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502|回复: 10

十二月十六日日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12-18 21: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日历就在眼前,仍然很难相信我已有一个半月没有工作了。在深圳这个繁忙的城市,人人都只求能偷得浮生半日闲,而我已闲了这么久,闲到身上隐隐散发出霉味,体重直线上升,四肢日渐懒怠。甚多的时间里,我爬山、看海、逛街、上网、种花、烹饪、与同学聚会,和室友玩牌,大部分的时光是在看书或蒙头大睡。信用卡已经刷爆,口袋里所剩无几,下个月房租还没着落,厨房里唱起空城计。眼看着粮尽弹绝,是时候重出江湖了。
    忽尔收到弟弟的留言,内容乃传达老妈的懿旨,命我春节回家。当下暗忖回家也好,不必再愁生计,自有大帮亲友热心张罗,保管可在明春之际将我风光出嫁。只是人生的意义若仅止于此,我当初又何必逃离家门?还是重找工作,继续奋战吧。与父母和解是一回事,不再接受他们的安排又是另外一回事,工作固然既苦且累,却能让我自食其力。老爸的痛斥言犹在耳,他断言我离家不过月余便会饿死,这当然是气话,实在太侮辱我的能力。但如果哪天我失去了工作的动力,饿死是必然的。好在已学会将生活标准降至最低,只要不是三餐不继,衣不蔽体,露宿街头,我都可以活得很开心。只是该如何向父母解释我已不再记恨过往,却因为不想再被牵绊所以暂时不愿回家?
    爱情可以不去触碰,友情总是让人如沐春风,只有亲情无法逃避,既觉得温暖又倍感压力重重。两代人观念相距甚远,代沟是永恒的话题,要沟通简直是一种挑战。头痛啊,不想了,睡觉去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2-12-21 17:50:46编辑过]

发表于 2002-12-18 22: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定不至于!
 楼主| 发表于 2002-12-18 22:2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四字似乎意犹未尽,阁下有何指教何妨明言,小女子心中惶恐之极
 楼主| 发表于 2002-12-18 23: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声明一下,我是新来的,不太懂这里的规矩,只是随便选一篇日记拿来发表,目的旨在让大家认识我,并不是在发泄自己的情绪,如有冒犯,敬请见谅。
发表于 2002-12-19 11: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那四个字,是于昨晚醉后所写,本意聊聊“代沟”的事儿,无奈头痛欲裂,勉强不得。lingfen 何必如此客气,呵呵,是我的不是了,“如有冒犯,敬请见谅”。
:)

“代沟”这个东西可能确实存在,但未必有那么严重。我们与他人的交流和沟通,其实都是困难的,所以才会有知己难求之叹。所不同的是,你不能选择父母而已。

爱情你可以不去触碰,亲情又让你有重负之感,那么为什么友情才能让你如沐春风呢?无它,只是友情比较远罢了。朋友之间,你是你,他是他,虽然亲密,却彼此承认独立的人格。爱情、亲情却往往不然。

你看到你的父亲,心里面的概念是“我爸爸”,这就与看到另外一个老头儿不同。其实呢,他首先是一个人,一个老头儿,然后才是“爸爸”。
也就是说,如果你对他的第一反应是“我爸爸”,那么就说明在你的潜意识里,你认为他的存在是依附于你的存在的,没有了你,他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有了对这个的认识,跳出了“儿女”这样的定位,站在承认对方的完整性的这个高度上,再去看这条“代沟”,就会觉得它不过是正常交往中小小的困难,而不是巨大的障碍。

相似的情况往往会出现在家庭成员之间、包括夫妻之间,以及极好的朋友之间。放弃了自己的独立性和不承认对方的完整性,就会使双方的关系出现问题——因为“关系”是出现在两个(或两个以上)个体之间的,如果彼此的边缘模糊,将导致相互关系和距离的无法界定。

生存在社会中的每个人,都存在于其他人的影响之中,同时也在影响着其他人。这种影响力的大小似乎很像万有引力或光照强度:等于他的“质量”乘以他与你距离的平方。这个“质量”我不知道怎么表述才好,就算是“社会能力”吧。比如毛泽东离我很远,但因为他的质量大,所以对我的影响也很大。“质量”相对不变的情况下,一个人对你的影响力取决于他和你的距离。
如果这个距离无限接近,或者是根本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那么彼此间的影响力也就无限大。但是,谁又能承受一种“无限大”的力呢?不被吞噬才怪。这个,其实是爱情、亲情的“黑洞”。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看到这篇日记的上半篇,隐隐似有“中隐”的感觉。我想,能写出这样的文字的人,其襟怀必能明了我上面所说的那些。其实不用我来如此多言的,相信作者能处理好。难道这般豁达荦荦的人,会为这种小难所困么?
定不至于。
发表于 2002-12-19 19: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杨旭把全部的都说了。
发表于 2002-12-19 21: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俺来点实际的吧.
  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就是长亭,对么?
  不知道你的具体情况如何,但是我想,如果真的是很看重自己的理想,就要走下去.
  不妨给大家说说你的情况?
  想不到你的文字是这样的,从前在幻儿上没有大留心.阿卡看到你的文字后说,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说我一定要把你留在这里.哈哈.
  谢谢你能来,希望常来.
发表于 2002-12-20 13: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支持你继续找工作,倒不是因为要争气、赌气。实实在在是要考验自己的精神与意志。但,同时也不妨碍与家人和解,是感情上的和解,不是道理上的和解。
其实呀,家庭呀,是讲感情不讲“道理”的地方。无论谁在道理上“争论”胜了,伤害的是彼此!家庭的“战争”没有赢家!
发表于 2002-12-20 19: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赌气也好,争气也罢,人要吃饭总是个雷打不动的事实。几近弹尽粮绝,虽不致‘三餐不继,衣不蔽体,露宿街头’,但坐吃山空,终是戚惶。

自然可以选择一个轻松一点的方法,找个合适的饭票再把自己一辈子贴进去。今后柴米油盐,拖儿带女,做个没有姓氏的附属品。……此番远景,相信豁达如你都不大能接受吧?[em02]
工作自然是要找的。尔等需再次证明女性自给自足之能力,同志仍需努力啊。[em23]

你说“只是该如何向父母解释我已不再记恨过往,却因为不想再被牵绊所以暂时不愿回家?”
父母自是不会记恨孩子,但过往总令人如梗在喉。
编故事吧,找个不回去的理由。善意的谎言有时候比解释更有效力。离家多年,他们对你也是有些忌惮的。即便知道是借口,也睁眼闭眼放过了。(我在教人学坏?)
末了,别忘了对父母说一些贴心话,哄哄瞒瞒,旧事也就过了。
watcher说的:“和家人感情上和解。不是道理上的和解。”
老一辈总认为是为了你好,脾气和口气硬的“掷地作金石声”。

yangxu分析的极透测,但是觉得还是没有解决难点。
我的悟性一向不好,不是大隐不是中隐,连小隐也不算。:)yangxu  的意思许是我没有领会到,还需明示哈~!:)
其所指的跳出认识的盲点,从旁的角度看待父亲以及父亲的思想。的确会发现这仅仅是小问题。
但是沟通是双方面的事情。就算我把那个被称为“我爸爸”的人,当作一个普通的闹别扭的老头。那个老头还是把我当他女儿。我想我不能接受任何一个认识或不认识的老头的任性要求。退一步说,我对我父亲的任性容忍弹性还大些。[em03]
于是问题变成了如何能让我和我们家那个老头,处于一个相对平等的地位了。
再具体一点就是如何让我爹把我当作一个独立的个体,考虑我的完整性。
这个问题解决了,也就没有代沟了。
[em13][em13]
 楼主| 发表于 2002-12-21 17: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好!看来我想让大家认识我的目的是达到了,这也正是我拿这篇日记来献丑的初衷。蒙各位不吝赐教,感激不尽。

      曾经在飘雨里面见识过杨兄的风采,对其人其才景仰已久。没想到一来这里就领教了你的滔滔辩才,真是一针见血字字珠玑,名不虚传哪!承你“豁达”二字,惭愧惭愧。这年头人人都庸庸碌碌汲汲营营,我也曾是其中一员,只是清楚自己不善此道而已。短暂的隐还可以,终不能长久,因为所谓“中隐”是需要经济作后盾,而这正是我所欠缺的。提起经济难免就落入俗套,但这是现实也无可奈何。苏兄与杨兄看来是不谋而合,我就不再多做说明了。

      鱼兄的眼光果然犀利,不愧为群龙之首。我的确是长亭,并没有打算隐瞒,只是用了真名来注册。说到阿卡,如果用“惺惺相惜”来形容我俩,算不算给自己脸上贴金?

      阿遥妹妹善解人意体贴入微,想我们同样身为人女,你堪称孝顺乖巧,而我徒让父母伤心,大概早已是人们口中的不肖女了。

      watcher兄是说到我的心坎上了,我也愿意承欢膝下侍奉父母左右,只是一日不能彼此沟通终究会矛盾不断,感情上我早已释怀,但总害怕会历史重演。

      我已给了父母合理的解释,也会作最大的努力说服他们,证明自己。至于结果就不是我所能预见的了。我愿意给自己信心也给他们一份期待。

      找工作就最头疼了,我学历不高能力有限,找一份工作很容易,要合自己心意就很难了。最坏的我都经历过了,什么恶运我会接受。尽人事听天命吧!

      预祝各位圣诞快乐!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2-12-21 17:47:22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8 15:48 , Processed in 0.03048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