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08|回复: 0

命运的轮盘赌(之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7 01: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的花,红的唇,红的血,红的艳丽、热烈、激越与短暂

青春的冲动决绝,燃尽所有



宿舍总共5个人:狐子、宝猪、国梁、夏岳、星,难得的臭气相投,大家一起追女友,一起淘气使坏,一起温书,一起逃课。夏岳先喜欢了三班的陶子,一个温婉可爱的女孩,算不上漂亮,但有甜蜜乖巧的气质。夏岳羞涩,无从着手,大家于是都成了狗头军师,轮番帮他出主意。夏岳最终选择给她写信,再见时,一抹羞赧爬上她的脸颊,细心的他并无言语,但欢喜无限。大家也替夏岳高兴,日子缓慢地流逝,一切似乎朝向心想事成。

一天晚自习,夏岳缺席,回到宿舍,发现这家伙居然闷头在被窝里,怎么叫也不肯出来,后来压抑地哭了,问了半天,才憋憋地说,陶子和阿成好了。

夏岳说的阿成,散打四段,身量高挑匀称,长得象极了陈冠希,是学校有名的大帅哥,连走路都带着自得的神情,那种英俊少年对自身魅力深具自信的坏笑,校园里的女生今天追这个,明天追那个,大抵手到擒来,并不当真。现在他突然追上了陶子,仅仅因为知道夏乐喜欢她,就横插一杠,在他不过是又一个证明魅力的游戏。弄得大家都很不是滋味。

揍死丫的!不知道谁先开的口,顿时群情激昂。替兄弟报仇,出口恶气的方式似乎惟有揍死丫的了。



国梁家在锻造厂,那天接到兄弟们的电话说要揍死丫的阿成,他并无太大反应,只是淡淡“哦”了一声,说知道了,挂断电话。随后的日子,国梁有时间就在车间里拣拾碎钢片,再逐一磨成刀具,锋利的刀锋,触手冰凉。

十月里一个星期四的下午,同学们看球赛去了,狐子在宿舍里睡懒觉,听得楼下有人喊他,探头出去一看,国梁在楼下眯眼朝上打量,一手插在口袋里,嘴里懒散地叼了支烟,见到狐子问,上面有人吗?狐子说,没。国梁说,那你下来,帮忙扛东西。

箱子真重,两个人费老大劲抗上三楼,狐子问,什么嘛?国梁不满足他的好奇心,坚持到宿舍才看。整整一箱的钢刀,每把都在一尺以上。喝,好家伙,狐子抽出一把来,沉甸甸的的手感,突然有点无所适从。

傍晚,宿舍的人都回来了,又很是为一箱的凶器激动了半天,顿时一宿舍的刀光剑影,个个皆成侠客。最后,去吗?大家你望我,我望你,都有些游移不定,但说好的事,剑在弦上,不得不发。



夜里轮到宿舍值班守大门。阿成习惯锻炼迟归,不论春夏秋冬,每晚必在男生楼底的水龙头边冲凉。

中秋已过,夜晚凉意渐生,月光隐隐约约。阿成照例在楼底的水龙头冲澡,待他用洗发水揉出一头一脸的泡沫,几条黑影,突然围上前去,闷声不响地猛揍。最初的打击狂暴猛烈,没有人出声,只有拳脚击打肉身的古怪声响。阿成全然被打蒙了,甚至忘了呼喊,这个高大健硕的少年没有丝毫反抗,按他们的话顺从地跪倒在地。多年后狐子回忆起那个夜晚那场搏击,竟然想到打击敌人的第一下一定要准且狠,必定要让对方完全丧失信心和思想。

月下他们夹带的刀具散发森泠间断的反光,不知道是不是突然那亮光所惊醒,或是以为有生命之虞,阿成突然醒悟一般朝大门的方向奔逃,一边发出惊恐的呼喊。一群人混乱地追赶过去,在大门边抵住他,宝猪从后边捂住阿成的嘴,可是他忘记了自己的手中是握着刀的……

刺目的鲜血瞬间涌现,滴滴洒落。



宝猪被学校开除了,阿成再也不是那个自信风流的少年,尽管手术成功,嘴两侧对称缝合后仍不失一张英俊的脸。

多年后我们重聚,宝猪不复从前那个快活碎嘴的孩子,变得沉默,偶而开口,他习惯地说“我们这些人”“你们那些人”以自觉不自觉地和大家划开界限。而当初为他打架的哪个人又在哪里呢?夏岳留学美国成家立业了,是否还会在某些失眠的夜里记得宝猪呢?记得月光下那改变命运的血色,惨艳决绝,不可回转,瞬间燃尽青春的激情,还是早已习惯安然了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21 05:30 , Processed in 0.0339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