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45|回复: 2

玻璃柜里的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6 20: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平在店里看鱼,凑得很近,若不是嫌那些水缸上不知有多少人的手在上边抹过,她会把鼻子呀、脸呀的在上边贴成扁陈平。这些可怜的鱼,虽然有华彩的外表、表情丰富、转动灵活的眼睛和各种美妙的或不知所云的名字,可是它们根本没有真正地在热带的汹涌的洋流里呆过,从生到死,只不过一方方透明的玻璃缸,只不过在灯光及人工布置而成的沙砾、水草、气泡中,似是而非地享受着温情小寓。就象很多人从没有到过自己喜欢的地方,也无从想象起。

很多时候,陈平觉得自己就象这些生活在玻璃柜里的鱼。同周围的人互相看得见,对于他们,自己的生活是透明,一眼可看到底;而他们来去或驻足,对于她却始终陌生,即便时间在不停地不停地流去。
当生活往往就这样奇怪地真空着,连同她怪异的袒露。

一整个早上,陈平都在翻报纸,也没有找到领导要的一个关于“三个代表”的新提法。迫不得已地认真看报纸,她真的头大,一贯讨厌报纸,多么浮躁虚夸的读物,适合等车无聊时或是上厕所用功时翻一翻。特别是日报、党报,基本上政客的政治游戏及手段彰显的舞台,前者更加上铺天盖地的广告。也有一些晚报,在百姓的衣食住行方面引导得津津有味,多半看过之后也觉得无聊。尽管领导一再说,做了这一行就要有政治敏感性,要加强理论修养,要关心时事政治。陈平知道自己工作不用心,有十分的劲她只花了二三分,偏偏她又显得比实际的聪明,事情落到头上的时候,总还能做好,于是领导盖棺定论:被动,不投入。
每个同事都显得很忙的样子,其实这样的单位,哪怕今天开始所有人一起放上二个月的长假,于国于民都没有任何影响或不便。她看轻自己的工作,而别人做得有滋有味,忙得热乎?L经常说,你们的工作简直就是吃喝玩乐,共产党养着你们这帮人能不腐败吗!都是纳税人的钱,什么政府的钱,他妈的我拒绝纳税。心态极之不陈平衡。陈平嗤嗤傻笑,L看她的工作轻松写意,而身在其中的时候就不那么觉得了。
人声一多,旁人的忙碌,陈平就跟着心乱,忘了自己要做什么,一味发晕,磨来磨去的。其实她也有事要做啊,可……是什么事?
喧嚣的水域里,鱼快速地洄游,焦躁但不明所以。

加工资的文件下来了,大家议论纷纷。虽然都是文件中明明白白规定,划了等级的,按号入座就是,陈平还是想自己看,知道个究竟。她到办公室借文件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样子,心里甭提多别扭,觉得自己关心这个非常不好意思,又想着别人会不会觉得她多事?办公室的同事是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欲言又止。陈平则面无表情地拿了文件扭头就走。
张玲要坦然得多,她问,有什么好消息?怎么好象听说比原来的更少?于是组织处的人就一五一十地讲给她听,省事多了。张玲刚刚调到单位来,是陈平所在处室的处长,大三十几岁的离婚女人,独自带着儿子,最近还在市里最好的地段以非常优惠的价格买了近90陈平的二手房,口气强硬,是经过了生活磨砺的人,已经修炼出了坚硬的外壳。开始的时候,陈平对张玲的口气非常反感,后来张玲有所注意,陈平也变得迟钝了。

在单位的陈平绝对不是可亲可爱的女子,她总叫人别扭,虽然她没有坏心眼和手段,对旁人的事也不感兴趣,既不传播流言蜚语,也不在领导耳边嘀咕,贬低别人抬高自己,更没把同事的过错用小本子记起来,以便必要的时刻翻老帐还击,可不能阻止别人不认为她是在暗中较劲。她根本是忘性很大的人,据说这是自尊心不强的表现,因为自尊强的人会把别人的伤害牢牢记住并给予报复。大家一样地偷懒和溜班,可她不懂得隐藏,就被抓了作典型。有一次上班迟到,领导问怎么这么迟?陈平说有事。当然是有事,关键是她不想告诉领导是什么事,于是就是不尊重领导。新上任的领导总会对大家的态度分外敏感,自此对她介怀,陈平还浑然不觉,直到三堂会省。八个人的机关,一多半是领导,那天领导的一多半齐齐围住陈平,起因是她编辑的报刊上有别字,还把对口联系单位的局领导名字搞错了。陈平低着头面无表情一声不吭,无论领导们说什么,她都那样。领导说她总是上网,说她迟到,说她的电话多,说她这几年到底做了什么事?!陈平悲愤地想同一期进单位的人里,她发的文章最多,领导每次看到系统刊物上自己单位的文章时,怎么没感觉?现在竟然说她什么事也没有做。她的电脑猫都没了,上网那是上个世纪的事了。她住得最远,近一个小时的车程,路上那么多的变数,再说单位谁不是有迟到的时候。她没有手机传呼,朋友找她挂单位,她的朋友并不多,有时候笑得太开心忘乎所以。领导说,就连她去部里帮忙那两个月,人家也说她的电话多。听到这,感觉中陈平的嘴已张成了O型,诧异,好笑,鄙薄,忽然她对他说的话全然不以为意了。因为那两个月里她接的电话总数不超过5个,一个还是妈妈挂的长途。忽然她醒悟这种种密集的指责是源于某种情绪和预谋。她承认她的疏忽,校对的时候没有认真,那篇同事的稿件,她看过,没想到会弄错了名字,没想到挂电话去卫生局核实。
一个人的时候陈平哭了好久,不论怎样她至少要做得旁人没有话可说。自然领导又认为她那天的态度很不佳,自始至终都象绝缘体不肯表态,自然后遗症是很悠长的,单位外出旅游全部人都去,没有她的份。再后来甚至连外单位的人都知道她与单位的人关系不好了。陈平觉得恐惧,她不管别人的事,以为别人也不会对她的事感兴趣,可居然连外单位的人也开始传说。

好奇怪,陈平想,自己同书中那个神经病的女人何其相似!不自在写在脸上、衣褶里,写在一切上。
L说,你敏感过头了。
是么?上午同事们在告诉张玲这次加工资的事,我走过去听,她奇怪的看我一眼。大概我很少加入这种谈话。
(未完)
发表于 2003-1-7 18: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更像金鱼。
没有目标,得过且过。速度缓慢的游动,从容得盲目。

一个平庸且甘于平庸的女子,碌碌无为的生活,勾心斗角的人群。
一个不习惯隐藏的人,绝非幼稚,却足够单纯。



发表于 2003-1-13 23: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有点象刘震云《一地鸡毛》的味道,就是作者主观视点稍微浓了一点,叙事性弱了一点。很喜欢陈平这种不温不火的小女人,平静地接受犬牙交错的生活。不挣扎,不反抗如一尾金鱼活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20 06:01 , Processed in 0.02426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