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99|回复: 0

失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11-21 16: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拉着我的手,像无数个温柔的夜晚一样。他的掌厚实而温暖。我的手放在他的掌心,想水一样地娇媚与柔弱。
  他的眼依然透着淡淡的哀伤,月光般的忧郁渗透了我,我的心酸楚而疼痛。我轻轻地抚着他的发,像抚着我最心爱的花朵一样。我多希望它把忧伤的花瓣收起来,绽放出明媚的光环。
  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可所有的疼痛在合上的那一瞬喷涌而出。火辣辣地射到我脸上,和我的泪水一起流淌。
  我们的伤落在地上,在空寂中敲出沉远的回音。
  终于,他说,“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我轻轻的点头,我说,“好的。”

  松开。松开。
  转身。

  我不停飞奔。不住喘息。泪水在我脸上纵横,记忆被划成无数的碎片。它们跌落在娇嫩敏感的心上,牵引出纯色的血水。强烈而冰冷的风张开巨大的口,想要吞没我,摧毁我。
  我不明白。为什么痛总是来的如此突然,叫人措手不及。为什么所有的事一到高潮便要结局。为什么曾感觉如此真实的东西抓在手里也会烟一般散去,消失。
  我不明白。不明白究竟什么东西属我有。
  也许,什么东西都存在过,但为什么到最后,我总是眼睁睁看着他们消失。
  我追不回,挽不住。
  我悲哀。悲哀的无以复加。

  总是这样。疼痛把情感一点点消失。在心中留下一大片荒凉的空地。没有杂草。没有浑浊的空气。甚至连一只虫子都没有。只是荒凉,无比的荒凉。它就在那里,成为一种强大无法被摧毁的力量。并慢慢扩张。
  那些失去的情感就这样生生被吞掉。有的我甚至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唯一确定的是,它是失去了。

  我终于停了下来。靠着墙喘息。残破不堪的身子依然健在,在那么强烈的风中,依然没有丢失。
  一只乌鸦在枝头迎着月亮叫起来。声音诡异恐怖。我的喘息在这个夜里,竟与它配合的协调无比。

  我开始流连,留恋于各个歌厅,舞厅。
  我寻找那些夜间脸色妩媚,神情忧郁的女人。我知道,她们不会再让我失去。
  我带她们回家。给她们吃的,穿的,玩的。我们同样花朵般的身体一起摩擦,滑出无以伦比的细腻与光滑。我抱着她们,看着她们小鸟一样依在我的怀里,听她们美妙绝伦的轻轻呻吟。我的心里充满了绝望的温暖。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5 21:34 , Processed in 0.02284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