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79|回复: 3

快乐只是一个方向[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12-18 10: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们讨厌我,恨铁不成钢,看不得我闲着看报纸,最好我整天盯在电脑前钉成猎手,最好我成天翻那些政治理论书籍,练就满口大话套话,领导发言的时候好写出漂亮的垃圾,可是我依旧懒散下去,依旧只做我的小科员。我什么都没有,男友、房子、父母、朋友(是什么都有但是同没有一样),男友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房子归给别人(他什么时候还我钱我不知道),父母远在另一座城市,朋友几个月也不会见一面。
心里的坏念头正在一点点跑出来,我开始变得世俗,或许这样才真实和快乐,关键是我不再时时刻刻地同自己作对了,不再给自己条条框框,伪装纯洁优雅,那些都只是形式,尽管我从前做的时候也真心真意。
烦恼的是眼睛越来越模糊,每天长时间坐在公车上的时候常常不耐烦得要呕吐,不喜欢看人,他们都很脏很丑,也许别人也一样不拿正眼瞧我。回到家煮晚饭一边听厦广音乐台,然后一个人安静地吃完,有时也看看新闻。以为一个人,时间就会停滞下来,象小时候一样的悠缓,可是它依然飞快的过去不见,依然是什么也没有做的匆忙。
桃谈恋爱了,不再需要我,以前想见面的时候我总可以找到她,现在不行。同我从前一样,她不爱那个男人,她不会幸福,我恶毒地想。
我的那些女友啊。怎么都嫁给了不起眼的男人了?当然我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然不会现在孤家寡人地坐在这里发牢骚了。

水瓦有点轻微的神经质,从前她一站起来回答老师的问题就涨得小脸通红,说话都结巴,同学们哧哧笑,我替她着急,那时候她穿得寒酸,有些还是她哥的旧衣服,留很长的头发,细细软软,柔顺光滑,但是我知道她的偏激和多情。她为《平凡的人生》心情澎湃。她家里有很多很多书,中外小说、哲学、社科类的,《羊城晚报》、《光明日报》等报纸被细心收藏,大量累积着编上号码。书籍堆在床头和床架上,报纸同费旧的鞋子及各式杂物在床下。她的哥哥同她一样瘦,一样的善良和容易激动,一样的内向,而且是柔弱的。每个周末我们都约水瓦出来玩:逛公园、郊游、野餐……,有一年我们还去了冬泳。水瓦的妈妈非常不放心,每次都禁止她外出,而我去磨的时候就会同意。我让人放心?真是奇怪,那时侯的我是贪玩的没有心计的丫头片子,只是因为虚荣的缘故,成绩一向还不错。到读师大,水瓦一直都还郁闷不乐,工作后却全然变了样。她买很贵的套装和皮鞋,配精致的眼镜手表,开始化妆、戴首饰,不可否认涂了口红她的脸看起来鲜亮有生气多了,讲话也大声起来。教师的工作令她变得忙碌和自信,交往的朋友也开始多种多样,瓦会问一些傻气的问题,还是一打牌就发晕,速度极慢且迷糊不堪的样子,象个稚龄的孩子,学校有人妒忌她,有人真心地同她交朋友。私底下水瓦变得沉默,对工作的排挤、人际的艰难不再做激扬的评论抨击,而人前总是天真的样子,且每年都有好成绩出来,她一直有办法把差班带成年段的前几名。那时候我开始诸事不顺,一直同一个我不爱的男人谈恋爱生活,抑郁不堪,丧失所有的勇气自信,牢骚满腹也不晓得发,我们渐渐无话,可是牵彼此手的时候依旧没有挂碍隔阂,知根知底成长起来的。
吴肖源是水瓦的同事,大头娃娃式的男人,年纪比水瓦略小一些。开始假期回来我们一大伙人一起登鼓山,拍大堆合影或单人照,每天晚上泡吧、喝茶、打八十分,甚至到福大的学生舞会凑热闹,肖源隐藏得挺好,没有显出对水瓦更细心更周到一些。直到有一晚,讲好了约见他们学校的一位女老师,有可能变成肖源朋友的女友。各路人马汇集,十月份茶吧露台上的夜风已有凉意,我别扭而不耐烦,太多的陌生人,勉勉强强地说话,应和地笑,坐了一会儿,凑到水瓦的耳边说“不然我先走?”水瓦抓紧我的手沉默有倾,“不要,我和你一起走!”下得楼来我有解脱的喜悦,水瓦微微有点失落的样子,到底多数是她的同事。我有点不安,又说还是我自己走好了,正在开自行车锁,有人冲下楼梯跳过来,“不要走嘛,我都同晓兰讲好你会在,她才来的。”肖源皱着眉着急地看水瓦,嘴里嘟喃。“水瓦,你还是留着吧,我同纪始分先走。”我开始有感觉,问她却不肯承认,也许那时侯肖源尚未表示,水瓦不愿显得别人多情,真是个好女孩。
现在的水瓦休假在家,怀着肖源的孩子,吃了睡,睡了吃,母子一并成为重点保护对象,肖源的父母轮流来照顾她。电话里水瓦说胖了十几斤了,信里水瓦说凌晨四点钟饿得睡不着也会掐肖源起来买东西吃,去她家的时候,两个人宝宝、宝宝地叫来叫去,肉麻要死。屋里贴好多婴孩的巨幅彩画,水瓦肯定地说是男孩!天知道才二个月怎么分男女?她是幸福的吧,就算肖源个子矮,钱赚得没有她多,学生教得没有她好,住的是60来平新装修的旧房子。他们在一起后,水瓦衣服鞋子的价位开始回落,但两个人寒暑假里经常做短期的出游,郊县及附近的景点差不多都走遍了。
肖源不是水瓦心仪的男人,当初肖源开始追水瓦的时候,他见过水瓦的朋友说水瓦够80几分,不过他肯定追不上。将近2年的时间,学校的老师们都不知道,有的在收到结婚请柬时还跌破眼镜一脸的不可置信。水瓦说,“我知道很多人觉得我们在一起不可思议,觉得我…下嫁了,所以我就要过得好,要过得比别人更好来给他们看!”“争一口气?”我看水瓦。“我就是这样想的。”可是这样想的时候水瓦看起来并不开心。“或许我当老师,看到太多的家庭,那些家庭吵架离异对孩子影响非常的不好,我一定要给我的孩子完整的家。”我们为什么管别人怎么想?别人再怎么想也不能替代我们去经历和感受,说到底是啊,我们干嘛管别人怎么想!不以社会眼光看待的时候,水瓦乐得享受肖源的照顾、劝解、护爱,她的一切短处在他的眼中都是可爱,都可以容忍。生活是私事还是公演?或许关起门来的时候多一些,毕竟一生几十年是这般漫长和危险。我后悔自己的多舌,让水瓦因为虚无的想法不快乐。结婚前的几个月,我还劝水瓦同肖源分手来着,找一个她真正爱的也爱她的男人(肖源请我们吃过那么多次的饭也没有让我歉疚和迟疑),还以自己做例子惨痛呈辞,令水瓦很是动摇苦闷了一阵子,不过我一离开,肖源的亲吻和关爱就又令她缴械投降了。水瓦的父母变化更大,从开始反对肖源,到后来觉得交往了那么长时间分手太对不起人家。他们只为彩礼的多少同肖家有过微词。每个人要的东西不一样,所以选择会不同,心情会不同,快乐其实只是一个方向。不论怎样,谁说现在的水瓦不在体验幸福呢,幸福的千姿百态与爱一样,美女一样,只看你的胃口如何了。

好想有自己的房子,关起门来,安静自由地居住。
桃和我一样想房子想疯了,不同的是她同时做三份兼职,而我每天下班回家看小说、上网、看碟片,幻想彩票中大奖。
桃本科毕业后考取了外文专业的研究生,现在是大学里的年轻助教。一直喜欢桃,从我们第一次谈天开始我就喜欢她。记得清清楚楚那天她穿一条粉色高腰连身裙,上面缀着同色的绉纱小花。桃的睫毛那么长,嘴那么小,说话那样细气而甜美,眼帘半垂的桃,读张爱玲的桃,唱越剧和吹箫的桃。我们都还刚毕业,那么年轻新鲜轻盈,初初相遇,她单位的旧房子楼道处有朝海朝夕阳的大窗口,我们在那里站了几个小时,说了几个小时的话。
桃在26岁的时候都还是真正的处女而且美丽非凡,她把她的心看得比一切都重要,她说她最不能容忍的是平庸的男人。后来我们谈到她的一个女同学,住大房子,老公开飞机,隔三差五地不在家,他们养一条狗,象他们的孩子,很幸福的生活方式,优渥的生活使女同学从容。我们叹气,然后发现我们并不比别人高尚,并不能够免俗。更可能只是迟智,在芳华如玉的时候不做任何打算计较。这样笑过之后,我们依然孤寂贫困地生活,依然一个人吃饭睡觉,依然想疯了自己的房子。桃曾下决心要把自己在2002年嫁掉,可是看来她又没有做到。
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吐在公车上,然后解脱。我会有自己的房子,离单位不远,不再每日奔波。会有一个我爱的男人,抱着我睡觉,他说真舒服温暖又光滑,我笑。(未完)
发表于 2002-12-27 16: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啊,嘿嘿。
发表于 2002-12-29 04: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拿一支铅笔,画一个真理,会是个什么样的字

——那是我所不能了解的事。

以下是引用米蛛在2002-12-18 10:17:22的发言:
会有一个我爱的男人,抱着我睡觉,他说真舒服温暖又光滑,我笑。(未完)


爱过我的,都起褶儿了。


你曾经对我说,
你永远爱着我。
爱情这东西我明白,
但永远是什么?

姑娘你别哭泣,
我俩还在一起。
今天的欢乐
将是明天
痛苦的回忆。
  ——罗大佑
发表于 2002-12-30 21: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触很深——因为我大概也属于这样的女孩儿!没有爱情的人是孤独的,但是偶尔想想这样也很不错。记得小齐的歌这么唱——“随风飘飘,天地乐逍遥……”不过,现在没有爱情的我,逍遥的概念未免有一点牵强而已。(感觉很像江湖儿女,呵呵)就这么过吧!没有爱情,地球还是会转。想开了,其实也不过如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9 08:41 , Processed in 0.02484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