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24|回复: 9

越来越冷清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5-22 20: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泽州冤案

《贞观长歌》的dvd,没有震憾视听的全套音响。只是公司给我的hp是一部新的笔记本。是,然后就看的昏天黑地。

不必太在意历史的真实是怎样的。尽管史官有直书的职权,易中天也不得不讲三国之论亦有百家之言。

其实毛泽东取天下,不如蒋介石取天下。这样我们便会从美国而压制苏联。会不会打起来不知道,但一旦打起来,基本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

蒋介石不是毛泽东的对手,因为毛泽东团结了更多的人。他是一位卓越的军事家,可是打下江山却未治理好国家。

权且认为新中国成立之后十年是百废待兴的起步阶段。但后二十年包括十年浩劫,让中国足足在现代化进程中落后了三十年(十年浩劫同时倒退十年)。看看南韩,日本,新加坡,台湾。这些弹丸小国却凌于我堂堂中华之上。一个让人扼腕的情况不就是,毛泽东一句“人多力量大”,而导致了如此人均分散的国力吗?



民生为国之本,中国必然为如此众多的人口付出沉重的代价。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5-22 21:03:12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7-5-22 21: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语抵千字,因为直达人心。误以忐忑,岂为过往心之不静。

大事所苦,却不为小人而臣。一国,一家,乃至一人。得治而成荣。

生为何至,死又为何为。



前事所得,血雨腥风。



谁为人之切心,可为一眼心热。绿袖长舞,才切云天,只谁人可识?



长袖至典,为古,

而泪如雨下。
 楼主| 发表于 2007-5-22 21:05:16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读进去,走出来。

怎样才能更好的走出来呢?


唉,长叹一声。
发表于 2007-6-11 11: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呀,我觉得要思考,要做到深入浅出,困进去是不行,必须和作者共同创造。
发表于 2007-6-12 01:45: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越来越冷清的地方,大抵总会有一个额外的好处:讲真话能更容易。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回顾一下中国历代简史,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一个伟大时代到来之前,总会打得天昏地暗,但其中最能打的雄中之雄,却一般不会坐江山,或更干脆地根本坐不住江山。

秦统一中国,开创了大一统的中华帝国。谁灭了秦呢?是谁斩秦之大将、断秦之根脉、没秦之户籍、焚秦之后宫?
是项羽,天下英雄之中的英雄。
不过,替秦者,汉也,非楚也。项羽没坐上江山。

汉,开四百余年,辉煌伟大,让我们至今以汉为族名。这样一个伟大的朝代,其灭亡时自然也要波澜壮阔。
一时间,天下多少英雄!自董卓起,至曹、刘、孙仲谋,足足打了九十年,谁最能打?不重要了,因为他们谁都没坐上江山、坐好江山,开两晋的,居然是司马氏。

之后,天下英雄可能是太多了,十六国、南北朝,打了个不亦乐乎。谁最能打?隋文帝杨坚。
然而,杨坚也逃不过命运的诅咒,他坐不住江山。
为李世民扫荡尘埃、恭候天朝降临,似乎是隋朝的宿命。隋朝存在的历史意义,除了一条大运河,似乎仅仅是让唐朝只打败隋就能登基,不用五胡十六国南北朝一个一个慢慢收拾那么费劲。
坐上江山、坐稳江山,并且让中国人可称为唐人的,是唐不是隋。

唐朝是可以与汉朝媲美的朝代,其灭亡自然也要有配上壮丽雄浑的大唐王朝的大动乱。很自然,五代十国出现了。谁最能打?也不重要,因为他们都坐不上江山。
宋,显然不算是个好朝代,他也算是唯一一个从长江流域统一中国的朝代,底子就柔弱,一辈子被北方欺负着。当然,宋的经济发展很不错,就像上海和江浙人都是经济天才一样,确实全神贯注搞经济、一心一意谋发展了多年,经济上还是很辉煌的。所以,宋也配得上来一次大英雄的扫荡。
金,似乎想学隋,为元朝扫荡尘埃,可惜学得不好,把宋打成了儿皇帝,却没真打死。于是元朝不耐烦了,亲自上马。
谁敢说蒙古骑兵不能打?天下无敌!能打吧?呵呵,一样,能打就坐不住江山。

朱元璋的皇位可以算是捡来的,因为元朝太能打了,太能打自然就不能做江山,所以流氓朱就登基了。其实不是朱元璋也会是别人,反正按规律看,不能是蒙古人。
明朝也不怎么样,还不如宋呢。他配不上轰轰烈烈地灭亡,只配让个李自成收拾他,逼他上吊。堂堂一个皇帝,战不能战、守不能守、降不能降、走不能走,连死都死得那么窝囊,在后花园里上吊死了,像个受屈的小媳妇。

李自成当然也坐不成江山。于是有清。
清朝很有意思,顺治还完全是个鞑子呢,他儿子康熙却已经进化到比汉人都汉人了。
谁灭清?孙中山。或者说是孙中山的国民党。蒋介石是孙中山的继承人,中华民国在历史上,会起到什么作用呢?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蒋介石在实质上,一一收服了各路军阀,统一了中国,为朱毛打扫了厅堂,擦干净桌子,等着朱毛来吃下酒菜了。

从这儿看,坐天下的当然不应该是蒋,而应该是毛。


但是,朱毛能不能打?能打。那么是否还有一个等待更替的“幕后英雄”?
要我说,没了。就像清朝一样,几代“领导核心”之后,越来越不像农民毛了。
我觉得,等待中国的,是未来几十年漫长的变化。

一个朝代,或者说一个社会,如果引起先进阶级的不满,则必然带来革命;如果引起的是落后阶级的不满,则会带来进步。革命不全是进步的,进步也不全是需要革命的。
不要被一些历史书骗了。总有人说什么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之类的话,其实呢,这不过是执政党找到的一个借口而已,借以宣扬自己统治的正统。这与过去一些皇帝说自己出生时头有紫气、天降祥瑞、屋外有大树如伞盖等等之类一样。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宣扬方法,在二十世纪宣扬望月生龙云云当然是不行的了,所以就会说成是“来自人民”“人民不可战胜”“谁与人民为敌就必然灭亡”之类。其实呢?人民是力量,是刀斧。
然而刀斧并不能杀人,是人杀人。
与其说“来自于人民”,不如说是手握刀斧。
发表于 2007-6-14 11: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祝福x兄33岁生日快来
-------------------------------------------------------------
呵呵,冷清的环境未必一定让人容易说真话。

你看看,天涯热闹不,猫扑热闹不,说真话的一堆堆的。

最容易让人说真话的环境是:安全。

冷清的环境,我觉得最大的好处:不闹,不烦。不是信息量排山倒海地涌来,你可以慢慢来思考和体会。



-----------------------------------------
“能打就坐不住江山”,这话似乎从中国的历史来看有道理。老毛,能打,似乎也能坐好江山,不过他的晚年江山可坐的不咋样,如不是老邓后来的力挽狂澜,恐怕现在的中国还不知什么样呢?

于是我就想“打”和“坐”其实本身并不矛盾,只是一个事物的两个不同阶段罢了。“打”到最后赢的未必是“暴力”最强的,而是“活”力最强的,“潜”力最强的,用老马的话就是:是最符合生产力发展的。“坐”也是同样的道理。能不能最后“打到赢”,能不能最后“坐稳”,关键看是否顺应历史趋势。不知道,旭兄觉得是否认同?


呵呵,有工作来了,先说到着,好怀念以前和旭兄论道的感觉,现在似乎没人可以这么畅快的和我争论了.又想起x兄的一句话:生活总是一段一段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6-16 12: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杨旭的文字确实是一种享受。而且我承认,从你的文字我们学习到很多。


这段时间我自己有一种想说却说出来明确的知道会很凌乱的感觉。前段时间我读了本叫《全球通史》的书,这让我知道人的过程是怎么一回事。

智慧是一种将知识融汇与贯通的能力而不是知识本身。《大学》讲到,格物致知。

一个格字,多么绝妙!


杨旭,我非常想停下来,自我修整半年,我希望自己达到一个非常的高度。而现在我只能做到金字塔的中层。甚至我的想法并不在IT技术领域。

我希望成为一个独挡一面的领军人物。这又不得不问是否具备相应的条件?
能力是一回事,让你的能力得到发挥还有许多附加的,外部的不是你所能控制的其它条件,并且这个问题甚至与你自身的能力同等重要。总而言之,我想成为一个思考的人而不是成为现在的一个熟练的技术工人。

我把理想定在如此这样的高度可能会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我应该很慎重。但不管怎样,杨旭,你的文字当中精锐的深刻使我受益匪浅。这有赖于我们手不释卷的持续不断的阅读与思考。


比如说,现在我在做一些无聊的重复性的工作。想得到什么就要放弃些什么。其实没有想象的那样可怕。



 楼主| 发表于 2007-6-16 12: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西方以科学革命,工业革命,政治革命建立了现代文明,人类在经历了一战,二战,冷战等等过程之后,我们面临的问题依然深刻。

我们在讥笑非洲黑人还在吃着白蚁的时候,黑人们也在嘲笑着我们的笔记本电脑。得到一个月足够的粮食之后,黑人们的快乐要比我们在现代社会造成的群体性冷漠要心灵充实的多。

那究竟是黑人幸福,还是我们幸福?



而在现在的社会,怎样又是一种幸福?在上海,我仍然买不起房,仍然不知道如何得到爱情。仍然不知道如何能让我的父母可以不担心而感觉到幸福?



或许,我也许就是该在条件不完整的情况下仍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是的,我要成为一个非常有高度的人。同时,要让理解这种高度的人承认这种高度。


我该这样做吗?杨旭,如果我并不介意你的直接。你能给我一些建议吗?

xjb,watcher,你们的意见呢?
发表于 2007-6-16 19: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苏飞谬赞了,愧不敢当。
如xjb所说,我们在一次聊天中谈到,似乎我们进入了一个缺乏进步动力的阶段。正是因为对自己现在的工作有了一些心得,比如我现在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合适的行政负责人,我的提升空间只能再向深度和精致去发展,这样的一种状态,聊天时我把它叫做“过于定位”了。例如我不会向业务负责人方向发展,虽然我会接触业务、了解业务,但我所有接触和学习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做好行政工作。
以前与xjb聊过,我觉得人生的进步不像爬坡而像爬楼梯,总会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提升,而不是一个平缓提高的过程。当你觉得自己难以突破的时候,可能是你在某一个台阶上站稳脚跟、提升重心的时候,只有站稳了,只要站稳了,迈上更高一级台阶的时间就要到来了。

苏飞,面对转型,我想也许你该考虑两个问题:
一、你在生活中所接触到的一切,你是否都认为与你现在的工作有关?就像牛顿看见苹果也会想到物理一样?如果不是,或许你还不具备轻言放弃的必要条件。如果是,那么或许你应该认真准备去闯一闯。
二、设想一个英语系的高材生,去做翻译,用你的话说,他是个熟练工人;如果他去做一个针对英国客户的推销员,那么他就叫做具备职业优势了,更容易成为一个好推销员。但是,他做好推销员的前提是他必须真的是个合适的推销员,其次才是其它优势。你想好了么?你是去做个翻译还是做这个推销员?我想,最坏的一种可能,就是让一个木讷的英语系高材生去做阿拉伯语推销员。

至于说到“幸福”这个话题,我想,幸福是相对的,这句话以前好像就说过。为了符合这个冷清的论坛和这个说真话的话题,那不妨说清楚些:幸福往往是看别人在你最在乎的方面是不是比你吃得香。
你说的那些“快乐的黑人”,如果他的同伴都吃香的喝辣的,那时候你再白给他一袋白蚁,他也不会觉得幸福。就像马来人,以前饥餐野果、渴饮山泉,幸福得很,但当他们看到勤劳的中国移民劳动并富裕了,马来西亚人也就不觉得幸福了,总要闹出烧杀抢奸华裔华商的恶行来。其实他们比以前过得还好呢,但也不幸福了。



watcher说的“顺应历史趋势”,当然是对的。但历史创造英雄,英雄也创造历史。完全地“顺应历史趋势”颇有无为而治的好意味,然而这样的政权往往会被“推动历史发展”的政权迎头赶上,并很轻易地取而代之。
中国如果“顺应历史趋势”或者“建立适合生产力的生产关系”,那恐怕8亿农民会带我们回到封建农业时代去。要知道,地球变小了,是个地球村,我们永远失去了只顾自身社会是否合适的时代。换言之,当今世界经济与军事交流如此密切,早已不可能让我们的生产关系只适合我国的生产力,不可能让我们的政权只适合我们的历史趋势,而是必须去适合整个世界。从这个角度说,恐怕不仅仅是现在,至少在一二百年内,中国尚无资格去建立最符合生产力发展的、最顺应历史趋势的上层建筑。

姑妄言之。
 楼主| 发表于 2007-6-16 22: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xjb,watcher,杨旭。我不应该将个人的一些问题掺杂到讨论中来,那应该写到我的日记中。或者这个问题开个话题单独来讨论。


让我们继续讨论一些问题。首先历史应该不能假设,只是看上去正如杨旭所说。权且称这为巧合的推理。

最终的观点是我们应该相信一切文明的框架都是人为的加上的,包括现代文明西方世界宣扬的民主,自由,平等的理念。人类大脑在这几千年并没有进化到更为先进,只不过我们发现了更多的,迷人的,优雅的技术为我们人类服务。也正因为技术的进步,对未来世界的预知其本身都是不可知的。

这也是我论述所述所谓幸福的另一层意思。我们并不比古人聪明。我们只是生活在这个技术框架下的现代文明统治中。

杨旭后面的观点,我也很赞成。这个世界越来越不能产生革命,这个革命也是技术变革所产生的副作用。

也正因为如此,限制朝鲜及伊朗核能的利用也不仅仅就看作是美国耀武扬威的一种方式。事实上我们仍然是美国的明显的对手,否则吴仪副总理在新闻发布会上使用如此直接的语气表述美国太过于动不动使用制裁。


后面杨旭总结的watcher的观点,我想说的是,地球村这样一种定义也是仅仅被定义出来。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接受着这样一种“和平演变”。


这不是信仰危机。因为根本没有证据表明,共产主义是一定可以实现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6-16 22:51:40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7-21 18:01 , Processed in 0.02418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