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60|回复: 0

心无所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12-10 17: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份档案管的工作,类似被世界遗忘的角落,对于苏里丽这样静默和畏怯的人却正似堡垒。她害怕人群,外面搞庆典的时候,她只远远听到扩音器播放的音乐和主持人煽动的语调,完全不知所谓,也不想去了解,微微惶惑,且听着就感觉倦怠了;单位开会是她心情紧张的时刻,坐在角落里,当领导审视的眼光开始移动赶忙低头曲颈,万一被点名发表什么意见,也唯唯诺诺,支吾不知所云,语速加快得恰若她渴望逃离的心境。
冬天早晨到了单位,隔了一夜,档案管里便有了故纸堆的腐气,微微开点窗,冬日冷列的空气扑面而来,连同明晃晃的阳光,包容着落光了叶片的枝桠,穿梭的风。天空很蓝,她看得很忘情,呼出的气成了一小股一小股白烟,转瞬即逝。脱去手套围巾,淋湿了抹布,抹净办公桌椅,泡好热茶,一只半大的喜鹊正在枝梢衔枝围巢,她看着,心内默默地向新来的伙伴问候。摊开为整好的档案,一天的工作开始了。
那些层层叠叠摆放在柜子里的卷宗,80年代以前多是手写油印,那么多不同的字迹!记载无数人事的变迁。当初的繁荣热烈、冤屈求告如今归成沉默的文字,那些陌生人翻过之后变得亲密,苏里丽想着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二个人的面目突然清晰的浮现,也许他已经死了,也许他还在挣扎
世界之大,每一时每一刻在每一个角落都有事情在发生,都有命运性质转折的关口。这苏里丽隐秘的嗜好,她不愿旁人知道她对那些故纸有多么的迷恋,这种隐秘象雨夜里骤然而至的膨胀,莫名的伤感和充盈着,面色潮红。而白天一切褪去,唯剩虚空的苍白木纳,穿过烟尘弥散的大街,消隐在为生计奔忙的芸芸众生之中。
当文学风迷的时候,她也没有移情别念,有时对着镜中双目盈盈的自己想,这样的忠贞,却不是为着爱人,近有暴殄天物的浪费。父母去世之后,苏里丽独自居住在单位的平房里,做着简单的饭菜,有时也约纪兰宸一起吃饭,晚了兰宸便也住下来。最烦闷的青涩时代,她们一度无话可说,除了读书,做梦的能力连同享受生命的欲望一起消失,生活的空虚成为粘滞的重负甩不脱,她们渴望友谊带来的松快和飞翔感,然而无梦的人在一起更加重彼此的沉默。现实的平缓,实在还得拜生命所赐。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重回年少,当初的青涩郁结,苏里丽不想再经历,现时平淡的心境她很保爱。而一部分却始终在等待。
电视开着,苏里丽帮纪兰宸泡了茶,又给她和自己各拿个桔子,也钻到被窝里。纪兰宸用脚丫摩挲她的脚面,传递着自己的温热。小时候她常常这样帮她搓冻疮,细瘦的手指很有力气。
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个周末吧。
呵,也不来找我。
太忙……
哼,你和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如你所愿。
是他跟你说结束的吧。
也不是,太勉强了,算了。倒不是谁先说的问题,他说过,我也说过。
早就跟你说,赵军根本不是好人,不听我的。
这种事你就别评论了,你又不是当事人,再说了,感情的事,从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是,你是黄盖,愿意挨打,他是周瑜,愿意打你。
苏里丽笑起来,得了,我也没那么粗,他也没那么聪明。
实在,苏里丽没有太难过,未尝是不再喜欢他了,可是放下的时候,心内却感觉到轻松和宁静,吴淡如说“每一段感情都有出口”,最开始相信一生一世的时候,并不知道是这样的一个出口。这次她没有再打电话追着他努力解释,没有再不依不饶地拨打他不肯接听的号码,心情也没有坏到极点,不再写那些永远不会有回音的信笺和帖子,甚至不再等待和无休止地揣想他的心境、他的难过受伤、他在做什么,也不再让自己为他就这样的放弃而心有不甘。
赵军气愤难当,断然决绝说再不打搅她。他可以说到做到,如同他的家庭出现争执,他选择离家出走,有了问题,他总是一走了之,心情不好的时候,连她也不见,容不下瑕疵背叛,所以宁可不要。他和凝凝出游五天,音讯全无,抓狂的时候,甚至挂了凝凝的电话,那边聪明地不接,苏里丽猜到并且证实了。不知道是不是从那次开始死心?他做得,她却做不得。他不记得她的事,每天的关心只在电话里,相比之下白叶野的关注却具体而温暖,还有他和凝凝的欲分不能身不由己,她曾那么歉疚,对自己的软弱和谎言无能为力,后来却渐渐转换了。可是,她也记得他专门为她买的那根哈跟达斯,那么贵,记得他为她点她爱吃的冻花蟹,记得他在电话里感叹,又听到你的声音真是太舒服了;记得他歪着头手指撑在鼻下看她的神情;记得他拍拍她的屁股,怎么越来越性感?记得他们揣想着共同的出行,静静地分享心跳……
赵军说,你也太心急了!语气痛心,苏里丽宁愿相信它是真的。也许她真象他说的没有很爱很爱他,不然她怎么没有坚持住希望缅邈的等待,怎么没有甘于孤寂好在他召唤时如昙花绽放刹那的艳丽,怎么对他的信心在流光打磨中日间脆薄?怎么怎么……,她仍在心内时时想起,只与她自己有关,“爱不是说出和承诺,爱是刀刻在心尖上”,
其实白叶野再容忍她,他们也还是不属于彼此,某种程度上白叶野象一剂吗啡,缓解了赵军带来的焦灼疼痛,倒让她渐渐地清醒了,从另一面审视她与赵军的关系。昔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夜里梦回,似醒非醒间,念及一句话是,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你和阿伟呢?
还好。
让他多帮着你点。
他很想帮忙,可是有些事他实在也帮不了。两人笑起来,的确很多事再亲密的人也无法替代,须得亲力亲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4-23 15:30 , Processed in 0.03879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