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41|回复: 1

取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5-28 17: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只消关机,就可以一并消失,他们的联系只得一只电话。
       或许可以打探到他父母的家、他的工作,可莲执意要消失,云思再找他有什么意思呢?她只孤独地陷在自己的思念


      春天,快餐店的一次邂逅,嘈杂的环境,他却出奇的干净,虽然一样吃着简陋的便当。他眼神忧郁地注视着窗外,大口吞咽牛排,毫不做作,透着股胡乱的狠劲。
       她坐到他的对面。他抬头奇怪地打量她,继而似笑非笑。
      吃完东西,没有马上走,他向后靠到椅背上,吸了支烟。看她吃。
      弹烟灰到盒里的时候,有片刻的迟滞,缓慢的优雅,她注意到他修长干净的手指。
     你叫什么名字?


      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出来,他犹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结实均匀的肌肉,下腹横过被角。
      她朝他走去,抚摩他的下颌,吻在柔暖的唇。隔着衣服,他们复又是陌生人了。
      他弯身,窝在她腹间,呢喃说,留下来。
      她发稍的水滴下来,湿了襟前的衣裳,感到迷茫、哀怜和无奈,——因为她知道自己会照他说的做。

      她拎了整箱的衣服去和他同住。整个夏季的衣服。
      他们交谈不多
      莲不爱说话,云思则无话可说
      他从不问她的过去、家乡、未来,她也不问他做什么工作
      心里知道他的沉默因为漠然,而她的是等待,所以悲哀。

      那么多的沉默,灵魂各自闭锁孤独。
      他笑着说,有点闷
      但她喜欢同他一起的静默,轻轻拥抱他,轻轻摇晃,喜欢他不自觉地哼着歌,或是轻轻牵着他的手走夜路,一起就足够。
      他的身躯温暖,他的心已苍老。
      来来去去,不再有爱的激情甚或不再有爱,物质的欲求现实而沉重,余生都将是黑暗过道里磕磕碰碰,没有期待,也未必见得有什么意外。熟稔的过程,周而复始的重复,还没开始已可预见结果。是的,世界不会停下来,余生里都是疲倦。

      他们分室而居。
      由着他撒谎,说从来不曾做过家务,她羞怯地担起来,买、淘、煮、洗、拖,还恨自己的笨拙,做不出色香味具全。
      偶而,他约她一起出去吃饭,微微慵懒的声音,听在她耳里已足够性感欢喜。
      事实上,他很少在家,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
      因为无聊,她打理卫生至纤尘不染。
      天气晴热的时候,她把收下的衣服叠好,逐一放入他的衣柜,愿意他的衣服上有阳光的味道,在他的床畔小坐,思念他。
      不知道他在哪一张桌上饮酒?在哪一间歌厅欢娱?同哪一些朋友相谈甚欢?同哪一群伙伴蝇营狗苟?
      她买各种时令鲜花回来,往往还没过他眼就萎谢了。
      她把艳丽的非洲菊放入洗手间,想他夜归如厕或早起刷牙,总会看得见,结果他不停喷嚏,极之火大,讲话还是温和的,你不知道我对菊花过敏?

      他的欲望强盛,无论何时需索,她都迎合,即便有时直接得令她疼痛,他不由自主的叹息, 是她万劫不复的哀愁。
      他扳着她的脸,夹带着突然陌生的审视。
      静默
      他的无望,她的无望。


      开始,她等他的夜归。后来渐渐麻木,独自睡去。
      清早轻轻推门看他是否在床上沉睡,床不空,心塌实,床空了,心再低一些。
      有一次深夜,她焦虑地开门,急急把终于归来的醉酒的他拥入怀中,急急埋首在他的胸口,心里是急于宣泄的委屈,却嗅见衣上肩胛处的香气。
      他醉酒恶心,不耐烦地推开她,踉踉跄跄冲到洗手间,抱着坐桶开始呕吐,而后昏睡。
      她拼尽力气,拖他上床,替他换衣擦拭洗净。
      他连在睡梦中都露出抑郁的表情。
      她想她真的不能令他快乐,尽管她那么想给他心灵以温暖的抚慰。
      衣服在冷水中洗了又洗,手皱得快要脱皮
      赤足坐在浴室白瓷砖地上,云思哭着睡去。

      云思脸色晦暗,在等待莲回家的日夜,在他不作任何预告解释突然关机的日夜。
      很多揣测,但永远得不到印证,她想她永远都会原谅他,心里的悲哀越来越多。
      生活有衰老颓暮的气息,令人害怕,她的灵魂不够盛大,不足以承载,于是快速地衰老下去,毛孔日益粗大,皱纹布开眼角。
      很多次,她收拾好东西离开,却等不急他下班,又急急赶回去,消除一切有关她曾离开的痕迹。
      她知道她正在靠近终点,但摆不出决绝的姿态。

      夜里她熄了所有的灯,静静坐在地板上,月光打进来,冰冰凉凉,戒了多年的烟竟又开始缭绕,伸出手,在月光下已爬满皱纹,不知何时开始流泪。
       她抽和他同一个牌子的白色555,同样的烟味,却不能因此更近切。
       无能为力,她永远不知道如何走近他。
        隐隐看着熟悉的人与事,渐渐失去形状,渐渐离梦想越来越远,她感到淫浸骨髓的悲凉。

      他说她的郁闷开始令他压抑。
      生活仿佛进入死水,日复一日,平淡安然得没有希望。
      她没有作声,低下头去,发稍结冰。
      她说得很直白,如同乞求,
      也试着同他撒娇,他冷冷的没有回应,知道只是她自己进入了情境,于是收敛起来,他令她变得沉郁内敛。
      她想,倒不如一直沉默,什么也不说出口,也许厌弃来得更慢一些。
其实结果都一样。
      “你不要那样,那样找不回来的,我爱你”她吻他,非常的悲哀无助,总是心力憔悴,再他面前还是想装得强大。
      他推开她,淡漠的看着她,希望用淡漠的眼神令她明白。
      若然,若然,他可得解脱?
      她还在迟疑,他又一次突然消失了,挂他的手机,总是不通。不知道会不会象上次那样,有一天才突然出现。

      等了很久,他始终没有回来,她没有搬离他的家。
      屋子渐渐变成了壳,卡在蜗牛的软腹上。

       2个月后,一张明信片寄到云思的单位:

            云思,
              我已离开N城,不要再等下去。
              房子明年会交给中介打理。
              谢谢曾经你给我的所有温暖。
                                                莲

      看完明信片她笑了,心里满满当当的水      
      那么重的壳,那么久的等待
      她早就可以说“谢谢,我明白了”,早就可以干脆地走开,因为心底那一点期冀,终于接得他的逐客令。
      云思把开了点窗户,把明信片丢出去,27楼的风倏地就把小纸片卷走了,一并卷走的还有她心里的水,瞬间干涸。
      剩下幽暗的平静,以及倦怠后的轻松,突然,她知道很多事结束了,时间真的过去了。
      她开了音箱,安静地听,“时间是只冰凉的手,抚过我们慌张火热的心”

      周一中午,云思步行到快餐店吃午饭,还没进店,忽然看见莲坐在那里,他也正在向外看,两个人隔着玻璃,他依旧眉目端好,而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云思想,其实她也没有真正地亲近过莲。他的心总是朝向未知的地方,需要的仅仅是个短暂驻足的观众。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5-28 18:05:27编辑过]

发表于 2006-5-31 17: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屋子渐渐变成了壳,卡在蜗牛的软腹上"

枷锁是心灵上的,很难摆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8 05:16 , Processed in 0.02417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