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39|回复: 0

一个好心人,一个感人的故事,广东人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12-31 18: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束继芳----在网上,他的网名叫红辣椒,被人尊称为“束大哥”,一个自食其力的自由职业者。当然他的职业你很难界定,一个曾经从事过多种职业的打工者和自由职业者。
    束继芳,他曾经蹲过市场买菜的个体商贩。在我上大学时候,他就毫无保留地向我传授过个体商户经商的秘诀,向我具体地讲述了长途贩运蔬菜的流程。束继芳,一个林业局的下岗买断的普通工人。为了生存,曾经担任过一所小学围棋的教练,为了生存,曾经在通讯公司贩卖磁卡和电话的业务员,保险公司签售保单的保险业务员。但是去世前,他是一个自谋职业的个体导游、一个  互联网上旅游栏目的版主、一个为杂志社写稿的撰稿人……
    束继芳,一个在网上兴风作浪的版主。在多数网站已经倒闭的今天,幸存者还在为年报和季报业绩苦苦奋斗的时候,他却成功地利用互联网创造出一份自己的事业,用它建立起自己的工作室,从事着自己的旅游事业。

二00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也就是圣诞节那天,长白山又发生了一起“山难”事故。一死一伤,伤的是一位河南籍女孩儿,死者是白河的一位个体导游。束继芳死了,一位心地善良的东北汉子;束继芳死了,一位才华横溢的网络版主;束继芳死了,一位热爱自然心胸开阔热情好客的登山向导;也许他还是一位性情耿直洒脱不羁文人,或者他还是一位曾经深深地痴迷于围棋的棋友……

清晨我还在被窝里沉睡,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叫醒。在电话的那端,传来高中时代一个女生的声音。在电话中,她说束继芳过逝了。束继芳昨天死了,具体什么事故不知道。当时是十二月二十六号。在电话里,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怎么可能呢,上个月他还给我打过电话,让我到白河他的家里去玩。由于种种原因,我一直没有去成。我想是不是他又在思念我们这帮当年的同学和好友,让我们大家结伴一起到他的家里去玩。转念一想,不会。在电话里,我的那位女同学说,电话是他妻子打来的。我想不可能吧,谁也不会拿这种问题开玩笑。
    上个月,束继芳曾经给我来电话。在电话里他曾经对我说,他已经买了电脑和数码相机,安装了ADSL专线在自己的家里上网。他说他目前是网易旅游栏目《长白山下》的版主,他想请我去为他的开办的旅游栏目出谋划策。他想听听我的意见,如何可以把栏目办得更好,以便更好地开办自己的业务。
    也许有人会问,束继芳他是哪个大学毕业的?我可以告诉你,他是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人。当然他曾经参加过吉林大学的法学专业的函授,差四科就可以获得毕业文凭,好多年前就已经放弃了。他的放弃,不知道是因为没有良好的家庭背景,无法进入司法系统,还是由于当年不好的法制环境,放弃了参加律师职业的追求。按照他的性格,我知道他不喜欢各种条条框框,更不喜欢循规蹈矩的生活。
    当年早我们一起考学的时候,他曾经到我们林业局所属的中学里读书。那时,他家在白河林业局的一个林场,我家在露水河林业局。我们的父亲都是普通的工人,我们的家庭都不富裕。象他一个外地的住校的学生,远离自己的父母,整天在学校的食堂吃饭的学生,绝对吃不上什么象样的东西。记得今年四月份到他家里去玩的时候,他还说起高中时代他在我家吃饭的情景。那时候,我家的生活也不是很好。在饭桌上,他一个人就着馒头吃了半盘子酸菜炒肉。至今我还记得他吃饭的时候的那种狼吞胡言的情景,那样子就像一个刚刚从监狱里走出的犯人。东北人好客,到东北每一家的饭桌上,绝不是南方人很浅的碟子里猫食一样少量的饭菜,一筷子就可以让盘子见底,每盘至少可以装南方人的四倍。这位兄弟当时就吃了整个盘菜的四分之三。
    说实话,当年我的父母对他没有太好的印象。当然不是针对他在餐桌上的印象,而是当年我们留的长长的头发。高中时代,我们都是有点叛逆的性格,崇尚自由,充满理想,他每一次低下头时,长长的头发就垂落在鼻子尖上。按照我父母的说法,他们背地里管他叫“大长毛子”,多次警告我不要和他一起玩。父母怕我和他学坏,可是翻开我们高中时代的唯一的一张合影,当时我的头发并不比他当时的头短多少。
    束继芳放纵不羁的性格,不拘小节的行为,真诚待人的秉性,在高中时代就赢得了心地善良的女孩儿的喜爱。那时,在我们的班里早恋的同学很多,他的早恋也许是他没有考上大学的一个原因。更主要的是,当年他的英语成绩确实不好,注定他的今生和大学无缘。在九六年我到他家玩的时候,我曾经读到过他的一首诗《早晨的白桦林》。诗写的健康向上,朝气蓬勃,显示出青春的朝气,可惜我再也没有见到那首诗。在他家的书架上,整齐地摆放着成套的《全唐诗》和《全宋词》,当然还有《台湾现代派诗选》。他初恋的失败,源于他的不拘小节的性格。他和他初恋的女朋友分手时,她曾经说过,别人对他的印象太坏了。传统家庭的父母,都不喜欢留长发男生。活跃的性格,在高中时代就在元旦晚会上蹦迪。八十年代末,在一个远离都市的林业小镇上,一所保守封闭的山区的中学里,曾经闪动过他放纵不羁的身影。
    毕业这些年来,在街上能够遇到的同学很少。更何况近些年我一直为生存而在外漂泊,和他的交往是我中学时代的好友中少数残存下来的友谊。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在他的初恋结束之后,他内心依然保留着那段纯洁的感情。在他和现在的妻子交往之前,他还特意到我所居住的小镇来了一趟,在内心做最后的割舍。也许,在某些人的眼里,他当时的做法带有一点傻气。我却欣赏他对感情的真诚。
    婚后,他依然珍藏着他初恋女友的照片。在我们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的妻子曾把照片拿出来给我和一起喝酒的朋友看过。他们的婚姻令人羡慕,他坦诚地交代了他的过去,却获得了妻子的谅解和尊重。我曾经两次去过他的家里,每一次都在那里住三四天的时间,每一次都受到他们热情的招待。他领着我去看美人松林,他领着我去山货市场辨别各种药材,他们为我准备了正宗的朝族饭菜,他陪着我下棋直到深夜……
    从内心讲,我真的不相信突如其来他事故的噩耗。在医院里,我见到他的妹妹潸然落泪的情景,我才相信那是真的。在医院的休息室里,他的同事他的好友,那位在保险公司做业务员的小韦说,他的死是由于在登山的时候发生了坠崖事故,那位河南籍的女孩儿掉到了山坡的底下。在他下去救助的时候,他也失身掉下了悬崖。小韦说,当时他的一条腿已经骨折,他还是用另外一条腿把坠崖的女孩儿托上了上去。当另外的两名广东游客把绳索抛给他的时候,他无法再一次回到上边。三个多小时以后,长白山保护局的救护队才把他救上山坡。在他的家里,我和他的妻子说我想写一篇文章。他的妻子说他不是英雄,也不需要记者的采访。在我的眼中他确实不是什么英雄,他救人时却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但是他在别人救他的时候,他却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因为剧痛他无法再一次抓住绳索返回来时上山的路。他的妹妹是白河林业局医院的护士,她说在坐车刚往出事地点的时候,只带有外伤救护用的夹板。在赶往医院的路上,这位性情耿直汉子离开了人世。在他的身后,留下一个正在上小学十岁的男孩儿,还有那位在网上被称为束大嫂的心地善良的妻子。 
    束继芳选择这项带有冒险的职业,是因为从就连开始林业企业就开始走下坡路,各个企业大批地下工减员。白河林业局所在的白河镇,是去长白山旅游的必经之路,也是长白山保护区管理局的的所在地。白河是一个规划整齐,风景优美的林区重镇,旅游是地方经济的主要支柱。每年来自全国各地,港澳台、韩国、日本和东南亚的游客。
    束继芳迷恋上网,是因为他喜欢围棋。为了下围棋,他可以在小镇的棋社里待上一天;为了下围棋,他可以带着棋友到几百里外来找人下棋;为了下围棋,他曾经在白河林业局子弟小学里作了一年的围棋教练。如果不是学校取消了学生的围棋课,他还会继续留在学校里做他的围棋教练。我们每一次见面,必须在棋盘上过足了棋瘾才肯罢休。这位网上的红辣椒,最初上网是迷恋网络围棋。
    下棋毕竟不能挣出饭来,于是他在网络上下棋的同时,迷恋上网络聊天和网络交友。他的豪爽,他的真诚,他的好客,成为他第一次做自助游向导的契机。眼下正是自助游已经成为一种时尚。背包走天涯成为一些人工作之余的一种追求。拥抱自然,回归自然,他和那些都市的旅游爱好者们心贴在了一处。于是他想到了徒步旅游的概念,在网络上组织长白山徒步旅行。从第一次野外生存活动中,他想到了他可以做一个职业导游。于是他开了他的真正的网络生涯,大量地在网易的旅游栏目上发帖子,撰写旅游文章,很快就成为《长白山下》的版主。在网上我看到他发表的大量游记,还有他上传的大量长白山风光照片。

在太平间里,丧葬服务人员打开冰柜抽屉,我见到了我的那位昔日的好友。当揭开黄色的苫单时,我看到的是一张冰冷的面孔。右眼肿得很高,在他擦洗过的脸上留下一处处被冰凌戳伤的印记。红色的淤血留在脸上,右眼留出一行带血的眼泪。他死前一定很痛苦。他妹妹说他的大腿已经骨折,如果不是内脏破裂,他不会死。那几天山下的气温也有三十四五度,山上至少有零下四十多度。严寒中在山上呆了三个半小时,会把一个躺在冰雪中的人完全冻僵。如果营救不是延误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或许他不会死去。
    在灵堂里,当我这位好友焚化纸钱的时候,一阵风让我手中的烧纸迅速燃起。此刻,如果亡灵有知,我真的相信灵魂的存在。一个曾经是那样好客的东北汉子,得知他生前的好友到来,香火燃烧的那样旺盛。在口中我向逝去的亡灵默默的说道:“臭小子,好朋友来看你了,看把你高兴成那样。”
    再见了,我的好友。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能在一起下棋!你说过,我围棋要想下过你,我还得继续努力。再见了,我的好友。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能在一起喝酒。就在今年的四月份,我曾经在你的家中,酒后如厕站在院子里,目光久久地注视着天空,山区的夜空如洗,星河灿烂……
    他曾经说过,他喜欢和我一起喝酒,要让我就后痛快得大哭。我还记得,我们曾经一起在高中读书,我们曾一起讨论生存的意义,我们曾一起探讨谋生的方式。我们都是那样地热爱自由,我们都是那样地喜欢思考,我们都是那样地为生存努力……他妻子对我说,涉足网络,徒步野外生存的导游,是他这一生最最喜爱的工作。北大山鹰社的雪难,是为了追求人生的意义令人尊敬。而他为了生存,为了养家糊口,找到了把个人的爱好和自己的生存方式,结合到了一起的最佳契合点,我为他感到骄傲。他得好客和他的舍几救人,同样值得世人尊敬。
    在严寒的冬季,为了写这篇追忆逝者的祭文,我曾经到医院里寻找那位你救助的女孩儿,可惜的是他们人已经走了。我目前无法找到,无法采访到当时的情景。我参加了他的葬礼,可是我却不希望看着他的离去。我走了,是因为我不希望给他的家里添太多的麻烦。可是我想说,那三位登山的游客他们真应该送送他,把他送到他最后的归宿,不应该这么急切的回去。我不想责备他们,只是他们这样有点太失礼。
    昨天,我在网上看了束继芳在网易上主持的论坛。一幅幅精美的照片,一篇篇精彩的游记,真的让人流连忘返。长白山美丽的秋色,雪峰的嶙峋怪石,鸭绿江边空旷雪地座椅上厚厚的白雪,旷野天低树路边的美景,倾泻而下的瀑布象是他依然跳动的心音……
    我征得了他妻子的同意在网上下载了他的照片,为了纪念他,我希望把它献给读者共勉。在雪季,一个真诚的人走了。在照片上我看到了他招待客人的杯盘狼藉,在照片上我看到了他在野外露营时低头的沉思,在照片上我看到丛林间他们匆匆的身影,在照片上我看到他劈柴时的身影,和那幅《老束打老虎》搞笑的图片……
    在雪季,一个文思泉涌的游记作者,为了营救一位年青的女孩儿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在游记中我看到他和朝鲜边防战士有趣的交往,在游记中我看到了他对家乡无比的热爱,在游记中我看到了他和来自海内外的驴客赤诚的交往……
    束继芳走了,留下了他喜欢的事业;束继芳走了,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多种媒体的约稿没有完成;束继芳走了,留下一位悲伤的妻子和一位上学的孩子……
    二姐说等你回来和我喝酒的                 yanxu001

姐夫:
刚刚参加完你的葬礼,我一直在你身边的,弄的都挺好的,看着你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二姐给你擦了眼睛片,束桓很懂事,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好几天不见你,二姐还在QQ上和我说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喝酒的,可是我等不到了:(
    你走的好急呀:(
    这是我第一次在你的论坛上发贴,我常把你在精华区的那些照片给我的网友看,他们好喜欢我们这里的山山水水,还说要来玩的!:(
    事情的原因我还不太清楚,我只看到梦河发的贴,那三个人竟然连句话没说就走了,畜生!!!!!!!!!!!!!!!!!!!!!!!!!!!!!!!!!!!!!!!!!!!!!!!!!!
:(我很后悔当初教你上网,教你上网易,我很喜欢你泡的越桔酒:(
    好了,姐夫,我一个人静一静,大家一直都在你身边,你没有走:(
    束桓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永远的老弟:明明(你一直都这样叫我的)



很感人
悠悠我思
眼泪又一次为小束而流
多好的人。真是惋惜!


天哪,但愿这不是真的!
老驴头




老天真不公平,为什么对好人这么苛刻!但愿这不是真的!明天会传来消息,说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还有他的照片,我们等着他发来;还有他说等我们去的,那长白山,那皑皑的白雪!那天池……


怀念束兄
梅朵

    刚才惊闻大哥出事的噩耗,心里非常震惊!没有料到,束大哥竟然会离我们而去!
    好后悔啊,8月去东北,路过长春,曾动过去长白的念头,却没有能去.那时候,已经从网上查知了束哥家的电话,如果那时候去 了,肯定就见到他了!
    后来在网上就熟悉了,束哥一再邀请我去长白山.我却因为有事不能离开成都.总想着,明年还有机会的,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我们竟再也见不到了!
    从交谈中,从网友们的文字中,感觉束哥是那样的朴实,热情,负责任.也曾想过,这样的人真是值得信赖的好朋友,也一定会是位好父亲,好丈夫.可好人往往薄命!老天不公!真想象窦娥那样对 老天大喊一声:"老天哪,你不分好歹枉为天!"
    今年已是第三次听闻这样的噩耗了.最早是一位好朋友的父亲去世,那种伤痛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第二次是可可西里的志愿者.想不到地三次竟然是我们论坛上最受大家爱戴的束大哥!
    曾经和束大哥半真半假的开玩笑说过,哪一天我彻底厌倦了城市里的工作,到他那里去,在他麾下找饭吃.如今,他却先我们而去了!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会去到长白山,可故人何处寻觅?
    曾经羡慕束大哥夫妻俩的夫唱妇随,谁知道苍天无眼,那比翼双飞的夫妻,如今就这样折断了翅膀!遗留下嗷嗷待哺的儿子和柔弱的妻子.最亲的人去了,束哥呀,你叫他们怎么过呢......
    束哥去了,痛在大家心里......
    束嫂,有什么困难你说话!驴友们和你在一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20 06:35 , Processed in 0.02632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