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027|回复: 11

转贴-更多的爱死无葬身之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1-15 20: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电影一:金石之约,莫失莫忘。







北野武的《玩偶》节奏非常慢,大量的静止画面,压制平静的叙事。北野武这一次不需要煽情,因为他的故事已经如此煽情。他讲了三个性命相见的故事,故事里,不说爱情。



片中的人们相互经过,漠不关心。这一点,他小小地向基斯洛夫斯基致了一次敬。但和基氏电影中面对重大命题及选择悖论的主角们不同的是,北野武镜下的人们更纯粹、更偏执:徇情的男女,十几年每星期做了午饭等男朋友回来的女人,刺瞎双眼只为去“见”一眼自己心爱的女人的男人。他们是疯子也是孩子,他们只要手中的第一个玩具,别个的,再好再好,我只是不喜欢。



看这部电影,想起海明威,那个硬汉讲的故事都只说了个冰山一角,就像这部电影里太多没有讲出来的现实。



现实太庞大,如果我们不能与之对抗,至少,北野武在电影里,给他们找了一块墓地安放爱情。











故事一



他和她有婚约,但他娶了社长的女儿,“至少两年内我们要对他客气说话”,这是他的同事对此事的评论。家人与领导皆大欢喜。



她喝了药,没有死,只是回到儿童神智,不再认识任何人。



他带上她,挂掉家人电话,跟她去任何地方,怕她丢失,用根绳子两人系在一起。他们去过很多地方,看过怒放的玫瑰,清澈的湖水,安详的大海。



她的玩具被车碾破,他说:我给你买新的。她不要,固执地玩着那个坏掉的玩具,固执地哭。我给你买个新的,孩子;我给你换个新的爱人,姑娘。比这个好——我们一直被教导凡事都可补救可更新——可是我不要。



我说爱情只有一次你信吗,如果一生只有一次会不会太绝望?



被他们神经质的行走折磨,直到后来,发现他们是在给自己找一块墓地。大雪地里,她忽然认出了他,记起了过去,摸着他给自己买的项链,先是笑,眼泪慢慢掉下。



金石之约,莫失莫忘。







故事二



他是黑帮老大,过过刀口添血的日子,也干掉过亲兄弟。现在半归隐,老了,面容便安详。



医生给他看完身体,仍然是不好不坏,正常。



此刻,四月长风正好,绿树满庭。



不知为什么,他想起很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天气,他跟她说:我要辞职了,希望再见你时,我能穿的好一些。我会来找你。



那个女孩,对他背影大叫:我会做好午饭等你,我会等你。



很多年。他忽然想去那个地方看看,坐一坐,也许因为这一天风太暖,天太好。



镜头在靠近之前晃动,一如他晃动的心,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故人——可是草地间,长椅上,那个女人是谁?他走过去,她红色裙摆无风自动,膝盖放着饭盒,抬头笑,时间在她脸上一刀刀削出痕迹,肌肤塌陷——可还是她。



他坐她身边。她看到他,迟疑说:我和男朋友约在这里吃午饭,呆会他来了,你可要离开啊。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他拘谨地坐着,陪着多年前的她一起,等多年前的他。



不会来了,当她把午饭放到他手里,说:我知道我男朋友不会来了。可是有你来吃我的午饭,我很高兴。



曾经单纯的他再不会回来,可是,因为老了,所以懂得,连现在这样错误的陪伴也是好的。他们一起吃下,那顿迟到多年的午饭。



回去路上,夕阳正好。他被枪杀。











故事三



她是杂志上舞台上热力四射的明星。他是她忠实的FANS。



四年了,她知道他们的存在,知道这些最忠实的人们的姓名和面容。但也仅此而已。



车祸里她的左眼失明。回不到舞台,她拒绝见任何FANS。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这张脸。



而他,在平凡人生里默默注视她的他,最后一次凝视,杂志上她的照片,华美无暇。然后刺盲双眼,来找她,陪她走一段路,说一些话。



她看着满园玫瑰,说:真好看。



回去路上,他死去。浓稠的血浆涂了一地。















二 来日大难, 口燥唇干,



今日相乐, 皆当喜欢







跟朋友提《午夜守门人》,他们立刻反应:“就是那部色情电影?”



是,你还可以叫它S/M,虐情片等。但在我心里,这是一部爱情电影。如果你愿意,我们重看一遍。



第一次他看到她,是在集中营赤裸的人群中。脱光衣服的人们和穿衣服的区别是,前者可以被后者任意屠宰。衣服是羞耻,是尊严,是生命。



他在人群中拍照,拍到她,少女羞涩紧张的粉红身体。



深夜,房间所有人看军官强奸一个女人,像看动物般,神色麻木。她在对面的床上睡,大睁双眼。



他来,给她裙子。衣服是遮掩,是羞耻,是苏醒。她知道自己是生命,是女人,也可以爱。



生命和性一起苏醒。如此疯狂,直穿心脏。



多年后他们重逢,她是著名指挥家的妻子,他是酒店夜间守门人,身份倒置,她随时可以揭发他的纳粹生涯。可是他,在纳粹旧部仍是极大势力的德国,他随时也可以干掉她。



只是,基于怎样一种信任,一种穿透所有文字所有文明,所有可以解释、言说之地,完全是肉体的直觉,他们相互信任,不舍不弃。



她离开丈夫不告而别,他与纳粹旧党翻脸。



允许我提到“他”,迪克.鲍嘉,他主演的《死于威尼斯》也是我心爱之作。在《午夜守门人》中,他的强悍和脆弱,粗暴和温柔都令人动容。面对良心安稳都有良好职业的旧纳粹,他讥诮且自嘲地说:我选择做守门人是因为,白天会让我羞愧。我愿意做教堂里一只老鼠。——他选择卑下的活着,粗暴的生命本来有更大的出口,更多的能量,而现在,都在多年后,第一眼望到她时倾泻而出。自己的“小女孩”又回来了,他隔了一排座椅一排人望向她,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如此温暖,如此欲望。



他怕她被纳粹旧党劫走,索性在家守着她。食物被断绝后,两个饥肠辘辘的人还做爱,生命的凶猛超过我们想象。



面包吃完了,罐头吃完了,电被掐。“桌子能吃吗,草褥子能吃吗?”萧红这样写过饥饿,他和她的饥饿就是这样原始。



“要到什么时候?”她问。



“这取决于你,你什么时候想去警察局。”她不响,笑。又不是没死过。身体永远比理智更勇敢。也许因为它比理智获得快乐更多。



天色微明,地面闪着雨后的光泽,他和她走到外面,两声枪响。



全片,他只短促说过一次“我爱你”,其实他和她,说不说“我爱你”一点都不重要,在他们交汇相爱之地,文明或语言都如此脆弱。



可是这样,也是一种爱;或许只有如此极端,才可以成全一段爱情。



爱太沉重,注定在现实中死无葬身之地。

发表于 2003-11-16 11: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太沉重,注定在现实中死无葬身之地。


发表于 2003-11-18 08: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小说看多了。
我在一家牛肉面馆吃饭,听见两个女生谈话。
一个女生对另一个说:你看言情小说看多了。男生哪有那么好。男生其实很坏的。
他们真的坏的很。
我在一旁听了,直笑,她说的挺对的。
发表于 2003-11-22 09: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谁也不能说清楚爱情是什么,但是这个字总被莫名其妙地被认为是美好的。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怎么能定性为“美好”呢?

说句让人不爱听的话,我总觉得,扒下“美好”这层人云亦云的外衣,爱情其实非常丑陋,它的根本出发点是欲望,它的原始发动是雌雄异体动物的本能,它以得到而不是付出为最高满足,以完全占有为目的和道德标准,它在发作时破坏受害者的社会存在价值,它在支配一个人时抹煞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它让人有眼看不到、有耳听不到、有口不能言、有脑不能思,不聪不明、移智移情,甚而可以不仁不义、不忠不孝、无智无信、无良无耻。

“美好”?
发表于 2003-11-22 09: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
发表于 2003-11-23 18: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睡了一个好觉,无事,上网,看到杨的回贴。乍一看,象不是杨旭。:)

有些话我想说,可不知道该不该说。小楼的文字让人感到绝望与虚无,为这种无力的感觉一直想说点什么?但我是否有这个权利?我能去妄加猜测别人?

这种文字不是小楼,不是我,能够理解和辨别的一类文字。小楼是一个很有很有灵性的女子,只是可惜,她在一所毫无气质的学校,她在那里经历她人生当中最最美好的青春时光,可以想象一下,周围毫无生气的一切会给小楼怎样彻底的绝望的冲击。

这种分裂的心理充满痛苦与绝望,生活单调枯燥而又乏味,欲望生机蓬勃而周围却死气沉沉。可怜的小楼只好也只能一如继往的绝望,一如继往的宣泄,一如继往的忧郁。

这种惨烈的痛苦使得小楼去寻求解脱,她知道这样是不好的,她求助于杨旭,我们能看到她眼中这种深沉的渴望,她渴望得到温暖,她渴望不再这样的痛苦。

我觉的杨有责任告诉她,什么安妮宝贝,上海宝贝都应该放一把火烧掉,你应该命令她不要逃学(假如她听你的话),不能看诸如此类的文字。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徐静蕾、周迅是那种比较有灵性的女子,可是我也认为,她们也正在失掉这种灵性,不会有多少人能够真正体会毛阿敏,体会这种沉淀的厚重,体验这种沉淀的香醇。

一切都需要沉淀,欲望的泛滥如果是生命的终结,你所演绎的生命一定毫无意义。

杨是一种象征,一种能被理解的寄托。

一个人生命精彩并不是全部,假如你能影响你周围的人,生命才会更有意义。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3-11-23 18:27:19编辑过]

发表于 2003-11-24 10: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苏飞,我想说几句话:
第一,这文章是人家小楼转贴的;
第二,你要讲灵性、讲厚重,放着那么多文化人儿不提,干吗拿几个戏子举例?
第三,——本不该说——我绝没跟你挑衅的意思,就象上回我也绝没生气,你可别多心。:)
发表于 2003-11-24 18: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枕霞,我知道,我有些过分。希望小楼还有杨看到这些别往心里去。也是一时心血来潮,:)

对不起,
发表于 2003-12-1 13: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枕霞啊,原来话里有话啊,:)

此“戏子”非彼“戏子”,现在的“戏子”也不是以前的“戏子”,嗯,,,

成长的过程总是很艰难也很复杂,呵呵。
发表于 2003-12-3 18: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yangxu在2003-11-22 9:10:14的发言:
其实谁也不能说清楚爱情是什么,但是这个字总被莫名其妙地被认为是美好的。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怎么能定性为“美好”呢?

说句让人不爱听的话,我总觉得,扒下“美好”这层人云亦云的外衣,爱情其实非常丑陋,它的根本出发点是欲望,它的原始发动是雌雄异体动物的本能,它以得到而不是付出为最高满足,以完全占有为目的和道德标准,它在发作时破坏受害者的社会存在价值,它在支配一个人时抹煞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它让人有眼看不到、有耳听不到、有口不能言、有脑不能思,不聪不明、移智移情,甚而可以不仁不义、不忠不孝、无智无信、无良无耻。

“美好”?


我不知道这样想对不对,无论把爱情想象无限“美好”的,还是一脚把爱情踹到脚下,视其丑陋无比的,呵呵,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至少曾经被爱情严重“困扰”过。注意,我没用“伤害”这个词,因为我觉得伤害远没“困扰”这个词广泛。

有这样一句话:你赋予事物什么意义,它就是什么意义!高尚也好,丑陋也罢,不过是我通过自己所历练的经验,得出的主观的认识!如果,你觉得美好,你可以举出千百了理由或事实来论证,反之亦然。

我想,在对爱情的评价上,老yang是一改往日公允的风格,有偏颇的倾向!“爱情”,不是什么东西,它就是一种感情,和亲情、友情一样,跟任何事物一样,如果发展成极端,不能控制在平衡的范围内,就很危险。比如,亲情,一个母亲如果对孩子溺爱,就极容易把孩子给宠坏了。

同样,我和mm把我们的“爱情”控制在比较的平衡的状态,我就认为是一件让彼此都舒服的美好的事,如果一方严重打破这种平衡,那就是让彼此严重痛苦的丑陋的事了!

说到最后,任何事都有两面性的!这可不是我说,老马克思说!:)

另,多言几句。
她在那里经历她人生当中最最美好的青春时光,可以想象一下,周围毫无生气的一切会给小楼怎样彻底的绝望的冲击。

to suifei:我想环境的影响是有的,但决没有你说的如此的严重,关键是她自己的性格,是主要的原因!

杨是一种象征,一种能被理解的寄托
yang不是一种象征,也不该作一个象征,更不该是一种寄托,且不说yang不会作,而是小楼不该寻求! yang希望的是,也是小楼应该的是:自救!

你要讲灵性、讲厚重,放着那么多文化人儿不提,干吗拿几个戏子举例?
to枕霞:你说这样的话,让我感觉震惊,这是我喜欢的“枕霞”说的么?也许,我错了,但你说了这样的话后,我发现我不想再辨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3-12-3 18:29:43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9-25 00:20 , Processed in 0.03069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