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47|回复: 0

相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0-20 18: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她有一双素手。
  白净如刚从泡沫里抽出的玉石,完美无瑕。
  他是水瓶座的,天生喜欢自由甚于一切……
                 
  他和她相约在一间酒吧见面。红绿相间的灯光间,疯狂摆动的人群后,他一眼就认出了她。她独坐在吧台的方脚合凳上,端着一杯红酒,淡绿色的衬衫,白色的仔裤,右手的食中两指间夹着一根通体和她的皮肤一样洁白如雪的香烟。烟雾缭绕的背后,似画的红颜有点看不真切。
  他径直的向她走过去,坐在她身旁另一个高脚凳上,向待者要了一杯红酒,微微向她一笑,隔空向她遥举了一下酒杯,她心中有些微的不安,但还是笑了一笑,也举起酒杯,轻轻啜了一口。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脸,在她未来得及开口之前,悠悠地说:"你很有品味。" "哦?"她有点戒备。
  他仍盯着她,但奇怪的是,这并不会让她感到他不礼貌:"一般人喝红酒,是看红酒的年份,其实,不管是七九年的红酒,还是八一年的红酒,都无所谓,最重要的,必须要是法国的红酒。" "给我一个理由!"她有点微讶。
  "因为喝红酒,品味的是一种浪漫的感觉,而法国正是以浪漫而著称世界的。所以喝红酒,只有法国的红酒是独一无二的。"他顿了顿,很优雅的指着她左手的酒杯:"你点的就是法国的红酒。"她笑了,:"干杯。"她向他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琥珀色的液体顺他和她的胃一直流到了胃里,微香的甜。
  他拿出纸巾,分了一半给她,这个动作让她感到了一种莫名的亲切:"你是轻舞?" "当然,能把红酒及喝红酒辩得头头是道,舍轻舞其谁?"他孩子般的笑了起来,一脸阳光的纯净。
                 
  在他的车里,她问他:"你没见过我,为什么在酒吧里一眼就认出了我?"他微微的把头倾向她:"尽管你用香烟和红酒来掩饰,但是气质这个东西是特定的。一尾恬静的鱼在一个湍急的瀑布中是容易暴露的,就像暗夜里的丁香一样醒目。"她对他报以浅浅的一笑。
  也许是因红酒的缘故,她的脸有点热。
                 
  她的网名叫做丁香,一个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雨夜。小巷。油纸伞。白衣女子诸如此类一些零碎东西的浪漫。事实上她也像丁香一样芬芳。
  他叫做轻舞,他一向认为,他是孤独但不寂寞的舞者,从不奢望被人欣赏,是为了飞扬的心情而轻轻的舞在网路中。但在现实中,他更像一个流浪者,总是从一个城市飘泊向另一个城市……
                 
  在一个天睛气朗的夜间,他和他偶遇在聊天室。一见如故。那天她的心情很差,可能是为了都市那种特有的人与人之间的封闭。他却满是沧桑感,对人与人之间的世故了如指掌。
  他们很有默契的不问对方的真实姓名和联系方式,只是在每个星期三的晚上都会不约而同的去一个叫做愚人码头的聊天室。直到有一天,他告诉她他和朋友昨晚在屋顶酒吧喝酒喝到烂醉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他和他在同一个城市。她犹豫一会,决定告诉他。他得知以后,沉默了一会,大概有半分钟吧,他约她星期六的晚上在屋顶酒吧见面。
  她没有半分的再犹豫就答应了他。
  于是,美丽的丁香和孤独而不寂寞的轻舞终于相遇了……
                 
  那夜,在他住的房间里,他像变戏法一样,从衣袋中摸出一枚戒指:"我喜欢你好久了'"她低首看了看她的那双手,幽幽的告诉他:"我的手很完美,如果戴上你的戒指,反而有点美中不足。"她说这话的时候,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神,因为那眼神是那么的悲哀。直至她走出他的房间以后,那种悲哀她还能感觉到。
  她还是没有回头,他也没有出声挽留她。也许他们都知道,现实中,他们的可能变成了不可能。
  回到家中,她紧紧的锁住了门,任凭泪水如雨般的洒落。
  三分钟后,电话铃响起,她稳定了一下情绪,轻轻拿起话筒:"喂!"电话的那端,阿哲忧郁的声音在空气中轻轻的舞着:"爱上你是种惩罚,我错在爱上你的发,情丝缠绕牵挂,无法自拔,剪不断又心乱如麻……"她的泪又一次如珍珠般的泄出。
  空气中似乎有些什么东西有气无力的支离破碎。
                 
  后来,她再也没有遇到过他,不管是在网路上还是在现实中。他像空气一样凭空消失了。
  她每个星期三晚上都会去愚人码头,但他不在。她在人来人往的码头,忽然感受到了寂寞。
  她每个星期六晚上也会去屋顶酒吧,但他还是不在。她坐在他曾坐过的位置,把玩着手中透明的酒杯,然后大口大口的灌自已琥珀色的液体。微酸的苦。
  她在夜半无人时,会从床上爬起,对着镜子幽幽的流泪,像一个从镜中走出的幽魂多于像一个丁香般的女子,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清楚的告诉她自已,她爱他。
                 
  于是,她开始习惯拒绝各种各样的男孩,开始习惯沉默,开始习惯在星期六的晚间从酒吧归来以后,素面朝天的坐在电脑前进行着未完的小说,在别人的故事里,品味着自已的那份孤独的心情。把自已内心的忧郁倾诉在网路上她拟想的故事中,一个又一个不同的故事,却都有一个同样不完美的结局。她开始想像,如果自已当初选择了他的戒指,自已会不会过得很幸福。
  她给自已取了一个笔名,叫做丁香5033.只有她知道,丁香5033,丁香舞零散散。是的,因为那夜的错过,丁香和轻舞,她和他,孤零零的各自离散。
                 
  时光弹指即过,如白驹过隙,她已不再年轻,也不再像年轻时那样追求完美。
  故事似乎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
  但直到有一天……平淡的生活被打破了。
                 
  许多年以后,她又一次从他和她第一次邂逅的酒吧回来,坐在镜子前,默默的流泪。
  电话在这个时候急促的响起,她稳定了一下情绪,轻轻拿起话筒:"喂!"电话那端,阿哲忧郁的声音再次轻轻在空气中舞着:"曾经自已,像浮萍一样无依,对爱情莫名的恐惧,但是天又让我遇见了你,初初见你,人群中独自美丽,你仿佛有一种魔力,这一刻我竟然无法言语,从此为爱受委屈,不能再躲避,于是你成为我生命中最完美的记忆……"她大声的喊着:"你在哪里?"却无人应答,只有阿哲忧郁的声音继续虚幻的舞着。
  却有人不紧不慢的敲门,她跳了起来,几乎是冲刺到了门边,屏住呼吸,一把拉开了门。
                 
  门外的他,拿着一束鲜红欲滴的玫瑰,像当年她初见他时一样,孩子般的笑了起来,一脸阳光的纯净。
  笑意中,他怜惜的擦去她脸上未来得及被由他带来的夜风吹干的泪痕:"我走过很多地方,有风的地方,风就是你,有花的地方,花也是你,有雪的地方,雪还是你,有月的地方,月依然是你,所以,我决定,如果我能够活着回来,我就一定来找你。"她从衣袋中拿出多年前的那枚戒指:"为你戴上,好吗?"她拼命的咬住唇,不让眼泪再一次决堤。只是轻轻的伸出了那只如玉石般的左手。
                 
  听人说过,人左手的血脉,是一直通向心脏的,所以,在左手上戴上一个圆形的戒指,也就是等于说圈住了心的承诺。
                 
  她有一双素手。
  白净如刚从泡沫中抽出的玉石。
  只是在左手的中指上,有着一枚银白色的戒指,像是生来就与手指相生相依的。
  他是水瓶座的,天生喜欢自由生过一切,但他却不再为了寻求自由而四处流浪。
                 
  你的完美主义太彻底让我连恨都难以下笔将真心抽离写成日记像是一场默剧你的完美主义太彻底分手的话像语言暴力我已无能为力再提起决定中断熟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9 08:41 , Processed in 0.03507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