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73|回复: 2

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11-17 18: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混乱的酒吧中,所以的人都在拼命地摇动着头,发泄着多余的精力。而在那个隐蔽的角落,莫言在独自啜着手中的酒。莫言喜欢那种红的像血的酒,她喜欢把它使劲地摇动,看着所有的液体全力冲向那个漩涡俯冲过来,莫言心里轻蔑地笑着:笨蛋,明知道那里是尽头,却还那么不顾一切,莫非你也已经厌倦了酒杯的束缚,而宁愿逃离而粉身碎骨。

蓦地,手腕上一阵针扎似的刺痛,莫言冷笑着褪下那只多余的黑色护腕——这是她唯一的纪念了——手腕处横七竖八的伤口那么明显,提醒着她,她又违规了。又在想他了!

崇是一个负心的男人,为了钱离她而去,莫言看透可他这种男人,却又欲罢不能。莫言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忘了他?便残忍地规定,想他一次便要为此留个纪念,却不料疯狂地喜欢上了这种刺痛的感觉,刀片划过皮肤,像崇的手轻柔地拂过她的长发,甚至能听见皮肤裂开的“呲”的声响。莫言爱死了这种刺激,于是她放纵自己一次一次的想他。

只是莫言不知道,血可以流完,伤也可以结痂,束缚自己的只是回忆,和自己的固执罢了,没有会心疼~!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2-11-17 18:45:24编辑过]

发表于 2002-11-17 18: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写的太好了,我喜欢这种伤感的故事,我等你的后续
 楼主| 发表于 2002-11-17 19: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后续。只是一个段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9 09:51 , Processed in 0.03658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