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59|回复: 0

命运的轮盘赌(之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4 09: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记:

谁在对着轮盘赌  一直在犹豫
股子已掷下,逃无可逃
铃声已响起,脚步逼近
你的忧惧,不知终点在哪里
点上一支烟,凭吊夭折少年
黑的夜、红的血、白的空茫
转动轮盘  象是中了毒
比夜还深的沉落,无力挣扎
比血更刺痛,玫瑰的绽放仍绚烂
空茫的背后蠢蠢欲动,不停地找,不停地盼
转动轮盘  象是中了毒
看着寂寥的烟雾妖娆地飘舞
看着沧桑飞去之后残留的灰烬
如果一切终究都不能改变
曾经疯狂的逃又是为什么
听那命运转折白骨碎裂的声音
灵魂空虚在行走
想望寻找瞬间的永恒
转动轮盘  象是中了毒
一颗伤感无望的心


     命运的翻云覆雨,轻轻巧巧,无数的偶然造成的必然,无数看似无关的细节,引领你一步步朝向无可避免的未知。


                                                       黑

      这是一所省属重点中学,每年的高考升学率都在95%以上,人才济济,精英荟萃。高子属于体育加分生,高考在即,当其他的同学们尚忙于埋头苦读熬夜背书,最后冲刺的时候,他已获保送入国防科技大学,遂成为游手好闲,最最轻松的人。高子作为一名未来的天之骄子,隐隐的踌躇满志,尤其对比别个同学的忙碌、专注、紧张、压力,他的优越感呼之欲出,轻松得简直有点过分了。
      最后的那段时间,高子穿梭于教室校园,最常做的事,不外是拍拍这个同学的脑袋,拿起那个同学的书,装模做样地扫上几眼。有时,他系紧鞋带,在跑道上做着恢复性的锻炼,长跑最后的冲刺和高考一样没有压力。高子获得过全国青少年中长跑第4名,是国家一级运动员。
      那个夏天,天空分外晴朗,堆叠的云团白得耀眼,枫杨树上的蝉鸣分外悠长。高子喜欢坐在树下的栏杆上东张西望,操场上低年级的学生在上体育课,按照老师的哨声,分组奔跑或开始投掷篮球,抬起头时便看见树上结出成串的绿色翅果,风吹动他志得意满的头发,阳光下闪动黑油油的光泽,他的心情也在飞扬,真是太年轻了,年轻得相信生活如此美好,命运如此青垂,并将一贯的美好青垂下去。
      稍晚些的时候,高子晃晃悠悠逛出校门。还远不到下学时间,门卫大爷认得这个帅气的高个学生,慈爱而纵容地对他笑笑,并不加以拦阻,在学校,高子也算是个名人了。往哪儿去呢?大人们还都在上班,街上只有三两个早早下学的小学生,高子决定先到对面的食杂店买罐冷饮,再要一包红狼。
      高子倚着柜台啜着冰可乐,一辆本田250的摩托在店门口停下来,男子下车,招呼女伴想喝点什么?女子摘下摩托车帽,很是风情地将长发甩到背后,深蓝眼影,咖啡色的唇膏,大白天里张扬得有点惨人,艳红丹蔻的手指一勾男伴紧身体恤的圆领儿,男子果然会意地重又凑近前去,一把搂过女子的腰,两个人狠狠亲吻。女子开领极低的胸部抵住男子,更醒目的是她脖子上相当粗的金项链。
      X!高子看到他们旁若无人的打情骂悄说不出的厌恶不爽,教训丫的。
      高子轻轻一捏把喝了大半的可乐罐捏变了型,往墙角一掼,大摇大摆朝趴在车上的妖艳女子走去。
      “啊——”女子发出惊叫的时候,高子已拔腿狂奔了。“抢劫啊,抢劫啊”女子捂着被项链拉出血痕的脖子,厉声呼喊着。男伴把买的饮料随手一扔,三步并作二步跨上驾坐,敏捷地发动了摩托,奋起直追。
      哎——哎,店老板手里赚着要找的钱,探出身子看着摩托车绝尘而去的方向。
      高子越跑越快,他甚至很专业地调整呼吸和步伐,他想原来他可以摩托车跑得更快,可是他到底是张皇的,不知怎的,竟跑到了死胡同里边,摩托车的轰鸣声终于越来越近。

      那天夜里,高子是在派出所渡过的。这样说仍不准确,如果高子安然地渡过了那个夜晚,一切都还可以只是一场意外波折,可以很快为时间和转换的环境所冲淡。警察问讯及 做完笔录后,高子不巧的和另外四个年轻人关在一个屋子。那四人是当地一个盗窃抢劫团伙,几进几出的了。他们问高子犯了什么事?问那项链粗吗?高子如实高之后,那些人叹息地说,这下你惨了,那么粗的链子,要算重罪了。
      未来突然变得那么飘摇不定,幽深黑暗,不要说什么读大学了,连最卑微的自由都要失去,那怎么办?他茫然又急切地问那些人。
      “那还能怎么办?除非你从这里跑出去。你想,现在跑了,大不了你不能回家回学校,你可以换个地方呆着,不跑,等你进去再出来,谁知道猴年马月,也一样什么都没了。不过这没人能跑,能跑的话,我们兄弟早跑了!”
      全然慌了神的高子,犹如恐惧的困兽,他绝望地用头顶撞窗烂。那是公安局的老是平房,也许年代久远了吧,锈蚀的窗栏竟然松动了,也许人在绝境里的潜能超常发挥,高子和那些人一起成功地把铁栏杆拗开了缝隙,够一个人钻出去,于是夜晚在越狱中转折扩散开了。
      高子潜回宿舍收拾东西。宿友们焦灼地围拢他,都听说那事了,对于他的归来,大家都有十万个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去抢东西?不是听说被抓到公安局了吗?听说学校要准备去保他的,这么快就回来了?
      高子说他就是看那两个人不爽,又笑了笑说,他想知道自己和摩托车谁跑得快些。
      他要往哪里去?这事儿要怎么解决?
      对于未来却无一人不是茫然的,谁也说不出个好主意来!
      那夜,宿友们约定严守秘密,心里充满着年轻的仗义,大家都又紧张又悲凉,久久不能入睡。

      事情闹大了。原本学校可以保高子出来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念他初犯,念他的优秀,念他的动机单纯得可笑……,可是,这下成了越狱,全公安系统都通报了,再不能遮掩。很快,逃跑的人全部缉拿归案,高子被判三年,据说判重了,因为是他带头逃跑。
      从那之后,我们再没有了少年高子的消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2-18 18:43 , Processed in 0.03401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