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66|回复: 0

迟爱(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5-20 21: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乐琳琅并不了解阮午桥,劲秀的外形,偶尔幽默的谈吐,是容易赢得女性好感的类型,聚会时从来他的话不多,微微媚惑的慵懒着,是洞察世情、遍知冷暖后的倦怠与沉稳,也许和年龄有关,也许和经历有关,也许和心智有关。他接触社会早且复杂,结婚又离异,虽未受情伤,但耗尽精力,有点疑惑自己的无情。岳琳琅迟疑,不断定阮午桥和苏日暖是否合适,但直觉日暖会喜欢他。因为这种不确定,又延捱了许多时间,今年聚会,知悉他仍单身,想是他们的缘分吧,不再按耐,找到蒋奕。
      和阮午桥的忧郁不同,蒋奕身上带着阳光的气息,朗直健康,事实上他也的确成为一个居家好男人,儿子将将两岁,岳琳琅借口交流育儿经拉他到一边,于是商定共作红娘,于是便有了一场午宴。

      日暖未及推门而入已开始紧张,目光扫过午桥,没有停留却已惊艳,倒是同别的同学大方地招呼。很难解释一个男人让人感觉惊艳,优雅精致沉稳,种种气息混合,对他并不了解却又了然于胸。记忆中的影像瞬间和面前的真人重合,似曾相识但已大不相同,时光的陶冶如此分明地呈现眼前,中间是奇怪的断层。毕业后重聚,男生的变化往往比女生更大些,发福的发福,洒脱的洒脱,老谋深算的沉稳,精于修饰的优渥,再不是当年稚气未脱,清涩冒失的少年了,背后是不同工作环境的浸润熏陶、耳濡目染。女生们也脱去了女孩儿气,变得成熟与更有女人味儿。

      陆回峰宣称刚刚回国,还没有倒过时差,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别人撒这样无伤大雅的小谎,也许自知掩饰不住的憔悴,他喝多了红酒,自己灌醉自己,抑郁后的肆意,争着买单时,掏出大叠的美金。
      好了,知道你有美金,数得过来么洋农民?蒋弈过去按住他的包,他们经常一起饮酒应酬,知道陆回峰一喝高,就拿钱不当钱。其实这几年陆回峰国外国内来来回回地跑,好容易赚了些美金,在国内与几个人合办的工厂,又因上游提货方迟迟不结货款陷入瓶颈。
金玲大方地坐在回峰边上,当回峰借着酒意半真半假道,我陆回峰,今天在这里对着月亮发誓,金玲真的是我的初恋,唯一的初恋,只是欠缺缘分时,她也一脸平静,眼底有一种说不出的柔和。有人嗤笑,有人开始起哄,侯憨芸微晃着头与日暖四目相交,心照不宣地微微的诧异,终究没忍住,笑道,哎,回峰,大中午的哪来的月亮?
      小时侯,回峰是最最容易脸红的男生,红得彻底,直达脖颈,如同蒸蟹,并且有万中无一的长眉秀目。金玲坐在他的后面一排,娇小玲珑,清冷的大眼睛,和比同龄孩子早熟的沉稳。她有些怜惜他,尽管她也会在背后踢他的脚,当他同桌欺负他时,她总会出来息事宁人的劝解或仗义执言的阻止。
      彼此隐约的好感没有说出口,初中毕业金玲考中专,后来到银行工作。他则继续升读高中,并偷偷与隔壁班女生同居,四年后又一起移民美国,却终在异国作了分飞劳燕。他凄凄惶独自归来,房子重新买过,人生错了一步,似乎就步步皆错,怎么也回不上正轨。他开工厂做生意,他学会了应酬,拿自己开涮,说言不由衷的话,却无法改变内里那个憨直柔弱的少年,他不愿回到家独自冷清,偶尔也带陌生女子回来过夜,或是将电话留给欢场异性,然而这也不是他想要的生活,看似自由堕落的背后,其实是无力承担孤独的滞重,四处施放的温情其实是空洞,表面放浪形骸的生活只能是脆弱的心更加抑郁。他的前半生没有很好的爱情,过早的尝试禁果令他不得不辍学,以稚嫩的负起责任,惊慌地在命运的推送中踉跄前行,他在国外也曾有过梦想,但她没能和他一样守住艰苦、俭困和孤寂,他不怪她,甚至在她离开他有了更好的归宿时感到某种解脱。他选择了这条路只能自己走下去,莺也好,燕也好,都不过是欢场过客。相信没有人不想守着一份定笃的感情天长地久,精心浇灌一朵花,而不是随手将花耔撒向风中遍寻不获。
      其实并不曾有过什么,枉担了“缘分”的名号,今日自他口中轻薄地叫出来,金玲也还是温柔地给予关切,提醒他不要再喝,吃一些甜汤暖胃,他倒自然而然将手臂绕到她的椅背上去,生生辱没了“初恋”。她后来经历了自己真正的恋情,荡漾、企盼、挣扎、天真的帮他解释骗自己、自私的需索和逃避、生生撕裂的疼痛,渐渐心冷,渐渐无望,也就归于平静淡漠了,再后来她成为另一个人妻,就此安定下来。她对回峰别无所求,她为着自己的柔情,那些回不去的岁月,抑或为着不由自主的哀怜,亦不得知。

      午桥问日暖,还要喝吗?日暖微哂摇头。她想,他的眼睛好黑呀,迷蒙的眼神中有种关注的认真,竟自低低的在心头回味。
      他想,幼年时她的冷漠与另类,羞涩与隐忍,从不曾有过交谈,但是无端端地认定她纤弱的体内藏有韧性,她的好映衬他的自惭形秽,守着无从跨越的距离。多年后重逢,恍惚竟仍如少年,她单纯明净的眼,宛若不食人间烟火,隐隐地那种距离感竟似从昨天移植过来,时光竟似没有留下痕迹,他内心焦灼被认可的渴望,却又不安,说不清到底在担心什么,她令他如此困惑。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5-20 21:32:59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8-17 09:31 , Processed in 0.02674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