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74|回复: 5

白玫瑰,若即若离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4-1 11: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酒吧出来,程西锵旁若无人地将我抱在肩上,我有点不安又有点迷醉,夜在道旁一部挨一部停着的小车或明或暗的车灯里。
我说,下来,下来。他抬头用朦胧深情又有点伤感的目光看我,放下,然后笑了。西锵的笑有时候是理解和调侃,有时候显得憨傻,而有时候不知所谓。去我那边好吗?
我没做声,摇了摇头。
晚上能不能不回去?
不是能不能,是不要。我这样强调自己的意愿,想要说明什么?
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我们可以一个晚上不睡,一人躺在一张床上聊天。西锵在宾馆开了房间。
那只是开始,往后会情不自禁,无法把握,难以拒绝,直至半推半就,对于男人的这些话,我如此的富有经验和坚信不移。还是摇头。
送你回去吧。
再走走,明天你就又消失了。我留念。
十一点多,空阔的马路和桥如同黑缎,车辆不断的滑过,如同风声。忽然心酸,下一次的相见或许又待到数年之后,正是这样的飘忽使我连一刻的沉迷都不能够,我们已有了各自不同的轨迹。

98年,我和西锵第一次重逢。醉酒后,他送我回家。我生活失落,心情郁闷,借着酒劲哭,头发渐渐散乱,仿佛和小意在一起真的是他善于使用手段,而不是自己害怕寂寞孤寂,不是他对我一心一意的好。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太好,仿佛授之以柄,却其实是牵绊,窒闷。“我们委屈自己,成全了谁的梦想?”
西锵的右掌摇晃我的头,温言道,别哭了,别哭。渐渐贴近我的脸,忍耐迟疑,再后来终于他的吻覆盖了我的耳朵,温热。
午夜后丛林幽暗,公园的石凳上我们昏乱地亲吻和爱抚,最后的关头我阻挡,西锵温柔问,你害怕?不想是么?没再勉强。深吸一口气,他拉我的手站起来,我们走走吧。
西锵的个子很高,有点驼背,走在一起的时候看到他努力地挺直。我们的手指交叉握着,他有时候收紧,眼神难过茫然,又似乎想要表达什么。我对着西锵微笑,心里却一片混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我爱他么?爱又如何?没有喜悦。
晨光熹微时,西锵枕在我的膝头宛若睡去,手臂环住我的腰。我头痛不已,我的手托着西锵头颅,感觉陌生,从来没有那样厌恶清晨的啼鸟,一切曝露于晴光之下,夜晚的奢靡堕落统统打回原形。

想什么?
我在想,怎么说服你今晚去我那里。西锵的回答相当直接,呵呵,够坦白了吧?
我也笑。那是我不愿意发生的,且可以料想会后悔的事。
回去吧,恩?在车上时,他叮嘱,你好好地呆着吧,我走了。
真的“走了”,不仅仅是几百公里空间的距离,还有两般环境,纷繁的人事,岁月积淀形成的轨道和牵绊。他偿还他的爱,是姻缘,保留我们之间的好感,收藏着依旧轻触心弦依然不会忘却的记忆。我笑着同他道别,表情轻松,可是当背影消失,温暖的夜晚却突然开始止不住的伤感。

86年,我和西锵在同一所中学,同一个班级读初一,算一算,相识十七年。
我的个子比西锵高半个头,位置在另一组的后两排,可并不防碍上课时我们的目光相遇,有意无意的,紧张而悸动的欢喜。班级篮球赛,总是喊得声嘶力竭,挤在同学中,目光追随那个灵活的少年。贺年卡刚刚流行,每个人都量放量收。西锵的那张小小的,雪地上一片火红的枫叶静凝息止,“燃烧在你初雪般的心地”,“秀仪,新年快乐”落款是“男朋友,西锵”。我怔忪、心跳、继而有点怀疑,偷偷跑去看了许多他给别人的贺卡,确实没有那三个字,于是欢喜不尽。十几岁时的羞涩和隐忍,永远没有说出口的关切,颤抖满涨的欢乐……,昔日种种。
中考我保送,西锵考入另一所重点中学。第二年,忽然收到他的信,秋天,院中的紫荆花落红无数,我坐在阳台上静静地展读,而后费力而生涩地给他回信,已然陌生了,却成为死寂学习生活的唯一出口。大学时,北方和南方,西锵的字体越来越洒脱,他写洛阳的飞雪,军校的严谨读来那么怪趣可笑,写他怀念南方的石板路,问我假期可否去玩?毕业,不约而同留在了异乡,依旧天南地北。
98年的西锵,转回故乡工作,和女友间争执分手。女孩为他远赴新疆,滞留在那里了。这一切我统统不知道,只听他说怎样激情地爱着那个女孩,并即将前往新疆与她结婚。那时候,我是想要他为我做一些改变的吧,可是没有说出口,而他,一样沉默。

一夜的昏乱难以为继,我约了西锵出来,想和他说不再如此,似乎说了就可以摆脱,一切又可以回复到原样。天气转阴,我们步行去广场,西锵一直牵着我的手,没有更多的话。在喷水池边他跑去买可乐,我看着不断散落的水珠和来往的人,感觉恍惚。
太匆忙了,来不及沉淀和安排,来不及成长。
假期结束,我回N城工作,西锵在送别时在身后偷偷握我的手,那么用力,我的手疼起来。我们都不动声色,边上是其他的同学。上车,我和别人微笑挥手,没有看他。而车子驶离之后,眼泪大颗大颗地涌出,始终昏沉,我不明白自己。
那一天,西锵在同朋友的醉酒后失态,大哭。

一度不停的挂电话,一说就流泪。

西锵再来N城的时候,我拒绝见他,不要再给我挂电话。甚至没有问他和女友是否已结秦晋。不想再昏乱和纠缠。

音讯断绝,5年光阴不过弹指一挥间,青春韶华通通淹留。
12月底的一天,电梯突然坏了,秀仪拎着买回的菜蔬坐在楼下的草坪等待,保安及一些高层的住户等待着闲聊。电话响起,一下子听出了他的声音,西锵,没有稍迟怀疑。
是我,西锵,你好么秀仪?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想要找你,我总是可以找到。这几年,我去了德国,现在休假回来,可能呆上两个月。听说你换单位了,元旦去看你可好?
心潮起伏,以为再也不相干了,为什么惆怅和怀念一下子涨满我的胸怀,宛若乡愁?

他有过了很多女友,却都不是我。
我坚持着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他也总在外围。
而好感和温情一直流漾,在每一次相逢死灰复燃,在别后的难以自控的伤怀哭泣,却都没有想要去争取或追寻。
以为不再心潮涌动,可是感情如此廉价,几日交往,身心疲惫。
“回来吧,你回来吧。”从前他这样说。
“你好好地呆着吧。”现在他这样说。
我趴在阳台上,藏身于阴影里,默然地注视着,高楼之下,程西锵孤单的身影在深夜踽踽原去,泪水进到眼底,他再次离开我。

在西锵把我抱起的时候,在他用力握住我手的时候,我的灵魂短路着。可却会为别后的轻愁而落泪,为不断交织又分离的轨迹而惆怅莫名。西锵说,就象两条直线,刚一交叉就又要分道扬镳。说的竟是自身的命运。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3-4-1 21:35:27编辑过]

发表于 2003-4-2 16: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我喜欢知周。喜欢她的文字。
发表于 2003-4-3 22: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百转千回,
不在他的轮回里。
发表于 2003-4-4 18: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个哥们的一句口头禅:自古多情空余恨!:)
发表于 2003-4-5 21: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知周是谁?
发表于 2003-4-8 21: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小楼的看法相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8 05:46 , Processed in 0.05611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