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04|回复: 1

感谢[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4-16 13: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前在一个小山村里,有两位青梅竹马的年轻人。小时候他们一起下河摸虾,上山砍柴。待年龄稍长,他们又一起上学读书,两人成绩都很优异。他们有个共同的理想,就是有一天去看看火车是怎么跑的,轮船是怎么游的,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老师告诉他们,要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得刻苦读书,认真学习,考上大学。老师是一个从城里来这儿支边的大学生,他们相信老师话是对的。于是这两个孩子的学习劲头更足了,早上鸡还没叫,他们就起床了,趁着天明前的时间好多看几页书。晚上看书,好几次煤油灯把头发焦了自己还浑然不觉。别人说这两个孩子得了魔症,他们听了只是会心一笑。只一心盼着自己能考上县里的一中,因为老师说,只要他们能考上县一中就有百分之八十的希望考上大学。好不容易等到中考发榜的日子,两个孩子头天晚上一宿都没睡着觉,睁着眼等着天亮,鸡叫头遍的时候,两人就叫应着向山那边的学校赶,到了学校看到红榜了,又不敢走向前去,生怕上面没有自己的名字。到底还是男孩子有勇气些,可还没等他走到红榜跟前,就被其他看榜的同学围攻了,他考了第一名,那女孩子怯怯的走向前去,哈,榜上也有自己的名字,只不过比那男孩子靠后了点,排在第三位。两个孩子往家走的时候,心都要飞起来了,觉得自己马上就可以冲大山的重重阻遏,看到外面的精彩世界了。我们的心被喜悦装满了,丝毫没有看到他们父母那无奈的眼神。

  整个假期都是两个孩子的节日,他们更勤奋的劳作着,想多砍几担柴,多摸几篓虾,好挣出自己的学费。快乐的时光总是飞逝而过的,不知不觉就到了开学的日子,看到自己的父母没有任何动静,两个孩子也不赶向前去问,他们知道大人的难处。在男孩子家里,气氛厚重的象一锅搅不开的粥,看着老父含泪的眼,和哆嗦的嘴唇,他什么都明白了,他来到河边,等着那女孩子,但不是等着和她同行,他是再也不会看到大山外面的世界了。太阳都有一房高了,才看到那个女孩子低头向这边走来,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掏出入学通知书,把它撕的粉碎,扔进了河里,他也把自己的掏出来,扔了进入,河水霎时就把那些纸屑冲的无影无踪,两人想着就让它们替自己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日子就这么前脚赶后脚的一天天过去了。转眼两人都到了婚嫁的年龄,在乡人的眼里和他们自己的心里,他们成家过日子只是迟早的事了。忙时,他们一起上山下田,闲时他们会聚在一起把上学时的书拿出来。翻翻看看。偶尔的,他们也会在小河边静静的坐会儿,看着弯蜒的小河冲过大山,流向一个他们完全陌生的世界。外面的世界是他们的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永远的藏在心里了。忽一日,一队人马开到了山里,说是要搞开发了,先得凿山开洞,修一条通向外面的路,好把这大山里的奇珍异宝运出去,再换回大把大把的钞票,脱贫致富奔小康。路铺平了,开发商们也越来越多,他们都看重了小村的灵秀和资源的丰富。刺耳的卡拉OK划破了小村的宁静,眩目的霓虹灯扰乱了淡泊的心灵。两个年轻人的心又开始动了,虽然他们只是初中毕业,可在这小村里也算是秀才了,村民选举的时候,那个小伙子被选上了村长,他很兴奋,他脑子里有一个宏伟蓝图,要让所有的孩子实现自己没能实现的梦想。只是女孩子有些失落,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不能一起去闯世界了。在男孩子的苦苦劝说下,她留了来,只是她的话越来越少,眼睛也没了往日的神采,人是日渐憔悴了。男孩子的心现在是整个扑在村里的工作上了,对女孩子的心思是全然不解的。终于有一天,女孩子悄悄的跟着一个开发商走了,就象一片落叶,走的悄无声息,又干干净净。

  他们再见面的时候是十年以后了。那是男孩子(当然这时候的他早就没了男孩子的稚气了)到城里跑一个项目的时候偶然听一个同乡说起的。那个同乡告诉他,一年前那个开发商由于经济问题被判刑了,财产被全部没收,女孩子现在寄居在一个朋友家里,又患着病,生活很清苦。他按同乡提供的地址找到她的时候,竞没能认她出来,站在他面前的哪儿还是他梦牵魂绕的人啊。他真恨时光残酷,吸走了她的血脉,让一个风满水灵的大姑娘变成了一个薄薄的纸片;他也恨自己没早日找到她,让她一人漂零异乡。他不敢说话,不敢看她,借着帮她整行李把眼泪流在心里。她呆呆的望着窗外,虽然千百次的设想过他们见面时的情景,虽然有千言万语想要对他诉说,可他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了,却又不知如何说起了,只觉得自己心里乱乱的,象在梦中,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收拾自己的行李。说是行李,也就是两件换洗衣服,他三下两下就收拾完了。然后拉起她就走,她只是木木的跟他下楼,上车。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已到了她朝思暮想的故乡。

  她的病总是反反复复,时好时坏,没什么起色。他不相信她的病会治不好,他带她多方求治,得到的答复都是他不愿意听到的。她临终的时候,拉着他的手问他恨不恨自己,他摇摇头说,“不恨,一点也不恨,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恨呢”她说自己给他带来的只是伤害和痛苦,有什么感谢而言呢。他说:“不是的,我总是想起一起下河摸虾,结伴上学时的情景,你陪伴了我二十年,那点痛苦和这二十年的欢乐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再说这十年,你也不好受啊,是我,是我让你受到了痛疼和思念的煎熬啊,是我对不起你啊……”女孩子泪如雨下,带着含泪的微笑离开了这个世界。

  女孩子永远的走了,年轻的村长更沉郁了,他的话很少,但说来都是丁是丁卯是卯的。他的威望也越来越高,就是原来和他结怨的人家也开始人前人后的说自己的不是了,说自己当时是昏了头,让三钱俩枣的蒙住了心,没看到村长的好意,就怕村长还记挂着自己的不是。话传到村长耳里,他只是笑了笑说,有什么可记恨的呢,都是乡里乡亲的,谁没有个是或不是的时候呢,做恨容易做谢难,,他是不会记恨任何人任何事的,相反他还要感谢这些人这些事呢,没有这些人这些事,他还不会成熟的这么快呢。话传达出去,那些人的心中自是一块石头落了地。小村的日子是越过越红火了,看着村长孤独的背影,村民们心中总是感到闷闷的,只是谁也不敢向前询问他的亲事。
发表于 2003-4-18 22: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完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8 16:11 , Processed in 0.03463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