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16|回复: 0

拿甚麽拯救你,我的爱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21 07: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快亮了,第一道霞光已经浮现。
  那一夜,我一败涂地。我唱了一夜的情歌,你丝毫也听不到。
  可我仍然怀着当初的情怀,并且以胜利的姿态,张开双臂,希望拥有一个爱的清晨。
  在霞光初现的黎明。我的嗓子已经有些沙哑,哼着歌,想着你,不要忘记…
   
   
   
                                     ——题记。
   
        
    (一)
   
    这是一个淡漠的季节。淡淡的阳光、淡淡的微风、淡淡的心情。
  下午与客户约好咖啡馆见面,我早早的来到这间名为「飘摇落花」的Cafe。虽然名字有些俗,却赋有诗意。室内是一簇簇粉红而逼真的桃花,娇艳欲滴。浪漫而有情调。
    客户打来电话,歉意地说临时有事不能赴约。罢了,只好改下次。於是静下心来,独自享受音乐和Cappuccino所给予的惬意惟美的感觉与美味。望着周围成双成对的男女,仿佛嗅到一阵阵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流动、扩散开来。
    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随同所爱的人在这盲目而又萎靡的城市,卸下白天冷漠的伪装与虚伪,矫情、暧昧的谈情说爱。可我清楚,爱情在这样的城市,早已成为烟花。成为一种奢侈品。
   
    音乐轻柔而细腻,如同山林中银铃般清脆的涓涓流水声。幽雅的旋律弥散在天花板上、餐桌前、空气中、无处不在。
    一曲「蓝色的爱」让我沉醉。已经不止一次的听这首乐曲,却总掩饰不住内心的感慨和感动。蓝色,深藏、抑郁、迷朦。
    墙壁上是整幅深蓝色的美人鱼壁画,在紫色壁灯的照耀下,色彩绚丽夺目。
   
    娴熟的点燃一支烟,转过头望向玻璃窗外略显安静的街道与缓缓而过的行人,忽然想起一段话:爱情,如同一支烟般短暂。
  摁灭手中纯白色的半支烟,我想让未来的爱情在这支烟还未燃成灰烬之前,刻下永恒。
   
    当他面带微笑在我对面坐下的时候,并没什么特殊感觉。他看来整洁斯文,像一个守旧的绅士,看不出有丝毫恶意。没有理会他,我望着杯中袅袅漂浮的热气发呆。
    他低沉、柔和的说:外边在下雨,你知道么。
    我抬头,首先接触到的是一双深深的狡黠的眼睛。他的眼中,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忧郁。侧身望向窗外,不知何时已下起细细的雨丝。回过头来,我说:我们认识么。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只是说:这是我的雨伞和电话。用过记得还我。然後他站起身,轻轻触了一下我的头发说:你的头发很香。
    我突然想,这算甚麽情节?拍电影?浪漫而又戏剧化的邂逅?
   
    我还愣在那里,对面的座位已经空无一人。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木制楼梯口。而摆放在面前的则是一张电话号码和一把紫红色的江南产的油纸伞。很精致、漂亮。木柄上用红绳系着两个金黄色的铃铛,轻轻一摇,便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我像做梦般恍然。在这把迷人的伞下,一个女人的心开始轻轻动摇。
   
   
    (二)
   
    如果我没有拨通那一串电话号码,所有的事情也就到此为止。可偏偏在这么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我鬼使神差的拨打了这串号码。
    城市里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迷惑着停滞在夜中央的男男女女,谁也无法逃脱寂寞所赋予的影子,如同紧箍咒般笼罩着每一个过往的人。
    在这样的城市,我艰难呼吸。
   
    他说:很高兴见到你。没想到你会打电话给我。
    我微笑:我是你的猎物么?其实,你早猜到我会给你打电话。你常对陌生的女人这样?
    他故作镇定地说:为什么这样说呢。其实,那天我一直坐在角落里望着你,不,应该说是欣赏。然而你丝毫没有察觉。我想,我的出现是不是太冒昧了一些?
    我笑笑,然後说:其实也没甚麽,只是觉得太唐突,像梦一样,我轻易不敢相信。
    他低头望着杯子里紫红色的葡萄酒,然後抬头笑着说:现在你觉得还像梦么?
    ……我低头微笑不语。
   
    指间萧然萦绕的淡蓝色烟雾,如同炊烟一般弥漫,将我们的身体紧紧包裹。浓烈的葡萄酒像蒙汗药一样麻痹着我们的身体和神经。内心深处有一种腾云驾雾般轻盈、欢快的感觉。我陶醉在他的怀里,好似飘了起来。
    我想,他是一个很不错的调情者。他知道怎样令一个女人快乐,也知道怎样拥有一个女人的快乐。
   
    很久以来没再这样放纵自己。每天按班就序的有规律的生活,实在枯燥、乏味。
    望着身边这个男人,漂亮的轮廓,含笑的面孔,暧昧的语言,我如同跌入深渊,难以自持。突然发觉,爱情在这一刻仿如降临。气氛也由於眼前这个男人变得稀薄、暧昧不清。音乐在空气中缓缓流动,一切变得完美而不真实。

    如娜姆所说:那一刻,我的快乐的心情不亚於开着奔驰在巴黎大街上闲逛…
   
   
    (三)
   
    在以往单调的生活中,实在没有关於浪漫的体验。但那一夜,我们聊了许久许久。他的体贴幽默,他的温柔爽朗,让我感觉轻松、释然。我问自己,我在恋爱么?这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的一件事。从大学时期的一次惨败恋爱後,便再也没敢涉及感情的圈子。我想,这难道又是一次飞鹅扑火,奋不顾身,心力交瘁的爱情么?我是否该继续?
   
    床上的故事没有国界,床下的生活没有白天。
    在那一夜,我们开始同居。一切好象都是那么顺其自然,顺理成章。他很唯美,也懂得享受,常会带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我们出双入对。我像一个受宠的公主,在爱里、在他怀抱里沉醉。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比较愚蠢、迟钝的吧。我想。否则长时间来,我怎么就未察觉到他那一点一点的冷落与变化呢。
   
    所有的灯火熄灭了,灭了的灯火不甘寂寞
    未尽的红话黑话白话谎话一并倒立在面前
    我,开始懊悔天黑之前没能赶回家
    这时候,你怎么御及那些释放冷箭的幼魂
   
    有人说:生活是一块庞大的冰
    只是因为有人用爱暖着,地上的小草才如此歌的荡魂
    但是,有人变本堆积着冰的厚度,然后站在极为阴暗的角落袭击火焰
    那持火的人、通体透明的人,抢到一块比冰还要寒冷的陪葬物
   
    所有的灯火刹那熄灭,我该哭,还是该笑?
    空中飘来的云朵,原来是我的所爱
    一个夜里,风劫走了他,一抹血滴穿了我的思维空间
   
    空中依旧有鸟儿在耳语,却没有我的所爱
    面对这一切,我却学不会怎样闭眼
    为了适应,我在制造血
  冷血。
   
   
    (四)
   
    突然想起一句很庸俗的话:浪漫美丽的爱情,只存在一瞬间。
  这样的美丽,是短暂的。我开始得到了这样的证实。
    那一个傍晚,夕阳染红了整个天空,我挽着他的手一起逛商场、Shopping。

    我拿起一件黑色吊带丝裙微笑的问他:这件怎么样?好看么。
    他低头吸着烟,全然不理会我的问话。我想,他有心事,或许没听见。最近他时常如此,心神不定,若有所思。从来不愿追究他的内心。我尽量做到宽容对待我所爱的人。我放下衣服问:你有心事么?告诉我,或许我能够帮助你。
    他突然站起身摁灭了手中的香烟,然後烦躁地说:你烦不烦?……我有事先走了。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搭上一辆Taxi走了。我呆滞的愣在原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知所措……
   
      突然下起雨,漫行在密麻的雨帘中,感觉到阵阵冰凉和锥心的疼痛。
    深夜了,我淋着雨独自晃荡在街头。第一次,我感到万念俱灰、心灰意冷,不想回家。
   
    雨渐渐停了。突然一个模样十来岁的女孩急匆匆地从街对面横冲过来,迅速向我伸出手,她说:姐姐买一束花吧。你看,很香呢。她很刻意的挤出几丝虚假的笑容来陪衬她伪装的真诚。我望着她,心里涌起一股莫名地厌烦。甩开她的手,我冷冷地说:不要。
    她跑到我面前,拦住我的去路继续说:姐姐买一些吧。我没有爸爸妈妈,奶奶生病了。弟弟也在生病。帮帮我吧,姐姐。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她甚至试图努力挤出几滴眼泪来。我知道这些都是假话都是谎话,都是她们最常用的小伎俩。在街灯的照映下,我似乎看清了她的脸,脑门上印有几丝细细地皱纹。那一刻,我竟怀疑她不是一个孩子。我推开她,继续往前走,然後加快了脚步。很讨厌她这样的纠缠。我想,她那一双沾满污垢的脏兮兮的小手已经弄脏了我的衣服。
   
    这一次,她似乎并没追上来。她可能是放弃了这种毫无希望的乞讨。然後我开始有些懊悔没买下她一些花或者给她一些钱。我想,我不该把自己浮躁的情绪附加在这样一个无辜的女孩身上。当我刚准备回头看她是否还在时,却听见她说:你是婊子。
    我猛回头,看到女孩站在不远处大声说道:你是个婊子,你是个婊子……
      说完她的脸上浮现出嘲弄的表情,然後向后退去。我被她骂愣了。冲过去,扯住她的衣服说:你骂谁?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
      我快要崩塌了。她仇视地望着我,说不出话来。我猜我当时愤怒的样子一定像极了童话里恶毒的巫婆。我心灰意冷的松开她,然後从包里拿出一百元钞票扔在地上,茫然的继续往前走。
    女孩在身後低声说:我妈妈说,晚上出来的女人都是婊子……
    ……
   
   
      (五)

  这个城市,到处流行破碎恋情。
   
    我有如坍塌了的土房,一切在转瞬间成为灰烬。
    呆板、停滞不前。生活里的一切突然都起了莫大变化。我的心被打乱。他对我不再亲昵暧昧,而是变的烦躁不安、冷嘲热讽。我们这样僵持地耗着。直到後来,在每过一段日子里,他总会离开几天。最长久的一次是十五天。他说是去很远的城市看望某些旧时好友。我知道他在刻意隐瞒些甚麽,只是不愿去拆穿他的谎言。
      但是後来我才知道,在他消失的每一次,原来都是在陪着不同的女人周旋,而在他回来的夜晚,我必然会纠缠着与他激烈而生涩的做爱。
    一想到他是用身体换钱的人,我就厌恶地想呕吐。
   
    我们之间的语言变得微乎其微。和他睡一起,我们像两个没有欲望的人,再也没有从前温情的抚摸与性爱。
    我以为,情人之间的伤口,用舌头舔舔就会痊愈。可我发觉,原来爱情在这个季节,早已经被忽略。
   
    他赤身裸体的睡在我身边,我努力去想:这个男人究竟有何不一样,让我如此沉沦与付出。也许,也许仅仅因为他带给我的伤痛比过去任何一个爱过的男人都要深……
      麦子说:没有人能代替阿伯。因为从来没有人像阿伯那样背叛自己。
    我想,我们都一样。
   
    和他安静的认真的谈过一次。他说,原本自己是某公司的职员,後来下岗。找过几份工作都不满意,又累薪水又低。後来认识了一帮小兄弟,然後把他带进了这个以出卖肉体赚钱为目的的圈子里。他说:我只是觉得干这个赚钱,并不想长久而专业的做。
    他很认真的说他没有欺骗过我,让我再给他一次机会。
    听他讲述这一切,我觉得好冷好可怕,整个身体变得麻木、僵硬、毫无知觉。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他看我许久没反应,便坐到我身边,像往常一样开始抚摸我。我忽然一阵强烈的反感,跳起来指着他大声喊:你滚,你滚,你滚……!
   
      ……
      赶走了他,我砸碎了屋子里所有的玻璃和镜子,然後抱着枕头失声痛哭。
   
   
    (六)

      任何事情都会有始有终。不论以任何一种结局呈现。
   
    再次见到他,是在一年後。
    他变得面目全非。完全丧失了过去英俊的绅士风度与潇洒。他被人打了。因为他敲诈了一个有地位的女人。他被伤得很重。我控制不住的想要去见他。
   
    这次以後,他变得很安静,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般安静、谨慎。我们像小夫妻一样过着普通而恬静的生活。每晚,我们绕过那些正在愈合的伤口,小心翼翼的做爱。从未有过的平和,我觉得此刻他就是与我携手到老的男人。
      我心里再次燃起了对爱情的希望。
   
    我以为爱情与宽容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可事实与理想永远有距离。他有一颗不安分的心与灵魂。他又消失了。
    我发疯似的找了他两个月。後来终於在他小兄弟的住处,我看到了最丑陋最变态最无耻的一幕:三个年轻男人赤裸裸的睡在一起……
      他终於扼杀了我心中所有最美好的东西。
   
    几天後,他冷静的回到我身边,没有语言,只是沉默。像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的脸色苍白得吓人。一如往常一样我为他做好饭,然後等待一同共进晚餐。他为我的安静隐约感到不安与困惑,试图解释些甚麽,却始终甚麽也没说出口。
   
    我说:很晚了,去洗个澡吧。你一定累了。
    他说:好。

    我将屋子里的灯光调到昏暗迷离。将音乐声开得低沉柔和。将头发拨弄得凌乱暧昧。将屋子洒满香水。然後换上洁白而透明的睡衣。在这样的光线下,我知道自己是美丽的。他说过,他喜欢我这个样子。
    他裸露着上身,轻轻走到我身边,嗅着我的头发说:你的头发很香。多么熟悉与动听的话。但在此刻却令我倍觉恶心。望着他,我说:做爱吧。
    於是,他小心翼翼的将我抱起,放倒在柔软而洁白的席梦思床上,慢慢褪去最後一丝衣服,然後进入我的身体…
   
      月光透过玻璃纱窗,仿如丝绸一样铺撒在我们的身体上,令我隐约感到一阵阵细微的冰凉与刺痛。我贪婪而又盲目地一次又一次的要着、呻吟着、撕咬着。他光滑的肌肤上迅速呈现出一道道被抓伤的红色的痕迹。我变得疯狂、变得歇斯底里、变得充满罪恶。
  我的指缝溢出他殷红的鲜血,仿佛预言着结束或死亡。
   
   
    (七)
   
    终於一切又回到寂静。
    他筋疲力尽的躺在我身边,像一个熟睡中的孩子般乖巧恬静。我轻轻吻着他的额头。多漂亮的男人啊……
      我从包里取出早已准备好的Dirk。当我轻轻地颤抖着举起双手的时候,刀子地反光在月光的照射下狠狠刺痛我的眼。我哭了。我知道,一切终将结束。
   
    再见,我的爱人。
    夜色中,轻轻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我将锋利的刀锋深深刺向他的心脏,随即,睡梦中的他突然惊醒,诧异而又绝望地凝视着我,随後发出一声沉闷的嘶哑的呐喊。这一声鬼哭狼嚎、撕心裂肺般的尖叫声在这个夜里,变得异常刺耳、恐惧。
    我紧闭双眼,哭着疯狂地把手中的匕首往他心脏深处扎。他用尽最後一点余力,将指甲狠狠镶进我的皮肤里,流出暗红的血液,而我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望着他微张的嘴,和那一张英俊的、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庞,在那一刻,我终於明白甚麽叫作垂死挣扎。
    他一动不动,终於安静而又僵硬的躺在被血染红的床单上,仿若一朵百合花,苍白而美丽。
   
    麦子说:女人的包里,有口红,避孕套,柔软的纸巾,有时,还会有一把刀。
   
    站在你的面前,我用手捂住胸口。我怕松开手来,心里掉出两个字……爱你。
  站在你的面前,我不愿转身离去。我怕你看见我的背上,用血刻着两个字……死去。
   
    在这个鱼龙混杂的世界,情感早已被欲望及丑恶侵蚀得斑斑点点。
    无力救赎你,於是我选择了死亡。
    让你不安的灵魂平静,让我们的爱情在死亡中永恒……

  一天用来出生。带来希望。
    一天用来死亡。带走绝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20 06:20 , Processed in 0.0361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