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85|回复: 3

香格里拉.素心兰(接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2-22 13: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日,偶自外入,见女郎自网中出,年约十八九,秀曼都雅,世罕其匹,见生甚避,而意凛如也……女默然,意殊不乐,偶乃归。详其状而疑之曰:“女子得非嫌吾贫乎?为人不言亦不笑,艳如桃李,而冷若霜雪,奇人也!”,女忽回首,嫣然而笑,以绣球掷之……

                                                     ---聊斋志异《侠女》
………………………………………………………………………………………………

      我们因为寂寞所以发明了网络,但我们也因为有了网络而变得更加寂寞。我们需要交流,所以发明了语言。当我们局促于一村一落时,我们并不感到自己有多么孤单。抬脚就可以迈入隔壁邻居家里,那时所知最远的世界不过也是邻村那道山路。然后这世界有了书信这种工具,可以通过文字与远方的人交流情感。接着是电话,再接着,就是可怕的互联网络,我可以用它跟世界任何角落的人交流。我的感觉无限延伸,但我真不感到寂寞了吗?
      接触的范围越大,寂寞感就越强。走在山谷里,抬头望去,发觉天空不过一席见方,感觉天空是为自己而存在。爬到山顶上,才会发现自己不过是无限蓝天下可以忽略的一个点而已,才明白沧海一粟是多么的渺小与可怜。
      网络是一次盛大的假面舞会,大家都戴着不同的面具,相互亲切地打着招呼。有前辈讲过,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我是一条狗。这句话应该理解为,在网络上,没有人会在乎我是否戴着一个狗面具。一个新的化名就可以给我一个新的感觉,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可以从一条四处乱咬的狗变成一个道貌岸然的君子,这个进化过程需要的时间仅以秒为计算单位。这里是一个锻炼交际与谎言,政客与流氓共舞的所在。而我既不是政客也不是流氓,所以从心里来讲,我并不喜欢网络。
      望着窗外铺红挂绿的街道,望着孩子们兴高采烈的面孔,我可以在几秒钟的时间,向上百的网友发出衷心的祝福。但我最盼望的是,在母亲面前,无拘地喊一声“妈妈”。情人节要到了,想给网络上的“她”送上一朵花。我可以让她看到一抹嫣红,几线翠绿,甚至可以让她听到风儿对花的细语。但我却无法让她看到我为这朵花滴下的眼泪,也无法看到她为花儿而绽放的笑脸。
      ……
      这是我上网近两年来对网络一直保持的观点。
      好比我喜欢热闹,但更习惯自己跟自己说话,所以我的脑子永远也不会空歇。
      因为有些自闭,所以我喜欢网络,但我并不相信网络,我也不太愿意去接受爱情,当然这有很多方面的原因,可事实是我发觉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丫头这只可爱的小精灵……
      98年是多灾多难的一年,首先是海湾战争爆发,继而是倒霉的俄国核潜艇“库尔斯克”号失事,再跟着是重庆綦江彩虹桥垮塌……地球上的每个角落都在上演着悲欢离合,世界每天都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而我的世界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和丫头海阔天空。
      ……
      又是一个周末的夜晚。
      阿非:“来了?”
      Ariel:“恩!”
      经过数月的交战,我对丫头已很是熟悉,譬如这“恩”字就是丫头的特色字,也是她的招牌。我从刚开始的不满到逐渐过渡到现在的默认,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子---习惯啦,就好了。
      阿非:“今天晚上想研究什么问题呀?是世界和平?还是咱们家小狗的性别问题呢?”
      Ariel:“阿非,我今天心情不好。”
      阿非:“心情不好?怎么了?说来听听……”
      最近,我已经开始变得习惯合着丫头的心情而喜怒哀乐的生活。
      Ariel:“……”
      阿非:“究竟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呀?”
      Ariel:“恩”。
      丫头的又一个习惯,心情不好时她总是喜欢用连续的“恩”字来打发我。
      Ariel:“好了,没什么,都过去了,我没事的。前途是一片光明的,世界是精彩的,未来是属于我们的,阿非同志”。               
      我猜想丫头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但我没有再继续追问,因为我知道她不想说的事我再怎么问也是没用的。丫头是个女孩,可却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孩,她会对你撒娇,会对你发脾气,有时她也会安慰你……但她永远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就是我所认识的丫头,一只捉摸不透的精灵。
      阿非:“干脆去我常去的那个聊天室吧?我教你泡哥哥?”
      Ariel:“好啊”。
      三峡之窗聊天室系统信息:阿非先生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聊天室里人很多,因为我是这里常客,所以一进门就有大帮子熟人和我打着招呼。
      阿非笑嘻嘻的说:“美女好啊,好久没见你了,真是越聊越漂亮啦”
      阿非笑嘻嘻的说:“我忙着呢,忙着张罗结婚的事呗”
      ……
      我胡乱应付着一大帮子认识不认识的哥哥妹妹们,等回过头一看,依然不见丫头进门,我感觉有些奇怪,于是通过OICQ问她。
      阿非:“怎么没见你来呢?是不是迷路了?”
      Ariel:“没呀,我在里面喔,阿非你能认出我是谁吗?”
      OOH!MY GOD~~~这个聊天室里充斥着一百多号三教九流的人物,而装扮成女人的男人和本就是女人的女人少说也有五、六十,扣除我常见的十多个也还有三、四十个是我不认识的。虽然不是大海捞针也无异于雾里看花,而丫头就混迹于其中。要认不出来她准会不高兴,辨认时间太长她也会不高兴,这点是我所清楚的。俗话说急中生智,可我是越急越笨,越笨就越急,怎么急也是一筹莫展。正在我焦头烂额之际时,屏幕上有个女孩跟我搭话了。
      *悄悄的*叮叮铛铛小姐轻轻拍了拍阿非肩头:“小子,找人啊?”
      哈哈,我一看就明白了,原来丫头今天没耐性。还好,不然我又会被来上一堂思想品德课了。
      *悄悄的*阿非笑嘻嘻的说:“是啊,就是你呀?”
      *悄悄的*叮叮铛铛小姐吐了吐舌头说:“是我?我是谁啊?”
      *悄悄的*阿非笑嘻嘻的说:“你是我们家丫头啊。”
      *悄悄的*叮叮铛铛小姐没好气的说:“你还是我家长工呢。”
      这么一来我就又迷糊了,难道不是?这时OICQ丫头的头在动。
      Ariel:“哈哈,你个笨阿非呀,不逗你了,叮叮铛铛就是我啦”。
      阿非:“我估计也是,怎么叫这么个名字呢?”
      Ariel:“如何?好听吗?”
      阿非:“还凑合,有点像古龙小说《绝代双娇》里面那个叮铛”。
      Ariel:“哼!她能跟本姑娘比吗?知道我为什么叫这名字吗?”
      阿非:“不知道,我刚才不是正问你吗?”
      Ariel:“我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个琳字,琳者,玉的声音也,叮叮铛铛乎,你的明白的干活”。
      看着丫头小老头似的之乎者也的表演我也乐开了。
      阿非:“哟西哟西,小的大大的明白的干活,星个里里吗就司曲。”
      Ariel:“星个里里吗就司曲?什么跟什么呀?皇军的不明白的干活,你的解释解释的干活(Ariel女将军用刀指着汉奸阿非说)。”
      阿非:“皇军大人啊,不是,是皇军大姑娘啊,小的这句话可是正宗日语的音译呀,你居然看不明白?”
      Ariel:“ (脸蛋红红的)你的良心大大的坏的干活,死啦死啦的干活,不过还是要先解释解释的干活。”
      阿非:“去去去,不跟你胡闹了,这句日语的意思就是说“长官你好”,有什么请吩咐的意思,懂了?”
      我一本正经的说。
      Ariel:“哦~~~晓得罗,谢谢你,我又学到起哒一点儿的干活”
      Ariel将四川方言和日语糅合到了一起。而我在心里偷偷的乐,其实这是当时抗日战争时小日本非要进行奴化教育,中国老百姓就变着法子骂他们。这句话跟日语一句问好的话谐音,而中文却是“行个礼你妈就死去”,要是丫头知道真相不知道还会不会谢我?
      Ariel:“阿非你天天陪我在网上胡侃,你那醋坛子女朋友不生气呀?”
      阿非:“我家只有泡菜坛子,没有醋坛子---我没女朋友!”
      Ariel:“啊???这么老了你还没女朋友,看来一定是只标准的丑陋牌青蛙了”。
      阿非:“很老吗?我是独身主义者”
      Ariel:“哇?为什么???(Ariel好奇的睁大了眼睛) ”
      阿非:“ …… ”
      对这个问题我不想解释,再说也解释不清。
      Ariel:“我知道原因喔……”
      阿非:“你知道?说来听听”
      Ariel:“你呀,一定是念书时太蠢太笨。稍微好点的女孩呢,都被你那帮子所谓的兄弟抢光了,挑剩的骨头你又看不上。哎……找个小点的吧,搞不好和你一起走路上时,突然跟你阿非哥来上一句“好好可爱的小狗狗哟~~~” ,你又恶心得受不了,像个拐卖小妹妹的人口贩子。那好吧,退而求其次吧,委屈委屈自己吧,找个老一点的吧,可说不准又是那种夜里三点还泡在酒吧,嘴上斜叼一支香烟,面前的桌子上一打空酒瓶,醉眼朦胧时跟你阿非哥来上一句:“男人,我见多了,就没一个好东西”。我想不但你阿非哥那小心肝受不了,你那可怜的钱包更承受不了啊,所以就这么给拖下来了,是吧?”
      阿非:“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就是就是!”
      我在电脑前被丫头逗得哈哈大笑。
      阿非:“哈哈,笑死我了,刚才跟你闹着玩的,你还认真了?我阿非哥会没女朋友?可多了!只是不知道说哪一个才好”。
      Ariel:“(扁了扁嘴),哼!你又骗我,说说你的女朋友看”。
      Ariel:“一个一个的说,不许偷懒,哼!”。   
      阿非:“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呢是位诗人“。
      Ariel:“哟……诗人啊?你起点还挺高的嘛”
      阿非:“凑合!不过是业余的那种。其实她的真正职业是个现金会计。之所以说她是诗人,是因为她自己坚持这么认为,朋友也只好向我这么介绍。她是一个总是眉头淡锁的女孩,说起话来也总是忧忧郁郁的。我看着她有点犯晕,但我那些朋友偷偷劝我,说诗人都这模样。”
      Ariel:“咯咯,一定美死你了吧?”
      阿非:“哪能啊!记得第一次见面,我小心翼翼的问她生活中有什么业余爱好,她把眉头锁紧一点,回答我:“生活?应该是一只完整的花瓶!为什么非要分割它呢?”于是我就不敢再开口了。接下来,她问诗的吟和诵有什么分别,对雪莱、歌德......的风格有何感想.....”
      Ariel:“哈哈……咱们阿非哥遇见麻烦了喔”。
      阿非:“你想想,就我这水平?可怜我从小大考小考练就的应试功夫此时都已荒废了,我更没料到约会怎么就变成了考试。结结巴巴地胡说了一通,当时也不知冒犯了多少中外大诗人的在天之灵。她倒是不十分介意,摆摆手,宽容地饶恕了我的无知。“发表过吗?”我唐突地问她。“为什么要发表?”她惊异地问,那眼神,仿佛我是个怪物。然后她告诉我:“我把她们都烧掉,如同吹灭我的生日蜡烛。”后来,我有幸读到了那些和黛玉诗稿命运相同的诗,我资质愚钝,翻过来看过去就是不明白她所写那些句子。哎,我想自己是一介粗人,还是莫误了人家的终身为好,所以就这么玩完了我的初恋”。
      Ariel:“笑…阿非你在骗我也,有这样的女孩吗?”     
      阿非:“真的!没骗你!我的第二任女友是个记者,生得精明干炼,性格极为开朗大方。笑声也清脆嘹亮,仿佛是屋顶天窗的玻璃遭了冰雹子,谈起话来那水平就更高了。那时她的口头禅是“换个角度分析”,接下来便是一段无比严密的论证分析,不由不让我五体投地。比如我搭讪叫她看今年街上卖菠萝的这么多,可见下岗的人不少。“换个角度分析,”她说“这也说明人们的消费水平提高了,同时说明交通越来越发达.....”我只有点头称是。再比如,我告诉她我比较喜欢京剧,但是年轻人中爱好此道者甚少。“换个角度分析”,她接口道:“这说明京剧的发展已跟不上时代发展的脉搏,应该大力改革,适应年轻人的口味。同时,你有这个爱好,也反映出你的性格中有复古倾向.....”
 楼主| 发表于 2003-2-22 13: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Ariel:“Ariel笑弯了肚子”。
      阿非:“肚子也有笑弯的吗?我和她约会了三次,她大概换了62个角度分析我和周围的一切。和她见一次面下来,我觉得比参加一场马拉松都累。你想阿非哥我身子骨又单薄,结果你是可以想象了---只能是铩羽而归。”
      Ariel:“ 哈哈(Ariel乐得两只脚踢掉了鞋子),完了?”
      阿非:“没呢,你就那么小看阿非哥?经过前两次的教训后,当第三次有人给我牵线搭桥时,我反复考问对方的情况,并一再强调:“不要学问太大的。”介绍人向我拍胸脯保证这次绝对是个“生活”型的,所以我才斗胆前往”。
      Ariel:“阿非你在瞎掰喔……”
      阿非:“瞎掰?我跑去一见,果然如此。那女孩身材娇小玲珑,皮肤白净细腻,水汪汪的大眼睛秋波送媚。我那时是一见呀,立马就喜欢上她了。我一改惯例,第一次见面就请她出去吃饭。“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动不动就请人家吃饭。”她半笑半嗔地跟我说,听那口气仿佛天下的男人都经她检验过了。我立刻惶恐,改请她去跳舞。“唉,你们男人,不是吃饭就是跳舞,真是的。”她扭扭细腰,有些不耐烦,但接着道:“我们去打保龄球好不好?”
      Ariel:“哦……好喔好喔……坚决拥护高消费(Ariel笑得花枝乱颤)”。
      阿非:“恩,这次知道不是笑弯了肚子了,孺子可教也。你可以想象啦,我和她的关系没有持续多久也结束了,因为我很快就破产了。事后我常常不无善意地想,要是“换个角度分析”和“你们男人”这两位碰到一起,肯定能悟出不少关于男人的哲理,让天下的男人们眼界大开”。
      Ariel:“咯咯,哈哈,嘻嘻……”
      阿非:“还有呢”。
      Ariel:“快讲快讲,讲完了奖你个大苹果,哈哈,笑……”。
      阿非:“我的第四任女朋友是个比我小五六岁的女孩子,能说一口标准的“国语”。我领着这位小妹妹在街上走时,不时会听到她对着那些港台歌星的海报或是身着奇装异服的先生小姐惊呼:“哇塞,好好漂亮喔!”在她家里,她抱着布娃娃咬着手指头坐在妈妈怀里,天真无邪地冲着我笑,我和她老爸坐在旁边忧郁地望着她们。正当我犹豫不决是否还应该坚持下去的时候,她老爸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压低声音对我说:“我看,据我的经验,这孩子不适合你。”
      阿非:“就这样,这几年我在一个又一个地“女孩子”们之间跑来跑去,收获的却只是刻骨的失望和全身心的疲惫。我见识了养着三条狗两只猫的大家千金,也瞻仰过金发蓝眼的小家碧玉,什么样的都见过了,唯独找不到媳妇。我大约就像一只被关进风箱的老鼠,左冲右突,上蹿下跳,快累死了仍了无生机。真的,其实我只是想找个凡人,那种见了陌生男人会微微脸红的凡人,知道洗衣机怎么使用的凡人,明白Internet是传播信息而不是抓螃蟹的凡人。《诗经》上说了:“三十不纳,莫为人事”,我马上就三十岁了,再不抓紧着找一个,岂不连活着的资格也没有了?”

      Ariel:“对呀,你也是该着急了喔,笑…………”。
      阿非:“ 于是,上个礼拜我又和一位女教师在花前月下相见了”。
      Ariel:“啊???还有啊?”
      阿非:“别吃惊嘛,我都说了我女朋友挺多的,你要有心理准备呀!那个女孩不愧是为人师表的人,文雅秀气又落落大方。“我心目中的男朋友应该是这样的”她开门见山地对我说,“他,应该静如处子,动若脱兔,敏于行而讷于言。”她深情地望着宇宙深处的某个点,继续说,“应该感情丰富而且细腻,就像景德镇出的瓷器.....”
      Ariel:“阿非你别逗我了,那你们现在怎样了?”   
      阿非:“还现在,我当时拔腿就跑,那架势,大约还真有点像只兔子”。
      Ariel:“哈哈……哈哈……”。
      Ariel:“你看阿非呀,刚才我对你的分析没错吧?恩?”
      Ariel:“首先呢,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阿非哥更是个花心大萝卜。当然,换个角度分析,你阿非哥还是有着渴望知识与追求文化的愿望,你看档次是 芝麻开花---节节高啊,先诗人后记者然后是人民教师,哈哈……”
      阿非:“嘿嘿……姑娘简直是洞若观火啊”。
      Ariel:“也难怪你阿非哥这么失败,所以才来网上泡妞是吧?”
      阿非:“是啊,我听人家说网上泡妞是条谈恋爱的捷径,说什么破锅自有破锅盖,再笨的男孩都有人爱”!
      Ariel:“哈哈……嘻嘻……你……你……你也有人爱?”。   
      阿非:“丫头,现在心情好点了吧?”
      Ariel:“恩(Ariel用力的点着头)!!!”
      Ariel:“别逗了阿非,你那个聊天室一点不好玩,很多人讲脏话的,我们换个地方吧?”
      阿非:“好,你说去哪?”
      Ariel:“去昆朋吧,那里不错,我给你地址”。
      昆朋聊天室,阿非和叮叮铛铛一前一后出现在了聊天室。
      阿非:“进来了,人好少呀。”
      叮叮铛铛:“是呀,很安静的。”
      阿非:“是够安静的,我看咱们不如干脆把这几位爷也给请出去算了”
      我的意思指聊天室里不多的几个人。
      叮叮铛铛:“恩?怎么请?在这里你可不是网管啊,用黑客软件?”
      阿非:“不不不,咱们来比谁恶心,比谁肉麻,看能不能把他们全麻出去”。
      叮叮铛铛:“啊?????????????????”
      这次丫头给了我一串问号。
      阿非:“怎么?这么大反映!不打就认输了啊?”
      叮叮铛铛:“不是,我会不好意思的呀,我是这里的老聊友,还被评为10大魅力女性之首喔,也是大家公认的淑女呢”。
      叮叮铛铛:“来可以,不过我得换个名字”。
      阿非:“换名字就没意思了,要怕呢就明说”。
      叮叮铛铛:“哼!春风吹,战鼓擂,当今社会谁怕谁,来就来!大不了叮叮铛铛从此自绝于昆朋”。
      阿非:“美女,我想死你了”。
      叮叮铛铛:“阿非,我爱你”。
      阿非:“你是天上的乌鸦在前面飞,我是地上的毛狗跟着追”。
      叮叮铛铛:“阿非,我爱你”。
      阿非:“叮铛叮铛,你是我心中的灯塔,没有了你我就要自杀”。
      叮叮铛铛:“阿非,我爱你”。
      ……
      OICQ信息。
      阿非:“喂……丫头,你怎么就老是那一句啊?”   
      Ariel:“那是我所能想到最肉麻的话了,我可不跟你一样是个阿非,人家会害羞的喔”。
      阿非:“去你的”
      Ariel:“  :)   ……  ”
      丫头给了我两个符号,一张笑脸,还有一个是?我不禁愕然,觉得心里一阵慌张,于是赶快转移话题。
      阿非:“这也不好玩,丫头啊,干脆我带你去周游全世界吧?”
      Ariel:“好啊好啊(Ariel举两只脚占成),怎么个周游法?”
      阿非:“http://www.xina.com.beautiful.net/"
      阿非:“这里是希腊,进去了吗?”
      Ariel:“恩”。
      阿非:“看见了吗?正中间就是雅典神庙”。
      Ariel:“看见了,你当导游,不过没小费给你”。
      阿非:“呵呵……那个就是著名的半身像”。
      Ariel:“怎么说的?”
      阿非:“这呀,是古希腊一个神话,讲在创世纪时期,人是有四只眼睛四只脚的。有一天,出现了一个恶魔,一刀将人劈成了两半,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所以人的一生呢,永远都在寻找他那失去的另一半”。
      Ariel:“阿非,那你找到你的另一半了吗?”
      阿非:“别罗嗦,安静的听导游讲”。
      Ariel:“导游没素质,回答不了游客的问题。不就是没给小费而已,也不用这么没职业道德呀”。
      阿非:“去你的, http://www.aiji.com.annimao.net/ ”
      阿非:“这是埃及,这是狮身人面像,这是金字塔,这是尼罗河……”
      ……
      Ariel:“阿非,我不要你带我周游世界,只要你陪我周游全中国就好喔”。
      阿非:“难能可贵,你还知道勤俭节约呀”。
      阿非:“你说,咱们先去什么地方?”
      Ariel:“黄山,我最想去的地方是黄山,我要看五老峰上的迎客松”。
      阿非:“好啊,我陪你去黄山,然后咱们在迎客松下面合影,照片上就写《阿非丫头到此一游,不胜愉悦,天上人间也》。”
      Ariel:“好喔,照完像后我给你来张素描,我画画特棒的”。
      阿非:“不会是要画人体素描吧?”
      Ariel:“对对对,那叫艺术,你别害羞,你那也是为了艺术而献身,重于泰山,咯咯”。
      阿非:“啊?那你总得给我片树叶什么的吧?”
      Ariel:“这个嘛,本姑娘得考虑考虑”
      阿非:“哎……命苦不能怪政府啊”
      Ariel:“阿非你真带我去黄山吗?”
      阿非:“带~~~~~~~~”
      阿非:“才怪!”
      Ariel:“哼!你又骗我”。
      阿非:“我骗你都不骗别人的”。
      Ariel:“说~~~你打算骗我到几时为止?”
      阿非:“骗到我老了,骗不动了为止”。
      Ariel:“阿非你真陪我去黄山好不好?”
      阿非:“放心,等我有钱了绝对陪你去黄山,男子重诺言,轻生死,一定会陪你去的”。
      Ariel:“你这次不骗我,真的会陪我去看迎客松?”  
      阿非:“恩(阿非郑重而严肃的用力点了点头)!”
      Ariel:“你发誓?”
      阿非:“这次我向列宁他老人家发誓!”
      我想列宁是老外,总不至于狗咬耗子管咱们中国老百姓的闲事吧?
      Ariel:“阿非,咱们这可是尾生抱柱的约定喔”
      阿非:“尾生抱住?”
      Ariel:“对呀,这是讲古时候有个叫尾生的男子跟他心爱的女孩约定第二天在桥下会合私奔。第二天尾生在桥下面等呀等呀,河水涨起来了……他心爱的姑娘还没来,尾生抱着柱子以至不会被河水冲走,最后他被河水淹没了”。
      阿非:“丫头,你这不是在咒我吗?”
      Ariel:“不是不是,我怎么会舍得你阿非哥离我而去呢?我是说咱们一定要去黄山,不见不散”
      阿非:“我阿非哥一言九鼎,不,十八鼎,三十六鼎,总之一定会陪你去的”
      Ariel:“阿非你要是再敢骗我的话,哼哼哼”。
      阿非:“怎么?你能怎样?”
      Ariel:“嘻嘻,我不打你,不骂你,专用感情折磨你”。
      阿非:“啊?这么毒?放心,不会骗你的”。
      Ariel:“阿非你真好”。
      阿非:“我不好”。
      ………………
      …………
      ……
      就这样,战争日渐激烈,我跟丫头在网上你来我往纠缠不休。公司的业务更为萧条,我也乐得天天躲在家里不用去上班,虽然工资一降再降,但和丫头聊天再不用担心因为太晚第二天起不了床的问题了。丫头除和我聊天,也时常会给我发E_mail。信中什么都有,有时是丫头的心情,有时是一篇文章,有时是一只歌,也有时只有一句话:“阿非,天凉了,你要多加衣服,别感冒了”……而我从没回复过丫头的E_mail,因为我没那习惯,每次丫头问我,我就丢给她两个字---我懒!
      日子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过着,转眼就到了98年12月中旬,临近年关,天气越来越冷,但处处都充满了喜庆的气氛,这天上网又收到了丫头的两封E_mail。   *******************************************************************
   发信人:Ariel 标 题: 1998/12/17 日 期: 星期四  02:13:35 1998

   老阿非:
        你好吗?其实我并不想把什么网络与爱情扯上关系,陈村说,爱,不被空间和时间所阻碍----这是古典,爱,是应该老老实实说出来的---这是现代。过去我们用情书来表达一种心与心之间的渴望,现在的网络时代同样是如此,或许你喜欢的只是追求那种灵魂被ID领着跳舞的感觉,我想也许是那样子。
        可你不得不承认网络也是一个媒婆,发给每个网民一个机会,我们有时会将平时难以感知的爱情方式搬到无所不通的网络中,以自由随意的心态去体会彼此情感真实的颤动。尽管我们面对的是一台机器,但我们实现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跨越时空相见。
         你让我想到下面这段话: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古怪,
         我无聊你无赖可是我觉得精彩,
         不需要你虚虚假假假装酷呆,
         我直率我坦白都是我的自由自在,
         你是好你是坏别假装糊涂。
         说说东道道西我愿意我爱,
         就允许你冷酷绝情别人就不能道哉?
         不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岂不大家乐哉?!
         何必处处逃避好象我欠你一屁股债,
         还不如大家勇敢面对更觉精彩!

   祝你愉快!            
                                                         丫头
                                                     1998/12/17
************************************************************************


************************************************************************
  
   发信人:Ariel 标 题: 1998/12/19 日 期: 星期六  23:50:35 1998 

   咱们老阿非:
       你好吗?
       从今天开始,在农历里已经正式进入冬天了,一个白雪飘飘适合思念的季节。
       周末和我闺中的“小蜜”在上河会馆里天南地北,饮酒作乐,惬意人生。想到喝醉酒痛苦和快乐都会成双倍,不知道思恋会怎样?呵呵,我想喝多……
       当夜雨将我从梦中唤醒,在寂静的夜梦到了紫色的雨,你打着一把美丽的纸伞在街边安静地笑……
       不能成眠,想起过去种种和将来种种,突然很想写点什么。你我都说过永不言爱,可是我的思念就好象阳光撒满了世界,我逃不开……
       也许我不该也不能再说这样的话,也许我再见你的时候真的可以用一种朋友的心态来面对你,也许我还是会呐喊着逃开而心在停驻,也许我会一直这样走在感情的边缘……可是我想我还会快乐的,因为我的心是满满的。
       是的,现在的我已很满足。
       没有什么,我喜欢选择三毛说过的话“过程就是结局”。可是我能安然地做到吗?我能吗???我总想扛不动了就不扛了,所以我喜欢简的坚强---因为我没有,所以我会累。同时相信你也很累,可是想到你是男孩子又有些许的安慰,相信你一定是比我坚强的,可是我还是把你带入了这场感情的漩涡,我真的好恨自己!
       现在的我好矛盾,好无奈,真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语言和方式来面对你。当什么话都无法说的时候就不说了,只是唯愿你好!一切都好!!!
       我不知道这样的爱算不算深刻,我只知道如果今天我可以对你好一点,我就会那样子去做,如果明天我可以对你更好一点,我会感激今天我所做的这一切……
       在OICQ上我看到你的机智,在聊天室我看到你的幽默,在BBS上我看到你的才气,在我任性时我看到你的温情,我在想我是否能够有一天看到你的勇敢?
       现在的我又开始了我们共有的毛病---思维飘逸,我的心在跳舞!
       我想我是喝多了,但,那又怎样呢?因为,我想你了,我在思念你……
       是的,我爱你!
 楼主| 发表于 2003-2-22 13: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你快乐!

                                                           丫头

                                                        1998/12/19
************************************************************************

      在E_mail的附件里有丫头的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丫头非常漂亮,看上去很安静,也很简单。她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衣服,头顶架着一副墨镜坐在一个很古老的门前,身后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仿佛她正从遥远的地方走来,也仿佛即将远行……
      念完这两封信,我认识到也许我这列开了20多年的“处男快车号”就快到达终点站了。但我心里却烦乱之极,这是我一直希望得到的结果,同时它又是我害怕出现而极力回避的事情。没想到,在世纪末的这天,丫头还是将它摆在了我面前,凭心而论,在心里我是很喜欢丫头的,无论她长相如何我想谁遇见这样的女孩都会心动。但一方面我又宁愿我们永远只是朋友,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也许是潜意识里自己的思维在做怪吧,我强烈的渴望得到丫头的爱,但同时我却害怕会伤害到她,也很害怕丫头会伤害到我。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应该如何去面对丫头?也不知道怎样做才不会伤害她?也不会伤害自己?更不知道怎样去做才会在以后的岁月里不会令自己后悔?   
      自从看了丫头的E_mail之后我一直没上网,我脑海里想了很多,但想来想去这些事情拧成了一个结,缴作一团,剪不断,理还乱……所以我就干脆什么也不想,每天吃饱了就去怪物的一键钟情打一种新出来的游戏---二战特种兵,借以打发时光,一则这游戏很耗费时间跟精力,二则也正好帮怪物看看店子,就这么混了几天,转眼就到了98年的平安夜,正和怪物商量我们两个大男人晚上也去哪浪漫浪漫的时候接到了棒棒的电话。   
     “阿非流氓吗?是我啊,你棒棒叔叔!”
     “妈的,我是你阿非爷爷,什么事儿啊?”
     “今天晚上网友大聚会,大家都要求你来参加。”
     “哦,谁请客啊?”
     “反正不会要你阿非哥掏钱,当然也不用我出,晚上9:00点开始,在千禧酒店三楼,你来吗?”
     “有哪些人?”
     “多啦,你来了就知道了,来不来呀?我好回话,人家好做准备,可是美女多多哟……”
     “来~~~!”
     “你小子,就知道你色心不改”。
      挂了电话我对怪物说道:“不好意思,今天晚上不能跟你过二人世界了,你还是回家去跟你萧医生电话诉衷肠吧”。
     “去去去,少喝点酒,明天晚上早点过来,那几个小孩子还要跟你联网的”,怪物扔给我一包烟。
     “妈的,我成你这儿接客的了”。
      ……
      晚9:00点,千禧酒店三楼一派歌舞升平。
      首先是例行公式的自我介绍,无论是平时隐藏在显示器后的人和鬼这时都露出了本来面目,最远的居然有从广东赶过来的几个网友。我一边和他们打着哈哈,说久仰久仰,心里却想:“广东佬真是让钱给烧的,这么远跑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来参加什么网友聚会”。然后是主持人出题大家来参加,都是些无聊的话题,有次轮到我,题目是太阳系最冷的星星是哪一颗?我说是冥王星,因为我觉得它离太阳最遥远。结果错了,答案是---冰心。于是该我出节目,我就给大家讲了个笑话。
      有个家伙对她老婆很不满意,觉得老婆已经人老珠黄了,于是他老挑老婆的小毛病,想借机和老婆离婚。
      一天早晨,她老婆一大早就起床给他做早餐。他上桌子一看,老婆做的是荷包蛋,就对他老婆说:“都结婚这么多年啦,你还是不了解我。我今天想吃煎蛋,你却给我做了荷包蛋”。他老婆很生气,但迫于家里还得靠他挣钱,也没和他争辩。
      第二天早上,他老婆又早早的起床了,这次她做的是煎蛋。可老公一看,又皱起了眉头:“昨天我才刚刚告诉你我想吃煎蛋,那我今天肯定就是想吃荷包蛋啦,换换口味也好啊,你怎么就这么蠢呢?做事动动脑筋嘛你”,委屈的女人以泪洗面。
      第三天,她老婆分别做了一只煎蛋和一只荷包蛋,心想这下总可以了吧?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谁知道老公起床一看,大发雷霆:“你个笨女人,你把本该做煎蛋的做了荷包蛋,把该做荷包蛋的做了煎蛋,真是愚蠢之极!不但蠢,而且浪费,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
      
      哈哈哈哈……在大家满意的笑声中我抽身而出,刚一下台就听见有人大声叫我。
     “阿非流氓,到这里来坐”。
      一看是棒棒,我挨了过去坐下,桌子上坐着几个男男女女,看了看都是超级恐龙级的重量型人物,棒棒开始给我介绍:“这是秋水伊人,这是红叶舞秋山,这是江南,这是雅妮……,这是我们三峡大名鼎鼎的第一流氓阿非哥”。我机械的和他们点头微笑,也懒得记那么多名字,总之介绍一个我喝杯酒就是,交际交际还不都是在酒杯里完成的。不一会灯光黯了下去,晚会程序进入舞会阶段。于是平时干涸太久的男男女女们就相拥互相安慰去了,桌子上只剩我和棒棒两人。
     “来,阿非,喝酒”棒棒举杯道。
     “好,喝”我一饮而尽。
     “妈的,我只是叫你喝酒可没叫你干杯呀”。棒棒骂骂咧咧的说,但还是喝光了杯里的酒。
     “反正又不是你我的钱,那么节约干嘛,来,再干”我又喝光一杯酒。
     “你有毛病?对了,跟你说件事,我谈恋爱啦”棒棒一脸幸福状。
     “哦?这年头真是怪,太监也开始想过性生活了呀?”
     “去你的,我说真的,她叫小月月,是成都**大学的”。
     “哦,小子有追求嘛,开始向文化人看齐了,比上次人家给你介绍那服务员要好。来……为了你和大学生的爱情,干杯”。
     “嘿嘿……这杯酒我是要干的。对了,那女孩很不错的,我这次可是认真的,以前嘛,搞起好玩而已”。
      我侧头看了看棒棒:“认真的?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觉得她挺好的”。
     “哎……”我叹了口气接着说:“爱情呀爱情,有多少英雄为你尽折腰?”
     “那好,棒棒,阿非哥告诉你,你要是真喜欢她,是属于想跟她结婚的那种呢,那我教你一句至理名言”。
     “什么话?”棒棒来了兴致,耳朵竖得老高,还一动一动的。因为在我们这个城市的网络界,我阿非哥的名字就是一个招牌,代表网上泡妞的一个高度,一种境界,就好象柔道的金腰带所蕴涵的意义一样。不过那也是因为我喜欢在网上胡闹造成的一种错觉,而事实上,时到今日,我都没跟任何一个女网友有过什么纠缠。
      我又喝了杯酒,然后打着嗝对棒棒说:“你呀,要是真喜欢她就想尽一切办法尽快把她肚子给搞大”。
     “切……爬哟你,我还以为什么好主义呢?原来这溲主义!人家还是学生啊,你想我死无葬身之地吗?”棒棒坐直了身子。
     “学生怎样?迟早都要生孩子的,我只是让你把将要进行时变成现在进行时而已,所以这就是你棒棒赶我阿非哥的差距啦”。
      顿了顿我又接道:“也许,你到了我这岁数就明白了,也许……你永远都不会明白”。   
      ……
      晚会在主持人祝贺大家平安夜快乐和男男女女的哄闹声中结束。我似乎意犹未尽,又叫了棒棒和几个朋友出去吃宵夜,其实那是因为我不愿意面对热闹过后那突然的冷清。出去遇见棒棒一个网友,女的,于是也叫在了一起,总之我喝了酒之后是很豪爽的,广交天下友,来的全是客。
      其间,棒棒说那女的是我一崇拜者,我看了看她,没做声,低头喝自己的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喝这么多酒,其实也不是今天,自从看了丫头的E_mail后我似乎老跟酒过不去,不是我想把它消灭,就是它要把我灌醉。今天,我再一次被它击倒,人的胃总是斗不过酒厂里的机器。
     “哇……”我蹲在路边清理着自己的五脏庙。
     “阿非你没事吧?”那女孩递给我面巾纸。
     “哦,谢谢你,没事,我能喝的,哇~~~~”路上的行人掩着鼻子绕道而行。
      ……
      吃完宵夜,已经快到夜里11:00了,我和棒棒他们道别。
     “阿非,能行吗?要不要我们送你?”棒棒关切的问道。
     “开玩笑,太小看我阿非哥了,不和你们说啦,哥哥我先走一步”,我坐上出租车。
     “喂……司机,等等!”棒棒跑上来帮我付了车钱。
      我打开车窗,让初冬的风吹在我脸上。这是我的习惯,喜欢眯着眼睛看着外面飞驰而过的车辆跟路人。
     “师傅,麻烦你放点音乐”。
     “好的,去哪儿?兄弟”
     “码头……”
      车厢里传来一首动听的老歌,蔡琴的《你的眼神》。
     
      像一阵细雨
      洒落我心底
      那感觉如此神秘
      我不禁抬起头望着你
      而你却不露痕迹
      纵然不言不语
      教人难忘记
      那是你的眼神
      明亮又美丽
      Ah……
      有情天地
      我们心相印
      ……

      不知道是汽车穿行在歌声里还是歌声穿行在汽车里,很快就到了码头。
      我走下车,沿着江边长长的石提踽踽独行……
      今夜的长江也跟我此时的心情一样,连偶尔路过的轮船上那星点的灯火也透着寂寞跟孤单……
      坐在石梯上,我掏出一只褶皱的烟,努力将它弄直。风很大,点了四次才终于点上。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望向江的对面,江对面是一片黑暗,隐约可以看见山峦起伏的影子。尽管我习惯独处,可依然害怕过节害怕过年,看着人家高高兴兴的往家赶,心里就觉得说不出的失落。
      当烟头散落一地时我拿出手机挂响了那个封存在我电话里一直没挂过的号码---1380*******。
      嘟--嘟--嘟--  --  --
      我的心里有点紧张,心里想挂掉电话,但手却没动。
     “喂……你好,请问是谁呀?”
      电话里很安静,一点杂音都没有,而丫头的声音也正如我所期待的一样,给人一种很甜、很宁静的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给她挂电话,我沉默着。
     “喂?谁呀?怎么不说话呢?”
     “喂?”
      丫头似乎在期待着,电话里一下寂静无声,只听见呼呼的风声。终于,我扔掉了烟头……
     “丫头吗?……”
     “阿非???”
      从电话里我听出丫头的吃惊,似乎她期待已久,却又似乎不敢相信。
     “阿非是你吗???真是你吗???”
      丫头在进一步证实。
     “是我,丫头,平安夜快乐”
      我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自然而轻松。
      然而,电话里却传来丫头的哭泣声,很轻很低,但我听得很清楚。我沉默着,风一阵阵的吹起,我的酒意也一点点褪去。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良久……丫头才说道。
     “恩!你也快乐,平安夜快乐……”
      丫头的语气显得很开心,但我能听出她在故意掩饰自己的情绪。
     “阿非,我真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接到你的电话,你知道吗?我太高兴啦,真的太高兴了喔!刚才我还在想要是你今天给我电话该多好呀,没想到这么快你就挂过来了”。
      这就是丫头的本事,永远可以将自己的情绪控制得很好。
     “是啊,都认识这么久了,还没听过你声音呢,今天是平安夜嘛,所以给你挂个电话问候一声”。
     “恩,我的声音好听吗?”
     “还行,凑合着不算难听吧”
      我努力营造快乐而融洽的气氛。
     “去你的,知道吗?阿非,今天可不光是平安夜那么简单喔”
      去你的是我的口头禅,时间一长丫头也学会了。我们互相交换着各自的语言习惯,有的本来是我的现在成了她的,有的是她的而现在却成了我的,更有的我们都在使用。
     “哦?难道有什么不对?”
      我不解的问道。
     “你看看时间,现在几点了?快快快”。
      丫头在电话里也跟网上一样,总是喜欢催促我。
      我低头看了看表。
     “23:45了”
     “呀~~~还有15分钟就是12月25号了,阿非,你知道吗?今天不光是平安夜,更是伟大女性叮叮铛铛小姐的生日喔”。
     “啊?不会吧?有这么巧的事???”
      我有点不大相信。
     “真的,骗你是小狗”。
     “那~~~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你送我什么礼物呢?”
     “这~~~”
      我被难住了。
     “给我送支歌吧,好吗?”
     “我五音不全的”
     “那我可不管,今天可是我生日啊,这么点要求你就不能满足我吗?”
     “那好吧”
      在这种时候,即使是哑巴也不可能拒绝这样的请求,于是我清了清嗓子,在午夜的长江边上,合着江风为丫头轻声的唱道:
      “没有你         世间寸步难行        我困在原地      任回忆凝集
       黑夜里         祈求黎明快来临      只有你          给我温暖晨曦
       走在思念的尽头我终于明白           没有你的世界爱都无法给予
       忧伤反复纠缠                      我无法躲闪  
       心中有个声音总在呼喊  

       你快回来              我一人承受不来
       你快回来              生命因你而精彩
       你快回来              把我的思念带回来

       别让我的心空如大海
     
       ……”
      
       这首《你快回来》是那年收视很火的电视剧《永不瞑目》的主题曲,一首很忧伤抒情的歌曲。虽然我不能像孙楠那样将它演绎得完美无暇,却也唱得情真意切。
       歌声中我又听到了丫头轻微的抽泣声……
      “谢谢你,阿非”
      “不用的。”
      “可是阿非,你知道吗?”
      “什么?”
      “我真的爱你!”
      “……”
      “对不起,我知道自己不应该提这件事。”
      “可是,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
      “真的,阿非,我爱你”
      “……”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脑海里一片空白,我和丫头都沉默着,电话里依然有丫头小声的哭泣。
       我犹豫着……犹豫着……终于,我不想欺骗自己,我也知道必须正视丫头和自己的心,我明白自己的想法,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逃避跟躲藏终究都是避免不了的……
      “我也爱你,丫头”。
      “其实我一直在逃避,但我骗不了你,更骗不了自己”
       …………
       ……
       回到家,我感觉自己很幸福,提笔给丫头发去了第一封 E_mail。

*********************************************************************
     
发信人:Desperado 标 题: 1998/12/25 日 期: 星期五  01:20:35 1998
      
       丫头:
           展悦!
           现在是午夜00:50,已经是圣诞节了,和你通过电话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息。在此祝福你圣诞快乐,我想我应该是在这个圣诞节第一个祝福你的人吧?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用以下的话表达我此时的心情……

           想你的时候,
           我便独坐窗前,凝视天空的繁星,
           寻找那双属于我的眼睛。
           因为我相信其中有一颗也正多情地注视着我,
           那便是你的眼睛。

           想你的时候,
           拿出相册,端祥着你的照片,
           尘封的记忆被打开。
           相片中的你,很美,很美……
           特别是你醉人的微笑再次让我激动,
           远方的你可知道?
           此时此刻,我正在祝福你。

           想你的时候,
           打开昨日的信件,回味你我最初的感觉,
           为何一直到现在,你还不向我承诺?
           我相信明天你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想你的时候我总是回味过去,憧憬美好未来……
           想你的感觉很浪漫,
           它无论时间地点,说说开始就开始,
           让人措手不及。

           想你的感觉很甜蜜,
           想你的眉眼、想你的笑容,想你满不再乎的语气,
           让人幸福又迷茫。

           想你的感觉很痛苦,
           遥遥千尺,苦于无法相见,
           只有听到从电话中传来你声音时,
           才能感觉到你的存在。

           想你在白昼时,
           回忆起从前甜蜜的点点滴滴,
           嘴角时时勾起淡淡笑意。
           想你夜晚时,
           无尽的孤单困扰着我。

           昨天好想你,
           好想认识你。
           今天好想你,
           好想爱上你。
           明天好想你,
           好想你爱我。

           就这么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的想下去,
           想着有一天你会立在我面前说声
           我爱你!

           好想好想你的夜晚你会想我吗?

     
                                      祝福远方的你今夜好梦!



                                                      阿非

                                                  1998/12/25

************************************************************************

      爱情,就这么说来就来。就像烧一锅水,刚开始热得很慢很慢……可当水的温度接近沸点时,只需要任何一点火花,水就会沸腾。我一直都怀疑丫头是不是曾经拜《笑傲江湖》里面的东方不败为师?向她学会了“吸心大法”?《瓦尔登湖》的作者梭罗说:“爱情是没法子治疗的,唯有爱之弥甚耳”。

待续……
发表于 2003-2-22 13: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是一种无法诠释的魔法,尽管有许多人都把自己对爱情的观点一一向外人道来。
而真正能体会到那一份属于他自己的爱情永远只有他自己最最了解。

网络给有缘人又制造了一个相约相思的神秘世界!

丫头,一个小丫头。呵呵,是我的姐姐嘛!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3-2-22 14:00:48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7 17:24 , Processed in 0.03319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