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31|回复: 0

[原创]我们不曾分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4-18 16: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晚做梦了,那个在天堂的亲人,紧紧拥抱着我。
她好瘦,我可以毫不费力气的环住她。
心好疼,她走的时候我却不在她身旁。

    有些淡了的,但从不敢遗忘的片断,又再次清晰的浮现。
    奶奶生活在乡下,没有读过什么书,却一直很明事理,全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她来打点,所以大家都很尊重她。奶奶有七个儿女,七个儿女又繁育了众多孙辈。在众多之中,奶奶是最宠我的,甚至有些纵容,这一点让我足足得意了十二年。
    小时候,因为父母在外地工作,我跟着奶奶生活过几年。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就喜欢跟着奶奶的身后摇拽,奶奶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一次跟着奶奶无意发现了装涝糟的坛子,知道了从那里来的东西有些甜甜的,后来就独自偷偷跑去舀来喝。当时我的个头好小好小,即使踮着脚尖也够不上坛子,只有把坛子打倒后才能舀到的。然后一个人喝多了,整个晕乎乎的,就瘫在坛子旁边睡着了。那些长辈们到处找我都找不到,看到我醉倒在涝糟坛子旁边时,又气又想笑。奶奶把我抱在怀里,无比疼爱地抚着我醉红的脸说,这娃儿聪明得紧,懂得动脑筋想办法。
    那时候我从不把奶奶叫做奶奶,而是跟着父辈的人叫她妈。因为年纪小,不懂得妈的具体含义到底是什么,就胡乱的跟着大人们称呼。长辈们觉得这样会乱套的,多次强迫我改口,我却还是固执叫奶奶为妈。还自己解释说,奶奶就是妈,妈妈是妈妈,字数不一样,那人就是不一样的。奶奶倒是很高兴,总是任由我自由发挥。
    我就这样越来越淘气,因为总有奶奶给我撑腰,我就谁也不放在眼里。三岁那年吃团年饭,一大家人都围在院子里,好是热闹。大家都规规矩矩的坐在桌子周围了,我突发其想的要坐在桌子上吃饭,顾不得其他人的意见,我一纵身就爬上了桌子。那天挨了父亲一筷子,奶奶立马把父亲的筷子夺了下来,喝斥道:大过年的,都图个高兴,干嘛和小孩子动真!我也不知道错,还向父亲做着鬼脸,继续在桌上放肆。
    上幼儿园了,我回到了城市,由于生活已经离不开奶奶了,所以父母把奶奶也接了过来一起住。我渐渐迷恋上了跳舞,奶奶就是我最忠实的观众,还亲手为我做过舞鞋的。我每次穿着奶奶亲手缝制的舞鞋去上舞蹈课的时候,在其他小朋面前是那么的骄傲,因为我有着别人没有的宠爱。奶奶常常对我讲,人的一生应该有些爱好的,只要是正面的积极向上的,就应该坚持,永远不要放弃。我记住了,并且一直坚持着。
    在我十二岁那年夏天,我代表自己的城市到外地去演出,总共行程有十天。走之前,奶奶嘱咐我让我好好表现自己,为她争光。我拉着奶奶的手,狠狠的点头,准备把演出的录像带回来给奶奶看看,看看她孙女的风采。我回来的时候,父母到火车站来接的我,我问奶奶怎么没来接我。当时天下着大雨,父母的回答我却听不清,坐在父母的身边看到了他们袖子上明显的刺眼的黑纱。我不敢相信,我不愿承认,我不能思维,我只是呆着,一直呆着。有几天没进食了,父母难过极了,一方面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一方面还心疼着奶奶最宠爱的我。我不太记得我是怎么熬过那一段日子的,或许是故意淡忘,提及过往总是那么沉重。
    昨晚奶奶的身影是那么的清晰,只是她瘦了,好瘦。抱着她,我可以很轻松的就揉碎她。奶奶对我说什么了,我努力再努力却什么也听不清。可以肯定的是奶奶一定是想我了,我也是想她了。
    今天下雨了,好猛,冷到心里去了。我搓着手,呵口热气在玻璃窗上,用愚钝的手指划出:我们不曾分开。

[em1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8 05:15 , Processed in 0.03638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