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81|回复: 1

冷眼看粪青——小议粪青行为(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3-14 16: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申明:转贴,不代表本人赞同,只是想多一个思考角度!
-----------------------------------

4、5年前,我也是一个严守华夷之防的“民族主义”者,但随着年齿渐长,我逐渐发现从现在这些民族主义者——严格说来是极端民族主义者,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粪青——身上,我看不到一点理性的闪光。有的只是以狂热当激情,贬理性为麻木,党同伐异地对待一切持不同政见者,奉暴力为解决问题的不二手段等等。

他们根本没有分析事物的能力,而是凭着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初始印象,主观地看待整个世界。他们的真理只有一个,就是他们自身的价值观。任何违背他们价值观的事物都是虚伪的,任何不支持他们价值观的人都是敌人。他们是顽固而难以改变的,正如我曾经长叹:“撼山易,撼粪青难。”

在主观、顽固和狂热的三重驱动下,粪青们开始挥发自己偏执扭曲的价值观。仇视日本、仇视美国、仇视印度、仇视俄国乃至仇视我们每一个邻国甚至世界上所有非中国人(而且必须在政治和血缘上都符合中国人的条件)。他们的思维模式似乎还停留在19世纪,相信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之间除了用武力征服或抹杀对方以外,没有其他的共存方法。东征倭寇西讨英美南灭阿三北伐罗刹乃至建立全球性的大中华帝国是他们的终极梦想,为此,甚至连纳粹主义都成了他们的武器……

当然,上面所说是极端的个例。不过这类思想在一定范围内的确存在并得到了部分认同。普遍说来,粪青们最大的假想敌就是我们东面的这个岛国。我不否认中日两国存在历史仇恨,我也没有赞同抛弃历史这种说法。但是,单凭仇恨无法产生出任何有建设性的东西,而粪青们则始终在不遗余力地激化这种仇恨。对待来自“敌国”的人,他们永远怀着敌意——实际上这种敌意很可能源自自卑。而对于任何哪怕是同情一下他们的“敌人”的人,他们都会像狩猎魔女一样为对方加上“汉奸”之类的罪名。

他们是那样的顽固而自以为是,凭借某些可能是道听途说来的例证建立了自己脑中对日本的偏执印象。而他们又是那样的主观,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并像鸵鸟一样拒绝一切可能会动摇他们偏执印象的事实。哪怕他们所接受的事情是那样的荒诞无稽,他们也会心甘情愿地上当受骗。

而他们的“斗争”方式又是那样的滑稽可笑。最常见的方式三五个聚集在一起,以大量涉及动物及生殖器的词汇来形容他们的敌国;又或者去下载以“弓虽女干日本女人”为标题的日本AV(据统计,这种有益粪青身心健康的东西在各种爱国宣泄用品中下载次数是最多的)。这种斗争方式往往需要一些佐餐的口实,因此无论是珠海嫖娼还是西安跳舞,都被他们无限上纲,好像所有的日本人来中国唯一的目的就是侮辱中国人似的。而当世界过于平静使他们倍感无聊时,他们也有对策:“有敌人要勃起,没有敌人制造敌人也要勃起”。于是梁少军这个湖南无业游民化为丧心病狂的日本人“小原正太郎”,于是西北大学的日本留学生脑袋上出现了猪头面具。然后,粪青们抵达了他们所寻求的高潮。虽然这种行为在杀伤敌国这一层上毫无意义,但无疑,粪青们在这种行为中获得了勃起的快感——这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鲁迅先生称这种斗争方式为精神胜利法,而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叫意淫。

另外一种斗争方法则是“抵制”,以暴力或非暴力的手段将一切沾染有敌国标记的事物赶出中国,以保证自己的纯洁性。为了令自己的斗争取得更多的大义名分,他们会不遗余力地夸大敌国对中国的依赖性,或不斗争对中国的危害性。例如说出“如果东京中国人全部罢工,整个东京就会瘫痪”这种梦话,又或者是“每买一件日货,就等于让日本人多印5-6页反华教科书”这种将个例套入普遍的歪曲说法。“抵制”有用吗?也许有,但精神胜利的粪青们从来不会去想——或者是根本不愿去想“抵制”对中国造成的负面影响。如果被人逼问的话,他们或者以“捏造”二字对提问者的论据嗤之以鼻,或者以“我们至少得到了尊严”来四两拨千斤。可笑!精神上的勃起和经济上的腾飞,哪个对现在的中国更重要?除了拒绝购买并阻止他人购买以外,他们有时也会靠销毁已经被购买的日货来换取勃起,不过一般只限于价格在人民币5元以下的小件例如将老妈买的日本醋从五楼窗口丢下去——换成自家31寸的SONY彩电他们是决计舍不得的——当然,别人的东西另说。如果你看到几个年轻人正满脸通红地大谈自己拳打香山麦当劳,脚踢北海肯德基的丰功伟绩,不要吃惊。他们是在为祖国而“斗争”呢。

虽然他们是这样的爱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也同样拥护政府——他们拥护的只是民族意义上的中国——虽然他们自己也经常将这两者混淆——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让舆论适应自己而进行的可以混淆。在他们看来,政府往往是软弱无能的,他们希望中国有一个俾斯麦式的铁血政府,可以令他们征倭寇西讨英美南灭阿三北伐罗刹乃至建立全球性的大中华帝国的精神上的勃起达到物质上的高潮。这对现在的中国来说当然绝对不可行,也绝对不可能。但不要忘记,粪青是信奉“人定胜天”的唯意志论的唯心主义者(尽管他们自己打死也不会承认)。对于他们来说,物质上的条件是可有可无的,可以忽略不计的,没有条件只要随便创造创造就能上的。幸好,我们的政府并不像粪青们那么白痴。

其实要说粪青们是白痴,也未免有些冤枉他们。粪青们的脑子有些时候还是清醒的,在“斗争”可能对自己造成物质上损失的时候,他们便会采取某种曲线救国的方针。例如在西安放过肇事的4个日本人,等人群聚集到可以保证自己受“法不责众”原则庇护的程度时,再随众人一起去找个日本女留学生揍一揍——如果姿色不错的话也许还会趁乱发泄一下压抑已久的欲望——来抒发自己的满腔热血。然后到网上对同好大肆炫耀一番“爽阿,我们揍了日本人”。

当然,这种行为也并非人人都赞成的。所以也经常有人站出来指责、修正他们。这时,粪青们就会祭出另一件太古神兵——“超合金PATRILIUM”。在“爱国主义”的大义名分下,粪青们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用马伯庸老师的话来说就是:
“※PATRITISM 爱国主义
愤青们永恒的主题。与其说这是一种主义,倒不如说是一种方便的道具。装备了“爱国主义”的人都会自动成为“大义”旗下的义士,然后推导出一个简单的逻辑公式来:
我是爱国者
所以我做的事情都是爱国的,是正确的
谁敢反对,谁TMD就是汉奸,是洋奴。
白莲教的义士们在《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中对此有精彩的演绎。”
不过很可惜,这种超合金只能做到精神层面上的防护,否则义和团战士们也不会像割麦子一样倒在英法联军的三段式之下了。

粪青在精神上是慷慨的,在物质上是吝啬的。他们总是把崇高的精神奉献给国家,把污秽的物质留给自己。在精神上战胜敌人,在物质上忽略敌人。

综上所述,我在这些自称的“爱国主义者”身上看不到任何希望。如果这样的“民族主义”也可以救中国于水火的话,我甘心自裁以谢天下人。
发表于 2004-3-14 19: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我认为上述表述的种种形状,不是真愤青。是红卫兵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21 05:50 , Processed in 0.02561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