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857|回复: 0

读到《学习的革命》-苏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6-17 23: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贴主:苏飞
发贴时间: 2002-3-8 14:24:31  

原来我们的脑子是这样的。
音乐对人的影响是对大脑的影响。
原来心理也是一种科学,
对了,还有快速学习不是骗子?!


跟贴:yangxu
发贴时间: 2002-3-9 11:33:45
曾读此书,相当欣赏它的研究方法,虽然我不赞同这个方法。
父母执医,本人也有药剂师资格。从医学实验理论来看,它的研究方法和实验,大部分在统计学上站不住脚,P值不足以说明统计有效。但我非常欣赏它的研究方法,这种全面、概括的论述,提纲携领,让人耳目一新。
至于快速学习是不是骗子,我想,有用。“windows优化大师”确能提高系统性能,但我的奔三大概不能被“优化”成奔四。

顺便一说,前些天几位同事眉飞色舞地谈各自的“《谁动了我的奶酪》读后感”,我说没看过,被讥垢。其中两位立即掏了出来,令我马上补课。花了十五分钟看完,想起一本二百年前中国人写的书,哥哥教训玩赖皮惹得别人不爱跟他再玩儿了还哭的弟弟:
比如这个东西不好,你守着它哭一会子就好了?……自然该别处玩去。说这话的人不是什么圣人智者,连有没有出息都不一定——这小子叫贾宝玉。


跟贴:苏飞
发贴时间: 2002-3-9 20:11:04
听你如此说,倒有些明了。
其实看这本书时,对它联想与快速读书方法觉的是有些用的。因为我曾不是一个善于总结的人。

再者,我咋觉得XJB甚是笑的开心。宝玉是天下一大情种,二百年前的那位先生在女子堆里给了他这个形象。但似乎他甚是会讨女子喜欢。红会不会有男生喜欢?

记得猫猫说过也许我的名字取自苏菲的世界。说实在的,我还没看过这本书,按照上本书的学习方法,我知道它是写什么的就够了。倒不是因为在我内心深处有些软性的质地(但却没有XJB的那种天性善良,教化太多)。只是我挺认同哲理的,象谁说的那种鸟与鱼的故事。

真正的说,我也认同艺术是没用的东西。于事无补。左轻候读小说,读的很深。不管怎样,我是喜欢读上一两段的。而不管别人怎么看。


跟贴:yangxu
发贴时间: 2002-3-11 6:28:24
《红楼梦》我喜欢,艺术不艺术我不知道,喜欢它是觉得它已经是登峰造极之作。
我说过,读《红楼梦》时,我觉得自己和沙翁、托翁没有区别——与泰山相比,苔藓和大树没什么高低之分。

西方的艺术,我没有共鸣。
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儿偏激。西洋画我就看不懂,怎么算好?是象吗?好像不是,被称为大师的,都故意走出“象”;那不就是“神似形不似”?那还要色彩干什么,不是追求内在的“神”么?说着说着,就成了国画写意了。小时候怕丢人,不敢说,反正我就看不出“向日葵”好在哪儿,看不出毕加索好在哪儿。

西方的小说,我认为充其量也就到琼瑶的水平,不超过金镛早期作品的水平。
唯一的例外是《哈姆雷特》,不过不完全算是小说。而且,这么大一部作品,除男主角外,其他人物刻画都很苍白,放在中国小说里,大概不能算是够中等级别的水平。
其实,就算是主人公,也没写出来什么,你能知道哈姆雷特长什么样子吗?
林黛玉每人心里都有一个,小脸小鼻子小嘴,其实《红楼梦》通篇都没写黛玉的长相。可是你看了《红楼梦》心里就会
有。

挺长了,再聊吧


跟贴:苏飞
发贴时间: 2002-3-15 13:26:04

不算你的影响,我对西方的艺术也有一些隔膜。可能缘由某种文化基础的不同。

毕竟我们都喜欢红楼梦。

但我觉得偏激只属于我们个人的一些观点,不适合欣赏。我就很喜欢西方的某些异国情调。那是一种新的脱离于我们基础的表述。当然人们也可象你一样表达自己的观点,毕竟这是一个自由的时代。

按照大学的说法,大学之道,在新民,在止于至善。
按照音乐的说法,至少这4分35秒我在音乐里。
按照诗歌的说法,诗人都是疯子。
按照我的说法,读书的一个好处之一是能如是的对话

现在的我处于一种转变中。有一种过了许多许多年的感觉。有时又好象自己从来没有出生过。我困惑、厌倦、失去责任。我是否在重构自身?包括人格与许多自身所欠缺的东西? 不知道,我不快乐。而我要去伪装。我不幸福,没有爱情,而要去等待。我要如何等待?

因为没有借口,而我一直在为自己找借口。

有时觉的网络实质是难以建立真实,比如真实的友情。如些许消磨。如生活的客观。
艺术这时对我的心灵有什么用?



跟贴:yangxu
发贴时间: 2002-3-16 9:37:25
同样的感觉,我也经历过,并且依然时常在经历。
我缺乏信仰。

我的父亲,Communist Party员,他的信仰使他的生活和劳动充满满足和目的,
过去,我不能理解,
我的道理很是堂皇:
正确的,我就坚信;错误的,我决反对!
坚持真理!

直到有一天,我乘火车由北京南下广州,
无从打发的百无聊赖中,
看着日光的影子朝西夕东,看着旷野夜空居然如此明朗的繁星,
从右侧的车窗望向夜空,
我看到了北天的七星,看到了又大又亮的北极星。


北极星!
右侧的车窗!
我从右侧的车窗看到了北极星!
我居然在南下的火车上,从右侧的车窗看到了北极星!!

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什么是信仰。
我没有向南,但我能够到达南方的目的地,
蜿蜒的铁轨,是我当时的信仰。
这个信仰让我暂时抛开了“真理”,并且这种背叛是正确的,
我若放弃了这个妥协,会撞在第一座山下,会掉进第一条河中。

最大的道理,不是真实,不是客观,更不是爱与恨,甚至不是真理,
而是妥协,是顺应,
是顺天者昌,是“为而不有”。

“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
—— 道,法什么呢?
“道法自然”!

自然——自己就是这样子,
也被叫做无为。
这个无为,后世挨了不少误解和诟骂。
也活该,
道是要“法”自然的,怎么把“法”字丢了呢,
无为不是选择呀,应该有个“法”字的意思呀,
——“为无为”。

在那个夜里的那列火车上,谁也不应该去找列车长抗议,
要求他直向南行,不许曲折蜿蜒,
我也不会那样去做。
无为是我的状态,为无为是我的行动。
——唯一正确的选择。

有点儿文无题了,只是我的一小段儿思想的经历罢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4-20 13:11 , Processed in 0.02557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