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97|回复: 0

连岳谈情说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3 16: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http://www.bullog.cn/blogs/lianyue/archives/172908.aspx
吴慧
谈专栏:
如果真有人喜欢“尖酸刻薄”,这倒要引起我的恐惧。

很多人因为你回答感情问题的“尖酸刻薄”而喜欢你,你怎么看待这种喜欢?

连岳:说我温和宽容的也很多。说实话,只要喜欢 我,什么理由我都可以接受。让我不安的是,现在许多“Q&A”书籍,喜欢以“尖酸刻薄”作为广告语,我发现这里面有一种让人厌恶的前提,那就是提 问者是一堆弱智白痴——至少是智力远逊于回答者的人——他们贱兮兮地等着别人蹂躏他们,仿佛马戏团里的小丑游戏。这是作者自己降格了。对话是最能真实观察 社会,双方也相当享受智力快感的文体,你会在我的书里发现许多来信者文字与思维都比我高明。对所有的来信,我都心存感激。
当然如果真有人是喜 欢我的“尖酸刻薄”,这倒要引起我的恐惧。“尖酸刻薄”只能作为无意识的副产品存在,一旦作为主要追求,可能路也就走死了。作为补偿,我的BLOG评论功 能完全开放,绝不删除任何意见——不爽我的人,可以方便在上面用最尖酸刻薄的语言嘲讽、挖苦我,并且能让每天两三万的浏览者看到。让一些尖酸刻薄回报到我 身上,这也许能中和出更多的温暖。

回复情感专栏,大约占你日常工作的几分之几?描述一下你日常的工作状态。

连岳:很少,一周一篇,不超过两个小时吧,当然,近来我也会不定期在BLOG上回一些情感问题,为了适应网络快速阅读的习惯,更为短小,所以也花不了什么时间。睡饱,起床,喝茶,看书,若有稿件要交,则交,这是我生活的常态。

在那么多的邮件中,什么样子的问题比较能够吸引你作出回答?

连岳:由于每周只回一封邮件,而每天收到的邮件量挺大的,所以 那封最终见报的邮件一定是吸引我的——我相信它也能吸引其他人的关注。表述饱满清晰的邮件比较具有对话价值,至于问题是什么,有时候反而相对次要,感情的 描述具有普鲁斯特性质,就是一个人的自我观照。同样的事件与同样的困惑,只为思考者及描述者的不同,会具有截然不同的价值。

开了快六年的情感专栏,你如何避免回答问题职业化?

连岳:首先,我保障自己作为一个懒人的特权,每类专栏每周只写一篇,情感专栏也是如此,不过分用劲,保持一点舒适的状态;其次,情感问答专栏于我来看,相当于炉边对话,我可能是相同的,可每次谈话的朋友不同,它反而比现实生活更容易保持新鲜感。

有读者说,看连岳回答感情问题,炫技大于诚意。看你的回答,一般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连岳:我对自己的文字技艺大有自信, 炫技的事情会留在别的地方玩。说实话,那是二十来岁时的爱好,已经炫腻了。现在选择在媒体上写文章,炫耀智力与文字的心思反而会收敛起来,让我的读者方 便、愉快地获知资讯与观点才是我该做的。尽量用平白的口语写作,让识字的人都看得懂,一直是我的追求——我不知这算不算炫技?

回答了这么多感情问题,能总结一下眼下中国人的爱情观吗?还是无法总结?

连岳:无法总结。爱情是充满个性的东西,爱情的知识与观点储备,就像一个人的内功一样,而具体的招式要你自己在实战中随机运用。比如中世纪主流价值只提倡天使式做爱,这是不是意味着每个人的快感都一样?当然不是,每个人每次都会有不同的感受。

谈立场:
中华文化传统只有经过自由主义之火,才能凤凰涅槃。

我曾试图在你的两本《我爱问连岳》里找出前后矛盾的回答,发现一个都没有!这对一个回答大量感情问题的专栏作家来说,难得。你也曾说过,人最基本是要做到知行合一。这个“最基本”来自哪里?

连岳:我再答六十年,你可能也很难发现我前后矛盾。人是万物的尺度,具体一点说,“我”是万物的尺度,想观察人性,跟自己对话就行了。他人身上的种种不 堪,虚伪、无力、嫉妒、贪婪、万般恶念,都在自己体内,向内观望,也是一个宇宙。你向人开列的种种说法,一定会像回形镖一样回到自己手中,想想自己说的自 己能不能做到就行了。
在我们生活的空气中,飘荡着许多“优美的抒情”、“深刻的道理”,一个人稍稍有点文字权力——很容易得到,你花几十秒开个BLOG就能写了——伸手一摘,就有现成的东西放在文章里,越是这种东西越要小心,多数文字匠就是死在这种恶灵上的。

常看你专栏的人总结:一般来说,连岳对一些在常人看起来很过分的“乱搞男女关系”的不良男女总是温言相劝,而对那些有着小抱怨的良家妇女则当头棒喝。是这样吗?为什么?

连岳:这有两个因素,一是这些“不良男女”并非不良——比如丈夫拒绝履行性义务时,我认为婚姻中的女性寻找性替代品(当然包括另一个男人),就是相当良 性的做法;而在传统标准中,这样的女人只能旱死,稍有异心就是不良。更重要的是,许多真有不良行为的人,是我们所谓的真小人,他们承认自己的软弱与错乱。 而那些把自己包装起来的伪君子,表面上是来请教,实际上在心底已经颇为自得,期待一个嘉奖。我的做法其实也是多数人的选择,真小人远比伪君子容易忍受。

由此,有些人说连岳对于千奇百怪感情的回答,总是直奔幸福而去,哪怕这种幸福有违“现有的社会伦理”。你怎么看待这种“有违”?

连岳:幸福的外延一定得比“现有的社会伦理”宽广,这是一代又一代新人能得到自己幸福的必要前提。个人的幸福感总是更敏感,更超脱,更尝试着突破“现有 的社会伦理”。以固化的社会伦理来da-ya特立独行者,一直是我们的感情不幸福的主要原因之一。离婚权、堕胎权、不育权、男女平等权、试婚权、同性相爱权—— 这些刚开始时都与“现有的社会伦理”剧烈冲突过。这种冲突还会变换不同的形态持续下去,不停更新“幸福”与“伦理”的定义。

对于感情问题的回答,你已然形成独特的“连岳式”。你对感情的基本立场是什么?“直奔幸福”?

连岳:爱自己。同时推己及人,允许别人爱他自己。

“连岳式”的情感立场又是从哪里来的?自由主义?

连岳:自由主义当然是我的主要立场。它保持个体独立性,剔除奴化的基因,在观念与知识上反对定见,不承认谁掌握了“最后一句话”。这一切,也都是健康情感必须接受的。

请详细说说你理解的自由主义,或你以之为一切基石的东西。

连岳:自由主义详细说,显然篇幅不够,我想只能简单说,它是一种你可以在言论、思想、生活方式上不受禁忌存在的方式;当与持这种存在方式的他人发生利益冲突时,他们是通过平等对话的理性方式达成妥协。

2004年有一场读经争论,当时一批年轻的自由主义学者,比如秋风、刘海波、范亚峰等,都明确强调中华文化传统的价值和重要性,都大力 批判理性和启蒙对传统的冲击。他们自称在学理上受到哈耶克和苏格兰学派的影响,并把自己的立场称为“中道自由主义”。你怎么看这个争论?怎么看“中道自由 主义”?

连岳:这批人是自设一个幽灵对手,然后与它辩论,我觉得乏味与无聊。自由主义的属性就注定它只能是“中道”,它不可能邪道,不可能极 端;自由主义不可能得出限制某个人自由的判断,因此,它不可能去限制“理性”与“启蒙”,它甚至也不能限制“非理性”与“反启蒙”;自由主义是唯一能 保证思想上力量与观点均衡的保障,再说一次,它是在“对话”基础上的说服与妥协。传统的价值与重要性,只有经过怀疑与肯定的对话之后仍然能够存留的,才具 有价值与重要性。靠限制“理性”与“启蒙”来宠爱旧东西,这本身就是对传统价值的极度不自信。比如说吧,现在没多少人会用《易经》来算命,也不会用 《论语》来架构政治体系,但这样淬炼过的传统价值依旧是——甚至是更可信任的——我们的价值来源。
说实话,我们的理性与启蒙都还只是小溪流,远远不是大河,尚冲不走垃圾,当下是应该指望它们来得猛烈一些。中华文化的传统只有经过自由主义之火,才能凤凰涅槃。怕火的,那是鸡。

谈王小波:
他是近几十年里最急需出现的文体医师。

你曾说过王小波对你影响甚大,你曾经有意识地模仿过他。

连岳:是,喜欢一个人总是要从自觉的模仿走到自觉的不模仿。王小波 的重要性——并不是强行拔高他——-在于他是近几十年里最急需出现的文体医师,将戾气、残暴、自以为是、蔑视公众这些霉菌从汉语里清除出去。他那种清新、 平和、幽默、理性的文风,说影响了一代年轻人,可能也不为过。自由主义的理念、公民社会的常识,原本在中文里也不少见,可惜只是言而无文,行之不远,只有 王小波让它们落了地,使它们成了媒体人的共识,成了青年的口头禅——这个功德,绝不小于任何一个顶尖的思想家。

还有谁,给你的思想启发能够达到王小波高度?

连岳:王小波的重要价值在于他是一个老师,一个传递者,围墙上的一扇门。他绝不暗示明示他就是思想的高度。王小波的作品里有非常清晰的知识谱系,按图索骥,你会发现一连串大人物,比如他频频提及的伯特兰·罗素,可能在思想高度上,要远远超过王小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4-24 12:57 , Processed in 0.02908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