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68|回复: 0

转帖------半个苹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4 18: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要你和别人一起吃苹果,你是愿意一人一个,还是愿意把一个一刀剖开,一人半个,或是一人一口地吃完?楠拂轻轻抓起一只苹果问我。
  我说,我会先一人半个,再一人半个。
  为什么?
  这样大家都吃了一个,而且一人半个就好象这两个人的命运也连在一起一样。
  楠拂笑了,说,傻孩子。他将手中那个苹果用刀剖开,递给我半个。
  苹果很甜。
  我问,那你会怎么选择?
  楠拂说,我会一人一口地把它吃完。
  为什么?不会有太多人喜欢这种方式吧?
  楠拂笑着说,看来我胜过你了。一人一个就是说这个人很冷淡。情人对他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一人一半就是说随时会有分开的借口;一人一口表示相爱甚深,彼此了解。
  我也笑了。楠拂,你不会怪我吧?没有选一人一口。
  楠拂说,我早知道你会这样选。你心里的不安全感,就像一个失去妈妈的小孩。可是你忘了,在《白雪公主》里,那个毒苹果就是一半有毒一半没毒的。如果你恰好选择了有毒的那一半,你会死的。
  楠拂,事实上,你知道我除了你不再会和别人分吃苹果了。你是不会在苹果上涂毒药的。
  听到你这样说我觉得很欣慰啊。楠拂笑着。
  除了笑他没有任何表情。我知道,从他亲眼看到他妈妈杀死他爸爸开始。除了笑他就没有别的表情了。他的笑容让人心痛。可是我却没有办法让这个男人觉得安心。
  我说,楠拂,你走了之后我常常想,之前我们是为了什么一直对峙着谁都不肯让步?难道仅仅是为了骄傲这种东西吗?难道我们都不能为了对方放下自尊和骄傲吗?
  楠拂说,如果你坚持一人半个苹果,而我却不肯将它剖开并很快咬了一口递给你,你会怎么样?会生气吧?觉得我孩子气对不对?
  楠拂,你走后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他们、我们又没有做错什么!
  傻孩子。错就错在半个苹果上。楠拂将手轻轻按在我的头顶。
  我却在一瞬间,流下了眼泪。
  蛮蛮,如果我能够爱你,我是不会要离开你的。楠拂用宽厚的手捂住我的双眼。不要哭傻孩子,不要让我看到你的眼泪。像以前一样笑吧。
  楠拂的手,残留在我眼睛上的温暖……却使得泪水更加猖狂地流泻出来。
  楠拂说,蛮蛮,你是个自由的孩子。你可以今天穿细腿的牛仔裤和性感成熟的外套,明天却穿一身宽大的韩服。可以刚才还在参加高雅女人的派对现在又跑去球场打篮球,可以午饭还在优雅地吃着西餐晚上却去狼吞虎咽地吃大餐大口大口地喝酒。在哪里你都可以散发出自己的个性,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但是我不行。我希望每天都穿一身衣服不用想怎样换,希望一直坐在有阳光的办公室,希望每天晚上回去都有人告诉我快开饭了然后摆上几盘温暖的菜。我只要这样就够了。你可能想要一人半个苹果然后比谁吃得快,而我只想一人一口安静地把它吃完。这就是我虽然非常爱你也还要离开你的原因。你让我觉得透不过气来。觉得像在赛跑一样。而我怎样都跟不上你。
  那么,为何当初要选择我?
  你像我妈妈。
  我黯然泪下。无论怎样我都无法代替他妈妈。那个在十几年前因为精神失常杀死了花心的丈夫又自杀的女人。
  楠拂不止一次地提起他妈妈。
  我亲眼看着妈妈将刀捅进爸爸的肚子。鲜血流了一地。我想救妈妈,可是我动不了。我跪在地上,大声喊着妈妈。妈妈回过头看着我,说,对不起,楠拂。然后将刀插进了自己的喉咙。直到今天,那情景还历历在目。每当回想起这段往事,我就觉得要死掉一样。
  楠拂不止一次地这样对我说。
  蛮蛮,看到你我觉得安全。你就像我妈妈一样美丽。看到你,我就觉得自己还活着。可是我的存在无法给你带来什么。我只是一味地向你索取却从未想过给予你什么。从前,小的时候对妈妈也是这样。
  蛮蛮,不幸的人生有很多种,而我是绝无仅有的一种。因为亲眼目睹妈妈杀死爸爸而对女人产生恐惧,却只信任你一个人。但我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维持太久,你同样会使我疯狂。只能离开你。只能这样。对不起,蛮蛮。
  楠拂把我当做倾诉和付托。当成很久之前的另一个女人的影子。却不是情人。
  泪水流着。泪水流着。
  楠拂说,别哭,傻孩子。你会幸福的。你不应该需要我这样阴暗的人。
  可是我不懂啊,为什么我爱你,你也爱我,你却还要离开我?为什么说着是“我是为我好”这样的话你就可以走得毫无愧疚?真的这样我就会好了吗?好不好,也要我自己去领会吧?楠拂,你有权决定我的思想吗?
  蛮蛮……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
  按照我们的约定,和你分开一年。在这一年里,遇到很多人,发生了很多事。但是从来没有和谁分吃过一个苹果。没有从任何人的手中接过半个苹果。你能这样就说情人对我来是不重要的吗?楠拂,你不能明白吗?半个苹果,始终也只和爱的人分享。因为,只有爱的人才不会在我的半个苹果里下毒。
  一年前我和楠拂约定,给彼此一年的时间来思考我们之间的感情。因为楠拂始终认为他是我的困扰。他始终认为自己是沉在海底的男人,四周漂浮着的是母亲喉咙里喷出的鲜血。看到的是尸体,闻着的是血腥味。由此对爱情、甚至对生命恐惧着。某一天遇到一个像他妈妈的女人,便一把抓住,怕自己再次沉到海底。但是很快,他又感到有着像他那种背景的人没有资格爱上别人,怕自己成了那女人的负担。于是他们开始了长达一年的分离。
  但是一年后的今天我见到楠拂时依然爱他。这个脆弱的男人总是让人想去爱抚和安慰。
  曾经和他一起坐在阳台上,喝着酒,看着黑黑的天空,没有一颗星星。他把头靠在我身上,短短的头发散落在我的手臂上,有着洗发水的香味和男人的汗味混杂起来的甘甜气味。
  白天的时候,他成熟果断,但是一到晚上,就像一个优柔的小男孩。看了让人觉得心疼。他是一个在黑暗中需要抓着一只安全的手才能入睡的孤独男人。小时在黑夜里经历的那一幕让他一生都在寻找安全的手。在黑暗中,他抓住我,却在梦里喊着妈妈。
  白天和大家在一起时还能忍受,一到晚上就不行了,冷得受不了……楠拂说。
  楠拂是被我捡到的。
  我从酒吧出来。我并不喜欢酒,但是我喜欢酒吧里的气味。各种无所事事的人混杂在一起的气味。离了那种气味我觉得无聊,颠乱着步子走在街上。然后我把鞋子脱下来拎在手上,把袜子塞进去。
  我的脚步让每个人都觉得我在狂乱地快乐着。我微笑着,一个人,在街上摇摇晃晃。
  然后我在街角看到蜷缩成一团的楠拂。他躲在角落的阴影里,尽量让自己缩小,越来越小。呻吟着,很痛苦。
  他喝醉了。我想象这个穿着西装的醉鬼白天衣衫革履坐在写字楼里的样子。在夜晚,人的本性都暴露出来。黑暗让什么都无处可逃。
  我在他面前蹲下。他的四周都弥漫着酒气。一张清秀的脸,几乎像女人一样美丽。眼睑发红,因为酒,或是别的。喉结在干涩地上下滑动。
  我仿佛找到了同类那般快乐。我放下手中的鞋子,伸手抱住他的头。他一把抓紧了我的手,怎么也不放开。他的头发扎在我的颈脖上。
  然后我把他带回家。到了家门口我想起我的鞋子,连同里面的印有q版樱木花道的袜子还放在那个街角。我新买的乔丹鞋。
  我把他拖到我床上。脱掉他的西服,解开他的衬衫,用热水给他擦拭脸和胸口。他的胸膛微红,散发着热气。呼吸不稳定,吐露着酒气,呛人。
  之后我给他盖好毛毯,自己到床对面的墙角坐下。一直看着他。半夜他醒了一次,但没有清醒,闹着要喝水。我给他倒了杯水,加了片柠檬。他喝了之后又睡。我一直坐在墙角那里看着他,我有预感,这个男人是我的。我想,也许他能将我从这漫长的寂寞中解救出去。
  到凌晨我终于忍不住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身上盖着毛毯。捡来的男人在厨房做煮面。
  吃苹果吗?我问他。
  他回过头,说,好。
  我从水果篮子里拿了一个苹果出来,用刀一切两半,递给他半个。他接过去一口咬下去。我也一口咬下去。然后我笑了。
  你笑什么?他问。
  从没想过会和一个捡来的陌生人分着吃一个苹果。
  他也笑了。
  我和楠拂有与生俱来的熟稔。
  还有,楠拂煮的面很好吃。

  可是很快,我们发现了彼此的不和谐。我自由散漫,而他却严谨周到。他时常说我的生活乱得像一团搅在一起的钓鱼线,而我却觉得他的生活生硬无趣。
  但是我爱他。尽管不愿意为他改变自己,但是我不愿让他走。我知道,我是个自私的人。但是我觉得,追求自己的幸福没有错。即使自私,也没有谁有权利对我加以指责。
  可是楠拂坚持要走。他说他受不了我。因为我总让他想起过去。他说我的生存方式我时时刻刻在揭剥着他的伤疤,让他的伤口一次次地溃烂,血肉模糊。
  他对我说,蛮蛮,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我不能再跟你半夜两点跑到长江边上,不能在请四天假来帮你粉刷你已经厌倦的墙壁再在上面画上樱木花道和流川枫。我要工作。我一直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你打乱了我正常的生活。尽管我很爱你,但是我不能因为这样就放弃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是你捡到的,但我不是你的宠物。
  那你想怎么样?继续回去过那种不安心的日子?继续在夜里喝醉酒蜷缩在街角?只有我能救你,也只有你能救我!你是我捡到的,只能由我来丢弃你!
  我已经疯了我只是不想没有他。
  楠拂说我是个心智没有成熟的孩子,任性,孤僻,寂寞又张狂。他说蛮蛮,不是我能救你,而是你一心把我想成你的救世主。可我不是。
  你是的……有你以后我没再莫名其妙地淌眼泪,我没有再莫名其妙地歇斯底里。你是的。
  你只是想这个屋里有个人。不仅是我,谁都一样。你要人陪你。
  不是你!楠拂,我爱你!
  ……
  我们终于互相妥协,商定分开一年。

  一年之后的今天我依然只和楠拂分吃一个苹果。
  也许没有楠拂我会更幸福。但是如果爱上一个人,是没有资格说也许这两个字的。那是自己选择的人,选择的路。无论怎样都不应该抱怨。
  楠拂不止一次对我说,蛮蛮,你心里有伤。你是个单纯的孩子,把爱情想得太美好。你给自己假想许多故事,然后希望用爱情去填补它们。你是个傻孩子,又固执又嚣张。你在学校里被宠坏了。
  然后楠拂告诉我,他下定决心要离开我去坚持自己的生活。不要我,不要我手中的半个苹果。他说,你是第一个递给我半个苹果的人。我不会忘记你。
  我不需要这样的被记住。我说,楠拂,知道第一次见到你我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把自己新买的一双好鞋子丢在了捡到你的那个街角。你知不知道在欧洲有一句谚语,一定要找一双好鞋子,一双好鞋子能把你带到幸福的地方去。在丢了那双鞋子以后,我一直相信你就是能把我带到幸福的地方去的鞋子。我一直以为自己找到了好鞋子。你不应该要离开我的。你是我的鞋子。
  小女孩的幻想。偶尔在哪里看到某句话,就一直记在心里,想办法去实现它。但是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你梦想的生活、世界是不存在的。无论到哪里,我们都始终光着双脚。
  楠拂……你是爱我的对吗?
  楠拂抱着我说,我爱你,傻孩子。一直都很爱你。但是却不能给你婚姻和幸福的生活。不能给你天堂。
  泪水流下来了。我用力推开他,大声叫,我不会让你走的!无论到哪里,即使是地狱,我也要把你追回来!
  我独自在街上跑,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一行行,一行行。
  楠拂,你经历过的痛苦不是我的罪过!
  我只是很怀念,你第一次从我手中接过半个苹果时的笑颜罢了。只是很怀念,你煮的面罢了!

  我用刀切开苹果,递了半个给楠拂。对他说,这是最后半个苹果。
  楠拂很乖得接过去。
  他幻想着和我有个完美的结束。他忘了,寂寞的爱会令人疯狂。
  我带着甜美的笑容看着他一口一口地吃苹果。那半个苹果,曾经是我认为象征完美爱情的半个苹果,一点点残缺掉了。
  楠拂的生命也在一点点残缺掉。
  我曾将这只苹果泡在氰化钾中很久。
  楠拂的脸色变了,痛苦起来。开始呕吐。嘴唇泛白。他看着我。他知道了一切。
  我说,楠拂,我曾对你说只有爱的人不会在半个苹果里下毒。我不只在你的半个里下了毒。我不会让你走的。你是我捡到的,只能由我来毁灭。
  我捧起他的脸,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转。他说,你这个笨女人。任性,嚣张。何苦……
  楠拂,我说过,即使是地狱,我也要追过去。我只是不想没有你。对不起,楠拂。
  泪水一滴一滴,流在毒苹果上。
  楠拂死了。躺在地板上,死于我递给他的最后半个苹果。
  我开始吃我的半个苹果,品味着滴在上面的自己的泪水。独占欲那么强烈的泪水。我真的是个心智没有成熟的孩子,为了独占杀死了爱的人。只有孩子才有这么强的独占欲吧?
  我突然发觉,原来泡过氰化钾的苹果有这么古怪的味道。
  那么,就是说,楠拂早就知道了!他的眼中涌动着泪水,像女人一样漂亮的脸上,写满了安详。他用生命来成全我。
  他心甘情愿地吃下了我的毒苹果……
  楠拂……你很疼吧?很恨我吧?
  腹中渐渐开始绞痛。额头上冒出大颗的汗珠。胃里开始翻涌。
  我抱着楠拂渐渐冷却的身体,泪水流着流着。
  一口一口,吃着我的半个苹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20 06:45 , Processed in 0.03456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