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46|回复: 1

暗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13 02: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洁白到苍白  
     从苍白到尘埃
     我想离开
     可是我还期待……

  
    (一)

  与阿捷这段纠缠已久的感情,最终令我精力交瘁、筋疲力尽、精神恍惚。
    为什么所有感情可以由最初的热烈、疯狂而变得淡漠、悲戚。
  究竟是谁在变。
    是你变心,或是我多心?

  浮躁的情绪再也无心於生活的琐碎。於是向公司递交辞职信,决定给自己一个假期。我需要出去走走、散散心、见见阳光。
  其实,突然很想去一些陌生的城市,见一些陌生的人。一起说话。一起喝酒。一起醉。
  与阿捷的感情,如同昨晚争吵时,摔满地的玻璃与镜片。
  残缺、碎片。再也无法拼凑。
  
  哀。生活总是如此。
  顽固的上帝拿我们当作手中的泥人儿,不断拿我们开些悲凉而无奈的玩笑,然後剩我们自己收拾残败不堪的结局。


    (二)
  
  与君的简单相识,只因网络上彼此熟悉而致命的文字。
  於是如此认识一些陌生的人,然後预想与这样的陌生人发生些甚麽。或感情、或激情。我都愿意尝试。即便没有明天。

  以文字为中心,然後将这份点滴地感动与感觉庸俗而肤浅的搬到现实中,最後再一起感动、一起倾诉、一起倾听。阅读他的文字,心底隐约阵阵疼痛。然後颓唐地被他的文字俘虏,变成捕捉文字的囚徒。
    他是一个极具杀伤力的男人。直到後来的接触,我仍旧如此认为。
    他有一双洞悉一切的眼睛。尽管如此,我仍将自己隐藏得很深。不让任何人看透。
  
  喧闹的车站,我和他见面。散散的客套几句,以便熟悉彼此语言。
    他带我来到一间小屋。他与女友的爱巢。
  笑。突然想起“金屋藏娇”一词。想必正是如此罢。
  
  屋子窄小、混乱。但足够容纳他与女友的温情,还有我和他的幽情。
    随地摆放着课本与书籍。他说,他女友仍在读书,故居在那个离海最近的遥远的城市。
    我突然想,爱情,经不起距离考验。想必这又是一段虚无的爱情。哀。现代人,做任何事情都没有责任感与不愿预想後果。爱过就算。爱过就忘。都是一群活在城市边缘的堕落鬼。
  安妮宝贝说过。爱情是一只脆弱而华丽的蝴蝶。
  确实如此。
  

    (三)

  叶落秋寒。
    他牵我手,登上富丽堂皇的黄鹤楼,然後坚持留影合照。我想,这种留念没有丝毫意义的。
    走在松林间,风轻抚我的发。他说。我喜欢这感觉。但这些似乎离我很遥远了。
    我回头看他,没有语言。

  夕阳下,他带我来到长江大桥。滚滚洪流,浪涛汹涌。黄色而浑浊的涌流,散发着令人恐惧的嘶吼。我们沿着长江一岸,踩上双人脚踏车,漫行在干净的街头。风有些凉、有些潮湿,我的长发被风吹拂。他说。你像一只白色的蝴蝶。
  坐在他身後,他的声音从我身边掠过,然後被风吹得好远,好远。

    我是蝶,九世空缘。
    十世情缘九世空,惟一的一次却被称为妖颜。如果,下一个大盘轮回可以选择,可不可以给我九世为蝶一世人。
    九百年的守候,九百年的不悔,九百年的空缘,换一盏清灯相守,换一个对拜画眉,换一份痴心相映,换一世甘苦相随。。  


    (四)

  夜晚,对坐酒吧里喝酒唱歌跳舞。这是我曾经所幻想过的画面。如今,真实出现於眼前。陌生的人,却是熟悉的氛围。深情凝视,我们对唱《有一点动心》。
    真的动了心,於是万劫不复。跌入深渊。
  
  离开酒吧。迎着夜色漫步而行。街灯似雾,梦幻迷离。
  来到东湖河畔,我们相拥而立。看月色,听风声,聊过往。风凛冽吹过,躲在他的怀抱里,我微微发抖。他迅速将我搂得更紧。而在那一刻,他怎知黑夜正侵蚀着我的眼泪。
    他说。风很大,你冷么?然後低头亲吻我的发。我不拒绝。他的一切我一一接受、容纳。安静地偎在他怀里,那一刻,没有寂寞,只有温暖。
  而心底,却涌现丝丝疼痛。


    (五)
  
  他与女友两地相隔。所以,他同我一样孤单。
  夜已经深了,低头走在街边。他接电话,压低声音说着甚麽。我猜是他女友打来。减缓步伐,刻意与他拉开一段距离。没想,却造成陌生路人无聊的搭讪。小姐,这么晚一个人去哪里?我陪你如何?
  醉鬼。一个厚颜无耻的满身酒气的男人凑过身对我说。
  我厌恶的甩开他企图放肆的手。

  接完电话的君闻声回头,拉起我的手准备离开。然而,两个年轻的痞子一样的男人却不愿就此作罢。迅速阻拦了我们的去路,露出狰狞的面孔,异常丑陋。然後,他们开始拉拉扯扯,甚至说着粗话,直到撕打起来。
    我被吓坏,蹲在黑暗的角落里瑟瑟颤抖。

  然後,我亲眼目睹君被那两个暴戾的龌龊小人干倒在地。而後,他们仓皇而逃。
    那一刻,我竟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喝醉。看他们逃离,一直蹲在角落里掉眼泪的我迅速从地上拣起一块砖头,笨拙的尾随其後,然後举起砖头向他们狠狠砸去。然而却扑打成空。
    回过头,我惊慌失措的冲向君身边,将受伤的他扶起送往医院。


    (六)
  
  已是凌晨时分,一层层薄雾扩散开来,若隐若现,如梦一般。
    是的,像梦。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第一天,却发生如此戏剧化、如此狼狈不堪的事情。似梦恍然。坐在车内,惊魂未定的望着头破血流的他,我内心充斥着怜悯与愧疚。暗红色的血,一如艳丽的花瓣,滴落在我雪白的衣服上。如此醒目不堪。
    那血红的斑点,深深刺痛我的眼。
  
  他拍拍我的头,将我紧紧拥在怀里安慰说。傻瓜,我没事。没吓着你吧。
  ……
  笑。仿佛受伤的人是我,而不是他。
  
  他微笑说。冲冠一怒为红颜。
  
  医院里。
  将他扶到走廊里的椅子上坐定,然後我奔来跑去忙着挂号、办理手续。完毕。医生帮他止血包扎伤口。我像个犯错的孩子,落魄的坐在走道里焦急地等待。
    一会儿,从外面推进来一位受伤的男子,三十多岁,满身血迹。我惊愕地盯着他额头前那一道深深的被刀砍的伤口,不时的还有血从那道如决堤般的口子中溢出。
  医院乱成一团。我几乎昏眩过去。
  重重地掐着太阳穴,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该死的酒,隐隐作怪。
  

    (七)

  终於他踉跄地走了出来。
  我挽着他离开医院。然後又回到那间凌乱的小屋。
  他换下满是血迹的衣服,然後开始洗澡。坐在床沿,我抽着烟,想着今夜所发生的一切,和今夜是否就此与他同卧一张床。心底竟莫名兴奋与茫然。
  他洗好,用浴巾包裹着略显高瘦的身体。然後说。去洗个澡吧。看你很疲惫。
  我说。好。
  锁上洗手间门。褪去衣服,望着镜子中狼狈的自己,忽然後悔不该来此。我不过是只灰色而晦涩的乌鸦,带给别人的永远是灾难和不幸。
  凉水,用力的淋在身体上。
    一阵阵冰冷。
  
  换一身干净衣服,我将俩人血迹斑斑的衣服洗净,然後晾挂起来。
  他一直坐在床边抽烟,沉默的凝望我。
  
  天色蒙蒙亮起,柔弱的光芒从窗口透进屋子。
  洗完衣服,回到床上,我和衣躺下。我说。今天很抱歉。也许,我本不该来此。
  他轻轻地说。傻瓜,不许你这样自责。那群人是无赖。他们也伤得不轻呢。
  我说。我本可以帮你一起揍他们,但却没有。因为懦弱,因为胆怯。
  他说。够了,别再说了。让你受怕,是我不该。快睡吧。
  ……


    (八)
  
  疲惫不堪。很快我便朦胧地睡着。
    半梦半醒间,却隐约感觉他依然醒着,并且在抽烟。我醒来,坐起,甩掉他手中的半支烟,然後命令的说。别再抽了。
  他突然抓住我的手,然後说。雨儿,和我恋爱好么。
  我想,他的爱情如此苦涩寂寞,说这样的话,或许只因一时冲动和不理智。他将我抱紧,开始吻我。我感觉到他强烈而急促的呼吸。然後适时地回应他的吻。甜蜜、温暖而又难忘。
  
  音乐,悠扬地萦绕耳边。褪尽衣服,他的手指在我光洁的肌肤上轻柔跳舞。我陶醉。
  一切变得唯美而真实。
  性与爱,两者结合,是完美。
  不容否认,这一夜的我们疯狂、满足而沉醉。
  
  戏剧化的开始了我们这段虚拟而短暂的恋情。是的,像游戏。
    其实,早预料会如此。背着还未分手,却无感情的男友,我在陌生的城市与陌生的男子缠绵。似在宣泄、在报复。他背叛我,我以同样的方式背叛他。
    笑。报复,多么可笑,多么幼稚的举止。此时此刻,他或许正拥着某个女人同样在做爱呢。


    (九)
  
  君喜欢叫我小女人。对於这个昵称,我莫名地偏爱,因为暧昧。
  而在那几天里,我一直温柔的扮演着他身边乖巧而安静的小女人。
  
  一星期後,我告诉他,该结束了。
  ……
  
  如果转身是坚强,那么留下承受伤痛是不是更坚强?
  如果忘记是坚强,那么守着回忆缅怀曾经是不是更坚强?
    我不属于你,你亦不属于我。
  
  离开时,坚持不让他送。因为不愿看到依恋不舍的情节。
    列车上,他发来短信:想念你的味道。看着你离开,痛,在心中无边蔓延。站在车站的灯火处,始觉一种刺的痛。
  他的每一句话,都能致命。

  原来,他一直在车站,远远地目送我离开。
    但,彼此都该清楚,这是一个游戏。或许,我们已经违背了游戏规则。


    (十)
  
  一切来的如此匆忙。一如手中燃起的香烟,短暂,却足以令人回味、欲罢不能。
    然而,一切终将风清云淡。

  他送我一段诗词《红颜》:

  时间,这件破漏不堪的容器
  慢慢蓄积着你唯美的情感
  你晃晃又筛筛,想让生活漏个精光
  我挟石头的硬度混进来
  你看到我时,一切都已太晚
  
  我被卡在网络上时间久了
  那种不上不下的束缚里,我的态度很明确
  你的手指,从善意的面孔漂浮过来
  我埋伏在呆板的柔情,掂量着臣服的措辞
  
  细节慢慢消化
  你很美,足以加快我血液的流速
  我爱女人,却无法用女人丈量生命的长度
  如果能倒在火山喷发里
  我的化石,只会呈现一种爱情的伤势
  
  在你温热的话语里,我的寂寞正在蜕去最後一层苦涩
  之後我毒性发作,麻醉你的肢体
  蛇信闪电似的在你唇上提取颤栗
  
  你的唇打皱,仿佛一种古老的巫术
  迷幻着我的眼神
  
  我总算明白等待的含义,就是在黑暗里
  期望着流出一滴闪光的泪
  我不相信没有你,泪会闪光
  没有你,黑暗不再是最後的怀念
  
  我沉静的面容下,挤压了太多失意的神经
  我却用它传感诗意的人生
  然而诗意的人生,纵然真能阅尽心灵的欢畅
  你那皱起来的红颜,我依旧难舍
  ……  


    (十一)

  如果说相逢相识都是无心,我是不是太过在意了。
  如果说这只是一场事过境迁的游戏,那么,我是不是违反了游戏的规则。。
  
  有些事,让人难忘,却注定要遗忘。
  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然後异常冷静、决绝地割断了与阿捷这段纠缠两年的感情。他已经不再爱我,却为何一再死死纠缠。无奈。。
  阿捷有一张俊朗的脸,但却有着一颗残忍、可怕而又虚伪的心。曾经如此相爱,而今,我只想尽快摆脱这张虚假的面孔。
    远离、远离、远离……
    他用温情的语言试图再作挽留。对此,我不屑的冷笑。
    在曾经,这些话足以让我为他付出一切。可如今,一切都变得丑恶。你的爱,是谎言。


    (十二)
  
  君一条又一条发来短信:雨儿,你距离我越来越远。感觉真的很无奈。目送你离开,回到那间房子,里面还有你残留的香味。若不是还有那味道,我真不愿相信你曾来过。在一起那几天,感觉很充实很满足。想念你,在此刻。
  
  :一夜微笑的贪恋,回不到缠绵的那天。有心继续昨天的片段,眼里已是烟飘的时间。雨儿,好想再闻你发香的味道。
  
  :雨儿,我在想你。想得无力,想得泪滴。
  
  :雨儿,你答应过我,不论以後发生甚麽,你都不可以伤害自己。看了你那些伤,心里真的好疼。
  
  :你的心已经千疮百孔,怎样的缝补都是无益。你太善良,所以纵容他的肆无忌惮。
  
  :我等着你。望着户外的黄昏,如同望着将来。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觉……


    (十三)
  
  望着电话,心在痛,泪在流。
  由始至终,我们之间就存在着距离。我们一直这样遥远。你在彼岸,我在此岸。我无法跨越之间这条洪流。
    一颗心,千疮百孔。怎能承受再一次击溃。
    退缩、回避。
  面对他一条又一条致命的信息,我默然。心痛,沉静,关机,不再回复……
  

  经过情感走廊,茫然,我张望。看见灰尘,沾染模糊不清的爱情。
  我叹息,却听见回音重重摔落在地。是甚麽声音,像破碎、像撕裂。

  没有奢望,却望见了赤裸的欲望。
    我欲离开…
     
  


发表于 2004-1-13 10: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情,特别是莫名的恋情,其实其中有很多情欲的成分在其中,不可名状的新奇与刺激,便成了一夜情最简单的理由,而深刻孤独与不安,却是真正的原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9-23 08:27 , Processed in 0.02778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