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49|回复: 4

我最喜欢的一篇小说——《绿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3-25 22: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绿色
                                                             原文作者:水妖精
                                                              摘自《科幻世界》
                                              一
水静静地流过,纤纤瘦瘦的一条河,蜿蜒到了这里竟开阔成了一点湖的襟怀。
深蓝的天,在水的眼里,荡漾成了绿色。水拨微微颤抖着,我听得见它的呼吸,痛苦而甜蜜,灯光在水面浮游,丝丝缕缕地透下来,如女人迷离的眼睛。
你像是一个猎者。来这里做什么,你显然并不是为了看湖。你用你疲倦的眼神环视四周,然后你看见了我。
你兴奋地向我跑来,你的声音几乎变了调,那迷人的声音啊,它建立而高亢,女人!这里有一个女人!
你在我注视的目光前停住了,你抓起我的手,喃喃地说,神秘的女人,我带你走。
我默然地看着你,不反抗也不逃走。
你的同伴端着枪围过来,肖,女人在哪里?
你得意地看着面前的小身躯抖动了一下,在这里。
我被带进你们的车,你温柔地看着我。你说,不要怕。
就要到你的世界里去了吗?是吗?
车拼命地颠簸,这里没有水泥路面的平坦,会唱歌的女人几乎被捉光以后,已经不需要花钱铺路了。真舒服,我想,正午的阳光温暖如恋人的吻,让我不想张开眼睛。这条路我走过,上面大大小小的石子总是不知不觉地戳破我的脚趾,就有绿色的液体流出来。
你叫我##,你说你叫肖。你说完以后就盯着我的眼睛看,你懂不懂?肖,肖。我知道你叫肖,我知道。你用手指拂过我的嘴,说,说,肖,肖。
我摇摇头。你指指自己的喉咙,又指指我的,你会不会说话?你的喉结在动,成千上万个细胞在动,每一个都是一个小小的生命。再进去就是汨汨流动的血,想来一定很温暖。
我静静地看着你。你失望的摇摇头,她好像是个哑巴。
我不是哑巴,真的,现在还不是开口的时候。
当夜,就住你家。你指着一间房子,啊啊地叫了几声,又作了个睡觉的姿势。好好睡,你说,可是你为什么不会说话呢,罗阿村的女子不会说话怎么行呢?
罗阿村,那是个落后的村落,尚处在刀耕火种的时代。然而那里是女子不论老幼,都有一副美丽的嗓子,闲暇的时候,罗阿的少女就结伴到湖边来,唱歌。小小的喉咙里藏着一块金子,婉转的曲子便成里面流淌出来,宛若天籁。可是罗阿村已经在去年的杀戮中被洗劫干净了,所有罗阿的男子被杀死,女子则被掳走,以高价卖给政府或者富商。她们被关在铁笼子里,为了少得可怜的食物整天地唱歌,直到声音发涩干枯甚至流血。然后被赶出来,悲惨地死去。
不满足的人们一批批来到空无一人的罗阿村,盼望还会捕获一两个罗阿少女,不,一两万银币。
可是我不是罗阿女子啊,我只是出来玩耍,你们怎么笨到要抓我呢?
经过多种测试,我依旧没出一声。肖将我留了下来,他对同伴说,一个哑女,分文不值,不如留给我做饭。
做饭?这几天完全都是肖做给我吃。
很快肖就发现我的烦人之处了,我知道,他不会生气的。我先是把他的牛奶放上盐,然后拔了丁香苗来给他做小葱拌豆腐,接着把房子弄得全是水。我快乐地跷着腿做在高高的椅子上,多好的水,它们在地板上漫开来,像我住过的地方。只是空气不够流通,不要紧,把房顶弄通就可以了。
肖无奈的望着我。##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再是个顽皮的小女孩呢。
我用那种纯净得可以滴下水来的目光看着他,怯怯的。他笑,他说,我去做消夜填饱你,乖。
我知道,他是真的宠我呢。
肖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的一半都是水池,各种彩色的鱼在里面游来游去,干动着嘴唇对我说烦闷。心情好的时候,我就跳进去,和它们一起游。
肖大惊失色,他一把将我抱出来,用软软的毛巾裹着我湿漉漉的头发,然后说小疯子小疯子想要鱼吃我可以帮你抓呀。
院子的另一半种满了郁金香。我把它们全拔掉,换上仙人掌。弄仙人掌是很容易的事,和肖一起出去的时候,我就把他的实验区的仙人掌偷几盆回来,再把它们植入花坛。说是偷,不如说是肖的视而不见吧。偶尔手上也会粘上几颗毛刺,渗出小小的血珠来。肖从来不注意,他甚至还奇怪我手上有绿色的仙人掌汁。
肖休假的这几天,他一直在家里陪我。
下午,当我坐在肖身边的时候,我就采摘很多的三叶草,把它们编成戒指。两只,一只递给他,另一只套在我的手指上。
平常,我都是打手势和他说话,我奇怪他怎么会愿意天天面对一块木头,而今天我用真正的声音说,肖,这是给你的。
他吓了一大跳,双手捧过我的脸,呆呆地看着,你在说话?你不是哑巴?
我本来就会说话的啊,只是不想说嘛。
要我唱歌给你听吗?肖。
好啊。

你不可能理解我
因为我的心
我的心是高悬在空中的那轮明月
与你嬉戏在水中的
永远都只是我的影子
轻轻一碰
就碎了
碎成千片万片
别问我永久到底够不够
假如地球脱离了宇宙
永恒的大地开始融化
就让我们紧紧地拥抱着变成沙

不行 不行,他捂住我的嘴,这太过于悲伤。
悲伤?好,换一首

是不是每一个恋爱的人都会执着面对
是不是每一段红尘路上都有美丽相随
是不是没一个痴情的人都曾柔情似水
是不是穿上别人的嫁衣你也不曾后悔
听说每一只蝴蝶都是每一朵花的轮回
听说寂寞的花总是在寂寞的夜里枯萎
我是在寂寞的茧里许诺为你静静流泪
蜕变之后我要用芬芳寻找曾经的花蕊
我的期待总是忧郁成一朵一朵的心醉
爱情到了古色古香是不是还知道品味
我们的爱情故事只是一种不再的疲惫
发旧的青衣是你留下清瘦清瘦的憔悴
不是送花的人不懂柔情不肯细细品味
也不是无助的我爱看你眼帘轻轻低垂
穿起那件分红以上听我一字一句安慰
用心良苦是那枕边我散放的颗颗青梅

据说罗阿女人的声音很美,果然如此。
我不是罗阿人啊。
那么你是哪儿的,阿罗人?
我吃吃地笑,跳到他身上,让他用手环住我。
肖,你有没有听说过,古时候,一支不思进取的种族,重又回到水中生活的传说?
有啊,后来他们退化成了鱼类。
不,不是,肖,他们是被逼下水的,体弱或者病残的生命,是没有资格登陆上陆地的。登陆的其它族群,将他们赶下了水!
肖吃惊地看着我。
然而他们还是继续发展了,那么漫长的生命历史,一直到人类。他们同样在一刻不停地进化,历史上有时也会记载到他们。水族的男人女人也会上岸游玩,被陆上人看见,就把他们叫做水妖精们。而肖,你现在真正得到了一个水妖精!
肖完全惊呆了,水……水妖精?你是异族?
对,我叹息地说,他还是没有忘记我是异族。
那你怎么会心甘情愿跟我们走呢?你是来探听我们吗——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肖,你还不明白吗,我爱上你了。
不过,我低下头,如果你不想见我,我可以走。
不,别走,他紧紧地搂住我。他的声音特别温和,别走,我要你,我的妖精。
他坏坏地笑,如果早一段时间知道,我一定会把你卖掉。但是,他轻轻地叹息,现在不了,我舍不得。嫁给我,为我生很多很多的孩子。他的呼吸短促而温暖。
我是你的。在他怀中,我说。
发表于 2004-3-26 15: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04-3-27 22: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码泽圣湖,圣洁之水。我笨重地走进水里,水润滑着我的皮肤,使我感到万分的舒适。我从来没想过怀孕是如此累人。
我回来 了,水妖精们,我回来了。
我的族人热情地欢迎我,然后,他们手忙脚乱地扶我躺下来。
防护装置迅速安好。虽然我在下水之前就做过一些处理,但还不够,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没有任何缺陷的人类婴儿,让我们的研究顺利进行。
我难受极了,每天都平躺着不能动,各种一起分秒不停地测着各种数值。它们记录下每时每刻婴儿的变化轻快以及我的身体状况,以便以后做研究分析。
几个月后,生产期终于来了。
我感觉有一团啼哭着的小血肉从骨盆处滑出,蠕动着的小生命啊,我的孩子,让我如此痛苦的人类婴儿。他们给我看了他,是个男孩。
我疲倦的提躺在床上,防护装置已经撤去,然而我没有一丝力气支起身体。
孩子被抱出去了。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我再次见到了那孩子。陆上人类的婴儿和水妖精的幼体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紧皱的小眉心,小鼻子,胖乎乎的小手。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他们将那孩子放在实验箱中,他怎么可能只是实验品呢,他是我辛辛苦苦将近一年孕育出的孩子!
你看,一个组人用小针管扎进孩子的手臂,抽出一点血来,是红的,红色的血!我的心一紧,那么小的孩子,那么柔嫩的皮肤,小小的血管在手臂上微微地凸出。他疼不疼?一定是的。疼,一定是的!
接下来的实验将由我来完成。其实一开始选中我和陆上的人类接触,就是为了让我在实验中更加清楚婴儿的情况。这个孩子天生就注定是实验品,虽然这对他有些不公平,但是……我把种种不快压制在心底,要理智,理智!别让所谓的血缘关系冲昏了头脑。
——可是,他身上,会不会也有我的血呢?一定有,只不过小家伙的血液颜色更像他父亲罢了。那么,我怎么下得了手?可是,一开始要这个孩子就是为了做实验的……
墨黑的夜幕盖在水上,湖像一面镜子,水面上的星星像是伸手就可以摘到。我没有游上去,那是虚像,如果我去抓它,它就会碎掉,随着大圈小圈散开来,再度潮湿我的天空。
做这个实验,我实在不配!
我决定逃走,于是我就逃走了,带着那个孩子。我连给自己后悔的时间都没有。浮上水面,我轻盈得像个水泡。
噢,肖,亲爱的肖,我和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他并没有太多的惊喜,只是淡淡地说,回来了。
我凝视着他,这孩子……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
肖一惊,喃喃自语,回来就好……名字……
叫什么呢?
叫……
一阵沉默。哦,肖,你实在没有以前那么细心了。
肖看着我,他的目光一直从我的脸扫到我的全身,还是淡淡的笑,你回来了,很好。
肖,我注意到他耳垂上的银色小环,你戴了耳环?
是啊,银环,银耳环,好看吗?
我撒起娇来,不嘛……人家戴才好看呢。
肖像看见鬼一样看着我,现在的你好可爱。
我本来就很乖啊。不过……在水族里我是有点暴躁啦。
生活淡淡似湖水。
肖似乎对水族的世界漠不关心,他从未问 我,偶尔在谈笑中说起,他都很快地带过了。现在的他更关心孩子,尤希,我起的名,在水族的童话中,尤希,即梦之神。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3-27 22:13:03编辑过]

发表于 2004-4-3 14: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不愿意知道小说是什么。因为,生活就是一部正在进行的小说。

所以我也不愿意回去,做做梦总让人感觉真实一些。
发表于 2004-4-3 20: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梦境或是生活里我却不断恐惧,总在惊醒中平息自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4-22 21:59 , Processed in 0.0281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