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97|回复: 0

腊山国家森林公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8-30 14: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里十二点,我才抵达。
坐的是北京到山东的长途汽车,十个小时。车上拥挤嘈杂,混乱不堪。三十二度的温度,所有人的气味蒸腾在狭窄的空间里,混浊有形。
双脚着地的一瞬,有些麻木的僵硬。
逆着汽车的光线,我看到一个身影在奔跑。
是妈妈。
我大喊,妈妈!我下车了,你不要跑。小心摔倒,不要跑了。
妈妈仍是气喘吁吁的跑着,直到我迎到她面前。一个用力,把我抱在了怀里。
在蚊虫的叮咬中,妈妈等了我四个小时。因为我坐错车,又因为错的车晚点。
陪妈妈前来的,还有两个年轻人。
其中一位就是后来熟悉的,来自云南佤族。我后来学别人,叫他老佤。
就这样来到了腊山,在这生活了十一天,平静而幸福的十一天。

第二天醒来,在妈妈甜蜜的眼睛里,醒来。
真的幸福,回家的感觉。在妈妈身边的感觉。
离开的这半年,发生了很多事。不好的居多。真的想念在妈妈身边的这种幸福的感觉了,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来这一遭,在妈妈身边重做一回无忧无虑的小孩。
别人笑我吧,二十多的人了,这样恋家,这样眷恋妈妈。可是这是没有法子的,我拿这一点办法都没有。时间就一点不见妈妈,我就缺水了。不是缺氧,我的依赖性还没有那么大,只是孩子气的一角,一点点干瘪萎缩。当开始企盼妈妈的电话时, 我知道,又缺水了。唯一的水源,在妈妈那里,在和她生活的朝夕里。所以,三千里也好,一万里也罢,我都投奔了妈妈去。
有家的小孩,就有妈妈的呼唤。

开始熟悉环境。
首先是登山了,腊山是道家胜地,距济南不过两百里。虽然在东岳的盛名之下,难以传世。但是就像民间也有默默无名的美女一样,腊山多少还有几分姿色的。
一路走来,老君祠,邱子庙,老虎洞,瞰湖亭,五凤岭,百龙亭,还有小有名气的东平湖。可惜,时日不济,湖水不仅污染了,而且临近干涸。
这样转了一天,回来才见识人,
和妈妈比邻而居的,是一群年轻人。来自云南少数民族,在此进行歌舞表演。其中的老佤,前面已经提过的,是带队的人。他的民歌唱得很好,王宏伟的,阎维文的,甚至宋祖英,张也,祖海……七月中旬的山东省歌手大奖赛,他是第二名。
其他两位男孩子,主要是舞蹈表演。两个人都很好看,也都与我同龄。可是却早已不读书了,出来赚钱。
瘦一点的,来自彝族,是其他人的老师,舞跳的极好,人也温和。他的名字译成汉语,白云。高一点的那个,叫岩顿,傣族。岩顿长得很帅,不像少数民族,有点陈冠希的味道。所以其他三个女孩中,有两个都很喜欢他。
其他跳舞的,是三个女孩子。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都是初中毕业不念书的农家女子,也都是彝族。
三个女孩子中和我最好的,是玉香。姓玉,名香。所以我和玉梅,衣欢她们一样,叫她阿香。阿香是个玲珑剔透的女孩,舞跳的最好,歌唱的也好,与我最是投缘。
玉梅长的小家碧玉的样子,温柔细腻,也不似云南农村的女子。她煮的菜也很好味道呢。至于衣欢,大概本人是个不大讨喜的人物,没有蓄意的接近,所以也就称不上了解,见面笑一下而已。

大概是年龄相仿的缘故,我们很快熟识了起来。这让我在近于与世隔绝的环境中,增添了许多许多的欢乐。
接连数天,老佤都早起陪我爬山。爬到山顶,要一个小时。即使后来习惯了攀登,也要三四十分钟。所以每一次到达最高处,我们都是汗流浃背了。现在想来,真是感激。
老佤最大的心愿,就是找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三五年就好,这样他就可以专心,找一位老师学声乐了。他相信如果有这样一个环境,他可以在歌唱这条路上,走的更远更好。老佤现在还不识谱。
我听过他演唱,学过乐理的我,没有想过能唱成这样的人,居然不识谱。
可惜我才疏学浅,不敢误导了人家。

妈妈和这些孩子们,感情极好。所以有什么事,他们都会来找“阿妈”。例如老佤参加歌唱比赛,就请妈妈陪同。人家问到时,就说妈妈是他“阿妈”。

有一天白云说牙疼要下山拔牙,妈妈说介绍一位好医生给他,就带着我和他们一起去。结果,妈妈先回了家,我和他们玩到半夜。就是那一夜,才了解了白云。
白云幼年丧父,负债累累。所以从十二岁的时候起,他便承担了家计,一边读书一点打工赚钱,整整十年,才还完了债款。这个时候,母亲改嫁。
这个世界总是如此,我只有难过。难过之后,还要学着乐观。
白云很坚强。我希望自己也是。
所以,当我看到他一个人在练字的时候,我过去教他。
我可以帮忙的地方太少了,当我还可以的时候,多少尽几分力吧。
于是白云开始教我跳舞。彝族舞。不厌其烦的,一点点纠正我。三十多度闷热的天气里,我都不好偷懒说不练了。
好辛苦啊,才会跳“金花花”。呵呵。

说到跳舞,还教妈妈跳交际舞来着。
说过多少次了,妈妈都不肯学。谁料想这次却自己提着要学了,那好吧,做女儿的当然物尽其用,当仁不让啦。嘿嘿。
于是花了三个傍晚教妈妈跳舞。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阿不对,是青出于蓝。我是青,妈妈是蓝。
到后来,妈妈跳上了瘾,每到天黑,就招呼我陪她跳舞去。我故作哀怨状,美滋滋的陪她跳。见到的人,都会停留一会,赞叹一句多好。妈妈这时总会说,你走了,就没人陪妈妈跳舞了。
我总是心酸。可我不能不走啊。
离别的时间又到了。我和妈妈刚开口提出要走,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却口口声声,走了就没人气我了。
我没哭,从第一次离开妈妈身边起,我就已经选择了,当妈妈流泪的时候,微笑着安慰。

告诉白云我要走了。
起初他以为我开玩笑的,没在意。后来见我准备东西,真的要走,便无语。阿香直到我要走,泪水在眼圈里打转,让我心酸。
便和妈妈商量,准备一次聚餐可好。妈妈说,你要怎么,妈妈都依你。
我知道她还怪我走的这样匆忙。
于是开始准备,洗切煮炒,大家忙得不亦乐乎。可是到了开动的时候,却都食不下咽了。
我抢过一杯白酒,敬了。
两个月后,合同期满,他们就要回云南了。可能从此陌路,再无相见之期了。
一股辣劲直窜口腔,泪水来到了眼眶。
岩顿也拿酒来敬,一大杯白酒,快有半斤了,一口气喝掉了,呛得厉害。看他难受的样子,我真想不走了。
可是每个人都知道,怎能真的不离开?我们总是不断的失去,不断的离开。
没有不散的宴席。
后来岩顿告诉我,他也要离开了。几天后,因为家里出事,他要赶回去。除非我去云南,否则没有机会再见了。
云南人真是很重情谊,虽然只有这么几天,他们却对我,真的接纳了,像亲人一样。
夜深了,陪妈妈跳舞。
阿香来了,玉梅来了,白云也来了。
我教阿香白云跳男步,让他们在我不在的时候,替我陪妈妈。
阿香拉着妈妈的手,看着她眼里的泪水,就说我,你又怎么不乖惹妈妈哭了。
我说我是天字一号的坏小孩,如果我认第二,天下人没有认第一的。
真的,对妈妈而言,我们都是天底下最坏的小孩。最不听话,最惹人生气。可是,我们又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小孩,无论做了什么事,都可以原谅。
于是继续跳舞,跳累了于是聊天。
聊到夜里两点半。
临别,才发现有好多好多话要讲,有好多好多事没做。
终于倦极睡去,翌日浑浑噩噩醒来。几乎记不得临行在即。
妈妈煮好了饭才叫我起床,梳洗过后,又准备好相机同他们合影留念。
匆匆忙吃饭,匆匆忙拍照,匆匆忙告别, 匆匆忙中,离开了腊山。
出门最后一眼,才看请了挂在公园门口牌子上的这八个字:腊山国家森林公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9 09:01 , Processed in 0.03581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