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33|回复: 2

世界尽头(一)[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6-7 12: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爱从来不是唯一,不同的际遇,不同的感触
      不知道原来可以这样爱,在没有遇见方华之前,从不知道

      之前,苏青舜只觉常常守耐寂寞,
      来者不拒,去者不究
      并不付出太多,收获的也不过尔尔,因此并无太深眷念。

      在普通人家长大,18岁离家,到C城念护校,未来的职业已确定。
      父母活得疲塌厌倦,对她们姊妹也没有太大的期望,只要求考上大学,有书念,将来不至找不到工作,成为家累,该嫁人的时候嫁人,该生子的生子,仅此而已。小时候,书读得不好,母亲一手执成绩单,一手够着苍蝇拍,劈头盖脑揍一顿,就过去了,很小,她就怀疑母亲的体罚中带着发泄的成分。
      父亲年40岁后开始渐渐酗酒,人生已过大半,一事无成,处处逼遏,不甘心,又逃无可逃,于是同邻居一起饮酒唱歌,不醉不归。母亲心疼钱,心疼父亲不堪酒精重负的肝和消瘦,心疼自己无处排解的郁闷,同醉酒的人没得闹,父亲睡去,任掐任打任砸,天塌下来也不顾,于是母亲常常砸完东西后痛哭,数落姊妹的不争气,不到36岁已是更年期的饶舌。
      姐姐苏黄尧安静地拾掇家务,帮母亲倒开水,帮父亲脱鞋,用自己的勤快和懂事默默消弭家庭的戾气。苏青舜不,她躲得远远的,到同学家写功课、看动画、过夜,她的愿望是离开家,她怕母亲哭和数落,怕这种凡俗无望的生活,她想有自己的房间,美丽的衣服,想要活得不一样。

      从小最最讨厌死物,青舜却注定解剖小兔、小鼠,在自己和同学的身上试针,从刺痛到麻木,围看老师解剖尸体,第一次,福尔吗林的味道充斥整个鼻腔、咽喉,上到脑门、下到胃,出了教室,大口呼吸,还是挥之不去,入到食堂,先自反胃,憋到水槽呕吐,看到下水道口的剩饭腐菜。青舜呕一些酸水和胆汁,高一年纪的程烟迟帮她拍背,迟疑道,你不是……吧?
      青舜突然心生厌恶,她的龌磋和幸灾乐祸,甚至无力转头恶狠狠瞪她,只懊悔同烟迟说了自己和李朝槿的事,真正能伤害你的都是知道你,了解你的人,说出口了,就如同授人以柄,以锋利的刀。
      烟迟说,要不,你先回去?一会我帮你打到宿舍?
      青舜执意和烟迟一起在女生食堂吃午饭,把恶心用食物堆填下去,带着近乎自虐的平静和快意,她想没什么能伤害到她,她要活得无所畏惧,光彩照人。


      李朝槿是青舜的第一个男友,家境良好,戴金边眼镜,白净斯文,喜欢练散打,体形敦实,预见得到将来的中年发福。
      他请青舜吃饭,约青舜散步。在学校边上的酒楼,点很贵的鱼,关怀地劝她多吃,自己红了脸,却也镇定。买单时索要发票,仔细核对金额。
      青舜感动,没有人带她到这样的地方,他带她来。仅此而已。
      暑假,他们一起回A城,他日日骑车到她家探他,青舜有时困了,自顾自午睡,朝槿坐在桌前看书,待她睡足醒来告别。
      他带她去家里玩,400多平的房子,健身房、卡拉OK室一应俱全,他们喝浓绿的薄荷酒,他给她看自己的照片,一起下楼玩桌球,送她回家。她玩得开心,但并不更多留念。
开学返校,朝槿踢断路边的小树,显示自己日长的功夫,青舜笑,觉得他傻气。朝槿买青舜爱吃的零食,装在大公文包里,吃完了,再取出一袋来,余下的交她带回宿舍,她受之泰然。以为就这样下去了,他不要求她更多,她也无求于他。
      满月,月光铺呈过操场,把沙坑里的沙子照得发白,两人无聊地坐在石阶上,初夏的夜风很舒服,朝槿欲言又止,青舜讨厌他的黏糊,有点不耐烦。我还是写下来吧,他跑去蹲在沙坑。
      青舜突然明白要说的将是什么,犹豫去看还是不看呢?她不想改变什么,不知道要怎么应对。
      因为青舜固执不肯去看,起身欲走,朝槿鼓足勇气牵住她的手。温柔的挽留,那一刻突然令她心软。
      本不想吻,而他慢慢亲吻她的脸颊,从未有过的体验恍惚迷离着,终至两个人的初吻。
      一旦有了开始,关系就自然而然地日深一日。
      他的手抚在她单薄的乳上,彼此一样的惊悸。
      她和他都迷念最初的快感,不知餍足。
      身理的释放因青春而勃动,心上的爱情却沉睡不醒。日渐依念他,她说服自己那就是爱吧,虽然无法解释越来越多的压抑和不耐烦。
      她复又开始专心功课,以实验推掉他的约会,宁可在宿舍忍受拥挤嘈杂,校外的住所许久才去一次。
      他在她的淡漠中渐渐乱了方寸,在爱的卑微和自尊中挣扎,一时买糖果衣服给她,一时对她说,“我妈说你不够漂亮,配不上我。”青舜竟有种解脱之感,她不介意,他的话伤不了她。后来他和别的女生约会,他的手抚摩另一个女生,亲热给她看,青舜淡淡的厌倦,彻底搬回宿舍住。
      电话来,听是他的就挂断,女生宿舍的电话那么难打,不知道他耗去多少精力给一部机子。
      他到她的楼下闹,你跟我回去,你……你都是我的人了,都是我的人了,以后谁会要你!呜呜。醉酒的朝槿口赤不清,几句话倒是把两个人的关系表达得一清二楚。
      青舜,脸色煞白。她走到他跟前,给了他两个耳光。他不觉得痛,竭力地紧紧地抱住她。问,要怎么证明给她看?他真的爱她!
      他自残,她不为所动。
      那次,又是电话来,说他要走了,他的死会证明他有多爱她。
      青舜一字一顿,你 去 死 吧。
      也许他只是想威胁,想半死再被转救过来后她的感动和回归,没想到会是终结,她没有去看他,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于是没有了回转救助,没有明天。
      自此,别人看她的眼光不同,多了鄙夷和谴责,青舜不肯理会。照样平静地上课下课,上图书馆、实验室。夜里安稳睡去。
      烟迟说,你怎么一点内疚没有,真可怕。你是不是冷血?
      为什么要内疚?他自己要死,与我何干?
      生命的解脱和承载,他意外解脱,她必须承载。
      “爱与渴望,最最可怕”其实,她理解他,欲求太盛时,生命就变得轻了,不得,则生无可恋。
      幽暗的青舜,外界的愈是谴责折堕,小小的体内愈是积蓄起爆发的火焰,她的痛不需要分担,不需要理解,静静沉默,她必须度过,不需要靠近。
      她只专心地读书,以优良的成绩,换取将来更多的出路,既不难过,也不开心。
      她渴望离开,想快点毕业,到陌生的城市工作,甩脱所有阴影,她要活,他们不能阻挡她。一旦离开,她知道他们都将不再能影响她。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6-7 12:42:54编辑过]

发表于 2006-6-7 18: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这似乎是蛛蛛笔下最坚毅的女子了.
发表于 2006-6-8 09:54:51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蛛,好像是几个系列同时在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8 05:16 , Processed in 0.02518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