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70|回复: 1

“二三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0-13 09: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月
有时很想说些什么,而有时只是沉默。
相信语言是必须的,它治疗了情绪上的暗疾,沉默太久,我害怕会失去宣泄的出口,隔断交流。
安妮宝贝有新书出版,《清醒纪》,毫不犹豫地买下来,这样信赖她的文字,沉浸于她文字渗出的孤独与自怜,那种于茫茫人海中独自漂流,不知何处是家,凄美 安静  与华丽。
如同午后在书店的咖啡座里看书,窗外是高大的树木,秋天的阳光,在风中翻动的影子,低处来往的行人。只这一刻,享受着若有若无的音乐,惆怅,因为不复童年,等一会,天色转暗后,不再有可以归去的家,备好的饭菜香了,只在这一刻里相似着,茫茫人海,匆匆流年。


老人和猫
与衰老一同到来的,还有不可避免的肮脏之感。
老人长时间地坐在房们口的竹椅上,不影响别人。头顶是两侧屋宇构出的天井,风中晾晒着的衣物,身侧是白底黑花的小猫,一样蜷伏于竹椅上。
老人安静,小猫时不时会捉住自己的尾巴玩,那样幼小好动。
因为无知而无畏。小时候常常搬家,总是兴奋而快乐,一切烦琐丢给了大人。现时飘零,于繁华都市中无所凭依,无人知晓的孤单,再加以物质上的简涩,不知生有何谓,生有何乐?
电视中演到失去男友的女子,终日卧床哭泣,不饮不食。家母很是担心,劝解说,别再哭了,要把眼睛哭坏的。不知为什么笑起来。因为有的哭泣,有的不眠,是无人问津,自与沉沦。

杯垫
你可以慢慢走进去,象走进湿雾迷离的树林那样走进这个城市的生活,因为无人可说,变得安静自守了。
见过两个相亲的人,不爱,因而感觉繁累,很快就退缩了。
总不能明白地理直气壮地表达自己,心内总是有莫名的退缩与畏惧。
夜市热闹,那些衣物早就不会再买,粗劣的剪裁,边角不明的拼凑,而夜市中的热闹不免流连。后来就发现了那个小摊子,卖全然中式的纸巾套、杯垫、桌布,很是欢喜,想象它们摆放于黝黑的实木桌上,怎样一种古色古香的艳丽。边上的老外操着变调的中文与摊主讲价,摊主则把英文简化为最后的几个数字,比画着手势反复强调。
买了纸巾盒与杯垫,绿色织锦缎上翠竹图案,或麻布底料上一个艺术化了的福字。不多久,转送给朋友,因为自己没有家。

老外的中国画
“数字森林”,一开始他就最喜欢那几幅,感触良多。我只见如山脉纵横交错的墨条上,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不知所谓。他说正预示着现代人的生活,已经淹没在数字通讯的森林里了,根茎错综,网眼疏密。我作了个鬼脸。遂联想到《金瓶梅》,荒淫的人看到了淫乐,痴情的人看到了情爱,道学家看到了伦理,社会学家看到了众生相。我们的影子清晰地投影在我们周围。
其实这里的画大多不知所谓,更多表达一种情绪。作者的本职是陶艺设计,中为西用地用水墨大写意地画地球,画小丑,画头尾相连循环往复的枝条,画金桥烟壳上的那座金桥。水平或者业余,但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而我喜欢那只毛虫和头像,看得见喉咙深处颤动的肉珠和呼喊,嘴张得那么恣肆,生命原真的美;也喜欢老外的好风度,安静优雅,连老太太都可以打扮得那样漂亮;还喜欢这样的方式,更多一种沙龙的随意与轻松,几块饼干,一杯红酒,轻声交谈,自由来去。他同主人交谈,印证自己的感悟,两人都抽着烟,来自冰岛的高大女子,眼睛浅灰如猫,看不到表情。我跑去看了蹲在入口的雕刻兔子,表情憨直古怪、但充满理解与温情的兔子。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0-13 9:55:56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10-13 09:58:15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贴不上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8-17 09:31 , Processed in 0.03669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