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22|回复: 1

汶川震痛,痛出一个新中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30 14: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多难兴邦”,总理对一群复课的孩子这样说。
转自:http://news.sina.com.cn/pl/2008-05-22/105015594773.shtml

大地还在痉挛,灾难还在延续,每时每刻,都可能有同胞牺牲。生命在危机中,祖国在危机中。

  但是,我们已经走出恐惧,因为我们已经看到希望。救人高于一切,救灾高于一切,已经成为整个国家的最强音。必须以举国之力拯救一切可以拯救的生命,已经成为全民族的共识。于是,十万救灾大军雷霆出击;于是,国家领导人冒着余震不断的风险,相继奔赴救灾第一线;于是,公共娱乐暂停,奥运火炬暂停,一切为救灾让路,一切为救人让路。

  这其实是对生命的礼遇。这种对生命的礼遇,在国家哀悼日达到了最高峰。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所有的人都同时向逝者的亡灵默哀,所有的人都同时向生命的尊严低头。那一声声警报,是呜咽,是抽泣,但更是呼唤,呼唤我们重新体认人的尊严,呼唤我们重新体认生命的价值。

  从雪灾到胶济惨案,从胶济惨案到四川大地震,灾难不但突如其来,而且一次比一次暴虐,一次比一次惨烈。我们原本以为物质上的金汤之城,足以让我们长治久安。但大自然的灾害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既然山川可以瞬间崩裂,既然道路可以瞬间扭断,既然城镇可以瞬间毁灭,在大自然无边的力量面前,既然一切物质的力量都现出了原形,都那么脆弱,都那么不堪——我们过去对于物质力量的迷信,就不免显得幼稚可笑。

  这是新的抗战,这是全民族抗战。它要保卫的主要不是土地,而是无数无辜的生命。面对大自然强加的这场战争,我们注定不可能是胜利者。已经逝去的生命不可能重来,尤其是天使般的孩子们的夭折,应该让我们每念及此,都有锥心之痛。所以无论我们怎样努力,将来都没有资格去庆功。但我们的确可以从灾难中学习。生灵涂炭,满目疮痍。悲壮的牺牲应该让我们清醒,单纯的物质上的强大并不足恃。如果连生命都无法保障,一切就都没有意义,物质上的强大就不过是沙滩上的建筑而已。

  在泪眼之间,良知复苏;在废墟之上,人性挺立。大地震震掉了我们心灵的尘垢,震碎了我们日常的面具。不能等到埋到瓦砾下才去爱,每个人都是幸存者,每个人都值得爱。大地震让我们重新发现人本身,重新回到人本身。所有的冷漠,所有的骄矜,所有的轻狂,这时都不再时尚。我们彼此珍惜,我们携手同心。原来中国人并不丑陋,原来中国人可以这么友善,原来社会可以这么脉脉温情。

  更重要的是,这一切是执政党和政府身体力行并积极倡导的结果。以国民的生命危机为国家的最高危机,以国民的生命尊严为国家的最高尊严,以整个国家的力量去拯救一个一个具体的生命,一个一个普通国民的生命。国家正以这样切实的行动,向自己的人民,向全世界兑现自己对于普世价值的承诺。

  显而易见,这是一个拐点,执政理念全面刷新的拐点,中国全面融入现代文明的拐点。多难兴邦,拐点出现之迅速超出期待,于是,如一些网友所说,这次灾难中政府的表现没有让人民失望,人民的表现更是让政府动容。为了调动尽可能多的力量拯救生命,政府敞开了救灾的大门,民间力量争相进入,国际援助争相进入,媒体争相进入。一个开放的、透明的、全民参与的现代救援体制正在拔地而起。但它并没有给政府添乱,反而跟政府力量配合,形成了最大限度的合力。这个崭新的救灾体制,或将是未来中国公民社会的模本。

  固然,从技术着眼,此次救灾亦非尽善尽美,但即便不乏瑕疵,亦无损此次全民族抗战的历史地位。它是以人为本这一现代执政理念发展的顶点,也是中国迈向现代国家的一个崭新起点。

  尤为难得的是,这次新的抗战正铸就我们新的民族气质,仁爱、包容、坚忍的民族气质。以这种新的民族气质做支撑,属于每个中国人,成为每个中国人的生命方舟的新中国,将不难从灾难中崛起,有如浴血的太阳。这种软力量的崛起是体面的崛起,有尊严的崛起。只要国家以苍生为念,以国民的生命权利为本,只要有这样的底线共识,就会奠定全民族和解、中国与全世界和解的伦理基础。整个世界就都会向我们伸出援手,整个人类就都会跟我们休戚与共。我们就会与世界一起走向ren-quan、法治、民主的康庄大道。

  这是多好的转型契机。中国现代化这锅百年老汤,是到煮开的时候了。一个民族的百年悲情,是到升华的时候了。人们原本以为,以北京奥运会为标志,中国正在抵达历史三峡的出口;谁知,大自然提前给中国出了一道难题,而正如境外媒体评论的,中国人以高分通过了考试。汶川大地震与北京奥运会,一悲一喜,悲欣交集,中国能不能闯过去,我们这个古老民族能不能凤凰涅槃,否极泰来,关键就取决于我们当下的选择。而在这点上,此次抗震救灾无疑是成功的操练,应该可以奠定我们的信心和决心。
发表于 2008-5-30 19: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冷看《南方周末》裸体冲锋[转贴]

 
    司马南
  
    南方周末(下称南报)5月22日署名“本报编辑部”的文章《汶川震痛,痛出一个新中国》,本来前半截写得不错,措词得当,情绪饱满,调性适合,但是,话题一转,作者极有创意地给全国人民抗震救灾的行动定了性——“国家正以这样切实的行动,向全世界兑现自己对于普世价值的承诺”。
  
    【1】南报心得兹有一二
  
    连看了三遍,确信没有看错,“南报”的确就是这样认定的。闹了半天,十几万官兵的浴血奋战,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援,那哗哗的眼泪,那井喷式的捐助,十三亿人抗震救灾的所有努力,居然不是中华民族古已有之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传统使然,不是政党和军队“为人民服务”宗旨的体现,不是“以人为本”、“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价值观的表达,也不是朴素的“爱的奉献”,不是善良天性,不是悲悯之心,而是为了“兑现国家自己对于普世价值的承诺”。
  
    南报的意思不难懂,俺要是没领会错,其基本精神如下:
    (1)吾国不知道什么时候欠人家一笔道德债;
    (2)这债的会计科目分类叫“普世价值应付款”;
    (3)吾国某时答应要还这笔债的,尚未及还;
    (4)“天谴”(朱学勤教授对汶川地震始发问语)突至,吾国浩殇。毙命数万,伤者数十万——还债良时终于到了;
    (5)债主对咱兑现诺言的还债行动似乎满意;
    (6)还债还得好,得以进入债主期许的普世价值作为指导思想的“新中国”,还不好,仍是“旧中国”。
    (7)南报深解债主意思,或有管道直通债主,正式以编辑部文章这种庄重形式予以传达。
  
    【2】大爱无疆民心本善
  
    不知其他朋友是否认同南报“兑现论”,至少本人看着电视画面流泪的时候,给灾区捐款的时候、主持赈灾晚会的时候,跟家人商量领养灾区孤儿的时候,脑子里全然没什么“普世价值”概念。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怎么着了就欠了别人的“普世价值”的债了?
  
    昨晚,在北京电视台录制《大爱无疆——抗震救灾特别节目》,主持人田歌采访武警部队两位军人,他们从属于一夜急行90公里第一批赶到汶川县城的英雄部队38师。两位中有一女兵,厦门人,只有20岁,个子很小。问及难、苦、怕一类话题,笑起来甜甜的小女兵的回答是:“首长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赶到汶川”,“女兵男兵都一样,听党指挥服务人民。”作为这台晚会策划人,我当时觉得,这话似还可以更感性一些口语一些,可连问两遍,回答如一。电视台没有资格生硬地拔高或自以为是地添加花絮,真实往往比虚构更有力量。
  
    余也不才,没有现场引导小战士讲出“兑现普世价值承诺”一类精英语言。我怀疑,在奋不顾身流血牺牲的其他战士和救援人员心里,很可能也没有南报喋喋不休的什么“普世价值”的位置。
  
    老百姓看见同胞遭难,小孩子花骨朵一样,殒命一旦,于心不忍,食寝难安,本性使然,善良的人莫不如此,孟夫子据此立论“不忍之心行不忍之政”,关你南家“普世价值”何事?
  
    总理亲征,鬓发斑白,一次次泪流满面,如自家爷爷般慈祥,心头悸动,感念系之,为人民服务宗旨此言不缪,百姓笃信不移,关你南家“普世价值”何事?
  
    没你南家普世价值,难道中国还不救灾了?
  
    【3】南报震级高过《时代》
  
    仿秦晖句式:倘南报认为事实并非如司马氏所言,那么,南报大概需要先做一点证明工作,即证明中国人民及其自己的政府心悦诚服接受普世价值观,并且为普世价值在中国未得兑现心有愧隐,面有愧色。

    如若此项证明工作未做,或做而未竟,那么,南报凭甚坚称全国人民抗震救灾是在“兑现”什么“普世价值的承诺”呢?
  
    凤凰卫视评论员阮次山、邱振海等,每天在电视台发表评论,他们高度评价政府的作为,并认为,抗震救灾致全民族空前团结,反映了“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回归”。
  
    人大政治学张鸣教授拟文曰,“灾难唤醒了普世价值”。但是,他对于普世价值另有解释——“灾难中一个个用自己的生命把爱传递给孩子的母亲,一个个生死相依的夫妻和恋人,一个个把死亡留给自己,用自己臂膀保护学生的老师告 我们,爱,才是人类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理由”。张鸣之普价,非南报之普价也。
  
    即使是美国《时代》周刊这样的西方媒体,在《中国原来这样》的大标题下全方位报道中国抗震救灾的感人故事,也并未自作多情地认为中国政府的快速反应、高度透明,军队的牺牲精神,志愿者的奉献热情是中国要“兑现”什么“普世价值之承诺”。细较起来,南报之震级比美国《时代》周刊的震级似乎更高。
  
    【4】三个拐点一个顶点
  
    南报并非没有提到“执政为民”的字眼儿,但是依照他们的解释,“兑现普世价值承诺”,才有“执政为民”进步;“执政为民进步”,就是“兑现普世价值承诺”:文章说“这是一个拐点,执政理念全面刷新的拐点,中国全面融入现代文明的拐点。”
  
    呵呵,小品演员高秀敏来了:“拐了,拐了,拐了啊”——非但拐了,而且“全面刷新”了,“全面融入”了。大约觉得这还不够,南报进一步强调:执政为民理念进入“全面刷新”拐点之后,“以人为本这一现代执政理念”会“发展到顶点”。
  
    乖乖,三个“拐点”,一个“顶点”,南报同仁颇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弯弯绕劲头。“拐”也罢,“顶‘也罢,背后到底要说啥?
  
    南报在文章结尾,以不容置疑的口气,高瞻远瞩地点明了主题:“只要国家以苍生为念,以国民的生命权利为本,只要有这样的底线共识,就会奠定全民族和解、中国与全世界和解的伦理基础。整个世界就都会向我们伸出援手,整个人类就都会跟我们休戚与共。我们就会与世界一起走向ren-quan、法治、民主的康庄大道。”
  
    这一段话,堪称南报经典,不知列位方家是否予以注意。南报此处完全跳出了“汶川九歌”主题,先翘一根食指戳着对象,将对象置于道德被动地位,再挥手指明前进方向——南报特色的“普世价值康庄大道”。
  
    【5】南报南报无独有偶
  
    不认真看,加了横线这段话,平常得很,好像说咱好话哩。慢读细嚼,不一样了。
  
    南报言下之意,吾国此前并非“以苍生为念”,没有“以国民生命权利为本”,这样一个“底线”,及格分数线,吾国竟未达到!
  
    因为吾国连这个“底线”都没有达到,所以,在国内,少数族群跟国家较劲,未能实现“民族和解”,在国外,整个世界跟中国较劲,未能实现“世界和解”。中国想实现“民族和解”与“世界和解”吗?照照自己吧,由于你自身的原因,所以今天和解还没门儿——没有“伦理基础”。
  
    闻及此,南报点睛之笔让老夫豁然明白了好些事。
  
    ——啊,好家伙,闹藏|独的人没完没了,原来责任不在分离主义势力啊,不在有人出钱出力出军师背后挑唆啊,南报意思,这是吾国责任,是吾国没做到“以苍生为念”“生命权利为本”,导致没有“底线共识”;
  
    ——陈水扁之流搞“两国论”,搞“入联公投”,搞“去中国化”,也没啥过错,是吾国责任,导致没达成“底线共识;
  
    ——半月前,巴黎街头旧金山街头有人举着雪|山|狮|子旗发狠抢火炬,也不是人家的错,也是吾国责任,导致与洋人没达成“底线共识;
  
    ——“轮|子神汉”雇人敲锣打鼓纽约街头阻止华人为地震灾区捐款,照理也不是轮|子神汉有错,而是吾国责任,导致没达成“底线共识”;
  
    ——某国炸我使馆,撞我飞机,刁难我远洋货船,诡称我威胁他国,指控我ren-quan不堪,以间谍罪陷华裔科学家于不义,收留一切fan-hua垃圾人物,千万枚导弹瞄准吾国,更是吾国责任……
  
    吾国责任如此之多,大大出乎老夫意料,呜呼,真不知世上还有什么责任不是吾国责任?
  
    无独有偶,南方另外一家报纸《南方都市报》,也是不遗余力鼓吹普世价值的。其社论《国家荣誉制度当奠基于人类普世价值》讲到:“这种价值是必要的。就像诺贝尔和平奖,无论这个奖项颁给谁,它都会坚持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守卫人类和平的道义责任。”——笔者不懂了,那么颁给达|赖|喇|嘛|呢?提名东突分子热|比|娅|呢?是否普世价值依旧?倘社论回答依旧,社论立场在哪里?此种立场会“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吗?会“促进人类和平”吗?倘社论回答为否,前述“无论……都会”岂不自扇耳光?这么点话都说不囫囵,遑论普世价值,诚可笑矣。
  
    【6】需要表达惭愧吗?
  
    老夫私下且讨一句真话,保证决不外传:南报诸公,尊报编辑部文章结论跟画魂似的,你们自己真信吗?“只要……只要……,整个世界就都会向我们伸出援手,整个人类就都会跟我们休戚与共”?“我们就会与世界一起走向ren-quan、法治、民主的康庄大道”?
  
    冒昧猜度,南报诸公大约是相信的。
  
    说来惭愧呀,老夫应该深刻检讨:
  
    我的思想为什么不似南报青年才俊那般单纯稚气?料想中国未来事,为什么不似诸君那般浪漫?我为什么就做不到一听甜言蜜语,即刻六神无主浑身瘫软自废武功拱手将13亿人命运交与别人?
  
    比诸君更坚信“普世价值”,而且早信20 年的,一位谢顶的俄罗斯男人,他的经验让我意识到,也许不必急着检讨——这位苏联帝国的继任者,也颇迷信一阵“普世价值“之类“新思维”,他身体力行,从自我做起,按照大佬提供的“西化”、“分化”标准施工图作业,搞内部爆破,在“老戈,你真棒的”一片叫好声中,吭哧吭哧干了没多久,就光荣地完成了任务,“兑现了普世价值的承诺”,兴奋地领到了一枚诺贝尔和平奖章。
  
    后来,苏维埃联邦,散了;社会主义,没了;列宁党,垮了。但是,某国指责依旧,北约东扩依旧,地盘被蚕食的越来越少,某国的反导基地直推到眼皮底下,NGO出面的“颜色革命”闹得如火如荼。
  
    谢顶的老男人,为糊口,给法国名牌皮包做过广告,当过主持人,老婆死了后,很是郁郁一阵子。
  
    这场发生在20世纪末的政治地震,不亚于8.0级.
  
    【7】普世价值底色若何
  
    从学理角度说,普世价值是个复杂的历史概念、政治概念、文化概念,很难一言以蔽之。南报的大人们是否真的了解“普世价值”的来龙去脉,我不敢妄加断言,但从南报大人们没有附加任何使用说明,没有任何禁忌交代,没有任何副作用提示,便大包大揽承诺“普世价值”可包治中国百病,这种老北京天桥摆摊儿卖大力丸的江湖作派分析,颇有几分疑似天真。
  
    退一万步,从最善意角度理解,“普世价值”也许不错,象巧克力,或咖啡,或卷烟。这玩意儿,摆着玩可以,尝尝鲜儿,也成。当饭吃,不靠谱了。
  
    岂止巧克力、咖啡、卷烟,连卖当劳、肯德基也在内,谁拿它当饭,谁是大头,谁是“瓜娃子”(成都话傻小子大头同义语)。有了当大头的,遍地“瓜娃子”,人家才会《不战而胜》(尼克松所著书名)。北边,20年前当“瓜娃子”的邻居,大户人家,七零八落,悔得肠子都青了,咱干嘛还不长记性啊?
  
    厌恶我将“普价”喻作巧克力、卷烟、咖啡者,动作勿急,喝杯咖啡,抽支烟,想好了再反应不迟。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普价”亦有甲基苯丙胺的底色。
  
    【8】为胡万林鸣不平
  
    南报诸君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自视颇高,有时难免生些幻觉,以为偏居南禺嘴里什么都敢嚼,吧唧吧唧弄得动静挺大没人管,自己便是萧峰了,便东方不败了。嗨,说下一个大天来,所谓“南报大人”者,不就一帮孩子嘛——一帮20年前尚未成人的孩子。
  
    某时,吃完麦当劳肯德基,喝完冰镇可乐美年达,写字楼里上班码字,忽而议及“普世价值”,一曰来头宏巨,二曰催声叫急,三曰青春叛逆,四曰荷尔蒙刺激,五曰建功心切.“未有败,安有功”?豁他出去!
  
    于是,人们看到了,南报大人们一边高调漂亮地启迪民智上下忽悠,一边揉按结合地调教政府恩威并施。值国殇当头生灵涂炭,恰导引思潮千载难逢,南报诸公自信地开出了主观认定配伍无碍的“普世价值摧枯拉朽麻佛散”和“普世价值十项全能大补汤”,并雄心万丈竖起“痛出一个新中国”的帅旗。
  
    行文至此,我必须为狱中服刑的老友胡万林鸣不平:万林兄,您生不逢时啊!当年,在终南山,在商丘,不就弄出几条人命么,今天环境宽松多啦。“万林”,分明“万里大造林”缩写么,没事儿。您那什么病都能治的“运动疗法”被人家“普世价值的大买卖人家”套用去了,好家伙,人家给整个中国治病啊,包治中国百病,比您气派多了。
  
    南报诸君,周到异常,概虑之国人可能满腹狐疑未必认真服用其药方,为毕其功于一役,他们言之凿凿,对“普世价值丸散膏丹”之近远期疗效均作出了肯定的,但象胡万林君一样无需负责任的庄严承诺。
  
    【9】裸体冲锋请裹住要害
  
    那正如南报料想那样,该报宣传普世价值,无遮拦地“裸体冲锋”行为艺术,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人们议论纷纷。
  
    质疑派质疑:媒体岂能仅受荷尔蒙左右?新闻党性原则还讲不讲?
  
    冷静派冷静:复杂紧要关头,媒体脑袋上应该缠着冰袋,守土有责,帮忙不添乱。
  
    明眼派明眼:多年积蓄能量,今天出位一搏,解放思想开道,度其志在必得。
  
    历史派历史:法国大革命以后,以革命的名义行极端之实者屡见不鲜危害甚烈,列宁论左派幼稚病一文值得一读。
  
    和稀泥派稀泥:多元社会啦,他能叫,你也可以说啦,他说他的啦,你说你的啦。
  
    骂娘派骂娘:奶奶地,就是欺负毛爷爷不在了,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猛料大起底派:南报广告,多国集团在华企业鼎力相助,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市场的道理如此,可以理解啦!南报重诺守信,殊令人钦佩。
  
    鹦鹉学舌派学舌: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笔者最欣赏鹦鹉学舌派,因为学舌派提供了一种可能:南报有度量象鹦鹉学舌派天天叫的那样,把老夫博文在你们的版面上发出来吗?
  
    平等一下啦?
  
    自由一下啦?
  
    简单意思一下啦?
  
    捍卫一下偶的权利啦?
  
    若南报诸君连发一篇文章都不肯,连一篇文章的平等自由ren-quan,都不示给我们看看,却奢谈什么普世价值,还声言包治中国百病,鬼才信你!
  
    南报诸君,裸体冲锋,固不失其勇,但要害处必须裹紧才是。
  
    【10】画水镂冰,与时消释
  
    兹文烂长,能读至此,大不易也。
  
    看官,无论您持何种观点,且听我说两句肺腑之言。
  
    第一,“普世价值”这玩意儿,不同人群、不同时代、不同文化背景下,均有不同的解读,“真理从来都是具体的”(列宁语)。
  
    那种放之四海而皆准,并且由胳膊粗、力气大、背景深的大佬及其小兄弟、代理人找上门来推行的“普世价值”,您最好离他远点,久入鲍肆,不闻其臭!
  
    第二,南报用“坐商形式”来兜售“普世价值”,不太合适。笔者早年毕业于商学院,略通为商之道。开辟市场必须抓典型,今曰“案例教学”,而推广
  “普世价值”的成功案例,近年莫过伊拉克国。过些日子,没准儿伊朗也会被强行“普世”。
  
    所以,诚恳建议南报诸公到那一带宣传“普世价值”,一定特带劲儿。最好带上前几天驻伊美军用古兰经当靶子实弹射击,弹无虚发的照片,伊拉克人民无
  论是什叶派,还是逊尼派,都会被你们感动,会热烈欢迎你们的。
  
    “画水鏤冰,与时消释”,南报同仁,大热天,歇歇吧!中国抗震救灾不缺什么普世价值,眼下缺帐篷倒是真的。( 2008 05 2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8-21 02:48 , Processed in 0.04927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