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57|回复: 1

快乐只是一个方向(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12-18 18: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日我和桃桃约好见面,凤凰花还残余一些些艳红,不戴眼镜我也可以从人群中认出桃桃,她那种站立的姿势以及装束,总传递给我特殊的感觉。两个人互望着笑,因为许久未见的不好意思和兴奋,或者为对方的傻笑所逗引。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她的笑里还有别的含义。
    桃桃到得比我,同男友在校园里游荡一阵子了,并且男友躲在暗地里偷偷看过我我不知情。“没关系,我不介意”,既然她问我会不会生气。
     暧昧的事竟然同时发生在我和我最爱的女友身上,比一切的巧合还要绝妙,我们如此荒谬如此意外地拥有了开放的话题,相类的感受,深切的理解和安慰。
     那天下午桃桃便把谭亚约了出来。之前我也让周耀良请桃桃吃饭,周耀良和桃桃都是我爱的人,我同他们每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都有很饶舌,我跟耀良说桃桃,跟桃桃说耀良,所以他们没有见面之前,便以熟知了对方的许多琐事癖好,知道彼此一样的爱闻海滩上的鱼腥臭味,以及对上海有着一样莫名其妙的怀旧情节。可是当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我却象白痴笨蛋,全然不知说什么好。结果他们两个说我听,我给桃桃夹菜,点了她爱喝的雪碧,用行动表示我的欢喜。《滚滚红尘》里韶华、月凤和能才三个人牵手漫步的郊野的场景一直是我的感动,能才一手牵韶华,一手牵月凤,侧首看看这个,为那个的开心自己笑笑,光影如梦,满心的温柔幸福。韶华默契而沉默,月凤晃着一枝芦苇,张扬而纯真。那天我同桃桃牵手走在前面,不停地絮叨,耀良跟在后边自得其乐,时不时接一个电话。夜晚的校园清风拂动,上自习的学生走过。耀良说,“没关系,看你们那样说话我觉得挺好玩的,象两个小动物似的唧唧啾啾个没完。”我笑着生气,掐他,他躲闪着楼紧我。
现在轮到谭亚,我和桃桃坐同一张藤椅,我们的头总是凑近,总象在耳语,看彼此的眼光里总有那么多的爱意,坐在对面谭亚说,“我在想什么样的人可以插到你们中间打断你们的谈话?”
    趁桃桃去洗手间的空隙,我认真问谭亚,“你喜欢她什么?”我知道这整天我一直咄咄逼人,很不礼貌,缺乏教养,对谭亚的说话多是讯问指责式的,桃桃的叙述给我非常不好的感觉,这个中年男人嫌弃妻子的不上进,频繁地出轨,桃桃的真挚和清高让他感觉与众不同?没有人要我充家长或打抱不平,他爱不爱桃桃是他的事,桃桃接不接受他是她的事,况且桃桃同我说不爱他的,但需要有人说话,谭亚了解她,再重头开始认识一个人相互了解,要花好多的精力。也许她真的象她说的寂寞了,想有一个家。可我还是要问个究竟。
“这个我同桃桃说过。虽然她总说自己是最自私的,其实她非常的善良,她帮别人做很多事,常常不计回报地付出,。”
我撇撇了嘴,那你正好利用她?让她帮你翻译那些破烂论文?
“而且,她的一些想法虽然很不成熟,但她坚持,你应该可以感觉到桃桃比你我都更少社会经验。”我点头,他们总是争论个没完,桃桃歪着脑袋听他说话的样子象极了师生。
“她……很有个性。”
“你不觉得这样对她很不公平么?”谭亚迟疑,桃桃回来了。
我可以和桃桃谈影星,谈服饰,谈食品,但谭亚不可以,他一说起这些,桃桃就觉得无聊琐屑,桃桃更喜欢同他探讨一些形而上的问题,深入的探寻。在他们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话题似乎说完了,令人厌倦的沉默,桃桃叹气,于是生活细节的话题开始不可避免的涉及和挤占,其实两个人的摩擦和了解是需要那些事情的。
谭亚走开的时候,桃桃说,你们刚才说我什么了?
我问桃桃,“他宠爱你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2-12-19 20:40:21编辑过]

发表于 2002-12-27 17: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9 08:41 , Processed in 0.03453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