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39|回复: 0

午夜幽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2-22 15: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沉静的午夜
  灵魂悄悄抽离身体
  扔下如死尸一样安静的躯体在床上瘫痪着
  而後
  便漫无边际的漂浮在如雾一样的街灯下
  没有分量地游荡
    令人窒息的孤独在空气中流窜
  城市的夜晚无法醒来…
   
                    
               ——题记。



  ——九丹:

  下了班
  我有时到歌厅
  有时到美容院
  只是晚上
  独自回到家
  空空的屋子
  只是我一个人
  说实在的
  内心确实很寂寞
  自慰
  给了我快乐
  并没有扰乱我的生活
  打破我内心的平衡
  自慰
  对于我还是一件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

                    

  离婚以後,我习惯并依赖上这种醉醺醺的生活方式。
  并且日渐迷恋消极的快乐。
  所以我喜欢在迷迷糊糊的境界里忘我。
  那种无所顾虑的痛苦失声,就像性的高潮,让我飘忽世外。

    我很空虚。所以无休止的任凭思想放荡,任由生活消沉,任由身体堕落。
    我时常会与不同的,甚至陌生的不知名字不知年龄的各种男人做爱,在一座座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屋子,和不同的柔软的舒适的破旧的床上。
    在任何时候,我都会淋漓尽致地释放,抑或说是卖弄自己造作的柔情与风情。因为我确信蜕去衣服後的我是性感的,也是满足的。
    虽然,我已经到了开始隐瞒别人年龄的晦暗阶段。
    真悲哀,青春早逝,我已不再年轻。
   
    每当夜幕降临,夜阑人静。我总会像一只落魄的孤独的发情的野猫,对着镜子来回走动,对着夜空无声呻吟。有时,我甚至会斜躺在床上对着那张大镜子自慰,然后从中得取一点点可怜而卑微的满足。
   
    我极度怕黑怕孤独。
    对着镜子开始狠狠包装自己。涂上淡蓝色眼影,画上细挑的眉线,往脸上抹足够的均匀的香粉,在嘴唇上搽上暗红色唇膏,然后将一头浓密卷曲的长发拨弄得异样凌乱。再往身体上喷洒淡淡的好闻的香奈儿。
    走出寂寞的黑暗的屋子,我喜欢来到拥挤的人群和暧昧的酒吧里,像一只饥饿的母狼,眼睛冒出凛冽而渴望的目光,寻找能给自己带来些许安慰与刺激的男人。
    我想我是疯了。
    这些游戏,有时觉得很无趣,终究却欲罢不能。
   
    我前夫,一个有钱的富商。结婚五年,我为他生下一个漂亮的小公主。然而,他身边的女人多不胜数,我也不过只是他挂名的妻子而已。他,不断用金钱买来他想要的爱情和女人。我们早已是一对名存实亡的无爱夫妻。曾经,我深深迷恋他的潇洒、豪爽。如今,面对他泛滥的谎言与滥情,我无言,绝望。

    真荒唐,这世间没有甚麽是真实的。就像女人高高隆起的胸脯,全是假的做的。笑。
    无法忍受被冷落的孤寂与背叛的屈辱。我向法院申请离婚。很意外,他竟然轻易同意了。处理任何事情他从来都是这样果断。但可悲的是,我的宝贝女儿,我那可爱的小公主却判给了他抚养。我无数次的哭泣,求他把女儿还我。然而,他只是冷冷地说。“我可以给你许多钱。”
    ……
   
    他果真给了我一大笔钱。
    我收下了。因为我要重新过自己的生活。我是女人,我需要这些钱。
    离开那座城市後的日子里,我拿着他的钱开了一间规模不大的公司,开始了自己的事业与生活。然后再拿着这些钱到处挥霍,到处找男人。这很痛快。我终于明白,他曾经为何不断的找女人、换女人、玩女人。他在这种陌生的温暖的怀抱里沉溺。
    现在,我也一样。

    整个世界,只剩下赤裸的欲望。
    毫无遮拦。
   
    MD,真见鬼。我居然忘记了自己的真实年龄。三十、三十五、四十?我忽然甚麽也记不起。我是不是真的老了?对着镜子我无奈地细细端详自己。
    罢了,年龄不重要,真的不重要。我为自己仍然拥有如此光滑细腻的皮肤而自豪。那些年轻且傲慢的女人,未必会如我呢。
    很喜欢抚摸自己优美白皙的脖颈,那是许多男人爱亲吻的地方。还有那微微下垂的乳房,像两只灵性的白色乳鸽。当它被男人或轻或重地捧在手中时,总能激发我放荡而肆虐的笑声。笑声中,我像被海浪层层包围。有时,我会给那些陪我上床的男人钱。或多或少,且看我满意与否。所以,他们似乎很愿意与我做爱呢。也许,目的是因为钱吧。我想,不会是因为感情抑或感觉。陌生的床上没有感情。
    有时,发觉自己像个到处泛滥嫖猖的爷们儿。

    偶尔停泊在某处,
    享受一个陌生人给的温情。
    像风,来去匆匆。
    已经习惯了这都市的繁华与冷淡。
   
    夜色渐渐笼罩整个屋子,然后将我身体紧紧包裹、吞噬。我无法呼吸,几乎窒息。
    拨通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
    和他已经不再陌生,因为已经不止一次和他上床。
    床,最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他有老婆。但如今的婚姻似乎没有一场是所谓幸福的。更为悲哀的是,男人和女人到了一定年龄阶段都是如此孤单落寞。
    他有一张英俊、沧桑的脸。这令我感觉很好。当然,与他做爱,我不需要付钱。有时,他甚至会买一些昂贵的礼物送给我。我欣然接收。不知为何,丢失许久的温暖,我能从他身上体会与找回。那是一种归属感。但我并不想,也不能长久拥有这个男人。
   
    挂断电话,约他在酒吧见面。
    对着镜子,我精致的装扮着自己,努力使自己看来更加年轻漂亮些。不经意间,我望见了眼角几丝细细地皱纹。慌乱、惆怅。忽然,心底泛起阵阵伤感。不论如何掩饰,我想,我已经不再年轻。一如花瓶中逐渐枯萎、凋谢的玫瑰。散发出的只是残留余后的暗香与颓败。
   
    酒吧,装饰得好似一个原始森林。昏暗中有适当的光线,迷离而鬼魅。大厅中间竖立着一颗茂盛的模拟大树。树干、枝叶、花朵恰倒好处的延伸到墙壁与天花板的每一处角落。还有那欲飞舞的鸦雀,很真实与隐蔽的感觉。隐隐约约,仿佛能嗅见自然的青草味道。

    他端着一杯紫色Sherry,静坐吧台前轻晃着手中的Sherry。靠近他,我歉意的说。“Hi,抱歉。我迟到了。”
    他微笑。“没关系,我也刚来。需要喝些甚麽。”
    “和你一样。”
    我们相视而笑。
   
    望着他迷人的侧脸,我发呆。不觉内心阵阵莫名凄凉与伤感。
    舞台中,一名年轻男子倚着那颗虚拟而硕大的树干,抱着吉它抒情的自弹自唱。神情专注,歌声凄凉而优美。许多人陶醉其中。
   
    他说。“你今晚,似乎不愉快。”
    我低头,望着透明玻璃杯里,紫色的液体在灯光下反射出诱惑的光晕。“青春易逝,容颜易老。忽然发觉自己不再年轻,真的老了。有些伤感呢。”。我微笑。
    他凝视,笑着说。“但你依然迷人。”
    我笑。因为感动。哪怕只是善意的谎言。他说。“不是奉承,相信我。跳支舞吧,心情会舒缓些。”
    仰起头,将杯中的酒一口倒入喉咙。我说。“好。”
   
    黯淡的灯光下,他优雅地拥着我的腰枝。依着他的肩,我们缓慢地晃动在舞池中,我静静的陶醉。一曲又一曲,感觉自己无限温柔。他的呼吸几乎融化了我。
    沿着发丝,他轻轻吻我。我们之间,没有了语言,也不需要语言。
   
    我想,我们这个年龄,已经不需要甜言蜜语和所谓浪漫。我们在意会心的一笑,和含情的对视。
    Make love。没完没了的做爱。像两个喷雾器,喷着精液与汗水。在这个弥漫着酒精与香水的房间,在这个柔软宽大的床上,在这个连空气都异样暧昧的夜晚。。
   
    夜,召唤着每一个不想归家的灵魂,
    冷静地走向堕落、毁灭、消失。
   
    故事永远没有结束。
    一如我们歇斯底里的欲望。永远没有终止。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6-18 17:39 , Processed in 0.02543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