。”“再见。”带上拆下来的包装纸和塑料布就走了。

我不能说这位工人微笑了,他好像确实没有保持微笑,但表情、语气肯定是温和友好的。而且,他和那位退货处接待员一样,动作、过程、语言都非常简练,一点多余的行为都没有,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非常标准,非常程序,严格地完成工作。该说的、该做的全部一丝不苟地完成,不该说的、不该做的,一点也不说不做。

我敢肯定,这位送货工是农民工。他可能去年还脸朝黄土背朝天在耕作,但是现在,他是一位标准的工人,他具备了工人阶级的思想意识,有现代化社会人的思维方式。


最近一期中国富豪榜,黄光裕成为中国首富。这位“国美电器”的老板成为首富是凭借什么呢?
前些天,我有一个朋友正好从国美电器买了一台电视机。这台电视有个特点,转换频道的时候,画面会彻底黑一秒钟。我这位哥们儿觉得一黑一亮的晃眼,不舒服,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毛病,就打电话要求换一台。
约定的时间,国美电器送货工来送货了。一样的简洁、一样的标准、一样的温和,没有废话,只有“这是您的电视”“换掉这台是吗?”“请您签字。谢谢。再见。”

这台新送来的电视也是一样,换频道时屏幕要黑一下,我这哥们儿想,大概这种电视就是这么设计的吧。于是打电话过去问问,心想如果就是这样,那就接受了。
电话打到国美电器,接待员听了立刻安排技术人员咨询。技术人员表示:这个型号的电视机就是这样的设计,但是也不能确认您的这台是不是正常,如果不麻烦的话,希望能再给您送一台去,现场对比一下。

于是约定时间,又送来一台新电视,还来了技术数据的单子。两台电视机摆在一起对比,没有任何区别(我听他说用一个遥控器控制两台电视同时换台是个特好玩的事儿,呵呵,题外话了)。确认不是故障后,送货工询问是否退货,如果不满意可以现在就退掉,钱款给您打入指定帐户。我那个哥们儿觉得也没什么,只是习惯问题,不必退了,于是就随便指了一台留下。送货工收拾完包装带着另一台电视,说“再见”走人。

服务,是一种工业化的产品,而不是简单的满脸堆笑,这种意识,必须在工业化的管理下,由工人阶级来完成。就凭这一点,黄光裕成为富豪就不是偶然的,国美电器击败其它零售商(如蓝岛商场)也是必然的。这样的淘汰进行下去,直到大部分不能工业化的厂家商家都被击败、被淘汰了,宜家商场、国美电器这种现代化企业成为社会的主力构成部分,在这样的企业供职的人成为社会成员的大多数,才能普遍取得工业化的社会共识,我们的社会也才会谈得上现代化。


把话题说开去,我国东西部的差别、城乡的差别,主要是工业化的差别,我们有必要帮助落后贫困地区尽快地建立初步工业化意识、工人阶级意识,否则,经济上的差距会越来越大。
把话题说回来,任何上层建筑都需要相应的经济基础,交通意识依赖于秩序共识,秩序共识的建立又依赖于工业化程度,工业化程度取决于生产和经济的发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7 16:37 , Processed in 0.03126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