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42|回复: 0

“你爱我不如我爱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11-20 18: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飞机上的时候,总希望飞机就那么掉下来。死亡不过瞬间的事,汹涌的火焰,深不可测的冰冷的海底,搜索的结果是一些碎片或残肢,不再完整。没有人可以分清,他们原本是陌生人,而现在因为共同的罹难而不分彼此。  
      飞机颠簸的时候,琴闭着眼睛无所畏惧,甚至想,就这么掉下去了也好,她喜欢这样无声无息的失踪,不留任何痕迹。广漠的世界上,本就是匆匆的过客。棠会不会后悔约她在上海见面?
      去年民航失事,电视连续数日播放搜救情况,有一个画面是一个鲜红的小书包浮出水面,述说着一个孩子的梦想就此凋零,和亲人的等待永远地落空。有时候无声的物质比哭泣更能表达一些什么。而她希望一无所剩地失踪。
      清风吹皱了湖水,片刻后四周宁静,了无痕迹。

      回到厦门,走进熟悉的小区,微雨的午后阴霾低沉,一栋栋楼房安静地伫立着。是星期一,大部分的人还没有下班,阳台上的衣物在冷风中飘动,眼睛潮润了,听着风声和自己的脚步声。

      想拨电话告诉他平按抵达,拨了一半放下,记得棠说下午要到新公司办交接手续,也许这时候正在进行中。
      热水淋浴,感觉疲倦,但是放松。再美的风景、再繁华的都市,都只是过客,她真正要的其实是一种平淡的幸福,同一座城,知道近在咫尺的关切,或者每一夜都将归来的等待。

      快五点钟,拨通他的手机。
      真神了,我正给你挂电话,你那边占线。
      这么巧?
      你干嘛要弄的,啊,每次都这么刚好?
      琴笑,问他可否顺利。后来讲了关于坠机的想望。
      棠沉默,活着有什么不好?
      他为她的自私而心痛,她有安稳的收入不错且清闲的工作,可是她的心总不在这里,总是会为环境感到焦灼窒闷。他想也许自己仍走不进她的世界,不足以把她温暖过来。她说那些话的时候语气平淡,他可以想见她脸上含着的淡淡笑意如惯常一样。心里再次感到钝钝的空虚,就象那次,她的身体贴着他,温柔地笑着,抚摩他的脸,问他,我们现在这样,将来有一天不在一起了,想起现在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那一刻他知道她是心硬的人。闭紧眼睛,不让忽然而至的泪水盈溢,不要胡说八道,他说。

      反正很累,死有什么不好?一了百了。
    生活总是疲累。
    棠一直不明白琴为什么不开心。两个人在深秋落雨的上海,在飘落湿漉漉梧桐数叶的衡山路,在一切都如完美的梦想实现的时候,琴看起来依然忧郁。
      他们买走便利店的最后一把伞。他带她到一千零一夜里喝土耳其苦咖啡和看阿拉伯舞,顾客里有一半是老外。过了很长时间她才适应,慢慢地放松下来,自适地吃东西。隔壁桌的老外抽阿拉伯水烟,琴好奇地看,华丽的烟台,长长的吸管,看起来糜烂而安静,棠拒绝尝试。
      他一直催她点东西吃,要了檬汁汁羊排,又要了嘉士伯啤酒。他总是想怎样才能喂胖她。有一次,棠说如果她再丰腴一些,就真的是绝代佳人了。琴无声地微笑,把脸贴上他的脸闭起眼睛,心里森冷而坚硬,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很多人称赞过她的美丽,可她并不喜欢自己,她知道什么是美,完美。
      她不完美,所以不能原谅。
      她的手腕细瘦得戴不了任何一款手镯,所以总是空无一物。


      离婚后,琴还同乔住在一起,无处可去,乔也无力偿还琴购房的钱款。
      不愿再同他说话了,可是每天深夜乔回来的时候,琴还是会问乔一两句当天的情况,然后乔洗澡上网,琴在客厅把片子看完,回房间睡下。想自己很奇怪,知道了乔的事徒乱人心,可为什么还是会问他呢?

      书房里有一支新的吉他。乔说,雨儿汇来一千块钱,我把它们全部买了这把琴。
      是么?你怎么收她的钱?
      我说不要,但她诚心要送琴给我,就收下了。
      你总是做这种事!
      是么?

      琴在想那个叫做雨儿的女孩子,还在读书,仅仅通过网络就盲目地恋上了乔。乔给她看过雨儿的诗画及照片,是个有才气的对于美相当敏感的女孩,因为她的寂寞,因为她的幻想,她爱上了自己心中的爱情。
      琴不以为然。
      乔说自己唯一的优点是坦率,他没有隐瞒自己的境况和外貌。于是女孩的付出是心甘情愿的,他心安理得。这更可怕。
      曾经在乔的一个生日,琴也想送他一支吉他,几乎音盲的她,着实分不清琴的好恶,最后给了乔七百块钱,让他自己挑中意的买,可是时间过去,那支吉他始终没有出现。
      琴感到一丝厌恶。但她相信在雨儿面前,乔的真诚和关切其实是另一个样子,因为痛苦他的言谈无所顾忌。他把这些告诉琴,不仅是炫耀,也为了努力要挽回的自尊。


      枫在电话里说,猜猜我现在在哪里?
      琴说,在厦门。语气平淡,不免叫人失望。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2-11-21 21:32:50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5 20:22 , Processed in 0.03476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