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671|回复: 17

叹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2-6 22: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阿杜沉闷着,我的心也沉默了,中午的咖啡厅并不冷清,靠窗的座位上有暖暖的阳光。
这里离阿杜的单位不远,他可以在2分钟内重又出现在办公室里。我骑车去看他,一起的时间不过半小时,而一路途上我要自己象阳光一样的快乐晴好。
阿杜看起来憔悴疲倦,说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下着棋有一瞬突然产生了幻觉,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我无法透过阿杜明朗的笑想象那到底是怎样的场景?只是,那一刻我心里又一次地叹气了。算了,不问他要什么将来了,不必加重他的负担了。
对于将来的渴望其实我一直是胆怯的,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想象,甚至越来越不抱希望了。惟有一个人的生活是唾手可得不必求人的。
或许,在没有遇到恰好的人、恰好的机缘前,根本不必说出来什么盼望,说出来是多余,更加寂寞,因为无法实现。


回家的第一天,我同阿杜以及他的同事一起去了酒吧。从酒吧回来,微熏的两个人,阿杜说,其实很怕会辜负我。
注视着对街的灯火,我知道“辜负”指的是什么,那时候我的心里也只能是叹气。
他的妻,他们纠缠的缘,他们的孩子是他更加放不下的。
等待我的,也许只是有一天自己的淡出。
随着那种感觉越来越清晰,我也就越来越心安。不再有欲望的时候,痛苦焦灼也就减少了。

看着阿杜沉默和迟疑,我的笑隐没在阴影里,幽微但没有怨气,想说,如果终归是离散,让我一个人痛苦吧,你仍旧回你的家,做你的好丈夫好父亲。“没有爱,又能怎样?谁不是,孤独收场?”
一个人生活,一个人伤心,一个人老去,一个人宁静,一个人追忆,不能传递,于是一切都只是一个人。
谁会是我的伴呢?也许本就没有。
虽然我一度那么渴望那个人会是阿杜。
注定的孤独。

其实我越来越知道我同阿杜没有缘分,不能相濡以沫,不能相扶到老。
“你娶我吧,我们结婚吧” 常常我还是笑着恳求他,走在幽暗的小巷里,坐在茶馆的隔间里,那些话说过便说过了,好似彩色的透明糖纸张贴我们之间的空虚。阿杜抽烟,让我不要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说,从来没有人这样摸他的脸,我怎么胆子这么大?
因为他没有对我凶过?因为终有一天会离开,我们不再相见?

.
阿杜到单位加班的下午,刚开始我常去看他。办公室里他会开一台电脑我玩,然后自己在位置上查资料或下围棋。我们之间的交流那么少,我很失望,却也不知同他说些什么。在想象中拉住彼此的手,望着对方眼睛开始笑,现实中,我们是孤独的不能传递的两个永恒个体。家庭的冷战氛围,使他睡眠不足心情沉重难以集中思想于工作,而只有工作进展顺利的时候,阿杜才彻头彻尾地兴致勃勃心情愉快。那时候他会抱起我来,将脑袋埋入毛衣里深呼吸。
喜欢那些我们一起吃晚饭,然后牵手闲逛的夜晚,寒冷的空气使相握的手更觉温暖。阿杜说,真舒服,没想到有个女子可以陪他逛书店。我想,我要的幸福更平淡,只要有个我天天等他回家男人,陪我闲话,拥抱我。
后来天一黑阿杜就要回家,我没说什么,回去的路上冷极了。


我越来越耐不住寂寞了,每个夜晚都出去游荡,想阿杜的时候就拨打他的手机,通常没有人接,听着电话一声声地响,在短暂的时间里摒声静气,脑子空白什么也不想。阿杜不接电话我也不生气,这一定让人很讨厌,他是有家的男人。
我想我爱上了无人接听电话的声音了,寂寞的淋水的感觉。陌生人总是讨厌,而我又多么需要置身在陌生人中的热闹,酒吧昏暗的灯影很好,喧嚣的音乐很好,花钱买醉,穿邋遢老气的衣服,胡乱扎个马尾,出门就打的回家。

那个拉小提琴的女子有极美的身段,极洒脱的台风,当熟悉的乐曲响起的时候,我的眼睛进水了。最初是阿杜带我来苏格兰酒吧,并且听到《卡萨不兰卡》,那时候天气还很热,我们喝冰镇的红酒,坐得贴近,一个晚上都在耳语。我用左手食指逐一梳理出他五官的轮廓,他闭着眼睛,表情有一点辛酸一点点感动。他的牙非常小而且平整,手指划过嘴唇的时候轻轻的咬住, 左臂使劲地搂了我一下,引起我心底的一阵悸动。现在我一个人坐在舞台边,跟着乐曲哼唱。
“小姐,我可以坐这里么?”
我睨那人一眼,没有吭声。心情很坏,我不想同人说话,更不喜欢哭的时候有人打搅。
男人个子不高,中年人浮肿阴郁的脸,整个人说不出哪里很脏的感觉。“小姐可以请你喝酒么?”男人很不识相地凑到近来问。
我厌恶地闪开身子,看他被酒精熏红的眼,恶臭的酒气即便我喝高了也感到反胃。
我恶狠狠的冷眼瞪他,他非但没有知难而退,反倒伸手搂过来,粗糙的骨节粗大指甲肮脏的手此刻正摇晃着满杯的酒要递到我的嘴边。
“把你的牙刷干净点”我说着把桌上的酒泼到他的脸上去了,在他还闭眼发愣的当口溜之大吉。

那天我在酒吧里呆到很晚,走的时候摇摇晃晃。出了酒吧门口,雨后清新的夜风在我身边打了一个转,象一声叹息,我差点问,为什么你也叹息?。
没有看到空车,我往前走,音乐还在耳边回旋。突然有个黑影冲过来捂住了我的头,我又闻到了恶臭,我的身子被往后扭着快要折断,同时有冰凌锋利的东西一下一下捅着我的嘴,“我叫你刷牙叫你刷牙!”最初的疼痛和惊诧,嘴里为熟悉有陌生的咸腥充满,很快变得纷乱麻木,我喊不出来。我的手徒然地本能地护住脸,他扎得那么快,刀子无数次穿透了我的手掌。倒在积水里,我感觉到男人还在一下一下狠狠地踢着,“臭婆娘!我叫你刷牙!” 不知过了多久,渐渐不知所以地空白起来。
忽然我听到了手机铃响,我想说,包还我,让我接一个电话。可是只有几个血泡氤氲在眼前的积水里,霓虹灯的倒影渐渐模糊,手机铃声渐渐远去了。
我的手机号码只告诉过阿杜。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3-2-6 23:07:25编辑过]

发表于 2003-2-23 18: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

看了觉得多余的爱是一种伤害
对别人对自己
发表于 2003-2-23 18: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她好可怜
我不希望成为第二个她
发表于 2003-2-23 18: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虽然有时候我也很不爽,但是基本上我还是很讨厌看这种
发表于 2003-2-23 18: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我好怕成为
感情无法控制
[em25]
发表于 2003-2-23 18: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什么感觉,就是一三角恋

心理和我有点象,对什么都没什么感觉。不过我正在谈恋爱,这很奇怪[em07]
发表于 2003-2-23 18:5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高中开始,我就下意识地避开那些比较悲剧的,怕自己受到影响[em20]
发表于 2003-2-23 18: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美好的东西也看不到啊[em11][em12]
发表于 2003-2-23 19: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讨厌第三者,就算他们之间是真正的爱情,这是一种对人生,对家庭,对孩子的极端的不负责任。这也是一种逃避。一般来说,即使最后会在一起,通常也不会太长久,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得到了就不像自己原先想的那样了,还不如留点回忆会更美好。[em25][em18]
发表于 2003-2-23 19: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三姨丈,还有我妈妈的好朋友的老公都外遇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8 06:11 , Processed in 0.03703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