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58|回复: 1

记得。逃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24 10: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乔小斐最想收到的礼物是一枚戒指,质地不重要,环型的东西给人周而复始恒久包容的感觉,一种向心的驱动力,在无人处扬起手臂,透着阳光看它,寂寞的夜晚垂悬项间,入睡前香一个吻儿,思绪远游之时漫不经心地轻轻摸索……。遗憾的是至今没有这样的一个指环出现。有时候乔小斐会跑到首饰店里试戴那些珠宝首饰,也有时候买一些细链子耳环什么的给自己,而某个地方却始终空位。很奇怪,有些东西生来就是要旁人送的,父母、朋友或爱人,一个只属于纪念的空间。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绝望比蘑菇长得还快,央托离她还是那么远,除了每日一二个电话问安贫嘴,还有什么他存在的证明?电话一挂断,整个人就象水气蒸发了,那时候乔小斐总有点疑惑央托的真实性。而没有央托的日子,似乎也平安地过去,下班回家洗完澡上网看段子、逛聊天室,论坛里熟悉的名字陌生的人、偶尔老网友们互相问候,却再不象刚上网时的兴奋,对着屏幕或笑或哭了。不变的是仍旧喝大量的白开水。十一点钟下网搜索电视频道,没发现有趣的,就回房间钻被窝里看书,息灯歇菜,待黑暗终于象床大被子柔软地覆盖下来,禁不住享受地一阵酥麻,想还是这时候最幸福啊,梦里还有许多期待。
沉寂久了倒也生出安适来,索性俗世灭欲大修行,连朋友都不联系了,见人就累。央托送乔小斐的CD香水,因为味道太过浓烈始终摆在书柜里,那天在时尚杂志上看到它的广告,与金色女郎融为了一体,“那疼,一个金圆的版图在舌间上流转。”

面对活着这一头等的且刻不容缓的现实,乔小斐努力要用语言去维系点什么,过后又觉得没味。或者那便是希望?希望着一个方向,一个朦胧的光环,不论最终是否飞抵那里。
乔小斐很想很想问央托会不会离婚?她心里也知道央托的答案,央托说,他想的。只是想和做之间的距离,就同梦境和现实一样遥远,一样带着丝丝缕缕似是而非的紧密关联。
而不能问的时候心情就开始转坏变得郁闷。只能停留在表层的谈情说爱和玩笑上,尽管央托说他和笑之间已经三年没有做爱,一想到夜里他回家去,继续同笑睡在一张床上,乔小斐就体验发怒沉落寒冷黑暗倍感孤独的全过程。
如果一起的时候快乐幸福过,但是无力抓住它。是不能抓住,因为责任?因为善良?因为央托曾爱过笑宠过笑,曾经答应照顾她一生一世?是笑依旧爱着央托?或者他们的又是最老套的错误相见恨晚?
没有承诺就没有欺骗,没有欺骗就无所谓受伤不受伤,无所谓。乔小斐对着镜子狠狠咬自己的唇。


转眼第三个秋天临近,开初那么不经意地说两年为期,现在大限将至。乔小斐知道自己会离开,没有漂移,仅只是淹没,淹没于生活,淹没于无穷无尽的熙来攘往。


我以为可以等到最后
原来你早就与我道别
当期冀与失落撕扯不休的时候
我只是爱上自己心底的一个影子

今天看见你快乐地生活
所有的欺骗才揭晓
恍然大悟我却哭了
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从来没有爱过我

无尽的怀念曾是我的宝
在重逢的一瞬彻底破灭
我恨这个你
是他杀死了过去的你
熄灭了残存的信心和美丽

怨恨是腐烂的根茎,乔小斐不让它发芽,它要生长的时候她就喝口水咽下它。或许什么解释都不必了,就这么逃离。写完这首诗,乔小斐知道自己并不希望有一天会与央托重逢。没有重逢就没有恍悟,没有恍悟世界就依旧美好,依旧美好。
发表于 2003-2-23 20:33: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都在寻找真理,但找来找去都只是找到‘~我~’的真理,客观的东西装在主观的脑子里,反映出来的便带上了主观的色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8 05:38 , Processed in 0.02554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