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04|回复: 8

感知方兴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2-10 12:4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方兴东简历:
  方兴东,男,1969年8月出生。1987-1994年就读于西安交通大学,获工学学士、硕士学位。1994年分配到北京工作,1996年考入清华大学,攻读高电压技术方向博士学位。《南方周末》、《南华早报》、《个人电脑》、《中国青年报》、《电脑报》、《信息产业报》、《上海证券报》、《财政时报》、等媒体专栏作家和特约记者。北京作家协会会员。"数字论坛"发起成员,中国信息化专家论坛主要学者。被誉为"中国信息产业最具影响力的独立评论家"。1999年9月停学,发起创建国内第一专业的互联网研究和咨询机构--互联网实验室(Chinalabs.com),担任董事长和首席分析家。互联网实验室重点研究中国和全球互联网发展趋势及商业模式。互联网实验室北京总部现有员工55人,上海、香港、波士顿分公司已开业。目前正为国内外近三十家著名的互联网公司、风险投资机构、金融机构和传统企业提供互联网长期咨询业务。

个人著作:
  《你让我顺流飘去》(诗集,青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7月)
  《起来--挑战微软霸权》(与王俊秀合著,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1999年6月)
  《数字神坛--计算机业批判》(数字论坛丛书之一,海洋出版社,1999年6月)
  《骚动与喧器--IT产业随笔》(数字论坛丛书之一,海洋出版社,1999年6月)
  《硅谷时代--创造计算机命运的英雄》(中国友谊出版社公司,1999年6月)
  《还原--改变计算机命运的英雄》(电子工业出版社,1999年6月)
  《创新式摧毁力--互联网颠覆世界》(即将出版)
  《回答--中国信息产业十大焦点问题》(即将出版)
  《微软罪状--一份改变世界的裁决书》(即将出版)
  《大旗·刀锋·2000--方兴东评头,小蛇论足》(即将出版)
  《微软的敌人--自由软件》(即将出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2-12 15:17:26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12-10 12: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兴东诗选

请节省你的呼吸





牛马耕耘着土地

使阳光升起

空气洗亮了

地球上上演的一切




我把呼吸铺向大地

倾听天气变暖的声音

月亮升起来的声音




三言两语我就抵达了

    遥远的南方




我在北方    没能心满意足

没能把更多的消息

    搬上天空的屏幕




天空    毕竟不是为了人类

    而一直空着

天空也不是为了人类的沉睡

        而一直沉默




牛马仰天长啸

请换换天空的内容吧

让南方和北方相互遥望




而生命是短暂的

请节省你的呼吸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2-10 12:54:07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12-10 12: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重读旧作





我搁置在去年的地点上


平静  温柔  充满猜测


有时我属于自己


有时我被人占领


我夹在几个页码里  字与字之间


挡不住寂静的音乐


挡不住寒流和暗香


我听见语言在体内劈啪作响


思想寻找一个出口  急剧涌动


千百重剪贴的大门


    轰然中开





这是我能够通向未来的唯一通道


黄昏了  那群人已不在


    你也不在


灯光照耀之中  四壁生辉


透过层层帷幕  我看见一个字


    写出来又隐下去


正要叹息的时候  灯就灭了


梦  落下来  柔软且静美


我打开本子  衔接


    白天和黑夜


衔接过去和未来


        秋天和冬天


         ----1992年10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2-10 12:56:38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12-10 12: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封沉二十年





仅仅是你的声音  世界会有多冷

真正的爱情都在变冷  他们来了

介在我们中间  不带来暖和

我想抱住  想说出  想留下

你的背景  长长的墙  投在胸口

因为冷  我已不会重复当年的话




你来回晃动  就是为了侵入

而不占据  刺入而不疼痛

我的呼吸抵达你的头发

你的脸  我呕心沥血想象

你的脸  长着葡萄和宝石

阴影平分你的眼睛  使面容贫乏

你的声音  绕过一切  是我的

灾难  接二连三的箭镞  就




让我们结束吧  河流就在人们

的心中  心爱的人  总充满了灰烬

我说什么呢  我扑过去

揉遍你  逼迫炎热的夏天燃烧

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  你的沉默




代表着二十年  二十年的长吻和各

种梦想  波涛压在胸口  我做

什么呢  看着你  听着你  悲伤只是

一枚廉价的硬币  不经意就花掉

               ——1996年

 楼主| 发表于 2004-12-10 12: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fxd.blogchina.com/
 楼主| 发表于 2005-8-31 09: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读
 楼主| 发表于 2005-8-31 09:5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开四月的窗





四月  不断上升

不断被黑夜吞了又吞

阳光轻轻掠过

使我更加孤单

我是一百棵水果中

唯一布满了齿痕




我早有一种预感

大段大段删去一个人

又大段大段添满你的气息

我一落入眼眶

就早已病气缠身

病在体内自由穿梭

病使我满室生辉




丝绸一样的你

美得令人疼痛的你

越过门槛  不带任何背景

这是四月  四月总是充满迷惑和危情

我小心翼翼推开阴谋

你看  那么多沉甸甸的夜晚

还没人摘过

那么多关于春天的书  还没打开

你的微笑给房间盖上光晕

薄薄的一层

我横吹牧笛

把四月吹得通体透明

我们不留下黑色的响动

黑色只暂时保持了距离




四月是一种高度

不断上升  又不断把你变成美人

美人是一种带香的音乐

没有人能够抵挡一秒

我一出手

就看到遥远的初生地

看见记忆倾泻如瀑




我滑倒在一双女孩的眼睛里

成为事件的扳机

一触动  遍地都是鲜花

花使四月更新更红

我以为就是你

使身边的黑暗不再流动

就是你增添了生活的荫凉

我仰头  所见之处

大地在摇动

树木始终为春天而疼痛




如今  我再也不能第二次梦见

画布上的蓝天  一个人的大海

梦见你从遥远的海面

疾驰前行  跃动追随  越来越远

我们天天说话

话是两条相对的河流

我们不知道它们的走向

星星也不懂

四月  万物都在自己的版图里

做熟了自己的梦




 楼主| 发表于 2005-8-31 10: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辑 越过父亲的眺望- -
                                       

第二辑  越过父亲的眺望





越过父亲的眺望





如果不是稻草重重围困


将人类的兽性


反复摔打


人们又怎能站立起来


在太阳巨大的光芒下走走停停


我们又怎能使庄稼的故事


成为童年的封面





无疑


父亲以及尊敬的乡亲


都是作物中高产的一类


他们不浪费一粒谷物


从不熄灭对后代的凝望


他们一闪而逝的光泽


使二十年的秋草瑟瑟


深入人心





如今


这批被文明和智慧


扫身的作物


纷纷佝偻、仆倒


摇摇晃晃的稻穗声音


在父亲越发勤快的手中


万念俱灰





这是一个永远古老的情景


维系命根的发丝


闪亮朴素的白光


  越过眺望


父亲随意停留在生活的核仁上


形影相吊


然后以整整一生的铁色


映照出我们漫长的过去和未来


              -----1989年12月30日





病中的父亲







我不再写了  父亲

你病在深秋  肝炎  肺炎

病菌和你拥在一起

病菌大得象一只空空的布袋

逼将过来

可以休息了  躺下来

听一曲戏

看一本书  做一个没有农具的梦

把粮食从胸中吹走




田野多么高远  病中的你多么安宁

肥料  农药  不  是月亮

在空中  把睡梦照亮

使你的呼吸平稳  吐出的痰

没有血丝  这里最惬意的一晚

我没有守侯在身旁  我在远方




在另一座城市  被梦带起

越飞越高  我不会惊奇

这是真实的生活  劳作的人总是

疲惫  生病  咳着血

你一个人  实际上是两个人

发着高烧  哀叹着生活

越来越累的生活  摆在眼前




你问我怎么办呢  我一言不吭

安慰你  我得先安慰自己

乡村里的家  破旧的房子

荒芜的田地  你把种子交给谁

你把你一身的病痛交给谁






今夜  城里空无一人

我轻轻拉开门栓

月光和田野连成一片

田野又剩一个人了

一个人充满了田野  抡起锄头




这已不是秘密  你不能慢下来

不能感到累  生活的用意  儿时

我读到它  现在我正干得欢

为了父亲  有一个儿子得留下来

这是桥梁  一个家园的历史

父亲  你喘着重重的气

还得起早摸黑  我这混进

田野的人  就站在你身后




土地真好  人干了一辈子

还是那样结实饱满

还没个完了  你抡起锄头

那动作象一头暴躁的老牛

一颗颗汗水  一颗颗病菌

纷纷掉下  变作种子

就埋在我的心中  你

在里头开垦  搬动石头  直到

病倒  我长时间徘徊




只能坐在街头的灯光下  读你的信

想象你的病  当风改变着天气

我尽力不去回想  你在远方

我看不见你  我扔着石头

让它们发出快乐的声音

因为我把自己的手想象成你的手






我会梦到你  许多农具压着你

你在奔跑  拖着两把笨重的锄头

我赶不上去  你走着一条更远的路

并让我看清  埋过你脖子的粮食

正成为无数人的肌体  我只好等在这里

等你累了  停下来




你说一切都会好的

那你就停下来  等日子好起来

好得红砖碧瓦  谷粮满仓

好得日子飞快  没有病痛

我抬头看你  远方只有星斗满天

我在等着  你的病好起来

辛劳的人都不再忧伤




有时  忘掉自己  聆听好日子

的脚步  我放眼  那些闪闪发光的

耕作的人  和父亲一样播好日子的人

也埋头  少于说话  尤其是把

锄头交递给另一个人

和我一样年纪的人  紧裹着面孔

只有挥起来的手  绷紧的腰




父亲  无边的大地上

没有比这更令人傲慢的了

我走遍大地  只看见

它的主人  没有我  根本没有我






你拒绝城里的医院  昂贵的药

你说  农人的病是一种杂草

有了种子  就会发芽  就会生根

它枝叶蓬乱  等着腐烂

使大地上的生命  格外新鲜




一队队农人  一片片衰败的作物

一排排村庄  一排排等待收割的作物

但你又不能一下子在秋天的傍晚

收起这一辈子  就想收起农具

将一地的夕阳丢给大地




大碗大碗的草药  淹没了病菌

也弄黑了你的肺




我只有每天消耗着信纸

可为什么泪水越积越多

垒着胸口  盖住梦的呼吸

我的泪牵动了乌云

你停伫在田间  责备着




大街上  田野上

谁需要一个贫穷的父亲

谁需要一个伤心的儿子

            ——1999年2月



田园生活





上帝创造了乡村,人建造了城市


             ----库泊





屏息之间


一阵风强劲地压弯作物


仿佛一双巨型的手


伸插在稠密的茎杆间隙


从容覆翻


那一刻


父亲五十年的血汗


剧烈地泛着墨绿


齐腰的穗子一起


孩子样仆倒
 楼主| 发表于 2005-8-31 10: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乡土- -
                                       

乡土





点起火


  为了更好地生活——艾吕雅





抛下草鞋  锄犁和瓦房


我们空空地走了进去


在城市中间筑巢为家


深居简出  努力和市民打成一片


再漫长的岁月  我们都得


小心翼翼绕过童年  绕过


老家这个字眼


农具磨粗的手象把宽大的纸伞


抵挡生活的风风雨雨


连同我们学到的知识


保留一点谦卑和血性





打开门窗  我不会忘记


安插在乡村的父母和兄弟


穿着布衫  哼着歌谣


和旧式的农具站在一起


承受阳光的恩宠和


    雨水的馈赠


象一枚日渐泛红的苹果


用一种血抵押另一种血


用一种骨头逼近


      另一种骨头





秋收过去  我们也回去看看


田野  老酒和大米


恬淡了心境却从梦中


从容逼近  透不过气来


我反复白皙的双手


再接受什么也无济于事


再也捧不住一把黄土





我跌倒在开阔的大田里


象老牛的故事一般


差点  被土吞食


这一点你们无足轻重


却让我们一辈子也忘不掉


那种操起铜铁的神圣和恐惧


             -----1991年12月17日




南北朝民歌





登上高地  踩过山寨


阳光一万次诞生


又一万次陨落


宛似古籍中散落的水响


醇厚而古典





风俗和方言撑着整个民间


而民歌  我患难与共的兄弟


是什么卡住了你的喉咙


是什么遮盖了你的面容





骨子  金子和曲子


愈是高贵  愈是孤独


我们挺立如直直的树们


树是会歌唱的  用叶的节拍


泥土是会歌唱的  用流动的河


而我们  哑默的劳动者


民歌呢  那些解体的珠宝呢





这是一个默片的年代


常春藤直达太阳


我们屋前屋后挖歌掘谱


叶状的号子黄了


我把她们摘下来


装订厚厚的一册


阳光碰痛了我们的骨头


但不能让里面的音符冷去


           -----1992年1月





又是十月





十月  金色的果子敲响空气


树从顶端将成熟


    一直蔓延到根底


仿佛一种荣耀在大地怒放


绵延无际的根系拱起泥土


我们伫立  倾听





叶脉深处的河  潺潺流动


象健康的血液注进秋天


每一棵作物发出畅快的呼吸


我们嗅着芬芳


饮丰收最甜的部分


一种全新的信念缠上额头


给我们大碗的茶水


给我们舞蹈一样的身姿


给我们乡村最美丽的语言


让收割的钟声四野遍响


让消息突破十月的防线


覆盖每一座喧嚣的城镇





这是一片


    怎样圣洁的土地


无论是果子


    愈压愈低的心情


还是农人亮出镰刀时


    那阵莫名的心痛


都让我们在生活的屋檐下


    感到羞愧


都让我们


    写出的诗歌黯然失色





风从东方送来


成批的果子纷纷熟透


象夕阳擦着明净的空气


一股太阳的异香照亮大地


我们难以形容日落的壮观


众多的喜悦在秋风中飞扬


我们心情激荡但喊不出来


恨不得用热泪和汗水


重写一首更出色的诗


        ----1991年9月





城市——乡村一种





这时我被相思涂染


象步出庭院的农人


仰望天空


却读不出一滴雨水


我期望有人掠马而过


迅捷  如作物披露的消息


穿过  金属  丝织


  空空的内脏


我埋名隐姓


匿藏在它达不到的地方


这时我已深入田野


一种发亮的事物正沟通


我们之间深海似的默契


我深深地呼吸


象重新开始了乡村生活


        ----1992年5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2-23 02:46 , Processed in 0.03023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