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728|回复: 11

恶之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3 04: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快亮了。
    我看见黎明第一缕寒冬的阳光,穿透黑夜,穿越窗帘,穿过我身体。
    我轻易的毫无防备的被射进来的第一道晨光扼杀死。
   
   
                         ——题记。
   
   
    (一)。
   
    高傲、冷漠、不屑,刻在每一张往来的脸上。漫不经心。
    我的唇在自己的皮肤上亲吻开来,身体像盛开的粉红玫瑰,无声地散落在夜里。
    月光与血液缠绵在一起,将灵魂深处的孤独与记忆照得无处躲藏。
   
    扑朔迷离的城市与纸醉金迷中,我不断的追求甚麽,却又不停的舍弃甚麽。
    我迷失了方向,亦迷失了自己。
   
    我是一个骗子。一个现代骗子。
  其实,或许说是一个当代卖笑卖唱和卖身的妓女更确切。
    当然,这样的称谓并非我所喜欢,但我却不得不承认。
   
    利用自己漂亮的脸蛋、丰腴的身材、能说会道的嘴巴和如同山谷中刚开放的玫瑰一样娇嫩、妖娆的身体,我不断骗取许多贪恋我美色和肉体的男人的金钱。其实用“骗”来形容,似乎不恰当。大家各取所好,彼此利用而已。你需要我的身体,我需要你的money。一种交易。你情我愿的交易。所以,我对自己说,这不是骗。
   
    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到处弥漫着铜臭味与腐烂的气息。还有熏人的廉价、冒牌香水味。
    平平淡淡是一生,放纵享受亦是一生。
  我想,何不学会让自己享受生活。享受金钱买来的惬意完美的生活呢。
   
    我在金钱与物质上得到极大满足。
    我丝毫不在意别人以鄙视、嘲讽、高高在上的眼光看待我。毕竟在这个浑浊、繁华而又陌生的城市,我没有任何一个朋友。我想,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用“高尚”来形容自己。全都只是虚实的用来掩饰自己缺憾的词汇而已。
  高尚。谁也不配。

  我可以不在乎一切。惟恐做不到不在乎钱。因为我怕穷,我怕苦。我怕有一天自己会变得穷困潦倒。会没有漂亮名牌衣服可以穿。会再次回到那个穷困的山窝里面朝黄土背朝天。会变得再也享受不到品尝爱尔兰咖啡的美味。
    所以,我积极赚钱,积极享受生活。利用自己的身体换来大把大把的钞票享受生活。
   
    我从不鄙视自己。因为在这个社会和我一样出卖肉体的女孩实在很多。行骗与卖淫,似乎变成一种时下流行。我想,如今哪个男人不曾背着老婆、女友出来偷情?更为悲哀的是,他们竟会心安理得。从来没有丝毫愧疚。对於男人,我想,我实在看得很透。

    哀。男人,都是一群伪君子。
    所谓忠贞不渝的爱情,早已经灭绝。天长地久的誓言更是如同悬挂天边的明月,遥不可及。
    这是一个背叛的世界。男人背叛女人。女人背叛世界。
  爱情,是一个多么奢侈的词汇呵。
   
    骗人後的我有一种强烈的成就感,所以我快乐。
    我发觉自己的心理有时很变态。从前的思想仅仅是简单的叛逆。如今,某些想法早已分裂,早已歇斯底里。
   
    我虚荣,但不奢侈。更不喜欢浪费。
    不论是金钱仰或时间。我总是很有分寸的把握着每一分每一秒。
   
   
    (二)。
   
    我有一套租来的公寓。很宽敞,很明亮。冰箱、空调、彩电、cd机、宽大柔软的床、一应具全。
    并且,还有一个男人一样的男孩陪着我。我像养小白脸一样养着他。他给我性的满足,我给他物质上的需要。彼此其乐相融。其实在**方面,我所得到的满足可想而知。没有他,我亦是满足的。从不曾因无爱无性而空虚。因为和任何一个男人做爱,我都会被高潮推到欲仙欲死的顶峰。虽然是没有感情的那种,但欲望不分熟悉或陌生。

    在死寂的午夜,我喜欢聆听自己歇斯底里的呻吟和男人激情时粗旷的气息…
   
  他是街头边的小混混。
    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那种。
   
    寒冬十二月。
    城市的上空纷纷扬扬飘起鹅毛大雪。
    在一个圣诞夜,我独自躲在Taproom里喝得烂醉如泥。直到打烊,我才肯从酒吧里跌跌撞撞的出来。飘飘欲仙,昏昏沉沉。觉得身体像那坠落的雪花一般轻盈、飘逸。我踉跄的在大街上晃晃荡荡的奔跑、尖叫。冰凉的雪花落在我的脸上,如同一枚枚细小的银针一样刺痛我。这种不经意的虚弱的疼痛让我感觉阵阵刺激与快感。我跑着、笑着,然後不小心跌倒,并且扭伤了脚。
   
    坐在冰冷的铺着厚厚雪花与落叶的地面上,我哽咽着试图爬起来。却在这时,他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然後痴呆地望着我。我想他是被我嫣红的脸颊和娇柔的美貌所吸引了。

  他迅速将我揽在怀里,怜惜的问:“你没事吧?”
  我眯着眼睛,神志不清的望着他。很帅气很年轻也很强壮的一个男孩。我想,和他做爱一定很惬意。
    我一把勾住他的脖子迷糊、撒娇的说:“你……你是谁啊?”
  他说:“你住哪儿?你醉了。我送你回家。”
  我嬉笑着说:“你有没有钱啊?有钱我可以陪你上床……”
  刚说完,我便吐了他一身。然後,我甚麽也记不清了。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光着身体。并且身边多了一个陌生的赤身裸体的男人。我努力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这个小男人,昨夜把我强奸了。望着他,我笑了。
    跳下床,我走进洗手间将自己冲洗一遍,然後跑回床上重新撩拨他、挑逗他。
    他被我疯狂的抚摸焚烧。全无睡眠,并不时的回应着我的热情。我贪婪的要了他一次又一次。激烈、疯狂、满足的肉与肉的撞击,妙不可言,淋漓尽致。我们像瘫痪了般,躺在弥漫着清晨阳光味道的床上,再次相拥进入睡眠。
   
    此後,他常常来找我。
    我留下了他。因为迷恋上了与他在一起前所未有的疯狂。我陶醉了。
    我们之间没有呢喃细语的情话,没有恋爱般的风花雪月,也没有所谓的烛光晚餐,更没有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有的只是床上无休止的**,和彼此间足够的睡眠还有夜晚的各自活动。
    晚上我得出去工作、接客。所以从不干涉他夜晚都干些甚麽。只是临走时,总会扔给他一沓钞票。
   
    白天,我们会像蛇一样缠在一起,疯狂的漫无边际的做爱。
    汗水淋漓的消耗间,我们紧紧的相拥着,彼此间没有半点空隙。
    肌肤摩挲的感觉令人昏眩。更让人体会到**的确是不可缺少的一项快感与消遣。
    每一夜我们总是精尽人亡,筋疲力尽。
   
   
    (三)。
   
    他大概不知道我是一个妓女吧。
    偶尔,他会随意的问我:为何总回来这么晚。
    我总懒懒的搪塞着他的问话,说是陪顾客唱歌,喝酒,吃饭。而後他便不再过问。我曾告诉过他,我是一个坐台女,却隐瞒了我同样在与男人做着肉体与金钱的交易的事实。没必要让他知道太多。我猜,他或许知道些甚麽吧。只是对此没兴趣去揭晓。我们相处,从不奢望有将来,一切只是暗许。他明白我心,我亦明白他心。
    其实,我已经有足够的存款。只是某种欲望让我无法收手。我早已泥足深陷,无力自拔。
    陪各种各样的陌生男人上床,对我似乎变成一种习惯和需求。
    还有不断往存折上添加那一串串阿拉伯数字,也是一种乐趣。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家,没有了父母,更没有兄弟姐妹。父母生下我後却又离异。然後将我抛给年迈的孤独的奶奶抚养。长这么大,“爸爸,妈妈”四个字从未在我口中喊出过。笑。我喊谁呢?我没有爸爸妈妈。
    我很平静。我不恨他们,因为我从不曾当他们存在过。
    从小,我是吃着大锅饭与邻居们捐助的那一点点少的可怜的钱读书长大的。读完中学,我便擅自结束了学业。我的成绩很差,因为我实在没有心思去阅读和思索那些死板的数字与课题。我将白发苍苍的奶奶拜托给好心的邻居们照顾,然後独自在一个又一个城市里闯荡。
    我想,我是勇敢坚强的女孩。
   
    童年时代,我没有漂亮的玩偶,没有好吃的糖果,更没有花俏的衣裳。
    只是不知何时开始,我变得很忧郁、沉默。我讨厌笑容。讨厌看到别人肆虐地笑,那样让我觉得虚伪。
    我很特别。因为我有一双灰色的眼睛。我喜欢把刘海流得很长,遮掩住那双灰色的冷漠的瞳孔。我不希望别人把我当作怪物看待,更不希望别人看清我的眼睛和我内心世界。
   
    在我离家後的那年秋天,奶奶突然病逝。
    我迅速赶回家里,却只见奶奶安然的躺在一张破旧的竹板床上,再也没有睁开眼睛看我一眼。悲痛欲绝。
    第一次,我抱着奶奶冰冷的身体哭了…… 
  从此後,我变得更黯淡、沉默。
   
    秋风瑟瑟。
    落叶像一层层泛黄的毛毯,铺满了奶奶的坟墓。跪在坟前,我双手合十,默默祈祷奶奶在天堂会过得舒适些。并且请求奶奶原谅。因为我永远不会再回到这个哀伤的地方。
   
    我终於开始了自己复杂、没有方向而又充满罪恶的生活。
   
   
    (四)。
   
    我从未真正爱过任何人。
    我的第一次处女身是在朋友的介绍下,卖给了一个有钱的老头。没有丝毫疼痛,却看见雪白的床单上流满了刺目的鲜血。他很满意,然後给了我一大叠钱。我即悲伤又兴奋。原来赚钱可以如此轻易。从此我便利用自己的身体来挣钱,来满足这些需要我,同时我也需要的男人。
   
    我很有分寸的和每个顾客保持着非一般的关系。
    曾经,有人愿意出高价包养我,让我替他生儿子,然後会给我一大笔钱。我拒绝了。我不想被任何人束缚,更不想替任何人生孩子。那是很无耻很痛苦的事情,我不会那样做。
    我自嘲地笑了笑。
  自己生下的孩子,让别人家抚养着,却要一辈子管人家叫娘。多么讽刺,多么可笑。
   
    和男孩的关系一直这么耗着,我不觉得厌腻。因为我永远不懂得甚麽是满足。
    他依然在外面玩,在外面混。
    当我陪着另一个男人睡觉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和刚从酒吧里勾来的女孩上床。
   
    喜欢和他做爱,却不知道做爱做出来的是不是爱。
    我不在乎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因为我从不刻意去约束别人,也讨厌被别人所束缚。
   
    冬天已经来临,这个城市总是异常的寒冷。
    整座城市像被塞进了一个大冰窟里,一切都被冻结、凝固。连同回忆。
    日子不断循环,周而复始。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男孩没有回来找过我。
    开始时,心里总有些许忐忑不安,但这种感觉只是稍从即逝。我知道我不会爱上任何人,包括男孩。
   
    渐渐,心情又恢复过去的平静。
    男孩的突然消失不足为奇。像他这样的混混,活得比任何人都凄惨。
    我想,总有一天他会被追杀於街头。暴尸荒野。
   
    又是一个人的夜晚。
    我开始感到疲惫。渐渐变得懒散。我想我是累了。
   
   
    (五)。
   
    後来,我学会网络,开始泡网。
    疯狂的、歇斯底里的、不分白天昼夜的在网络上像一个孤魂野鬼般游荡、浮沉…
      我发现网络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更是一个凭空想象的辽阔的空间。在这里面,我可以以一个单纯、天真的身份去戏弄在网上游荡的野男人的欢心。我想,只有像我这般无聊的空虚的人才会选择网络。所以,我确信彼此的头脑永远都是迷糊不清与浑浊的。我喜欢用敲打出来的字符去挑逗、撩拨他们。不过,我从不见任何网络里的人。网络是虚假的,也是丑陋的,一如我肮脏的身躯…

  真的累了。
    我的自信与骄傲一点点的被时间**,一点点的被岁月磨灭。
    我决定离开这里,去一个对於自己来说崭新的陌生的城市,安静的歇歇。或者安静地老去,然後死亡。
   
    我的身上布满畸形地皱纹和伤口…

  後记:有时,发觉自己不论心理仰或生理,已接近疯癫的神经质。
  心理,被空洞侵蚀。生理,被现实扭曲。
    我找不到从前那个年轻与充满幻想的女孩。而今,我只是一个被物质被现实所俘虏的行尸走肉。
    原来,人活着一旦没有了梦,一切变得毫无意义,如同死亡。

  我像一朵开在沼泽中的罪恶之花。
  身体早已被浑浊的泥潭污水腐蚀。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2-22 14:54:07编辑过]

发表于 2004-1-4 07: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快乐吗?
发表于 2004-1-12 16: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想,从事“妓女”这个行业的女性,目前在我们的社会上应该不算少数了,而且已经成为了我们的社会生活中无法忽略的群体了!

哲学家说:存在即合理,那是哲学家的理由,如果用简单而粗暴的理由定义这部分女性话,无论对这个社会还是对这部分女性都是无益的!

她们的生活状况,她们的心理状况,他们的各个方面,都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需要我们的政府和全社会的人去思考?去妥善面对?

to 聆魂: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你的文字和图片,呵呵,虽然太灰暗太忧郁了点!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12 16:50:05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1-13 01: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

謝謝。
发表于 2004-1-13 11: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watcher在2004-1-12 16:49:21的发言:
to 聆魂: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你的文字和图片,呵呵,虽然太灰暗太忧郁了点!


to 聆魂:你的文字表达,是目前网络文学比较流行的写法,但并不是我很喜欢的方式,确切说是最容易接受的方式!

内心的忧郁与灰暗,并不能通过灰暗和忧郁的文字可以解脱,要从根源下手,从思想的根着眼,倡导一种成熟、理智思考生活才是文学的要义!

 楼主| 发表于 2004-1-14 02: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倘若我自願沉溺於晦暗與穨廢呢。。。
的確,我在沉溺。

寫這些文字,從未要求別人能夠接受、理解或明白。
…………
我清楚,我的文字是混濁、是垃圾、是無病呻吟、是心情。
我只是毫無意義的到處散播著我的文字病毒、細菌。
請諒解。

感謝你們閲讀我的破爛的文字。


                            ——烏鴉。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14 2:27:21编辑过]

发表于 2004-1-14 08: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聆魂在2004-1-14 2:25:53的发言:
倘若我自願沉溺於晦暗與穨廢呢。。。
的確,我在沉溺。

寫這些文字,從未要求別人能夠接受、理解或明白。
…………
我清楚,我的文字是混濁、是垃圾、是無病呻吟、是心情。
我只是毫無意義的到處散播著我的文字病毒、細菌。
請諒解。

感謝你們閲讀我的破爛的文字。


                            ——烏鴉。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14 2:27:21编辑过]


“文字病毒、細菌”,也许严重了,其实,我们的生命中每时每刻都面对着病毒和细菌,可怕并不是这些,可怕的是我们没有免疫能力,没有能力“抵抗”,任何微小的病毒都可能致命。这种免疫能力在我的心中便是“清醒”、“理智”、“独立”的思考。

“寫這些文字,從未要求別人能夠接受、理解或明白。”,我不完全同意,写什么你有选择的自由,但如果你把写的问题公诸于众,心理上就该有个低限:对他人的责任感。你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方式,这每个人的自由没,但不可以不负责任的把灰暗和颓废的情绪宣泄给他人!这是每个善良的人都不愿意做的!我感觉,你是个善良的人!:)

还是那句话,比较喜欢你的文字和图片!
发表于 2004-1-17 16: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
发表于 2004-1-18 12: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欣赏楼主的文采,同样很欣赏楼主的思想

发表于 2004-1-18 16: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原创的?
楼主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21 08:40 , Processed in 0.03157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