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447|回复: 1

野玫瑰茎-yangxu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6-18 22: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贴主:yangxu
发贴时间: 2002-5-19 9:03:39  

生命
生命不是痛苦的,因为失去生命才是痛苦的。同样,每一个人的生命也不是公平的资本,因为不抹杀区别才是公平的。
人应该尊重自己的生命,否则这个人也不会尊重他人的生命。
谁认为生命是痛苦的,尽可以放弃生命,何必呻吟。
为什么又不呢?

野山ものがたり
谁想要拒绝披上文明的外衣,尽可以拒绝。
谁想要进入野山过禽兽一样的生活,尽可以去做。
一只猴子,可以用它的标准嘲笑我的笨拙;一只狮子,可以用它的标准嘲笑我的孱弱;我,可以用我的智力嘲笑禽兽无知的头脑。
它们只配苟延残喘在我的怜悯和需要里。
谁想去,尽可以去,为什么又要回来呢?不是要抗拒、逃避这文明的外衣吗?


孩子的天真是什么?不过是无知无畏。
谁想回去,尽可以去。为什么又不做呢?
天上下雨,冲不掉灵魂上的成人伪装,下大雹子或许可以。
大雹子可遇不可求,锤子、棍子总好找吧,再或者,买上一小块儿豆腐,一头撞上去。
马上就可以重新拾回孩子的天真了,一切精神的迷茫、痛苦都不存在了,会多么快乐呀。不信就试试去!
为什么又不去呢?


野玫瑰的茎上,是有刺的,若没有了这茎和刺,便没有了野玫瑰的花儿。
当一个人以为世人皆浊我独清的时候,以为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时候,离疯掉或死掉已经不远了。
思考的目的,恰恰是为了远离这个可笑可悲。如否,不如不想,做个白痴。
成人这个曾经神圣的字眼,就算落在了头上,你也尽可以推掉。试试坚持数月做幼儿状吃喝拉撒、撒娇打滚,你会被送去哪儿?你立刻就可以推掉成人在法律上的一切责任了。
明明已不天真,扮这等嘴脸,应该称作什么?

再有这种做智障呓语的闲余唾沫时,还是请静静地咽下去的好,或可滋阴养生。


跟贴:崔崔
发贴时间: 2002-5-20 21:38:55
说一说我对《读者文摘》的感觉:在生活中,如果常常能够有10%这样的感动,那么这种种的感觉是非常美丽的;但如果生活100%是这样的,那么只能说是一场灾难,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身边的人。

  我觉得软弱也好,善感也好,本身没有什么。只要是人,是活人,总难免如此。但如果一个人总是如此,那可真是一场灾难啊。

  而且,我觉得,当一个人软弱时,需要向朋友诉说时,那他(她)应该是以坚强起来为前提的,而不是为了寻求所谓的支持,为自己责任的缺失找各种的理由。

  我不知道这里杨兄具体指的是什么,只是我今天晚上接到一个同学来的电话,之后的一点感想。毕业之后,他一直在找工作,一会为工作烦恼,一会又为失恋所苦,两年的时间里,他曾经找到过工作,但总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做下去。今天他说又找到了工作,在某石油公司里的电脑房做系统管理。但是他连电脑的基本操作都不熟,所以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的新工作。和家人有了争执之后,没有吃饭,跑到街上来打电话给我。

  我的感觉就是以上我所说的。我实在不能明白他的苦恼,不懂可以学啊,工作没有消息的话,可以做其它的事啊,为什么一直一直被这些所谓的烦恼围困着。与其想这么多,还不如真正地做些什么地好啊。

  所以啊,我想到一首词:《丑奴儿》:

  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如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跟贴:雨魂
发贴时间: 2002-5-20 23:22:
回正文
呵,如果每一个 文字 都 要如您 这么评价 ,那么,您是不是 太累了?

不喜欢的东西可以不看, 没必要 漫骂,知不知道这样 的谩骂让 人觉得 很没教养?


另外,我不喜欢 所谓 的 文学 评论家 ,很讨厌 ,我 的帖子 即使 是 再怎么 肮脏

我还是不 喜欢 苍蝇 ,所以 我删除 了所有 帖子 ,不会 污您 尊目

最后 说一句,我来



跟贴:崔崔
发贴时间: 2002-5-21 0:52:39

雨魂,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个女孩子吧。我承认你很有才气,不过我不喜欢你这样说话的口吻,你可以说出你的想法,你的不满,但是不可以做人身的攻击。

  “我可以不赞成你的论点,但是我会用生命来捍卫你说话的权力”。

  我很喜欢这句话,这也是论坛存在的优点。

  如你所说,杨兄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累。可是,他以他这种累的方式表达了他对飘雨的重视与爱护,我不认为他是应该被讨厌的人。

  我也是个女孩子。我不想说,女孩子是说不起的。


跟贴:不可不回的回正文
发贴时间: 2002-5-21 1:01:03

我不小心写了个野玫瑰茎,却有人出来问我是不是太累了。我的身体很好,字也写得,觉也睡得,只怕是让人写不得睡不得了。
倘若依然能写能睡,便请依然去写去睡好了——但请分开来。

套了一句现成,“不喜欢的东西可以不看”,这不明明是写就得么?摘出来恰似语录了,然而我却不能同意。
譬如,我肚子里有的是屎,我便把自己臭死,也与别人无关。倘若我在公共处屙出来,即与旁人有了关系。你总不能掩了旁人的嘴,不许说个“臭”字。

我也不喜苍蝇,只因不喜它之逐臭。对于臭,宁可做个清道夫,大帚扫荡。苍蝇,我却做不来,想必作文者自己是自珍的了。如若不是,自以为臭,倒也可救。——然而只怕未必。

“说的不客气点”——打住,似乎当然应该是个“得”字,姑且忽略了罢——我写个野玫瑰茎没有个配不配的,如同别人写个某某ものがたり也说不上个配字。
我之不知,在于这个“配”字是否关乎“谩骂”?所以,如否,我不能领,“不配”二字请收回自用;如是,那个“很没教养”的感觉便原物奉还,还请有教养地笑纳。

朋友不是乌合,交流不是啸聚,那种匪气我是没有。或有因我不义气而愿意摘我的项上人头的,则我在被摘走前,倘若能够,却依旧会这般污你的尊耳或是尊目。


跟贴:xjb
发贴时间: 2002-5-21 21:41:25  

hehe,论出“火”来哟,这可是“飘雨”建坛以来少见的哟!
我没看“雨魂”mm的那帖子(呵呵,也看不到了)。不好做评价,我想说,其实“yangxu”这人我了解,他说任何的话都不带恶意的,也许话不中听,但从来都是忠言逆耳,其实是真想帮你,他从来不说你想听的好话,也不会无原则的附和你,他会清醒的“帮你”有个思路!

还有呀,旭兄呀,说话可以在委婉点么?不然,容易让人误会,好心都会给人误解哟!


跟贴:yangxu
发贴时间: 2002-5-21 23:27:15
致xjb友:

一、我们都是成年人,都必须用成年人的心态看待问题,就算是在这里有未成年人也罢,只要不是以被监护人的身份独立来了。

二、既已成年,便应知道,没有人有义务像对待一个幼儿般地宠让与呵护自己。这些批评,我说出来了,已经是“好心”,我便不说,也没有这个义务的。

三、其实我所做的,固然有你说的那个“好心”,但其实,我想得最多的,是飘雨。

四、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时的迷茫,一时的颓唐,这很正常。但是,我想要问的是,如果我在这里发表一个帖子,我是想把什么东西带给大家,带给朋友们?是消极的情绪?还是积极的思考?是希望与大家分享我的思想经历和成果,以便朋友们少走些弯路,还是想把大家带向颓废的牢骚?

五、我讨厌骂人,我的《野玫瑰茎》是有刺的,却不是骂街。我的《不可不回的回正文》是个回骂,却也没有人身的攻击,并且是在被骂了之后的回击。

六、我特别高兴你写的那个帖子,说,别给我留面子驳倒我就好。你是真正明白我的。我非常希望这样的交流,所有的讨论都是有益的。我不理解雨魂的骂我,即使我回骂了,我还要问:为什么骂人?就如同有人在争执中动手打了我,就算我回击了,我也有权利问:为什么打人?!

七、雨魂是个男的,大家别再称之为MM了,虽然他的文字让人不觉得是个男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6-18 23: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跟贴:xjb
发贴时间: 2002-5-22 21:44:20
说真的,此次在北京,我可亲自和旭兄痛快的对侃了一回.一个很有深度的男人,我可是学了很多,尽管彼此间有许多的观点不尽相同,但仍然让我感觉"相见恨晚"哟!

其实,我心里明白,我的性格与他有很大的差异,我的内敛和他的张扬有很大的反差,但这并妨碍彼此的交流与沟通.感觉他的年纪比我大,经历比我丰富,却比我对生活有更多的激情.很和这样的朋友论一回,真的很开心......


跟贴:杨旭
发贴时间: 2002-5-22 22:04:56
苏飞:

首先要讲,我的批评是针对文章的内容,而不是文字结构。

你所说的那类文字否有它存在的价值据说仍有争议——然而这无关紧要,因为这不是我论述的“前提”。至于“这类文字的存在”我当然是不会否定,因为它确实存在着。

有些时候形式可以脱离内容存在于艺术里——甚至连这个我也不否认的。

一件名贵的乐器,信手拨弄都会发出悦耳的叮咚,这显然与“内容”无关。一叠王羲之的拓片即便是散落了,依然让人感觉到形式形态的美,这也显然与“内容”无关。

然而文章不是,文章本身是用来传达内容的,脱离这个意义,文章便没有了生命。我不会承认文章只是文字的堆砌,如同我不能承认最好的文章是《康熙字典》——它连文章都不是。

文章本身传达内容,所以它的形式必须服从于它的内容,如果能写出根本不传达任何内容的文章来,或许形式就重要了。
打个比方,有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舒伯特小夜曲,你完全不懂意大利语也会觉得好听;但是,如果他用中文演唱并且歌词是“你个***、他妈你个舅舅的”等等,曲子自然还是那个曲子,可是你大概会揍他。为什么呢?因为语言传达了内容,所以你解读的过程中内容重于形式。

这就是我要批评雨魂的一些文章的理由。无论他使用的文字再美丽,也不能重于文章中的内容的错误。不厌其烦地再举一例吧,“妈”是我们永远感到伟大、感到爱的字,但是放到国骂三字经里,你会感到“爱”吗?“他”字、“的”字都是我们日常用字,但是这三个字凑到一起,就传达了一个内容,你在听到它的时候,解读的也是这个“内容”而不是别的。

追求文字的美,也是一种探索和追求,但是文字是传达内容的,这是个很多朋友容易掉进去的误区。中文的对仗是很美的结构,但是依然强调内容——还记得那个“屋里青山跳出来”的对课笑话么?

我对于雨魂的一些帖子的批评,是在批评它的内容,批评道理上的错误。

望详之


跟贴:苏飞

发贴时间: 2002-5-23 13:20:39
杨旭,回贴之前,己经写了这篇。
先贴出来?

“既使杨旭的‘驳’有一定的道理,那么也不是无可指摘的。
一、假如所谓‘智障’、‘一棍子打死’ 只是旭兄所说的野玫瑰茎的‘刺” ,那旭兄的权利真是太大了。难道为了‘仰慕’野玫瑰的‘美丽’就该被一次一次的刺?就该屈服而顺从?这岂不谬乎?
二、出世、带野性的尊崇自然这种在雨魂表达中的基本观点,我认为并没有什么错误。为什么不可以只是想一想‘出世’的问题?难道成年人不可以从事儿童文学的写作?按你对所谓动物群体论述的讥讽,我们的赵忠祥老师岂不是也要被‘一棍子打死’?为什么不能寻求一些对爱情、秋天、生命的另外的表达方式?(这就是所谓先锋的解构。)
三、这一点尤为重要。我们知道关于鲁迅先生被驳的事件,我们是怎样看待某位所谓名人的论述的?我认为旭兄并没有认真的思考并分析雨魂的文字。推论方式带有情绪化的虚浮,有损旭兄理性成熟的赞誉。

或许有深层次的原因导致杨旭与雨魂的分歧?

钦佩旭兄的思维能力。除了能力,还有一个思维方式的问题。科学的头脑与艺术的想象是不一样的。两者截然不同。艺术是绝对纯粹的,禁止雷同。那么你和雨魂无法对话是否因为思维方式的差别?或者说正因为两种不同思维形成观念上的矛盾?

但,有容乃大,是我想说的。”

然后,回这篇贴子。
之所以引那一段话,就是想证明雨魂文字中的“内容”(尽管它论述的是小说)。不认为它是没有“内容”的。爱情真的就如我们想象中一样美好吗?或者旭兄所用词语的意味,我不敢苟同。
文章内容更重要我同意,我们争论的焦点将是雨魂的文字是否可取?又回到科学与艺术的区别上了,
提一个问题,艺术狂热的崇拜疯子梵高,是否有道理?一个正常的人为何要崇拜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呢?
我认为旭兄使用的批评口吻不正确。对雨魂文字是否可取持不同的观点。但是分歧的原因是什么?

谅解我不能将所谓这类文字有其价值深入的论证下去,也许我会试一试。
也许杨旭原意继续下去?


跟贴:yangxu
发贴时间: 2002-5-23 23:09:54
苏飞:

首先我想要说,非常感谢你的这篇帖子。你对我的批评越不客气、越尖锐,就越可以讨论得更深入,这是我期待的。

其次,我声明一下,我尽量不把这个帖子写成一个自我辩解或辩护人的陈述似的那样的东西。但是我在刚看完的《足球之夜》节目期间喝了些啤酒,也许这会影响到我的文字。另外,下文中有些第二人称并不是特指,只是行文方便罢了。

那么,我先来回答你的帖子的前面部分。


一、
我所说的“智障呓语”这一句,请再看看原文:“再有这种做智障呓语的闲余唾沫时,还是请静静地咽下去的好……”。
原文的意思很明确的,这个从句的主语是“唾沫”,这不是人身攻击。
可以这样解释原文这句话:不要再多说这种像白痴的梦话似的话了。
更通俗的说法是:别再说傻话了。
——我想这是能看出来的。如果有人对你说:“别再说傻话了”,你会觉得这是骂你为“傻子”么?

关于“一棍子打死”,请细读原文,其意思是“打傻”而不是打死。是我提供的一种“方法”,用以说明雨魂的感慨是不现实的并且是不用迷茫的。
或许是我的行文表达得不够清楚,让你产生了曲解。那我就再说一下,孩子的天真不过是无知无畏,要想回到那里很简单的,打傻自己就可以了,无忧无虑,快快乐乐。

然而我知道发这种“感慨”的人都不会这样去做的,因为他其实完全知道一个傻子的快乐和拥有智慧的重要。

我只是奇怪为什么总有人会说“啊我真想做一个无知的孩子”或“啊我真想做一个无知的傻子”之类的话,我深知说这种话的人决不会是“真想”这样的。下次谁遇到有人有类似的“感慨”,你就回答他:“是真的想么?好办的!”,你看看他会不会做。
——想当明白人不容易,想当傻子还不容易么?


二、
关于你说的“出世”的问题。你觉得没有什么错误,而我认为这是做人的品德问题。
请看下去,不要觉得我又在骂人了。

我认为,思考的目的在于用思考得到的理论来指导行动,也就是“言行一致”。
“说一套,做一套”,是一个人的品德问题。

如果你的思考是“出世”的,而且你认为是正确的,那么,你为什么不身体力行呢?为什么要做你自己都觉得是错误的事呢?简单地说,就是原文的那句话的意思“你去呀,为什么不呢?”

显然,“入世”有让你留恋之处,你并没有真正作“出世”之想。那么,我自然认为这是“言行不一”,倘若不是“呓语”,那便只能是虚伪了。


三、你说到我带有情绪化的虚浮。
这很可能的。我可能更加喜欢某些东西,或更加讨厌某些东西,这我完全承认。

我看过雨魂的一些文章,有些是不错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他的文集。
比如他写的一篇好象是叫作“让心灵在文字中休息”(我记不清具体的名字了)的文章,就已经涉及到,不要沉湎于对文字的陶醉的问题。这篇文章让我看到了雨魂对于文字的理智的一面,但是可惜他所做的事情不如他对事物的理解真切和深厚。
(这篇文章没有在这里发表,我是在他的文集里看到的)


好了,到此告一段落。下面来聊聊你的帖子的后半部分。

一、你说同意雨魂的帖子是有内容的,我也同意。我所说的,就是他的内容错了。
第一段其余的一个问句和最后一句,我没看懂。

二、关于凡·高。我曾经在和你的一个帖子里说过,我不明白西洋画。凡·高我并不崇拜,并且也不会因为有人崇拜而崇拜,所以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三、你说我“使用的批评口吻不正确”。我想是这样的:
我个人在讨论中,基本不会受到方法、语气的左右,只要是把论点论据表达明白了就是好的批评。比如说,你对我说:“你**呀,那是因为……”,只要是这个“……”说得对,我完全可以接受。
当然,我以前说过,我不是标准。每个人可能标准都不一样。

但是,我不认为批评必须是温和的,除非那是因为我需要你接受,比如商业谈判。

你说到“对雨魂文字是否可取持不同的观点”。
好的。我想说的是,我“取”的是内容,我认为内容是错误的,所以我批评了。如果你想“取”的是别的,那么另当别论。

关于“分歧的原因”。
很简单,我认为雨魂在这几篇帖子里表达出来的思考是错误的。



杨旭 于醉中


跟贴:苏飞

贴时间: 2002-5-27 19:22:19
杨旭,我们都够客气。但你对雨魂确实“不客气”。雨魂选择不予理睬,应该情有可原。

我想我们之间不会太过“敏感”,我所思考的是你的观点形成于“得到明确的、正确的事理”。你所取与我所取有所不同。但有一点,既然杨旭似乎感觉到我的“不客气”(实际上,我没有不客气),也应该理解雨魂是怎样体会到这种不客气的。:)

湖南卫视有一个《千年论坛》,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办的。比较喜欢其中的气氛。

姑且不论它的内容是否错了,(你坚持你那四小节可以证明雨魂的文字中内容错了?我想寻根究底的杨旭一定在考虑怎样论证这些文字的内容是错吧?)

你否认西方文明的价值,这种观点明显失之偏颇。但对于我们个体而言,可以不喜欢,可以发牢骚。还有学者抱着黑格尔的著作,大骂(别敏感)这是书吗?但是黑格尔没有价值吗?

这么深奥的问题,我感到才力有限。继续下去似乎会使思维混乱,可能还会影响自己看世界杯。我还想骂骂中国队的臭脚,然后同朋友去喝杯啤酒。

所以我们不继续。


跟贴:雨魂
发贴时间: 2002-5-31 1:22:32
结束的话
恩,不错,看来真的论的很精彩,不过,既然涉及雨魂,那也只好再说说了
1,yangxu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理解骂人这个概念的:我可以被称为“野兽弱智”,我的文字可以是“智障呓语的闲余唾沫”,这不叫骂人,这叫评论。你是为了飘雨好,为了飘雨着想。那么我只问一句:“飘雨象你这样的文艺评论,能有什么样子的促进作用?”这不是断章取义,请接着看下去,你也许知道我们的分歧在哪儿。
2,崔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也有自己的思维方式。这样的思维方式并不会因为关系的亲疏就有所改变。我的思维方式不适合你们,但我却不喜欢被冠上野兽或者是弱智的头衔,因为,除了文字本身的文学价值之外,还有写这些文字的人的人格,你可以不尊重这些文字,但人格呢?我说杨兄不配,也并非无由,也许我的话是过火,但是,杨兄的话就是他的方式,应该的,我就不可以有自己的方式,我的就不应该?
“如你所说,杨兄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累。可是,他以他这种累的方式表达了他对飘雨的重视与爱护,我不认为他是应该被讨厌的人。”
我也在论坛,虽然不是飘雨,但至少别的我也去过,也写过,每一个在论坛的人都很重视论坛本身的荣辱的,这我也明白。杨兄人讨厌与否,我不知道, 我一点都不了解,所以,我没有说他人讨厌与否,但他的评论指点方式和措辞,只能让新手望而却步,这并不能体现出来对论坛的爱护。也许你说这是保持论坛版面的纯洁性,那么,与自己思维方式不同的就一定不纯洁?那样,以自己的行为为一个公共场所的标准,思维方式是否有点太过?
3,安然
“雨魂是以为这样多少可以捍卫他的自尊吧。殊不知恰给人以“恼羞成怒”的感觉。是不是竭力贬低让你感到难堪的人才觉得出了口恶气,得到稍许心里的平衡,而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这是原话,自尊我是一定要要的,但是我还能分出来怎么样去要我的自尊。至于恼羞成怒,请自己改一下或者是收回。我不恼也不羞,脸皮很厚。杨兄给我的“忠言”,能对我写的进行评论,我感激,只是,方式或者说是个性显示的太强了,把自己的意愿给别人,首先是不尊重别人,事情有由才有果,现在姑且不说杨兄评论究竟能有什么结果。 但我告诉这样安然的朋友,我没有“竭力”贬低任何人,也不会嘘一口“恶气”。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杨兄,他的方式并不能强加与任何人。这算不算新手也可以有自己的方式呢?
“yangxu对自己对论坛的要求很高,对远离他思想标准的东西是有点尖刻,笔不饶人,不了解他的可能是不太能适应。但大可不必觉得下不来台,论坛就是这样,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就算是有背常理的,只要是你的思想,你也大可以理直气壮说出来,但要作好遭到反驳的准备,并微笑着战到最后。而不是让人感觉是幼稚的负气。”
如果是对于一切远离自己思想的东西都要摒弃,那么可以把论坛的主风格和基调定一个标准来申明。我也没有觉得下不来台,说的简单点,网络上这东西,完全可以不来或者眼不见心不烦,在现实生活能有什么影响呢?既然我回了帖子,我就要有自己的观点和理由。只是最近十多天一直没有机会回家来,也没有机会上网。至于”幼稚的负气“,那只是你的感觉,你的感觉不一定就是事实本身的真相,这一点,只能自己想,别摆出来加在我头上。


4,xjp
杨兄是否忠言,姑且认为是忠言,但他没注意到一点:新手写帖子,即使文才没有,语句混乱或者说思想与你的思想大相径庭,但也决不会是一只野兽或者是一个弱智,也不是一个儿童。因为据我所知,即使是世界级保护野兽(动物),也没有会上网来写一个字的。 还是一句话,对文字评论,注意措辞对别人人格的尊重,大家都是成人,不需要监护人来告诉这些道理的。
想这位兄台也听说“百花齐放”这样一句话的,每个写手,都有自己的风格和文字方式,是否与你风格和文字方式相违背的就是“智障呓语的闲余唾沫”?这样的写手是不是就该“买上一小块儿豆腐,一头撞上去”?

接下来苏飞和杨旭之间的辩论,我认为很精彩,这样的方式才叫辩论,这样的文字以另外一种方式写出来,叫评论,至少,雨魂不是女人,虽然有点女人气,但熟悉我的网友和身边的朋友都了解我,骂人我不会,至于理解上的错误,那不关我什么事情,我是陕西人,自己的说话方式带有地域性,这不是罪过。就和四川人出口称老子,老北京称爷一样。
看了这些帖子,作为旁观心态来看,明显的亲疏作为理由,这样的理由未免有点牵强,恕我直言,我想回这些帖子的,有的根本没有看到我写的帖子,也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之所以站出来说话,也就是因为杨兄在论坛的地位比雨魂一个新手高而已。只是一场球赛的拉拉队而已。

没有主题的辩论,只是争吵,再继续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如果有兴趣的话,找雨魂帖子的错误内容或者是观点作为论点来讨论,喋喋不休的无谓辩论,也至此结束吧。
想继续的朋友,要么请加雨魂QQ68181183,或者到十三《孤独+酒=我》房间,雨魂俗人,所以平常不能上网,但可以在聊天室给任何人带口信。另外提供一个论坛的地址,有机会去看看,管理者也可以交流一下 :http://www.cnlu.net/bb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0 17:44 , Processed in 0.03719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