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38|回复: 0

午夜传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1-4 13: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传说,一个女孩半夜对着镜子削苹果皮,若一刀从头到尾的把果皮削断就会实现一个愿望,如果苹果皮中间被削断,就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引子

  啪!无印下线了,无聊!
  无印是我的网友,像我现在这样的都市青年,如果说不会上网的话一定会被别人笑   的,也许,我本来对上网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为了顺应潮流而已!
                 
  二姐坐在一边笑:“小妹该我了哦”
  倒也是,无印下了线以后,在网上就没有人和我聊了。
  因为现在已经是夜晚十一点半了,这个时候网上的人特别少,而我除了无印一个网友之外便没有别的网友了,如今却连无印都去睡觉了……哎!看来真的要让位给二姐了。
                 
  现在社会的家庭通常情况下都是独生子女。要么就是一定想要一个男孩,而我家正好相反,我姐妹三个,大姐有点漂亮而且骄傲,是那一种男孩梦中的情人,二姐则有点像个小孩子,倒是和我差不多。
                 
  今天还是暑假里的一个夜晚,家里就只有我和二姐还在求学,老爸老妈都去上夜班了,而正在恋爱中的大姐也置两个妹妹于不顾,去和她的男友(我未来的姐夫??)在一起共度美好的夜晚。
  当然如果她事先知道今天晚上会出现什么事情的话,恐怕她怎么也不会走了,毕竟,我们姐妹情深。
  老爸老妈一向是要求我们独立的生活的,这有一些好处,比如让我们的性格很坚强,可以独自面对难题而面不改色,但也有一些坏处,大姐交朋友就从来不问家里人的意见,而我却养成了一紧张就要吸烟的坏毛病,二姐却有点不同,或者说她比我们都要乖一点,她只喜欢上网,在网上一泡就是几个时辰。
                 
  但今天二姐的号上面和我一样,只有一片黑白的头像,除了二姐自已的头像在号里面之外,一个聊友也没有。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可以早点睡觉,嘻嘻,
                 
  一般我和二姐我们两个在家时,都是在我的小屋里睡觉。
  用二姐的话说就是:“小妹,你的小屋很安全哦,就算是强盗来了也会发现无物可抢。”
  呜,真的气得我吐血,而我通常会回敬:“就算是采花大盗也不会有什么花好采!”没有办法,二姐天生胆小,只有让她和我睡一间屋,以免我半夜再被她做恶梦时的尖叫声叫起。
                 
  二姐躺在了我的身边:“小妹,不如你讲个故事啊,反正我们也睡不着,还不到十二点呢。”我笑:“二姐,你还真是的,既然知道自已胆小,就不要老是听我讲鬼故事哦。”
                 
  二姐是我们三姐妹中最胆小的,却又是最喜欢听鬼故事,尤其喜欢听我讲的鬼故事,因为我讲起鬼故事来总是活灵活现的缘故吧。当然,大多数的鬼故事,我还是在网上听网友讲述的,我想起了无印临下前给我讲的一个传说,也许二姐会感兴趣。
                 
  “二姐,我讲了哦,你听完之后要睡觉,不能再缠我啦,明天我还要早起去打球呢。”
  “好啦,小妹,我当然知道,没关系了,我今天再睡不着的话,不会再拉你啦。
  只要你讲一个故事给我听就好!“
  没有办法,好像我是一个姐姐,在哄一个妹妹一样,我开始讲无印临下线前给我讲的传说“二姐,严格来说,这不算一个鬼故事,因为里面根本就没有鬼,只是自古相传的传说而已,如果一个女孩,半夜时分起床对着自已的梳妆镜削苹果,一刀可以把皮全部削断的话,就可以实现一个心中的愿望,如果苹果皮中间断裂的话,就会出现意想不到`非常恐怖的事情。”
                 
  二姐坐了起来,把身子往被子里面缩了缩“小妹,你该不会试过吧?”
  我偷笑,其实我讲这个传说,一是因为我实在没有什么新鲜的鬼故事可以讲,二是因为,家里还有一大箱的苹果没有人吃,我倒很喜欢吃苹果,只是人太懒,如果让我削了皮再去吃苹果的话,我倒是宁愿这箱苹果不属于我好了。
  呵呵……二姐我又怎么会试过?虽然只是传说,可是也有一定的根据哦,我才不会拿自已来开玩笑呢!万一削断了怎么办??
                 
  我只所以故意说这些话,只是因为二姐的好奇心很大,并且正好处于叛逆期,如果我说这个传说的真实性很大的话,二姐一定会试试的,这样我就会有削得干干净净的苹果吃了,嘻嘻!
                 
  可二姐并没有像我想像的那样去削苹果,却只叹了一口气,躺在了床上,我知道,二姐网恋了,可是家人坚决不同意,二姐也不敢自已做主去千里之外会一会她的梦中情人,毕竟,女孩子的婚事还是要爸妈来决定的,二姐虽然上了两年的大学,却还是很守旧很守旧的一个平时女生。
                 
  好久,好久,我忽然醒了过来,好像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冰冷的被子里就只裹着我一个人。
  我爬了起来,刚好看到二姐在对着我的梳妆镜正在做些什么。
  我睡着迷迷糊糊,不由得问:“二姐,这么晚了还不睡啊,在做什么啊??”
  啪!一声细微的声音,就像网友下线时那声轻响一样,二姐回过头,微微抖着的左手中,拿着一个苹果,而右手中却拿着一只小刀,我愣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二姐会半夜起床自已一个人对着镜子削苹果,我的狼子野心,简直就是昭然若示嘛!二姐没有理由看不出来的……
                 
  二姐也察觉到我起来的声音,回过头来,刚好淡淡的月色照在二姐的脸上,给二姐原来很白的脸涂上了一层青色,二姐用颤颤的声音叫我:“小妹,小妹”
  那一刻,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一种陌生的感觉,仿佛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二姐,而是一个从未谋面,素味平生的人,就像我的整个人已经处于一个恐怖故事中身边至亲的人变成了来自外星的异形……这种感觉之强烈让我连回答二姐的呼唤都无能为力!
                 
  二姐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她坐在那儿自言自语“为什么,为什么会断呢,我真的不能实现我的愿望吗???”
  但二姐也就只坐了一会,就出去了,我知道二姐每晚都有喝一杯茶的习惯,今天睡前我倒是没有见过她喝。果然不出我所料,外面客厅里传来电视的喧闹声,以及二姐倒茶的声音,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能让人睡不着,却半夜一个人起床去看无聊的肥皂剧,我苦笑,家里就我一个没有品尝过爱情的滋味了。
  正在胡思乱想,忽然,二姐惊叫着跑回了我的小屋,闹钟当当当的响了十二下,二姐就和着钟声跑了进来,在黑暗中,二姐的脸我还是能看得一清二楚,因为我的窗外有淡淡的月光,这也是二姐和我睡在我的小屋里的重大原因,但我宁可今晚没有月光,因为,二姐的脸色看来真的很怕人,就像刚刚从百年的棺木中,听到了十二点正的钟声召唤而起来的灵魂。我怕了,不过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起来,问二姐:“怎么了?”
  二姐看来惊魂未定的样子,拉着我来到客厅,和我说了好久,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妹,我刚倒了一杯茶,可是就在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去调了电视的频道以后,我再回到茶几前,我倒的茶已经不见了!”
                 
  不用说,刚才那啪的一声,一定是倒霉的茶杯了,我安慰二姐:“一定是你刚才去换电频道之前,你已经喝了这杯茶了,哼哼,一定是你太懒了,想换频道却又懒得走去电视旁,明天我给老爸老妈说说好了,换一个遥控的,这样行了吧?”二姐惨白着脸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看来没有被我的黑色幽默所感染,我也只好回复正经的话题:“没什么的,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你不是经常说网络是虚幻的吗?
  而这个虚幻的传说就是在网上听别人讲的。“
  二姐嗯嗯的听着,但我感到了她并不是太害怕,她好像心不在焉,不过我并不介意。我笑:“二姐,杯子你也摔了,不如早点睡觉的好。”
  二姐却不同意:“小妹,我看今天晚上不要再在家里睡觉了,我们出去玩一玩好不好?”
  呵呵,二姐一定是真的害怕了,没办法,我只好离开我正躺的舒服的床,去和二姐到了街上。
                 
  我们这一条街比较热闹一点,虽然现在已午夜时分,街上仍然有不少的人,张妈还在摆着小酒位,而我的几个同学就在她的摊位上在喝酒作乐。
  也难怪,现在的学生很苦,也很闷,除了上网之外,在现实中几乎已经很难找到什么知已了,但唯一让我感到有点不开心的是二姐一直在抓着我,还好,没有让我的同学们看到,不然我真怀疑我是不是还能有面目重回校园。
                 
  二姐抓着我的肩膀,但却说出了一句在我听来石破天惊的话:“小妹,今天街上为什么没有人啊?”我直到现在,才感到事情闹大了,二姐一定是被我吓得太过火了,以致于本来就很敏感的她,神经衰弱了,我又看了看我的那帮同学,还好,他们只顾着喝酒,并没有朝这儿看过来,我悄悄的对二姐说:“二姐,既然街上没有人,我们回去吧,睡觉好吗?”
                 
  二姐也点了点头,于是,我们又向家中走去,楼道里的阴影足可以把胆小的人给吓一跳,但对于经常走夜路的我,倒是家常便饭,我唯一有点不适应的就是二姐老拉着我的肩膀。
  一般我们姐妹除了拌嘴之外,还从来没有那么亲热过呢。
  终于到了家门了,我拿了钥匙开了门,一见我的床,我就有了一种什么都解脱的感觉,我什么也不管了,躺在床上就睡了,毕竟,我不是夜猫子,在学校的习惯,到了假期在家里还是没有能够改回来,我睡了大概有很久吧,有一滴很凉很凉的东西滴到我的脸上,于是本来是熟睡中的我又睁开了眼,但这一次我不禁惊叫出声,因为我看到了我无法相信的一幕,也许,谁如果在半夜见到自已的亲人变成这样,都会一辈子无法忘怀的!
                 
  二姐的长发披散了下来,遮住了本来不算好看但也绝不算丑的五官,有一点绿芒在二姐的眼中闪过,但我不能确定那是什么。
  二姐的脸,在我睁开眼的时候,离我的脸只有三分之一尺,而那一滴凉凉的东西,竟赫然是二姐伸出的长长的舌头滴下来的粘液,如果说这个时候,我还以为我是在做梦,那这个梦绝对不会醒了。
  我大叫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二姐,跑到了我房间隔壁的厕所中,我关紧了厕所的门,努力让自已平静下来,可我的身体以及心脏却不听大脑的使唤,不行,我一定要让自已先放松下来,然后才能想到对策。
  我从卷成一团的手纸中抽出了一根烟,这是我多年的习惯,一旦我紧张,就只有靠烟才能解除,所以,在厕所中我放了一根烟备用。
  再怎么说我也是女孩子,在家里吸烟的范围是极小的。
                 
  但,我的火柴却怎么也擦不亮,我急了,大吼了一声:“给我火,求求你,给我火!”还好我们楼上住的都是好邻居,不然我这样超分贝的声音一定会惊起全楼的人的,就像一石激起千层浪。那样也许我会获救了……
  黑暗中,我的面前出现了一点绿光,我把烟凑了过去,管他是人是鬼,我一定要先把烟给点着,因为我的思绪乱到了极点,无法稳定心脏每分近二百下跳动。
  烟点着了,可是点烟的人却看不到,甚至当那一点绿光还没有灭的时候,我依稀看到了点火的手,那是怎么样一只手啊,上面满是蚯蚓一般粗的青线,而整只手全部都是黑色的,就像是地狱里才能见到的手。
  我惨叫一声,把烟都丢了,然后,缩在角落的我,眼前依稀出现了惨笑着的二姐一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向我逼进……
                 
  **日报讯:昨夜又发生离奇命案,两个女生于半夜死于家中,两个女生属于姐妹关系,家人都外出,晚上只有两姐妹守在家中,一个死于床上,一个死于卫生间,两个脸上均是惊惧之神色。
  据法医结论,两人都是死于惊吓过度而诱发的心脏病。很难相像,很难想像是什么让两个二十岁的女生惊吓致死。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姐姐死亡时间大概是在午夜十二点半,而妹妹死亡时间大约是在凌晨一点半左右。甚至死者死前一个小时,曾经被人看到在大街上出现,但此时应该是姐姐已经死亡,而妹妹却在姐姐死以后的一个小时没有声张。
  目前警察正在测量现场,但没有发现任何凶杀的迹像。
  本案正在调查中,本报以后将陆续为你报道这件案子的进展。
  请继续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7-21 11:51 , Processed in 0.02332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