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48|回复: 0

[原创] 钥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3-25 16: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他死了~~~~
“谁死了?”
“梁~~梁明,梁明死~死了
“梁明?梁明是谁?”
“是我~~是我害死~~害死他的,如果那次他来的时候我好好对他~~~~他也不会死的这么快的,是我害死他的~~~,我~`我~~”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让一向视自己的形象为生命的朋友这么失态,我也不知道她一直念念叨叨的那个梁明是谁。我习惯了平时那个雷厉风行、精明干练的女强人,骤然面对这个痛哭流涕孤独无依的小女人,我感到无所适从,除了把纸巾抽出来,再一张张塞到她手里外,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做些什么来减轻她现在承受的痛苦。一盒纸巾用完了,朋友的眼泪好象也流干了。显然,刚才的痛哭让他轻松了许多,她终于平静下来,但表情还是木木的。她打开身上的背包,摸索了半天从包里掏出一把钥匙放到茶几上。
“这是哪儿的钥匙?”
“北京×××银行保险箱上的”朋友哀哀地说。
“北京×××银行?什么贵重东西,让你保存在那儿啊?”
“不是我的,是梁明的”
“梁明,又是梁明?梁明到底是谁?他的钥匙又怎么会跑到你这儿?”
“娟子的爸爸”
“娟子的爸爸?”听到她的话,我差点跳起来。
“你是疯了,还是发烧?”我摸摸她的额头,凉凉的浸着一薄薄的汗水。可是她的话还是让我不可理喻。朋友把头从我的手里摆脱出来,软软地靠地沙发上无力地说:
“我没发烧,也没疯。梁明就是娟子的爸爸”
“怎么可能?娟子可是魏平的心尖子,你可不要再瞎说了”
“没有,我没瞎说”
我不知说什么好,只好一听任她把话说下去。
“这事已经憋在我心里十年了,就连你这最好的朋友我都没给你说过,因为我不想再想起他,我想彻底忘了他,我千里迢迢地跑到这儿来生活,就是想从他的影子里逃走,就当从没有过这个人,就当我的世界里从没有过他,可是~~可是现在又全都乱了。。。。。。”说到这儿,朋友又开始哭了起来。从朋友语无伦次的叙述中,我知道她刚才的话不是臆语而是真的。可是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还是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娟子都十岁了,那你们认识有多久了呢?这到底是怎么回来呢?”
“二十年?也就是说早在你和魏平结婚之前你们就认识”
“嗯。”朋友无力地点点头。
“天呐!二十年,你竞埋的这么深,这么久,我竞然一点都不知道。。。。。。我~~竞然还认为自己是最了解你的人。”我跌坐在沙发上。
“那~那魏平知道你和梁平的事吗?”
“不知道,他只知道我在和他结婚前有过一次恋爱,但他不知道谁。”
“那你们既然相爱,为什么又会分手呢,怎么又有了娟子呢?”我的头也开始大了
朋友凄然一笑说:“梁明是我大学同学,毕业的时候,我不顾家里反对,跟他回到了他的家乡。他兄妹很多,他是家中的长子,母亲又有病,虽然我是在家娇养惯了的,可是只要和他在一起,我从不觉得有什么苦。。。。。”
“那不就完了,你过也过去了,怎么又跑到我们这儿来了呢?”
朋友苦笑着说“跑到你们这儿也是因为梁明”
“因为梁明?”
“是,刚去的时候,梁明总觉得我跟他太委屈,他总想多挣些钱,好让我生活的更好些,他除了上班以外,还做一些兼职,一个偶然机会,他认识了一个公司老总的女儿,也是借这个关系,他跳槽到了那家令多少人瞩目和眼热的大公司,并且不久以后就当上了部门经理。结果你可以想象的到,和他披上婚纱的是那个老总的女儿,而不是我”朋友说完这些话,好象把全部力气都用完了,她蜷缩在沙发上,任泪水从脸上滚落下来,打湿了衣襟。我静静地看着她,那张饱满光洁的脸庞好象突然间干瘪了。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了,清冷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了,清冷的月光透过纱窗洒进屋里,我才想起今天是八月十五了。我起身打开房间的大灯,又去卫生间绞了把热毛巾递给朋友,她接过毛巾,擦了擦眼睛,就又低低地说了起来。“在梁明结婚的那天,我把自己关在租来的小屋里躺了整整一天,第二天,我就来到了你们这里,你是我来这儿后认识的最好的一朋友。。。。。。”我刚要问朋友为什么会选择来我们这里,她好象知道我的心思似的,看了我一眼又低着头又接着说“我来你们这儿,是和魏平有过几次业务往来,有次他开玩笑说,哪天我没人收留了,就可以去他那儿讨饭吃。”
“这个该千刀剐的梁明!!!”
“你不要这么说他”朋友泪流满面的恳求到。
“好,我不说了,可是你可以回到你的家乡啊,毕竟那儿有你的亲人啊”
“回家?你说我还能回的去吗,你也知道我这人是很要强的,当初为了梁明,我和家里闹翻后,就从没想过再回去,即使回去,也得是我和梁明一起回去,我一个人怎么回去面对我的家人啊”
“千刀万剐的梁明,让好好的一个有家归不得”心里恨道,可是嘴上又不能做声,我倒了杯水递到朋友手里,可是她好象没有感觉似的只是盯着茶几上那把钥匙絮絮地说着。
“后来和魏平的事你就都知道了。”是的,是因为魏平,我才认识了她,结果现在和她倒比和魏平更亲近,可能是同性更容易相知吧。
“可是你怎么又说梁明是娟子爸爸啊?”
“那是我和魏平结婚五年后的事了,在一次商贸洽谈会上,我和梁明又不期而遇了,在熙熙攘攘的人流,我们都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从那一眼对视中,我们知道,五年里,我们谁也没能忘记谁。也就是那一次,有了娟子。”
“可是,可是你并不喜欢娟子啊,我记得你刚生下她来后,还想把她送人”
“是,看到她,我就会想起梁明,就会觉得对不起魏平,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她,我把她送走了,可是魏平又把她要了回来。”
“魏平从没怀疑过这个孩子的来历吗?”
“没有,魏平很喜欢孩子,我结婚五年没孩子,他一直想抱养一个,所以从知道怀孕开始就整天乐得什么似的,我想到去打胎,可是他不同意。娟子出生后,我借口说是个女儿,我想要个男孩儿,把她送了出去,可是魏平又抱了回来。一看到他们在一起嬉戏,我就心如刀割。我常常幻想那是梁明在和孩子玩耍,可是我又恨自己有这种想法,恨自己对魏平的不公,恨梁明,恨他当年遗弃了我,我也就恨娟子”仔细想想娟子跟魏平的时候是比跟朋友要多,并且娟子也很爱在魏平身上猴着,很少看到她们母女俩亲近,无论是影集里还是桌子上也都魏平和女儿的合影,几乎没有看到过他的全家福和她们母女的合影。
“你后来又见过梁明吗?他知不知道娟子是他的孩子?”
“你知道有段时间,我总是不停的换手机号和家里的电话号码,你们只是给我开玩笑说我是有钱没地方花,其实我是在躲梁明,从那次洽谈会见面后,他就通过我要好的朋友和我同学打听我的消息,他知道一个电话后我就换一个我不想再和他有什纠葛,我也不想再对不起魏平”
“他一直找,你就一直换?”
“是,这样约持续了一年的时间,后来就没了他的消息了,我以为他就在也不会出现了,可是去年,不知道他从哪儿打听到我的住址,他突然找到了这里”
“这里?你家?”
“不是,是公司,正好那天娟子放学后也在”
“你告诉他娟子是他的孩子了?”
“没有,他说娟子长得有点象他,他一看到娟子就很喜欢,他问我娟子不是不他的孩子,我没承认”
“哦,那后来呢?”
“他说他在北京给我买了一套房子,他希望我和娟子到北京后也自己的家,他还说他以后再不会打扰我了,过去的事都是他的错”
“房子?”
“我没要,我还说了好多伤他心的话,我恨他当初对我的遗弃,可是我哪儿知道那时他已经到了胃癌晚期啊,如果我知道我就不那么说了”朋友说到这儿就又泣不成声了。杯子里的水也已经凉了。
“可是你怎么又知道梁明死了,怎么你又说这钥匙是梁明的呢?”
“昨天北京×××律师事务所通知我去一趟,我今天从北京回来后就直接来你这儿了”
“律师事务所?”
“梁明的律师给我宣读了他的嘱咐,这钥匙~~这钥匙装着他的全遗产~~~~”朋友又开始放声大哭。
我再看茶几上那把钥匙,在灯光下发出淡淡的光芒,可是它能打开保险箱的锁,能打开人的心锁吗?
朋友的哭声和窗外的虫映合在一起,嘤嘤地响着,给月圆之夜平添了几许凄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5 21:33 , Processed in 0.03462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