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12|回复: 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11-25 16: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阳光淡漠,却没有半点温暖的意味。
    妈在电话里说:又感冒了你?姐在电话里说:还没好啊你?
    感冒不是我的错,能听出我感冒的声音就是你们的不对了。喝了很多水,以至于一走动都能够听到咕咕咚咚水在胃里撞击的声音。
   
    站在阳台上凭栏远眺,自己粉色的睡裙被风吹得蓬蓬的,象是小时候一直很喜欢的公主裙的那种样子。赤着脚,披散着头发,那么我猜自己只缺少一只黑猫和一把破扫帚。
    头发疯长,掉落也很厉害。每每梳头都可以捋下那么多的发,很怕全掉光了,我觉得这些头发就好象从心底滋生出的爱情,越来越爱他,却因为失去养分,一根根挣扎着逃离我的心脏。纠纠缠缠的把发绕在指上,终于指尖开始发白失去知觉。梳头时候轻轻的,咬着下唇。生怕头发掉得太多,心里便有了残疾。坐在电脑前敲字,手指冰冷。牵绊得太多,已经不足以表达。不过细想起来,所有的羽化和蜕变,自然都伴随着疼痛。生命中的这许多不愉快与疼痛,我们必须承受吗?
    渐渐地,心被蛀虫掏出空洞,已经无药可救。
   
    系统重装。一切要从头来过,C盘格式化后好象个小孩般依依不舍,无可奈何,却还有一丝的窃喜。如果可以选择,一定也无谓这些被动的割舍。
    听到一个故事:女孩子笑眯眯和男友告别后只一回头,被横冲过来的汽车撞倒,男孩手心还握着她刚塞的怡口莲,送到医院已经停止呼吸。然后结束。QQ上的头象终于不再跳跃,谁更坚强,面对最爱的人血肉模糊永远别离,那个叫江的男孩和被唤做傻瓜的女孩,他从头到尾的叙述平静的象是任何一个遥远的传说。
    发现自己的个性又开始在体内张扬,昨天跟大姐在QQ上聊天恶恨恨地对她发号施令。旋涡总在心底打着转儿,狠狠拉扯,落进如锦如缎般温柔的幻梦,心甘情愿的坠了去。我的思维在陌生的罅隙间跳跃,从没有融入到主流的世界当中,很多时间,灵魂和肉体都一并堕落了,没人理会我的挣扎,或者,只被自己悄悄的裹藏起来。
   
    ——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我以为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然而横冲直撞被误解被骗,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后终有残缺。我走在每天必须面对的分岔路,我怀念过去单纯美好的幸福,爱总是让人哭让人觉得不满足,天空很大却看不清楚,好孤独。
    一遍遍放孙燕姿的《天黑黑》,自己像是迷路而兀自悲伤的孩子,已经平静到没有任何感慨。没有人会因为失去我而改变什么,这我知道,并且相当平静。我不知道究竟是相爱还是互相欺骗伤害,与其怀疑,不如相信,一切。心里平静得自己都害怕,比最深最深的大海深处还要寂静可怕。靠得太近就忍不住要全部的拥有,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全部的给予。这未必是背叛或者欺骗,我知道的。
    每次只是我感觉自己受伤害的时候才有写字的欲望可是现在我连任何伤害的刺痛都感觉不到。相爱是太沉重,仅仅是简单在一起就足够了吧,至少会轻松。如若看见半杯水放在面前,能觉得它是半满而不是半空,我们已然懂得何为快乐。
   
    至此,安。
    悄悄地进村,放枪的不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8 06:08 , Processed in 0.02363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