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89|回复: 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6-9 17: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突然感到一阵一阵的烦乱,从心中冒出泡来。那是内敛而压抑的,痛苦而不知所措。就像一朵美丽的花,它知道它马上就要开放,并且知道自己开放以后是极其美丽的,但是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美丽,所以它才压抑和痛苦。它不知道,应该先伸展出哪一片花瓣来,才能让整个盛开的过程优美无比,完美无比。我和它不一样,因为我知道自己不管先伸展出哪一片来,都是平凡无奇的。本来就不是美丽的花,怎能去想象用丑陋甚至是做作的姿态来娇媚呢?我所烦乱的,是我不知道应该先让哪一股忧伤渗透出来,哪一股先渗透出来,是伤害最轻的。
  失眠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惨白的天花板在夜晚更是透出一股冷的寥人的光。我没有搭蚊帐,一只只面目或者狰狞或者不很狰狞的蚊子在我身边飞来飞去,飞来飞去。它们尖尖的嘴刺进我的肌肤,在我的血管里蠕动。我可以感觉到它们幸福而开心的眼光。也许,它们饿了很久了吧,不然,为什么每天都来呢?
  一切事物都没有了交界线,所以的都混乱着,交错的,重叠的,凌乱的,断裂的。可是都没有声音,一切都那么安静。不吵不闹。仿佛从来如此。本因如此。
  我突然感到一阵一阵的烦乱,它们仿佛都变成了花瓣,争吵着要谁先出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20 06:00 , Processed in 0.02440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