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88|回复: 0

好东西都是慢慢得来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6-4 13:5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http://www.bullog.cn/blogs/lianyue/archives/125111.aspx
连岳:
你好。

我在国内本科毕业又在自称“中国纽约”的某大城市工作不到3年后去了德国念Master。到德国快两年了,偶尔会和其他的中国留学生聚餐,其间我们也会讨论讨论国际国内时事。

每当谈到中国的民主问题时,我的立场都是,中国现在应该并且可以实行民主制度,联邦制是很适合中国的制度。令我吃惊的是,来自不同城市、家庭背景不同、社会经历各异、在国外时间长短也不同的同学们在这个问题上竟然得出和生于1950年的我妈相同的结论:中国太大,穷人太多,特别是没受过多少教育的农民占大多数,如果现在实行民主必将天下大乱;中国现在不具备实行民主的前提。甚至还有一两个同学认为中国早就是个民主国家了。

对于近期频繁出现在欧美各大媒体的西藏问题,我的看法是政府应该保障新闻自由,让媒体放开报道;现在遮着盖着又有什么好处,dalai-lama还不是照样去西方博同情,他在欧洲收获了很多信徒。而我的同学们却主张限制新闻自由是为了保证国家稳定,还辩解说现在的欧美也不存在新闻自由。

几次下来让我很沮丧,因为我认为,如果说民主的实施是有前提的话,那这个前提就是民主意识首先要扎根在人们的心里。而今看来,这些也算是受过高等教育还喝过洋墨水的同学们都没有多少民主意识,甚至站在民主的反面。也许今天的中国真的没有实施民主的前提条件?

而且我对一位留德已经7年的前辈的问题:“你要如何在中国推行你说的联邦制?”也没法给出答案。我的想法是,政治制度的改革可以通过两条道路,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和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来实现。暴力革命代价太大,而且在今天国民相对于国家暴力机器处于弱势的中国也没有可能;自上而下的改革就更是痴人说梦了,让统治集团乖乖交出即得利益怎么可能?一位批评我幼稚的前辈提出的实行民主的方案为“渗透到统治集团内部并最终掌握权利”。我个人认为他比我更幼稚,我的家庭里不乏书记处长,我的感觉是这套方案的结果要么是被他们同化,要么是被排斥出来。我对在某本书中看到的方案“知识份子要与生产资本结合,掌握财富后进而掌握国家权力才能实施民主”也表示怀疑,如果让上述的我的同学们这样的知识份子掌握了国家权力,恐怕民主依然不能在中国实现。是否对于我这代人来说,民主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Jasmin

——————

Jasmin:

我同意暴力没有任何价值,暴力只会让自己失去正当性,它也意味着对一切渐进失去耐心——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任何政权为了维系,都不能让人太绝望,否则容易引发暴力冲突。

民主与自由是普世价值(而非只是西方价值),连国内高官的言论都开始不否认这点,我觉得这就是一点进步,即使不太愿意去做,口头上承认也是好的。这种普世价值进入我们的官方话语体系,就是渐进的过程,就是说服的过程。

自由与民主没有门槛,它是目前为止最能保护个ren-quan利、最有效监督政府的政治体制,在这种体制之下,个人的创造力也能得到更大的激发。

作为个人,我们目前可以做的尊重每一个人的意见,先从我们个人开始习惯言论自由的氛围,在自己的文章里,BLOG里及谈话中,除了尽量说出自己的观点,还应保证每一种不同声音的存在权利,所以不必因为别人的观点是反对民主而吃惊,对任何意见都不吃惊,相信多数人的理性最终会起决定作用,这可能是我们个人能开始做的事情。

民主与自由,在我看来,它更是个人价值,我们至少可以自己先做一个追求自由的人(比如中国的媒体人应该恶补英语,以获得更多的资讯自由),我们自己可以做个民主的人,不强迫他人,不贬低他人,知道他人与我们相同,这样我们也可以心态平和一点。不着急,好东西都是慢慢得来的。

民主与自由的发端,就是源于少数人的坚持。因为它最符合人性,才得到了多数人认同。所以你的处境并不孤单,许多人都体验过。

连岳
2008年3月27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7-20 22:45 , Processed in 0.02128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