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39|回复: 4

关于抵制家乐福的有关文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17 13: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抵制是爱国的,不抵制也不代表不爱国。面对西方媒体的歪曲报道,我们需要用爱国的热情的去反击,但也要理性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在法律的范围表达自己的情绪。

不生气
白岩松
转自:http://2008.sohu.com/20080415/n256300545.shtml
最近好多人收到了这样的短信――鉴于法国巴黎在奥运圣火传递中表现不佳,加之家乐福赞助“达赖集团”,因此号召大家五月一号抵制家乐福,坚决不去购物,让他们看看中国人的强大和团结。


  五月一日我肯定不去家乐福,然而却不是因为抵制,而是要去三亚为圣火到来做准备。去不去家乐福是个人的事,即使许多人因为抵制而没去家乐福,相信那一天,家乐福也会人不少。因为对于个人来说,日子也不应政治的干扰;更何况,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这等于太给别人面子。而且,家乐福里的职工大多是中国人,这不是另一种内讧吗?再加上,我们这么做,不是和我们很讨厌的那些人,采用了相同的方法吗?

  在奥运火炬的传递中,的确有很多西方人,干得不漂亮干得很糟糕。当我看到火炬所到各地,华人华侨自发护卫火炬的情景时,我深深地被他们所感动。然而我又替他们有些不平,有些国家有些城市有些人,原本可以多做一些事情并可以做得更好,让奥运火炬的传递更安全更顺畅更不被干扰,但现实是,他们没有做到。当然可以拿出很多理由,但一个城市的市长挂出横幅来迎合火炬阻挠者的时候,你怎么可以相信:他尽力了呢?

  但是奥运火炬并不是北京的,它属于世界也属于全人类,有人捣乱,它捣的也是全世界的乱,我们完全可以更平静更从容一些。当看到身边有些人很委屈很“生死”的时候,我总是劝他们说:你一生气,人家就真的实现目的;而如果你不生气,并继续执著地做好自己该干的事,继续在奥运火炬传递中点燃激情传递梦想,那么捣乱者就会被人们以小丑的方式来留在记忆深处。用我们的平静与大气,给他们一个这样进入历史的机会吧!

  不管有什么风雨和不平静,都能继续微笑地享受火炬传递,享受奥运盛会的光荣与梦想,你就一直是强者。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楼主| 发表于 2008-4-17 13: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赞成抵制家乐福

转自:http://heyanguang.blshe.com/post/188/187845
当人们接受的信息是单一的,人们的思考就一定不会是理智的。这方面,我们的教训太多、蠢事太多了。 一个人犯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总犯同样的错误。



  早上,先后接到两条短信,发信者我不认识,看来像群发的,信的内容却一样,就是告诫人们抵制到家乐福去购物,理由是它是法国人开的超市,而法国政府支持zang-du,他们的总统还宣布不参加开幕式了。

  这两天,我还看到消息,有我们的留法学生呼吁同胞不要到法国旅游,理由和上面的差不多。

  这么大的情绪就像传染病一样快速蔓延,很令人担忧。

  我想,这些热血沸腾的人根本没有把问题搞清楚。法国政府什么时候支持zang-du了?就因为火炬传到巴黎遇到了反对声吗?不错,面对奥运火炬传递史上前所未有的抗议者,难道我们除了愤怒,就不会有点别的思考?

  就说法国吧,这么多年它一直和美国别别扭扭,在不少问题上还和我们中国保持一致,怎么当萨科奇被一人一票弄上台后,法国人说变就变了呢?

  我们应该能够看到,法国警察在奋力阻止那些施暴者,因为在法国,在西方,任何意见都能发表,但只要出现暴力,立刻就会受到法律制止。仅此一点,就够我们中国学的,不信,你在北京组织个反对zang-du的和平游行试试?

  我很理解这样的激愤情绪,我这个年龄的人,大都 做过愤青。四十年前,"毛主席挥手我前进",我们曾经热血沸腾,曾经忠贞不二,结果是乱了国家,也险些葬送了自己。

  那时,专制者统治人民最好的办法之一是建立信息屏障,效果就像我们邻国的收音机只有一个频道,所以朝鲜人至今只信金正日一样。那时,中国经济已经到了崩溃边缘,我们这些愤青们仍信誓旦旦地要去解救资本主义社会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呢。

  是"9·13"突发事件交给了人们思考之门的钥匙;是"四五"运动集结了人们反抗专制的力量;是改革开放提供了人们重新认识世界重新认识中国的可能。

  三四十年过去了,虽然中国经济变化巨大,但在意识形态方面却总是进进退退,一遇问题,许多时候我们仍习惯于过去的方式,立即建立信息屏障,办法很简单,就是我只让你知道我想让你知道的事。当人们接受的信息是单一的,人们的思考就一定不会是理智的。这方面,我们的教训太多、蠢事太多了。一个人犯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总犯同样的错误。

  the-authorities者迷,旁观者清。所以,面对重大事件,我亲历的教训总是提醒我,我知道的究竟有多少?我的信息来源是单一的,还是多方位的?我看到了结果,但我了解它演变的过程吗?

  毛泽东有句名言:凡事要问一个为什么?只可惜,他从来不让人们凡事知道为什么。

  制造假象,屏蔽信息是专制者惯用的手段,但他们不知道,假象在蒙蔽公众的时候,也同样会蒙蔽专制者自己。

  齐奥塞斯库就是在接受子民山呼万岁时突然面对众叛亲离的,他哪能理解自己逃到家乡竟也无法摆脱人民的追捕,他更预料不到几天后当起义者宣判他夫妻二人死刑时,竟有那么多的士兵报名要亲自参加行刑。绝望的齐奥塞斯库夫人曾向一位年轻的士兵哀求:孩子,我这个年纪应该是你的母亲!谁知那名士兵毫无惧色:不,是你杀死了我们无数的母亲!

  在自己制造的假象中死去的还有苏丹的阿明、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伊拉克的萨达姆、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尽管米氏头一年还被我们中国视作民族英雄,可第二年他就被自己的人民送进了海牙国际法庭。

  毛泽东的结果似乎好些,但他老人家刚离世,自己亲手提携的一干接班人连同自己的老婆就被押上了审判台。

  文明社会一个重要标志是信息必须开放,中国老话讲的兼听则明也是这个道理。

  西藏问题复杂得很。几十年间,达赖喇嘛也有从追求西zang-du立到改走中间路线并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演化过程。不错,达赖属下也有派系,那个藏青会是闹独立的、反对北京奥运甚至是崇尚暴力的,但我们不能简单的把全部责任都推给达赖,这就如同阿拉法特不能控制下面的极端派而将责任全部推给阿拉法特一样。胡子眉毛一把抓,至少从战略上是失策的,其结果不仅反制不了施暴者,也团结不了一切可能争取团结的人。

  既然远的唐皇帝可以把文成公主嫁到西域,近的胡耀邦可以提出变输血为造血解决西藏问题的政策,难道我们除了以暴治暴,就真的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吗?

  只要不追求独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这好像是中央政府并没有改变的既定方针。我们对达赖喇嘛要察其言、观其行,要知道,台湾对大陆也在察其言、观其行。所以,在我看来,西藏问题如处理不好,台湾回归就根本无望。

  什么叫谈判?在某种意义上,谈判就是相互妥协、相互让步和相互包容。否则,干脆吵吵骂骂、打打杀杀算了。但今天已不是冷战时代,战争是要死人的,而今天的中国更不能随便牺牲自己的子弟--都是独生子女,死掉一个孩子对一个家庭意味着什么?如果高官贵人与平民百姓同舟共济也罢,但您的儿女发疯似的在升官发财,凭什么普通人的孩子要去流血牺牲?

  面对所谓的"fan-hua"声浪,中国人不是第一次了。朝鲜战争时期有一次,大跃进时期有一次,文革时期有一次。只有SARS那次我们还算冷静,最后在外部压力下终于有了从隐瞒真相到面对事实的转变,从而挽救了更多人的生命。

  平心静气地看,我们中国人逐步摆脱贫穷的三十年,哪一次显眼的进步离开过文明社会法治国家对我们的影响、帮助、甚至"压力"?经济上有目共睹,就是意识形态方面呢?我们曾批判过多少年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由、平等、博爱,更视他们标榜的ren-quan为洪水猛兽,但今天,就算羞羞答答,我们至少已经开始想建设一个"民主"和"法制"的国家了,想保护私有财产和公民的基本权利了!

  我们爱国的一个缘由,还来自中国饱受外强欺辱的历史,你看,我们的教科书一直就是这么说的。不错,这是史实,但不全面。就此之外,我们大汉民族也有欺负别国的并不荣耀的历史,远的元朝忽必烈的远征杀戮不说,近在30年前,我们输出革命,除了全力扶持臭名昭著的波尔布特政权外,还一直在鼓动、援助东南亚诸国的反政府武装进行一系列的血腥活动。

  这里仅摘录一段史实供各位赏读:

   1978年,邓小平访问新加坡。当时,中国要东南亚国家同它联手孤立"北极熊"(苏联),而新加坡的邻国要的却是团结东南亚各国以孤立"中国龙"。李光耀告诉邓小平说,新加坡的邻国把中国视为威胁的来源,这是因为这个区域并没有海外俄罗斯人,不过却有海外华人,而且他和他代表的Communist Party还不断向东南亚人作政治广播,鼓励人们进行武装起义,为游击队提供武器和其他支援。后来,李光耀在回忆录中描述了邓小平在听了上述议论之后的反映:

  邓小平的表情和身势都显出他的错愕。他知道我所说句句属实。他突然问道:"你要我怎么做?"我吃了一惊。我从未遇见任何一位Communist Party领袖,在现实面前会愿意放弃一己之见,甚至还问我要他怎么做。我本来以为邓小平的态度多半跟我1976年华国锋在北京同我会谈时没两样,不会理会我的看法。当时我追问华国锋,中国怎么如此自相矛盾,支持马共在新加坡而非马来西亚搞革命。华国锋气势汹汹地回答说:"详情我不清楚,但是Communist Party无论在什么地方进行斗争,都必胜无疑。"  

  邓小平却不是这样……告诉这位身经百战,久经风霜的革命老将他应该怎么做吗?我不免心存犹豫。不过他既然问了,我也就直说:"停止那些电台广播,停止发出号召。中国要是能不强调同亚细安华人的血缘关系,不诉诸种族情怀,对亚细安华人来说反而更好。其实无论中国是不是强调血缘关系,亚细安各国原住民对华人的猜疑都难以消除。只是中国越是这么毫无顾忌地诉诸中华民族的血缘情结,就益发加深了原住民的疑虑。中国必须停止马来亚Communist Party和印尼Communist Party在华南所进行的电台广播。"

  李光耀称赞说:邓小平是他所见过的领导人当中给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尽管邓小平已年届74岁,在面对不愉快的现实时,他随时改变自己的想法。两年后,中国同马来西亚和泰国两地的Communist Party分别做了其他安排,果然从此终止了电台广播。

  举这个事例,我只想说,历史上,我们对别人也曾有过错,北边的南边的不少国家的历史都有明确的记载,而我们从来没有勇气让他们修改自己的教科书。

  我们公民的言论自由、游行自由,只是写在宪法上,什么时候人们真能畅所欲言又能公开的发表意见,暴力就会减少,和谐才会到来。

  我们不能指望那些一面不断地妖魔化西方一面不断地把自己子女送到美国法国读书、拿绿卡又争入籍而从不把子女送到古巴朝鲜的人指挥人们如何爱国吧?这就好比你不可能指望一个百般隐瞒"周老虎"的人在其他问题会说出实情的道理是一样的。

  在西藏问题上,能反省我们自己的失策吗?在奥运问题上,能检讨我们自己的失误吗?连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都宣布不参加开幕式了,尽管他的说辞给足了我们面子,我们真的不明其里吗?

  那些鼓动国人不去法国旅游的留学生,你何不做个样子,干脆中断学业回国算了,再说文革中,咱们北京曾有过百十万人热烈欢迎在印尼雅加达、在香港、在莫斯科红场大显身手的中国人光荣回国的场景。

  对那些群发短信号召市民拒绝家乐福的朋友,我只想告诉你们,我昨天刚巧去了那个超市,买回来的竟全是国货,那个超市养活着数百位中国职员,在那货架上数万种货物的背后,恐怕不会少于数百万的中国工人。

  如果这样的抵制能够实施,我们中国自己就先乱啦!
 楼主| 发表于 2008-4-17 13:3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抵制家乐福:真情可嘉,理性不足

http://www.ha.xinhuanet.com/add/ ... ontent_13002417.htm
为抗议某些法国政要肆意将北京奥运政治化、巴黎发生的干扰奥运火矩传递和某些法商出钱支持zang-du分子分裂中国,不少被激怒的网友和白领号召国人抵制法国商品,尤其是家乐福超市。同为中国人,同样深恶将奥运政治化,同样深深地爱着自己的祖国,并对国家利益有着本能的捍卫心理,我很能理解网友们的这种抵制吁求。这是共同体利益受损时生活在她羽翼下的国民的正常、本能的反应,他们迫切和焦虑地想要寻找一种伤害者看得见的方式,来表明自己的姿态。我甚至认为,这是一种民族血性的表现,一个在伤害刺激下没有这种本能反应的民族是不正常的。

    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在回答媒体对此事的采访时称:网民抵制家乐福事件“事出有因”,希望法方能很好地深思和反思——我认为外交部的这个回应也是较克制和得体的,法国方面确实应该反思。基于共同的民族情感,中国人会理解网民的抵制吁求,但从理性上看,抵制行为并不理智。

    站在现实和功利的角度,抵制家乐福可谓损人不利己。正如中国青年报图片总监贺延光在《我不赞成抵制家乐福》一文中所言:“我昨天刚巧去了那个超市,买回来的竟全是国货,那个超市养活着数百名中国职员,在那货架上数万种货物的背后,恐怕不会少于数百万的中国工人。如果这样的抵制能够实施,我们中国自己就先乱啦!”显然,如今的世界已经不是一个封锁闭塞、利益界限与疆域重合的世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作为全球化中的一分子,中国已经深深地镶嵌在这个世界中,世界也融汇进中国。外资需要依赖中国市场和中国消费者,中国经济也要依赖外国资本,中国工人依赖国外资本提供的就业机会,中国商品也需要依赖外资铺设的零售链。

    更何况如果法国人再以抵制“中国制造”回应抵制家乐福,中国企业和商人会受到很大牵连——那时候忧虑的就不仅仅是法国商界。所以,在经济全球化时代抵制某国商品是很不明智的,怨怨相报、以暴制暴的抵制中,最终只能伤及自身利益,抵制自己分享全球化的合作盛宴。

    抵制这种不冷静的方式,可能会进一步为一些西方保守政客制造新的fan-hua借口,加剧一些人对中国崛起的恐惧,加剧双方的误解、歧见和敌意。显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次西方一些媒体和国家在西藏事件和奥运火矩传递中的拙劣表现,并非偶然爆发,而是源于其一贯的傲慢和偏见。这种态度是缺乏沟通和交流造成的,他们一方面对一个大国近几年来的强势崛起很不适应,带着强烈的抵触、不满和怀疑情绪,想借奥运之机给中国难堪。另一方面,由于种种沟通障碍,他们平时看到、听到的中国,并不是真正的中国,他们没有看到近年来中国在政治和社会发展上的巨大进步。

    正如香港影星成龙近日接受CNN采访时所言:中国是存在一些问题,全世界各个国家都有这些问题,但是中国在改变,这是事实。面对累积的歧见和误解,面对嘈杂、喧嚣、不友好的西方舆论环境,我们需要以理智、冷静应对,拿出大国国民的成熟和大度,在沟通和交流中充满自信地将中国进步的事实告诉西方。简单地抵制外国商品,会进一步恶化中西沟通的舆论生态。

    中国需要借今年的北京奥运,向世界展现自身崛起的成就,更进一步地融入世界舞台和与国际接轨。要融入世界舞台并进一步被世界和西方承认,中国需要逐渐学会适应新的环境、新的角色和新的职责,适应与西方人、西方媒体打交道的方式,习惯以平和的心态听取批评和不同声音,学会在与世界交往时准确定位自己。

    不要忘了,我们是本届奥运的主办国,是东道主,是作为主人邀请其他国家参加全球的体育盛会。既然是主人,就应该有主人的好客、大度和宽容,这是作为主人应该担当的道义责任。不要和一些“不懂事”的客人一般见识,不要用以怨报怨、睚眦必报的对抗姿态对待某些国家的不友好——不是说咱们主办奥运会了,就要俯首当孙子任人诋毁和伤害,而是说要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对不同观点保持宽容。谁叫咱们是主人呢,以主人的身份抵制另一个国家在我们这儿开办的超市,多少显得小气。

    以牙还牙的抵制,只能在喧嚣升级中让事态陷入尴尬。我想,这时候一些“zang-du”分子和西方政客,巴不得激怒中国人并期待中国人反应激烈。惟恐奥运不乱的他们知道,中国人的激烈反应会让对抗愈演愈烈,乱到奥运搞不成了才好。

    明智的中国人应该保持警醒和冷静,有理有节地对待挑衅和不友好的言论,尽可能避免制造新矛盾、恶化舆论生态的对抗行为。我想,戒除和避免一时的情绪宣泄和快意恩仇,提升自身的国民素质,做成熟的大国国民,将北京奥运办成一届“史上最成功的奥运会”,难道不是对那些蓄意滋事和冷眼旁观者的最好的回应吗?

    充满民族义愤号召抵制家乐福的爱国青年们,请大家冷静下来换个角度想想这些问题,我们都深爱着自己的国家,但我们更有责任选择一种最有利于民族利益的方式去爱国。
 楼主| 发表于 2008-4-17 17: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抵制家乐福应该放行

转自:http://vip.bokee.com/20080417513912.html

抗议是你们的权利,不抗议也是别人的权利。你可以尽力说服更多的人来参与,但是不应该以“不爱国”为理由去辱骂旁观者和反对者。



  法国媒体沿袭文人办报的传统,并不像美国媒体那样标榜客观中立,从来不避讳自己的主观色彩的做法,在这次奥运圣火传递报道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极大地伤害了中国爱国民众的感情。他们普遍认为,奥运圣火在巴黎街头遭遇的空前挫折是法国政府和媒体纵容的结果,于是通过互联网发起了抵制法货的活动,其中最具操作性的倡导是五一期间抵制家乐福。据悉,有关方面要求网络删除这类帖子,试图阻止这次抗议活动,我认为应该放行。



  不少人仔细分析抗议的效果,认为抵制法货、抵制家乐福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例子是爱国民众曾经一次又一次地发动抵制日货的活动,但是日本产品仍然在中国大行其道。这些朋友忽略了,对于抗议活动来说,表达本身就是一种目的,让人听见你的表达本身就是一种效果,而不一定非要把法货日货赶尽杀绝才算成功。正如反全球化人士总是不失时机地表达他们的抗议一样,虽然并不能阻止世界日益扁平化的过程,却可以让人们重视这个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外国人可以喊出抵制奥运会的声音,中国人当然可以发动抵制家乐福的行为。通过游行、shi-wei和集会来表达抗议,作为一项基本的公民权利,应该得以保障。



  家乐福出来喊冤了,说我承认你的权利,但是你找错了对象。反对这个抵制活动最强的理由如下:“路易威登犯了错,而路易威登是家乐福的大股东,所以要抵制家乐福,那我引申一下: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规模世界第二,可以说是美国第二大股东,那是不是说美国打了伊拉克战争,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朋友因此要顺便抵制中国呢?”其次的理由是家乐福就地采购,抵制它也就等于抵制中国货。这些说法都很有道理,但并不一定符合抗议者的逻辑。我也认为最好是到法国使馆去抗议,但是也理解抗议者选择一个更加方便、更加引人瞩目的法国标志物作为目标,以求得抗议效果的最大化。



  那么应该怎样组织这次抗议活动呢?正常的情况下,抗议活动都应该有明确的组织者,他们公开身份,宣传动员,周密策划,并主动与警方联络配合,保障公共安全。但是在中国的现实中,这些人都不敢抛头露面,利用互联网、手机短信等进行匿名发动成为一个无奈的选择。这些“缩头”组织者令人感到遗憾,但也应该得到理解。在互联网上针对个人进行“人肉搜索”,发布隐私信息,号召人们攻击,那绝对是既不道德也违反法律的行为,自然也就谈不上爱国,但是像这类公共信息,只要没有不实、诽谤或煽动暴力的内容,就不应该遭到删除。当然,这样发动的隐患也很明显,那就是有多少人响应是一个未知数,警方难以进行安全部署。



  最重要的一点是,抵制家乐福的发动者和响应者都应该明白,抗议是你们的权利,不抗议也是别人的权利。你可以尽力说服更多的人来参与,但是不应该以“不爱国”为理由去辱骂旁观者和反对者,也不应该以阻碍、拦截等方式去强制别人参与。甚至有人号召跟踪打击购物者,那更是公然违法的行为。不要忘了抗议的目的,是让法国人知道中国爱国民众的愤怒,而不是让无辜的中国人受到侵扰。
发表于 2008-4-18 00: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否抵制“家乐福”,只是一个小事。但通过这个小事,至少涉及到三个重要问题的表达。

第一,意识形态之争。
首先,我们都知道,二战后的冷战是所谓意识形态之争的壁垒分明的体现。而细思之,两个阵营所宗之本,都来自于西方文明的社会哲学和经济哲学,甚至可以说是同本同源。苏联和华约的瓦解以及中国的改革开放,标志着资本主义阵营拥有了至少是名义上的哲学理论的胜利和优势。通过这次发生在“文明国家”受到威胁的传播和平的奥运圣火的遭遇,我们清楚地看到了其思维惯性、敌意、傲慢和自我中心。

第二,文明古国面对优势文明的应对。
总有人以为儒家的传统是懦弱的,其实不是。儒家标榜的不是软弱,而是正直。“以德报怨”这句话被很多人误解,认为是儒家的价值观,实际上这句话的内容是:孔子的学生问,用恩德去回报害我的人,算不算高尚的圣人呢?孔子说,别扯蛋了,你用恩德去回报害你的人,那你用什么去回报对你有恩的人呢?学生说,哇塞师父,酷啊,那您说该怎么办呢?孔子说,应该用正直去回应对你不好的人,他打你,你不会打他?只要你打得对,不打他你就对不起天地良心;用恩德去回报对你有恩情的,这才对。(《论语》宪问十四: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现代西方文明除了在法制思想上继承了古文明一些优点之外,在哲学上确实比我们差的太远了。由于历史上可以烧死哥白尼等辈的宗教至高地位的存在,他们现在,在大部分事情上面还搞不清“正义”和“道德”的含义,因为他们的“道德”过多依赖于宗教,而对道德本身,缺乏哲学思考。

第三,为什么欧洲国家在此次的表现尤其拙劣,是因为欧洲从来没有统一过,所以他们无从知道统一和团结的意义,哪怕有一个活生生的超级大国摆在他们面前。美国完全秉承欧洲的宗教和价值观,美国之所以能够以绝对优势压制欧洲,原因只有两个:国家统一,以及体会了民主与集中的概念和意义。美国的基础弱于欧洲,说得不好听一些就是一些在欧洲混不下去的人建立了美国,但他们在优秀元首的带领下建立了优秀的国体(其实质是民主集中制,是官员与政客分立的制度),从而让一群流浪汉、淘金者和流放囚犯组成的美国,胜过了贵族欧洲。

其实,这次奥运圣火传递途中所遇到的各种事件,也只是一件小事,但从中可以看到东西方文明的对抗。东方文明终于可以有资格去对抗了。

抵制“家乐福”更是一个小事,我们尊重所有人的选择,但在经济战场上,只有“强有力”才能获得尊重。如果你不想让中国滑向纳粹(指其词本意),那么应当警惕威胁和暴力;如果你不想让人说“切,一盘散沙的lie-deng民族!噜噜噜,来买便宜的”,那就请表现出来。

是否抵制“家乐福”?这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态度。

[ 本帖最后由 yangxu 于 2008-4-18 06:38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0 16:25 , Processed in 0.03285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