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54|回复: 4

我们对社会的理性责无旁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25 15: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对长平的评论,我一直都比较喜欢,分析的中肯而理性,对事件的分析一针见血。前段日子有人发起了对长平的攻击,但我是支持长平的。对待事物的看法是需要理性,而不是一时热血的“愤青".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f0a1b901009df1.html
我们对社会的理性责无旁贷

——声援我的师友长平老师



我一直坚定地认为,长平老师是中国最优秀的时事评论家之一。他的评论不仅高产数量多而且涉猎面极广,既多又涉猎面广,而且充满理性,还都一针见血,直指痛处的时事评论,在眼下的中国实在不多。



看他在天涯的博客(新浪其实也有,但新浪受外力太多,过于妥协,连很多报纸正式发表过的评论都被删除,因此长平在新浪的博客已经很久没有更新,最近一篇叫:他们根本不在乎我,评的是深圳城管)早已是我的一个习惯。往往可以给我很多的启发与教诲,可以给我方向与勇气。



我原来也写点小评论,因为曾经偏安一隅,三年守在一个小渔村每周写个千字评论,偶有得到市民关注和表扬的,自己嘴上虽说写得很差,心里却也沾沾自喜。自从2006年被调回广州,和长平老师一起创办《南都周刊》,开始认识长平并关注他的文章,我就不敢再给报纸杂志写时评了,有时候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实在忍不住的感慨也只是随手敲进博客,不修改不再看也不敢拿去正式发表,权当是记录心情式的自娱自乐。



因为我的评论和长平老师的比,我感到羞怯,不但知识不够他多,文笔不如他好,观点也不如他犀利,最最让我敬服,还是长平老师心里有一道坚固的底线,不管评论什么事件,什么新闻,他都牢固地守卫内心的价值观,他可以用一贯的立场,用迂回或者尖锐的笔锋,或点到或直指丑陋者的要害,让被谴责者无可躲避不容回避。



这一次长平老师也一样,他的《拉萨真相从哪里来?》这一评论,之所以会引起强烈关注,就是因为他尖锐地指出:“倘或中国媒体同样不能自由报道,而境外媒体又变得面目可疑,那么真相从何处来呢?”他进一步点中要害:他们(指有一些网上评论者)并不真的在乎新闻的客观公正,而在乎媒体本身的立场。还有他的另一篇文章《奥运会遇到抗议者并不可怕》中指出:抗议活动在大型国际活动中司空见惯,奥运会也不会因为这一类抗议而受到影响……两篇评论都从公民的立场,用职业媒体人的视角,抨击了某些试图通过控制媒体来控制公民获得真相的愚蠢做法,主张要对新闻客观事实给予更高度的重视,鼓励面对复杂问题要更加理性。



显然,他的这两篇评论遭到了史无前例地网络炮轰。他勇敢地挺身而出,在官方极左与民间极左势力甚嚣尘上的时刻,不顾个人会受到何种责难,几乎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触痛了少数“爱国贼”的痛处:打着爱国的旗号,完全不顾常识不顾常理,宁可不要自由,不要真相。没有真相,盲目地喊爱国,有可能把事情搞得更糟,有可能一时间会占上风,但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只把问题搞得更复杂。



事实上长平的评论所隐含的道理非常简单:没有更全面的了解真相之前,我们盲目地反对,盲目地定性,盲目地怀疑甚至“打倒”自己的同胞,很有可能会让我们错失检讨自己,改过自新的最佳时机。



从这两篇评论的谴词造句,表达方式看,长平老师都非常严谨审慎,客观地肯定了揭露西方媒体不实报道的网民力量,也守卫了中国大多数人的期待:把奥运会顺利办好,长平更是怀着一片赤子之心,希望民族更加团结,让盲目的民族主义者的负面影响降到最小,让更多的人回归到国家主流的建设之中。



很早我就看到这两篇评论,我当时的感受是:有可能遭遇无端指责,因为现在有一种力量正在得势,这股势力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不断扩大打击面,故意混淆概念,模糊社会主要矛盾,唯恐天下不乱。果然,不出几天,长平的评论被恶毒地指为“汉奸言论”,甚至不明就里地把《南方都市报》也带上一起谩骂。



为什么每次大事件中,都有“不明真相”的大多数群众?因为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很难知道真相的社会,大多数群众从来就不明真相,因为现行落后的体制不可能让我们明真相。正是因为不明真相,所以很多人根本无从判断,无从理性独立思考。事实上,长平关于拉萨真相的评论,并非发在南方都市报上,而是发在一个中文网站,网站声明这篇评论只代表他个人的观点,但有人却借此把深受读者喜爱的南方都市报污蔑为“国产fan-hua报纸”,用心何其险恶——竟然有人要借“爱国”这把刀,想杀死除去南方都市报。更何况,长平老师的这篇评论并没有逾越中国公民的基本理性。



我实在忍不住要在这里说上几句,虽然我只是记录心情式的自娱自乐,同样一气呵成,不作修改,我只是想以微弱声音表达对长平老师的声援:如果长平老师这样的评论都可以污蔑为“汉奸言论”,我愿意和长平老师一道承受这种骂名,因为我和他的观点一致。如果南方都市报和南都周刊因为长平老师的这篇评论而要被“爱国贼”们污蔑为“fan-hua报纸”,那我为将坚决与他们这种所谓的“爱国”划清界线,我更以微小的声音呼吁:继续追求真相,事实求是地回归问题的本身,不要让更多的人成为不明真相的群众。没有真相,就有可能丧失自己的独立判断,满腔的爱国热情可能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最终发现自己做了一件非常傻的事。



从来,不明真相的群众满腔的爱国热情都被人利用,从几千年的封建历史大事件中可以看到,中国人的“爱国情结”几乎都成为封建极权与baozheng统治者最好的借口,真正的爱国者往往死得很惨。而躲在幕后的少数“爱国贼”们却借不明真相群众的“爱国热忱”行窃国窃权之实,行公报私仇清除异己之实,一旦成功立即又回过头来为害百姓。



从大学毕业起,我就再也不盲目爱“国”,我会问,我爱的是什么“国”,这个“国”到底是指我们国民大众的福祉,还是极少数掌握权势的既得利益集团的权力象征?



我认为,真正的爱国者,应该更懂得以人为本,是对政府与官员更加严厉,对公民百姓的更加宽容,是天下为公,是不搞民族对立的血脉相融,是在实事求是前提下真诚沟通,是敢于担当敢于解决问题,应该是共同为吏治更加清明,民族强盛,与世界和谐相片,百姓安居乐业而出谋划策,尽匹夫之力。



我与长平老师共事两年余,他是一个极为勤奋和谦和的书生,凭我对他的了解,追求真相,真正理性地爱国,也正是长平老师所做的。



附录:南方都市报2001年元旦献词,标题为本人所加,早在七年前,已经很好地回答了目前网络上某些人对南方都市报的诘难。



我们只是真相的追求者

……

我们也许不是最好的,但我们比好的更好。



我们都是搞实业的人,我们都想搞大。办报与种地并没有什么两样,卖报纸与卖苹果并没有什么两样。千万不要把我们看得太重太高。



不要指望从我们这里得到教诲。我们也是一群俗人,我们并不比你们多一份美德。你们有的缺点我们都有。



不要指望从我们这里得到裁决。我们不是居委大妈,我们不是警官。报馆不是法院。



不要指望从我们这里得到眼泪。我们不会煽情。我们不是催泪弹。



甚至良知。甚至正义。我们没有赋予这样的权势。请继续指望我们的国家和政府。只有国家、政府才能提供良知主持正义。我们只是良知和正义的受益者,并不是良知和正义的持有者。我们不是真理的化身。



我们只是真相的追求者。我们试图记录一些真相。我们只是努力还原与再现已经发生的事件而已。我们并不认为这件事情那么简单。声音和字符在传播的过程中,有无数缺失和走样的可能性。我们只是努力克服这种可能性布局。每个人在表达自己思想的时候,都未必准确无误,更何况转达别人的思想。主观叙述的永远是相对真相。因为我们不是天使,长着翅膀,先知先觉,俯瞰人间。



我们在人间。我们以仰望的姿势面对大众。我们不能承诺,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准确的。但是我们承诺,在追求真相的路上我们争先恐后。如果说责任,这就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对社会的理性责无旁贷。请给我们机会,我们会成熟起来。请给我们机会,我们会理性起来。让我们静下来想一想,我们距离理性到底还有多远。让我们现在就从一些小事做起,看完我们的报纸请不要随地乱扔。本报编辑部 2001年元旦
发表于 2008-4-25 22: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并非所有的公正评论,都能称为“客观”。
而衡量一个言论是否公正客观,必须放在一个大环境里面去看。例如:当一个人造谣侮辱另一个人,拿出PS的照片说他妈妈是个妓女时,你站出来说:其实他妈妈当年确实不只有过他爸爸这么一个男朋友。
我不认为这是公正的,虽然他妈妈确实不只谈过一次恋爱。

说到这次国外媒体对西藏的报道,说实话,我不完全觉得可以用“卑鄙”去描述那些西方媒体——他们还不配。

有人配。

[ 本帖最后由 yangxu 于 2008-4-25 22:46 编辑 ]
发表于 2008-4-26 20: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个帖子,并不能完全表达我的意思。经过了一整天的积淀和思考,很想再说一两句话。
其实,我很想这样写这个帖子:
如果有人用换头裸照来污蔑“XX老师”的父母妻女时,另一个人说“哦~~~唔……嗯,她的毛,我知道确实多了些呢。”
……
什么叫卑鄙?什么叫无耻?

如果说造谣的人,是无耻的,那么这个说“哦~~~唔……嗯”的人,才是真正卑鄙的。
如果说造谣的人,是王七蛋,那么这个说“哦~~~唔……嗯”的人,才是再加一蛋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4-26 21: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我仍然不是非常明白你所说的“无耻”

你的意思是帮凶比起是卑鄙,更混蛋?
发表于 2008-4-27 06: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多数谎言是容易被戳穿的。造谣是一种恶劣的品行,但因容易被识破造谣者的用心或直接被揭穿,所以其危害性并非最大。更卑鄙的行为,是在谣言未被识破时,采用貌似客观的评述,帮助谣言取得似是而非的证据支持,使谣言更加不易被识破。

例如,我与同事张三有矛盾,当老板就晋升张三而征求大家看法时,我说:张三这个人,公然受贿,出卖公司利益,出卖人格!他曾经被供货商请去吃饭洗桑拿,请看,这是当时抓拍到张三收受大额现金贿赂的现场照片!铁证如山!
实际上这张照片是PS的,截取了李四拿钱照片的局部,硬说是张三受贿。谣言就这样出台了,张三很愤怒地说这照片决不是他。其他同事将信将疑,一时无法澄清。
现在,与张三关系最密切的王二麻子站出来,说:我非常了解张三,他确实还有很多缺点,有很多不足。我跟张三认识多年,经常莫名其妙丢东西,唔……上星期,我的MP3忽然找不到了,好像……那天张三来过我办公室吧……

你看,王二麻子所说的话,句句是实话,他没有造谣。“张三有缺点”“有不足”这都是实话(谁没有缺点呢),王二麻子丢过东西,这也是实话。但是,王二麻子通过巧妙的安排,在巧妙的时间,把这些微妙的“实话”表达出来,造成“我”所说的那个谣言更容易被同事们认为是事实。

现在我们来看看,谁更卑鄙?是“我”还是“王二麻子”?
我认为是“王二麻子”。



还是重复我的观点:衡量一个言论是否公正客观,必须放在一个大环境里面去看。
用复杂的事情举例不容易说清楚,我们还是说简单的事:
——我说:“三个普通的。”
这句话什么意思?仅看这几个字可能很难确定。但如果明确了当时所处的环境,是球赛快开始了、我站在售票窗口处、把钱递进去,说“三个普通的”,这个意思就很清楚了,是“我们是三个人,要买普通座位的票”。

生活语言也好,观点评论也好,都不能脱离当时所处的环境。一句完全真实的话,放在不同的环境中,不一定就是公正客观的。
比如:“小李工作很努力”这句话,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好评价,但放在不同的时间和环境里,完全可以达到不同的效果。
假设,你是公司里一个小头目,老板为工作正在发火说“小李太笨了!毫无逻辑!弄了一星期,出来这个东西,完全是错的!他到底有没有能力完成这个工作?还是应该让他扛大包卖卖力气就算了!他搞的这个项目,还有一丝一毫可取之处吗?!我还敢把技术工作交给他吗?!”
你回答道“小李工作很努力……”

这一句貌似客观的好评,其实传达了“小李虽然工作努力,但能力确实很差,他已经尽力了、到头了”的意思。我相信,老板如果听信了你这句话,以后只会安排小李去做简单的工作,小李因为这一句“好评”将失去很多成长发展的机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6-25 02:46 , Processed in 0.03719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