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694|回复: 3

大鱼保存请勿回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4-5 15: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链接:

  银河猎头网:http://job.inhe.net/
  守望轩:http://www.watch-life.net/bbs/

工具下载:

  还原精灵破坏器:http://www.99811.com/asp/down/soft.asp?softid=206
  在线破解工具箱:http://hacker100.51.net/hao.html

照片:


我的地址:

  邮政编码:0500??
  河北省石家庄市
  河北建业安全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于伯翔 收

王兆阳说道:

  这种传统题目,我做过很多。比如和尚分馒头,每人4个少3个,每人3个多4个,多少和尚多少馒头?分析分析如下:差7个馒头,就可以让每人多吃一个。所以,应该有7个人。自然,25个馒头。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0-14 23:05:16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5-1-31 14:59:24 | 显示全部楼层
218.11.180.0 - 218.11.215.255
61.55.10.0 - 61.55.30.255
218.12.25.0 - 218.12.50.255
河北石家庄网通adsl主要在这三个段
 楼主| 发表于 2005-11-4 19: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computer.lqinfo.net.cn/down/soft.asp?id=410
微软拼音2.0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0 00: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吃过雪吗?
  我长大的地方,那个河北坝上大平原出产土豆的城市,张家口,在孩子们中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冬天的第一二场雪不能吃,从第三场雪才是可以吃的。
  那时候打雪仗,堆雪人,总是悄悄地找点干净的雪放到嘴里,不管是第几场雪。
  说起来不好意思啊,这个习惯一直带到现在。心里很清楚,雪花,是因为有个凝结核才能变幻出千姿百态的奇观的。而在我们现在这个工业化的地球上,充当这个凝结核的角色的,不再只是来自远古黄土的尘埃,而更多的是各种工业污染物,和不完全燃烧的煤屑。
  如果你愿意把一捧雪化开,你就会看到这些白雪心中的秘密。
  在万仞的高空,强烈的升降气流涌动着。一粒小小的尘埃,被命运之手抛上抛下。慢慢地她变得沉重了,水汽凝结起来,变成了一枚六出的,晶莹剔透的雪花。终于,直到浪漫的风儿再托不动那颗裹满泪水的心,
  地上多了一片雪花,天上少了一粒埃尘。这就是雪对自然界的洁净作用。
  所以固执地爱雪。如同,热爱人性。
---------------------------------------------------------------------------
(这是俺在北京的时候写的一组历史故事中的一篇。当时是写给某个人看的)
  齐王照着当时流行的礼节,派使者问候邻国赵惠文王的妻子威后。威后接待了使者,没有拆看齐王的信,而问使者道:“贵国那边的收成还好吗?百姓还好吗?你家大王也还好吗?”
  使者听了却不高兴了,说:“我是奉了我们国王的圣旨特意来您这儿的。您不先问候我们的国王,倒先提起收成和老百姓来,这不是先贱后贵本末倒置吗?”
  威后笑笑回答道:“这是哪儿的话。没有收成拿什么来养活老百姓呢?没有老百姓,你家的大王又该往哪儿搁呢?所以问话的时候,怎么能不先问起源而问结果呢。”
  使者没话可说了。
  威后又问:“你们那边有个处士叫钟离子的,还好吧?他这个人哪,有饭吃的他招待,没饭吃的他也招待;有衣服穿的他送给他们衣服,没有衣服穿的他也送给他们衣服。这是在帮助你们大王养活他的人民啊,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用他呢?还有个叫做叶阳子的,也还好吧?这个人喜欢的是怜悯鳏寡、体恤孤独、周济穷困、弥补不足。这是在帮助你们大王安抚他的人民啊,为什么至今也没有任用呢?你们那边姓北宫的家里有个女儿,叫做婴儿子的,她还好吧?她摘掉头上的装饰品,至老不肯嫁人,在家专心奉养父母。这是在用自己的孝心来教育百姓啊,为什么至今都没有给她加封呢?两个贤人不能任用,一个孝女没有受封,你们又打算依靠什么来治理齐国,为民父母呢?”
  使者还没有回答,她紧接着再问:“你们那边的於陵有个叫子仲的,此人还没有死吗?这种人,对上不肯向你们大王称臣,对下不能振兴家业,中间又不能交往于诸侯。象这类给人民做无用的榜样的家伙,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杀掉呢?”
  *****************************
  这是战国策里面一篇很著名的文章。许多语文课本都选了它。
  这个故事里威后的公公、惠文王的父亲就是有名的实行胡服骑射的赵武灵王,赵国因为这次改革而军力大振,一路用兵连打几个胜仗,向北攻到了燕国和代国,向西占领了胡人的云中和九原。惠文王就是这个时候坐上王位的,老王从此自称“主父”,专心继续他那攻城略地的事业。甚至穿上胡服来到云中,从那里假扮胡人使者入秦,大摇大摆到秦昭王的眼皮底下侦察了一圈。秦昭王不知道这其实就是赵王,只是觉得此人形象异于常人,不象是个做臣下的,就派人去抓,而主父早就胡服快马溜之乎也了。等后来秦昭王知道了这就是当年的武灵王的时候,又是大惊,又是后悔不迭。
  关于威后的事迹,正史很少提及。我手边的资料不多,这些资料说起此事来,都在称赞她或者是以民为本,或者是胆识过人等等。真是“为尊者讳,为贤者讳”啊!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改革军事以后,关东各国除了齐国就属赵国为强,而在公元前二八四年,那个喜欢听吹竽独奏的齐湣王听信了苏秦的馊主意,被燕国的乐毅打得差点亡国以后,能够和强大的秦国抗衡的也就只剩赵国了(当然,曾有身佩六国相印之辉煌的苏秦为此也得到了被车裂的下场)。所以从威后在说这番话的口气来看,当时即使不是赵国的鼎盛时期,和齐国相比,至少也该占着先机。惠文王可从来不能说是个勇敢的人,如果齐国强过赵国,想来威后是不会在朝堂之上对齐国来使如此造次的。而那可怜的齐国来使,尽管在开始的时候还打算为自己的君主硬撑口气,不过一方面自己国家的确有那些破烂事,一方面惮于赵国的强大,再加上威后说得确也有些道理,便只好忍气吞声了。可是,我想,他在肚皮里面一定会恨恨地说:“你教训我,你自己那边又是怎么样呢!”
  惠文王那边又是怎么样的呢?
  这惠文王,是主父的小儿子,武灵王宠妃惠后吴娃所生。惠文王其实并不是主父最初策立的太子,原来的太子是他的长子章。后来得到了吴娃,为了她连续几年不出后宫,于是就生了惠文王,然后为了表达对吴娃的宠爱,就剥夺了原来太子的皇位继承权,改立惠文王做太子。等到吴娃死了,又想起被黜的长子章来,想要也把他策立为王(一国两王)。正犹豫不决呢,没想到那性急的前太子倒先动起手来了,趁着老王和新王去沙丘宫出游的机会开始兴兵做乱,先把惠文王手下的一个重臣肥义给杀了,然后和惠文王的军队打起仗来。这时候老王的叔叔公子成,觉得机会不错,连忙起兵赶来“救驾”,很快就把性急又无能的前太子打败了,前太子章被追得无路可逃,只好躲进老王藏身的沙丘宫里面,老王顾念亲情,也就收留了他。而这却正合了公子成的意,马上派兵把沙丘宫铁桶似的团团围住,又传话进去,说是为了围剿公子章才围困沙丘宫的,让里面的人马上出来,谁后出来就把谁灭族。结果宫里的人呼啦啦一下子跑了个精光,——只有主父和公子章例外,既不许他们出来,也不许送吃的进去。梦想当国王的公子章大约是很快就死在那里面了,而老王征战一生,最后落到了在沙丘宫内四处掏鸟雀老鼠吃的地步,就这样苦熬了三个多月,终于还是给饿死了。而公子成也够有耐心,一直等到认定他侄子完全彻底的死透了,才向各路诸侯报告武灵王的丧讯。至于丧讯上是怎么说的,我无处可考,大约也会是“因病医治无效”云云吧。
  奇怪的是,我手边所有的书,都没有提到惠文王在那个时候的动静。照史记上说,主父和惠文王游沙丘,异宫而居,那么想来他正躲在一旁看热闹了。太史公司马迁书写这段历史的时候,也只是不咸不淡地说“怜故太子,欲两王之,犹豫未决,故乱起,以至父子俱死,为天下笑”,这可能又是为尊者讳的一个例子。从时间上看,主父死时惠文王已经做了四年国王,而武灵王既然能放心出征,那么惠文王上台的时候年龄一定不会太小,所以可以肯定,惠文王至少是放任公子成把他爹饿死的,——如果不说是这两个家伙合谋的话。而且,将来如果需要的话,惠文王还可以利用这个借口,顺手把他叔伯爷爷公子成也敲掉。不过这最后一点,就是我的猜测了,至于他是不是这么办了,公子成最后的结局如何,我并不知道,就先放在这里姑且存疑吧。
  父子兄弟尚且如此,又能指望他们对自己的人民怎么样呢!齐国使者肚子里转悠的,恐怕正是这件往事吧。
  两千多年的中国封建史,那帮皇帝的爱民论调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听得耳朵都要磨出茧子来了。可是又有谁能够真正的彻底的做到了这一点呢?他们赖以传之后世的赫赫征伐之功,又有哪件不是建立在平民百姓的累累白骨之上的呢?因此我要说,他们所谓的“爱人”,所谓的“仁政”,充其量是为了缓和阶级矛盾而不得不采取的象征性措施罢了;而更多的,则不过是统治者说给被统治者听的一句呓语而已。
[此贴子已经被大鱼编辑过]

  这篇文章一开始的故事并不是史记上的,它选自《战国策·齐策》。我手边没有这本书,所以赵威后问齐使的确切时间无法确定。但是我想应该在公元前二八四年燕破齐之后到公元前二六六年赵惠文王驾崩以前。那么派遣使者访问赵国的就应该是齐襄王了(齐湣王被燕将乐毅打得兵临城下,撕碎了苏秦以后连忙逃跑,不久在莒城为楚国人所杀,莒读做“举”。这时候齐国的一个著名将领田单,先用反间计把有破国之恨的乐毅搞下台,再使火牛计大破燕军,然后把齐湣王的太子弄回国来,是为齐襄王)。不过经过这次折腾,齐国受到的损失太大了,从此再也没能缓过劲来。而且这时候的齐国,早就不是周初大分封时候姜太公的国家了,那个老齐国的最后一任国王齐康公,在公元前三七八年的时候,就给新齐国的首任正式国王田和逼死在一个海岛上了。
----------------------------------------------
  呵呵,春女感,秋士悲。
  豌豆出芽,发根,慢慢长大了。
  于是也有了成长的烦恼。
  这就是青春的祭台吧?牺牲的是无忧无虑的欢乐,祈求的是自己也不知道的什么东西。
  我们的小祭师,走好。
---------------------------------
  在QQ上看到你的留言,“《春の祭》最大的一次改动完工了,……”。我燃起一支香烟,打开黑鸭子的音乐,开始拜读。
  看了三次,或是四次,然后又一只烟。音乐已经在看的过程中关闭。这该怪曙光的文章,是吧?某人。能使我抽烟的贴子不多,呵呵。
  说到我的那篇文字,其实一直没有写出多少,写出的千把字后来也删掉了。
  那也不能说就是单给你的吧,那是我对某个阶段的祭文。一个平静安宁的时代,一个努力触摸自己灵魂的时代,一个每人都曾有过的时代。
  所以,又是一个注定要失去的时代。
  能够有幸长久保有这份安宁的心灵,善莫大焉!但那容易吗?现实的诱惑总是太多了。
  当越来越多的人满足于从现成的写作之星或者类似的软件书籍里面寻章摘句的时候,
  当音乐沦落成为一种解脱和发泄的方式以及歌词的附庸的时候,
  当人们宁可在喧闹的聊天室中而不是在夜深人静的灯下来探索自己的思想的时候,
  当心之灵不再愿意独自飞舞的时候,
  这种改变改变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泰戈尔的序诗,如果找得到的话,请看看。
  曙光,我没有在祭文的前面加上自己的名字,是因为不敢,或者说不配。我早不是从前的自己了。这次,因为选择了这个职业,恐怕将会对自己更加的失望。
  说道你改过的文章,我的感觉是不如没有修改的版本。
  有些东西是不必解释,也无法说明的。该明白的,自会明白,不能明白的,也不需要明白。
  而且,有时候逻辑性太强了,也并不就是文字的妙处。
  曾经和你说到过修辞,那是自然而然的一种过程,不可过于强求。
  但,所有这一切,不都是小节吗?只要去思想了,该是容易做到的,
  是为“修养”。
  看到了吗?你的小雪妹妹在心疼你呢。呵呵。在抱怨我让你烦恼了吧?
  可是烦恼有什么不好吗?《同级生》那个成人游戏里面有一句足以使我记住它的话,人是要经历痛苦和挣扎才能长大的。同样的,思想也要经过痛苦地挣扎才能升华,这种痛苦和挣扎,并不是庸俗的烦恼,记住这一点。
  所以任由自己的心灵去痛苦吧,你需要它。
  等着看你的第三稿。别忘了留心lavender、石子和萤的文章。她们都是好苗子。等有了精力,也要好好的为她们写两篇。
[此贴子已经被大鱼编辑过]

-------------------------------------------------------
    仔细想想,烟这东西对文字是有促进作用呢?还是……我更中意酒,比较喜欢诗仙李大叔那种自在怡然的写作方式。
  不是单写给我的就好,虽然心里稍有点儿不适的感觉,但也只是稍稍有点儿,成分的多少你该跟我一样清楚的。
  让我们共同缅怀过去、企盼将来……狗屁话,不好听。
  说明一下,文内是有两处摘抄,但不是写作之星——而是《挪威的森林》里面,是还工作那会儿边看边把喜欢的言辞敲出来的产物。写作之星也买过,在硬盘上呆了小半年,感觉对我最大帮助的不是文章而是聊天。呵,跟书生拼古诗那会儿确实起到了很大帮助。(估计书生看至这里,正恨得牙根痒痒吧?)
  难怪午木说要看我自己写的东西,太过格式化的东西,任何一个带“作”字的家都会比我写得好。
  泰戈尔的诗,我能找到的也就是给你的那篇《飞鸟集》,你说译的最好的那本一直没找到,我会问问图书馆工作的朋友。
  雪啊……忧愁、伤感、彷徨、无助……占领了那小脑瓜里的大部分空间,或许换个环境会好点,或许时间久了自会明白。咱使过劲,两根白发换来的是新的矛盾纠集,不敢了,呵呵。
  俺不希望自己的任何一个细胞接触到任何形式的痛苦,包括自己的和你们的。那,狠……不好玩儿。
  我把那些貌似文章的文字打印在纸上,有感觉时会随时修改一小点,务盼,咱也没谱。
  其实,只要是用心了,在旁人眼里看来,就会发现那些闪光点。她们写得都很好,俺仍需要时间去融入、去体会……
  最后,不要试图把任何包袱放在我的肩头,会躲避,不是我,是我的心,是潜意识。在那种感觉下参与别人写的东西,情况只能是不进反退,我更喜欢轻松爽朗的看和写的过程。
  日安。
---------------------------------------------
    主题:瞅瞅,爱情真伟大啊。
      跟贴:嗄,谁说不是呢,伟大!
      跟贴:可是也没谱呢。
      跟贴:没谱,没谱,全是没谱的事儿。
      跟贴:我思谋着,可也有好处呢。
      跟贴:还是您圣明,好~~!怎么不好!好着嘞。
      跟贴:我这儿怎么净赶上挠心呢?
      跟贴:一个字儿,背,您呐。
      跟贴:可不是,背!赶上,喝口凉水都塞牙。
      跟贴:唉。
      跟贴:您说……唉。
      跟贴:过了坎儿许就好了,没过不去的事儿。
      跟贴:在理儿,天下就没有过不去的事儿!
      跟贴:跟老几位这么一聊,我这心里啊,舒坦多喽。
      跟贴:好,好,您老硬硬朗朗的。
      跟贴:哎,硬硬朗朗的。
      跟贴:硬硬朗朗的。
      跟贴:可我怎么还闹心呢?
      ……
下一贴
    主题:瞅瞅,理想真伟大啊。
      跟贴:嗄,谁说不是呢,伟大啊。
      跟贴:可是也没谱呢。
      …………
-------------------------------------
  彼岸花,佛家用语。
  传说中,茶蘼是最后开放的花,待到茶蘼花事已了,就只有遗忘在前生彼岸的花了。
  所以说,花儿的翅膀,要到死去才能懂得飞翔;在无爱无恨的土壤里,爱才能够再次开放。
----------------------------------
(崔崔写的回复)
    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才来回复这个帖子,希望不会被人打到满地找牙吧。
  这篇文章我以前已经看过了,当时还特地打印了一份拿回家里,看完以后的感觉就是没有看懂。
  其实大鱼的意思并不真的那么难以明白。古往今来,只要是与政治有关的东西,从来都是有幕前与幕后的区别的,是有套路可寻的。这其实迁涉到了中国五千年文化的某些“精髓”,即历来的“愚民”与“洗脑”的统治方法。统治者决定事情,即使很多事情只是出于作为一个人的人性方面反复无常的情绪的缘故,都会有各种义正词严的说法,以及重大的历史意义;而被统治者呢,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只要照着各种指示去做就可以了。他们就是种种历史典故里的明君与忠臣。其实剥开历史的面纱,有几个明君是“明”的,又有几个忠臣不“愚”的?!这其中有多少的悲剧,有多少的血和泪呢,但古往今来,这样的闹剧就是一个怪圈,是一个不变的轮回。
  作为一个被统治者,偶尔我可以这样感慨一下,或者愤慨一下,但是,如果立场转换了呢?恐怕我也会确实认为“愚”民易治。举个不太适合的例子,看看现在国内混乱的保健品市场,有几个不是吹出来的?尤其史玉柱的脑白金,从清肠通便,改善睡眠几乎吹到无病不治的地步,这不是一种“愚民”的策略吗?相类似的例子,在我们身边,从大到小,还有许许多多。
  所以,我们真正悲哀的地方,不在于没有认知,而是我们许多的认知都是二元性的,今天我们可以骂人,而明天,我们自己就是那个被骂的人!
  统治者的呓语其实不止限于统治者啊。
-------------------------------
安然者,半颗心之主也。其人甚聪慧,言语间有大魅力。上网则与大鱼,白痴为伍。嘻笑怒骂,各得其乐。多有慕名而来者拜之,则待之以礼,然其眼光颇高,少有得青眼者。唯久居一处,意甚廖廖。遂畅游与网络,灌水为乐。一心不能二用,寻之者多有不顾。人以为其傲,愤然而去者有之,不以为意者有之,再接再历者有之,敢怒不敢言者有之。嘻!鱼与痴皆以观此为乐,相视一笑,心有灵犀者也!然深诫之,则虚心认错,屡教不改。此二人皆然之至交,虽深恨之,终不忍弃。却以言语相讥。惜鱼之皮甚厚,不以为然。痴则不知其为讥,亦不以为然。为安然一叹!此皆交友不甚之祸也!
当此戒网之时于家中百无廖寂辗转反侧而成此文心有灵犀者观之或可一笑难入方家之言以为白痴之语亦无不可[em07]
---------------------------
三生石,前所谓愤然而去者也。与安然偶遇于半颗心,遂心系于其身。独其远安然而思之,近安然则怯之,常以化名而入半颗心,旁敲侧击,有故弄悬虚之嫌。安然不喜之,语之甚淡。石亦自负而善感之人,误会日深,终不顾而去。可叹误会之害!
------------------------------------
  如果有可能,我真想把yangxu缩小了,天天带在我的小包包里面,让他呆在我的口红丝袜中间。
  工作累了的时候,我会拿过我的小包包,打开看看里面,瞧瞧那万人迷在里面正做什么……
  大概,他在那里面,也会烦恼的吧?没有电脑,没有妹妹,……
  那就睡吧,yangxu宝贝儿。在喝够了我的雅芳至爱情人香水儿以后,枕着我的口红,盖着我的丝袜。甜甜地睡吧……虽然那里没有二锅头,但是你也知道香水里面是有酒精的呀。
  你会在梦里见到你的那些妹妹的,可以和她们快乐地聊天,快乐地游戏……
  想做什么,都可以。
  啊,你会高兴地把口水流满我的小包包吧?
  在梦里,她们永远属于你……
  在梦里,你也永远属于我……
  嘿嘿。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编辑过]

---------------------------------
  除了死亡,没有任何事是绝对的。不,死亡也是相对于生而言。
  拂袖而去,灯火通明中,透明而滞重的孤独。
  最质朴的爱,无法穿越世俗。最真挚的承诺,无法穿越时间。最糊涂的自己,在黑暗中伸出手去,说是能感到上帝之手的牵引。
  性,欲望。无法逃避。在读懂后,我俯视卑微的人性。一切深刻的情感,最后归宿如此简单。爱情其实本身没有任何意义。在爱你的人眼中,你比在任何人眼中都可爱,更多的,是更面目可憎。
  爱到最后,说是一种永恒了,其实是种厮守。最简单的厮守。两只羽毛掉尽的鸟儿无处可去,习惯了对方的丑陋,也就继续相处。
"
  大鱼的压力明显增加了……
  嘿嘿。
  不过俺会努力的。
  谢谢猫米的不杀之恩。
"
"
  卷儿,恶魔走了,我再陪你几天,也就该走了。别为我那贴子生气,想把你弄疼一点点儿,好让你记得我,满嘴白森森亮闪闪尖细细牙齿的大鱼。
  是谁说过,过去的,都将变成美好的回忆。即使不能再来了,等咱想起安然的时候,都会笑出来的呢。你也会吧?
  [em02] [em02] [em02] [em02] [em02]
"
"
  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
  可能的话,多写几个贴子再走。
  看过不来梅的音乐家那篇童话没有?
  “大公鸡说道:……老了,就要被宰了,趁着没死,多打几个鸣儿吧”
  嗯,有三个人对俺突然这么拼命写贴子表示疑惑了。呵呵。
  大鱼凄然一笑,淌出几滴口水。
[此贴子已经被大鱼编辑过]
"
"
  嗯,也许就在北京安家了。不回石家庄了。呵呵。
  不过这儿,是常常会回来看看的,方便的话,也写点东西,告诉大家俺的最新动向。若时间充裕聊天室也会开,但都是临时的了,不会像现在这样总有人看家。
  离开是为了更好地会来。
  会做一个比现在的飘雨更大一些的社区型网站“格外家园”,飘雨论坛也在考虑改版,我们会打造一个更好更强的家。您就等着瞧吧。
  网上有句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只要大家喜欢,大鱼的家不会消失,只要大家支持,大鱼的家会越来越好。
"
"
  可怜的破蛇,感情的伤不是只用痛苦和眼泪就能治愈的。
  治疗流血的伤口,决不能靠流血,而要用刀剪针线,钳子镊子。
  而治疗感情的伤口,需要的则是鹰一样敏锐的眼睛,针尖儿一样细的心,大海一样宽广的胸怀,泰山一样坚定的信念。不然,恐怕治疗不了对方,自己反而会受到重大的伤害。那该不是你们所盼望的吧?
  呵呵,不说这些了,还是说几句吉祥话儿。
  祝您吃得好睡得香。
  [em02][em08][em10][em13]
[此贴子已经被大鱼编辑过]
"
"
  情节可以虚构,情理不能虚构吧?否则难免会出现下面的情节:
  大鱼去上海看望了崔崔,那里的蚊子好大啊!于是两个人只好躲到蚊帐里面聊天儿。不想,正在聊得开心的时候,还是有只蚊子把脑袋钻了进来。崔崔手疾眼快,一把攥住那蚊子的脖子,冷笑道:你就给我们当免费的风扇吧!说着摸出一根鞋带儿,把那蚊子捆到床头。那蚊子拼命煽动翅膀,好不凉快!大鱼看到这个巧妙的方法,一面拍手大笑一面凑过去仔细观察,不想那蚊子恼羞成怒,飞起一脚居然把他踢下床去……
  我是一只堪达罕的鱼.不要认为堪达罕是地名.朋友,不是.真的不是.请你相信我.
  曾经有条大鱼告诉我,堪达罕是一种传说中的驼鹿.而我,寄生在那只驼鹿的身上.我不愁吃, 不愁穿.
  住在堪达罕的尾巴上~~晃晃悠悠的,像是坐秋千.舒服极了.
  也别怕我掉下来.我被胶水粘着.掉不下来的.我是特殊的鱼,所以才会特殊的住在堪达罕的身上.我不喜欢水,我怕水.我只喜欢挂在堪达罕的尾巴上.晃啊晃啊~~
  看着它跃动的姿势,矫健而优美.听着它在欢叫,圆润而悠长.
  堪达罕.我的堪达罕.
  当你来到水边,你伸出修长的脖子.你安然闲适的神情,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堪达罕,我不能像你一样的活着.我不能安然而闲适.我的出生,就是为了跳龙门的.可是我懒,我也不喜欢过龙的生活.我只喜欢,只希望做一条鱼.
  我只喜欢,安然而闲适的活着.就像你一样.堪达罕.
  堪达罕,不,不要走.你的腿动了,你要走了.你可知道.就在这水里.就在那块石头后面.我在看着你.静静的,呆呆的.我不能去阻止你。堪达罕,所以,我只能看你离开.
  你的背影优雅美丽,姿态从容.
  晚上的时候,我去找巫婆了.是帮助小人鱼有一双腿的巫婆.不过我比小人鱼幸运.那个巫婆,是我的姑妈.
  ""姑妈.你好.""
  ""做什么?""
  ""你有特制的胶水吗?可以粘住任何的东西.""
  ""有.""
  ""给我.""
  ""好的.但是你要用什么来换呢?""
  ""姑妈,我只有这些鳍""
  ""好的.都给我.""
  我想,我仍然是幸运的.虽然姑妈要走了我的鳍.可是我知道.我的身上不会有疼痛的感觉.
  也许,只是姑妈对我的爱吧~
  堪达罕,我在水里等着你.就在昨天的石头后面.我知道,你一定会来.如果你不来,那么我的胶水会失效.
  一晚上.我只有一晚上的时间.
  堪达罕.我知道你会来.
  你仍然来喝水.你的姿态仍然从容美丽.我把胶水涂在身上,轻轻一跃.从此,住在了你的尾巴上.
  你并不知道.姑妈说过,这胶水是会让我隐身的.
  你并不知道,从此,我住在你你的尾巴上.随着你晃晃悠悠.我因你而美丽,而""消失"".
  堪达罕,我爱你.是的.我爱你.
  可是你并不知道我,即使你回头,看到的仍是你自己的尾巴.而不知道那上面还有一只爱你的鱼.
  我住在你的尾巴上.不愁吃,不愁穿.当你回头,我还可以看见你安然闲适的神情.堪达罕.我已满足.真的.
  可是堪达罕,为什么你要爱上一只猩猩.我真的不明白.是因为它强健的体格?像人的言行?
  我真的不懂.也许,爱情本来就不需要什么理由吧~
  就像~我爱上了你.
  堪达罕,也许,我只能永远住在你的尾巴上了.
  默无声息,悄然老去.
老光棍子上网忙,花完工资炊断粮;夜夜泡着花姑娘,室室都有丈母娘
  曙光,三端稳压我记得有几个系列,你不一定非用78xx系列的,这个系列好像输出电流不能太大,不过手头没有手册,一时也提不出什么建议。大功率的稳压片子要用大些的散热片,而且最好用铜的,上面有很多突起的表面积很大的那种。另外,还可以把风扇的风导一部分让它吹向散热片,自己给自己散热,这用一小片青壳纸就可以了。普通的硬纸片也行。
  如果你很清楚是什么元件发热、或者受热才导致你的显示器不稳定的话,可以用小硬纸片对那个东西进行热隔离,效果也不错。
  这几天天太热,睡觉又太多。常常是在梦魇中醒来。
  绿草如茵的长江大堤,繁华散尽的青山轮渡码头,鼓楼内白米斜街的畅饮,通宵工作后天安门广场的日出,南开区三马路的暮色,郑州街头的歹徒,洛阳中州路上彻夜的蹒跚,……太多了。
  还是忘了吧。到该想起来的时候,再去想吧。
"孩子把玩具当朋友,成人把朋友当玩具。
这句话是郑渊洁说的。
大鱼抄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8 05:16 , Processed in 0.03693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