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92|回复: 2

安达充短篇——中途下车[转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23 14: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ABLE style="FILTER: glow(color=Green,strength=#1)">
<font size=2 face=新宋体 color=yellow>  汽笛的鸣叫声轻快地划过晴空,列车飞快地奔跑着,就正如我的心一样,渴望着能马上飞到心目中的她的面前。
  首先自我介绍。我叫松村渡,十六岁。既不懂得把勺子擦得弯曲,也没有一击必杀的绝招。当然,亦从未投出过变化球。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平凡。
  …………噢,总之各位当我是个随处皆是的平凡高中一年级生就可以了。

  “啊,大海”,的确,我还是头一回在飞驰的列车上看到如此美丽的大海,一座犹如巨龟一般的岛屿静静地伏在海上,远处洁白得象棉花糖似的云朵贴在海面上慢慢飘动着。
  列车渐渐慢了下来,“木美滨,木美滨”,乘务员报站的声音从广播中传了出来,到此消暑的乘客纷纷带着家人和行李走下列车。

  …………不过,假若你问,平凡的高中一年级生在暑假时会去游泳的吗?那也不是。我的目的地还在前面。我倚靠在车窗前,遥望着蔚蓝的大海。那儿有在中学一年级时转校离去的。
  我的…………我的眼皮底下好象有什么东西在自行移动!?我回转头,只看见一个穿着夏威夷衬衫的男子正狂奔出列车,他的手里拿着我的…………
  “我的旅行袋!”我大声的喊叫道。


  蓝天,白云。
  海浪,清风。
  雪白的大腿和穿着性感泳衣的姐姐…………

  我再说一次。我并非在暑假来游泳。我的目的地还在前面。
  在寻找了几乎一个多小时仍未抓到小偷的情况下,我决定碰碰运气,走到沙滩上一排排的小吃店看看有没有收获。人在身无长物的时候总会习惯性地伸手进裤袋,看看有什么是可以解救的。
  摊开手掌,一、二、三、四,总共有硬币三百一十元。

  “哎呀…………”
  一件塑料材质的物体和我的后脑勺发生了不算很疼痛的碰撞,但我的三百一十元,却爽快地从我的手心飞出,埋没在细白的沙滩里。
  “哇!哇!”一个已经穷得一干二净的人惨叫着飞扑向他面前的沙堆,寻找那仅剩下来的丁点财产。
  “呀,对不起。”一把女孩子的声音从我的身后穿来。
  “松村?”女孩居然叫出我的名字!?
  我回过头一看,一个双手扶着橡皮艇的短发少女站在我的身后。
  “小宫。”
  “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小宫诧异地望着我。
  “我问你才对。”我诧异地望着小宫。

  呀!最重要的不是这些,三百一十元!三百一十元!我又转身继续在沙滩上寻找我的硬币。
  “丢了多少钱?”小宫关注地问道。
  “唔。”她还不知道我丢了多少钱!?
  我抬起头看了看不远处小吃店的价目表,最便宜的炒面餐也要八百元,而手里的只有找回来的三百一十元…………
  “还有一个500元硬币…………你有没有见到?”
  小宫弯腰找了找,从沙堆里捡起一枚硬币,高兴地叫道:“呀,有了,有了。”
  吓?!真的有!?我立时飞扑到小宫找硬币的那个区域,忙乱地拨开沙堆看看还有没有这些上帝的恩赐。
  小宫望着我有点莫名其妙的举动,问道:“你干什么?丢了的不是都捡回了吗?”
  “呀,是的。”



  “抢走了?哈哈哈。”小宫清脆的笑声从小吃店里传了出来。
  坐在一旁,嘴里塞满炒面的我问道:“有什么好笑?”
  小宫自信地望着我道:“你一定又在发呆才被人抢走的吧。”
  忘记介绍了,小宫庆子…………小学、中学都是同校,但同班只有一次。

  “什么我一定又在发呆?我跟你不是太熟啊。”被说中痛处的我只有不断掩饰自己。
  “报了警察没有?”小宫问。
  “报了。”
  “家呢?”
  “家里没有人啊。”我举起筷子,急急道:“全家去了北海道旅行,我分了相等的钱…………”
  “一个人来游泳?”
  “所以呀,我不是预算在这里下车的!”我愤愤不平地叨唠着。
  “你打算去哪里?”小宫问。
  我吃完最后一条面条,想了想,道:“这与你无关。”
  “…………那么,身无一文,怎样回去?”
  “呀,对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我急急忙忙道:“刚才我想向警察借的,但我说不能联络上父母,他似乎不太相信。”
  “你应该知道我是否一个骗子吧?”我满脸诚恳的笑容,用手指着自己道。
  “刚才是谁说我跟你不是太熟的呢?”小宫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求求你!借钱给我吧,二万,呀,不,一万五千。”我笑容满面地望着小宫,脸上的诚恳又加多了几分。
  小宫用手指顶着托盘,道:“我有钱借给别人的话就不会在这里做兼职了。”
  在我的苦苦哀求下,她转身想了一阵子,道:“好吧。那么,这样做吧。”



  比基尼泳衣…………漂亮的泳衣姐姐…………
  “过来,伙计。”泳衣在说话咧!
  “!?”我托着托盘,呆呆地站着。
  “呀。”,小宫用盘子敲了我一下,“叫你呀。”
  “两杯刨冰。草莓和柠檬的。”

  ……因为是这个原因,这里是小宫庆子的伯母经营的海滩小食店。只是回家的旅费的话,做一整天兼职便可赚到……但来到了这里就不能放弃了。我的目的地是…………

  “佐仓同学身体好吗?”小宫忽然问道。
  “吓?”我不禁有些意外。
  “呃,中一时候转校离去的那个可爱女孩。”正在擦碟子的小宫解释道。
  “呀,呀呀,佐仓麻美吗?”
  我初恋的女孩子。
  “好象是搬到这附近呢。”
  “呀,好象是。”我洗碟子的力度不自然地大了,泡沫纷纷从水中浮了出来。
  “两位,休息一个小时吧。”小宫和善的伯母从门外探头进来道。
  “是。”

  *     *     *

  “你在看什么?”我发现小宫一个人站在小食店的后面,呆呆地望着一棵树。
  “有只蝴蝶掉进蜘蛛网了。”小宫道。
  我走近小宫,问道:“你害怕蜘蛛吗?”
  “不怎么怕。”小宫回答道。
  “那么救它吧。”
  “为什么?”
  “很可怜嘛。”
  “是嘛?”小宫的语气似乎有些不以为然,她的双眼闪硕着亮光,“这可能是蜘蛛等了数天才有的食物。”
  “女孩子通常爱护蝴蝶的。”我搔了搔脖子道。
  “是吗?”

  好可怜呀,松村同学,救它吧!她在的话一定会这么说的。

  “那么,它以在变成蝴蝶之前的毛虫姿态掉进去的话又如何?”小宫问道。
  “吓。”我愣了一下,道:“或者难于救助吧……”
  “本来就是同一东西,可是不漂亮便不救。”小宫道。
  “通常不会考虑这么多的。”我顺手将蝴蝶从蛛网上扯了下来,蝴蝶飘飘然地飞走了。
  “呀。蜘蛛饿死的话唯你是问。”小宫认真地望着我道。
  “是的,是的。”我认真地答道。
  远处的浪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好一个晴朗的天啊…………



  “游泳吗?”小宫望着大海,随意问了句。
  我望了望自己的衣服,道:“这身打扮?”
  小宫回头看了看松村,恍然大悟道:“呀,这么说来,你怎样换衣服?”
  我摆出一副很严肃的表情,道:“哪有怎样?什么都被抢去了,一条内裤也没剩下。在收到工钱之前就是这样子了,哪有办法?”
  “喂,喂。”小宫的脸上一副古怪的表情。

  从体育用品店出来后,我的手里提着一个装着便服的袋子,穿着新买的泳裤笑嘻嘻的对小宫说:“合衬吗?”
  “收了工钱后马上还给我。”小宫不情愿地答道。
  …………

  小宫转过身,看着松村腿上的一个直径有两三厘米大的伤痕,道:“那伤痕……在夏令营时……”
  我踢了踢腿,看着自己的伤痕,道:“是的,一个人在竹林里玩,跌倒的时候插中尖竹。很痛呢,流了很多血。我从竹林一拐一拐地走出来时,刚好见到佐仓麻美。我就此昏了过去。我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的床上,看见佐仓很担心地看着我。后来听医生说,因为包扎得宜才得救。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呢。”小宫的语气好象不是很相信。
  我急急忙忙道:“是真的呀!老师们在远处,到达医院也需要一段时间。不过……因为这一次受伤,后来和佐仓颇要好…………”
  “咳咳”小宫不自然地咳嗽着,“真可惜呢。她转校了。”
  我故作大方道:“傻瓜,那是小学时的事了。”

  真的很可惜。
  但是,我以为随着时间过去便会忘记了。
  可是,像腿上的伤痕没有消除般,佐仓的回忆也没有消失。
  总之,我想再见她一次。
  即使错过了北海道旅行。
  即使遇到抢匪,落得做兼职的下场……也没所谓。
  随处皆是的平凡高中一年级生的初恋,大致如此。

  哇…………!!
  远处的礁石上传来孩子的哭声,我和小宫忙走过去看个究竟。
  “怎么了?孩子。”小宫问道。
  “流血了!”小孩子的腿上有些红红的血印,看来是刚刚摔倒的伤痕。
  小宫走上前,用海水泼在小孩的腿上,道:“怎样?怎样?没什么大不了的,用碱水清洗消毒吧。”
  “呜…………”小孩疼得叫了起来,挣脱小宫,一边叫着妈妈一边蹦蹦跳跳地逃了。
  “你真粗鲁。”我望着远去的小孩,道。
  小宫笑了笑,道:“能够那样活脱脱地跑,不用担心了。”
  “这样说来,你的父亲好象是个医生呢。”
  小宫环抱着手臂,不无自豪地道:“因为太过医者父母心,所以赚不到钱。”
  我仔细地端详着小宫,慢慢的,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她的大腿上的一颗痔上。
  好象似曾相识的样子…………
  啪,小宫用脚踢了些水到松村的脸上,喊道:“你看着哪儿呀?色情狂!”
  我忙解释道:“蠢材,不是呀!只是奇怪那儿有颗痔。”
  小宫不知为何大踏步地走了,边走边道:“一两颗痔,谁都会有的。”

  海滩在轻松的音乐声中度过了愉快的一天,在这天里,我忙碌地穿插在厨房和顾客之间…………
  刚从市场买菜回来的小宫骑着脚踏车,在下午暖和的阳光下正赶回餐厅。经过警局的时候,她停下了,看着写着“小心!黑夜暗道和编辑”的警告牌旁的布告栏,她静静地看着。
  回到餐厅,刚刚停好脚踏车的小宫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她。
  “小宫。看!昨天的蜘蛛还活着。”我满脸笑容地指着树上的蜘蛛网。
  小宫看在眼里,浅浅地笑了。

  上午忙碌的工作,无暇享受海滩的美丽景色,和小宫一起帮老板娘忙这忙那…………
  下午,我们畅游在蔚蓝的大海上,小宫居然还遇见了那个可怜的小孩,小孩见到小宫的时候那害怕的表情实在可爱。
  晚上,在缤纷的烟火中,我头一次看见小宫开怀的笑容,在花火中闪烁着…………

  第三天的清早,老板娘把薪水交给我。
  “喂,是内裤钱和泳裤钱。”
  “欠款的名目令人难以收下。”
  “那么,不还了。”
  小宫以豪快的手法夺过了我手上拿着的钱,道:“好,裤钱。已收下了!”
  “我送你到车站吧。”小宫道。
  “那劳烦你了。”

  风穿过树丛,哗啦哗啦地响着,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一点点地照在道路上…………
  经过警局的时候,我随便望了望布告栏。
  “8月10日在车站遇到抢匪的松村先生,旅行袋已夺回。(钱包也没事)”
  …………

  “对不起。”在临进车站之前,小宫忽然道。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道。
  “我是知道的。旅行袋已寻回的事。”
  “哦?”
  小宫没有直视我,她慢慢道:“和你在一起觉得很开心,所以没告诉你…………”
  我望着小宫…………
  “对不起。”小宫勉强地笑道。
  “算了,没所谓……兼职工钱也很多。”我道。
  小宫忽然道:“我祝你顺利吧。”
  “什么顺利呀?”我不好意思地回道。
  小宫没再说什么,只是报以温柔的微笑…………
  “拜拜。”

  在飞速行驶的列车上,我走过一个正在打盹的少年的座位。
  “八田!?”我惊讶地叫道。
  “唔。”睡梦初醒的八田望着我,“松村?你怎会在这里?”
  我讶异地叫道:“我问你才对!呀!你打算去找佐仓麻美吗!?”
  “佐仓?”八田奇怪地望着我。
  “这么说来,你入院割盲肠时,请佐仓替你抄笔记,她对你也颇温柔呢…………”我忽然回想起过去。
  “慢着!”八田打断了我的话头,“替我抄笔记的是小宫庆子。”
  “吓?”
  “佐仓麻美温柔!?不要胡说八道!那女人只懂得卖口乖。”八田忿忿然地道:“在老师面前说‘我给你抄吧……’到头来却说:‘小宫同学的字写得好,所以请她抄了。’那家伙时常也是这样的。小学时,自作主张捡了一头流浪狗回来,口里说:‘它很可怜的,大家一起照顾它吧…………’可是她却推给了负责饲养小动物的同学,那狗儿稍微长大了,她又说:‘好可怕呀!’瞧也不瞧一眼。手指被咬了少许流血,她也几乎晕倒。”

  我呆呆地坐着,反复想着八田的话…………
  流了很多血。
  在佐仓的身后…………
  那时候……还有另一个人……
  “振作点,松村。”她的话语给予了我信心…………
  痔,大腿上的痔…………

  八田继续道:“她外表可爱,很受男生欢迎,但是女生们却很讨厌她。若不是有很多朋友的小宫关心她,不让她被孤立的话,她只是个被排斥的人。”
  “木美滨站还未到呢?”八田忽然道。
  “唔。”
  “呀,我刚才睡着了。听说小宫在那儿的海滩做兼职。很想见她呢。我推掉了一家去冲绳的旅行来约会她的。”八田志在必得地笑了。
  “唔…………”
  “木美滨站…………”
  “呀。还有两个站左右才到呢。我猜…………”
  我说谎了,为什么我会说谎呢?
  “三上,三上。”,乘务员报站的声音从广播中传了出来。
  我拿着行李离开了座位,“你去哪里?”八田问道,“厕所。”
  “车门即将关闭。下一站是下三上、下三上。”
  目送列车远去,我慢慢地走下站台,来到另一边的候车台上,等候归程的列车…………

  小宫庆子。小学、中学虽然是同校,但同班只有一次…………
  每次看见腿上的伤痕,就会记起她。
  是我初恋的女孩。</font></table>
发表于 2003-1-24 11: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美好的误会造就美好的将来~~~
 楼主| 发表于 2003-1-24 13: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style='font-size:12pt;line-height:16pt;color:Red ;background-color:Yellow'><b>还是橘子最有眼光哈</b></fon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5 20:55 , Processed in 0.02862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