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883|回复: 5

愤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4-24 19: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湘潭裸死女教师案开庭推迟 遗体解剖后器官丢失
http://news.sina.com.cn/s/2004-04-22/03303152829.shtml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4-24 19:54:09编辑过]

发表于 2004-4-25 18: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唉~~~~~~~~~~~```
发表于 2004-4-26 09: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帖一篇文章:中山大学教授 艾晓明作


  一周前,从黄静母亲的电话中,我听说黄静的心脏等证据被毁的消息,我的心和无数关注此案者的心一样,因这一记重拳暴打而剧痛难忍。如此目无法纪,如此公然的挑衅,超出我们想象;我心里只有一句话,法制瘫痪了。

  一年多来,黄静的父母每天都在企盼、焦灼和悲愤中;每一次的阴谋和挫折,都在继续对这个家庭的蹂躏。一年多来,我身边许多年轻同学加入到为黄静抗争的行列;他/她们像黄静一样年轻;黄静被剥夺的权利和她死后承受的不公正,每天也在摧毁他/她们对社会公义的信心。

  针对黄静的暴力,降临到我们每一个人。

  我相信湘潭的公检法人员无人不知,这样的形势下立即开庭会有什么结果。正如很多人、包括司法人员都在这么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人无法说话,另一个人声明无罪;这个案子永远休想查清。

  我愿意装成一头苯驴,以最好的可能来揣摩他们的心;我为对方的失策、失算、一次次失手深为遗憾:黄静死后他们所做的一切,告诉了天下所有的人:谁怕黄静、为什么怕黄静。

  试问,是谁跪倒在尸检室的门前,哀求执法者高抬贵手,让中大专家解剖黄静遗体?谁又在百般阻挠,不惜让遗体在殡仪馆里败坏,让黄静死无对证?

  试问,是谁敲破一扇扇司法机关的大门,把栏杆拍遍、腿跑断恳请正义?谁又出入于官场、挥霍纳税人的钱财,收买不良、腐蚀公义?

  试问,是谁把所有证据、连同黄静的内衣裤、现场的精液纸团、连同黄静的外伤照片,毫无保留地交付公安人员?谁又扣押所有这些物证,拒不提供给中大专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的法医专家、乃至于彻底摧毁至关重要的受害人心脏标本?

  我的心在邪恶者的暴行前几近窒息,但我也要拍手称快;因为,所有这些幕后的权钱交易终于把邪恶者的作为暴露在全社会的监督下。所有不擅像我这样装做盲目失聪的苯驴者,都能看清谁在继续折磨黄静的遗体、谁在继续对黄静遗体施暴、谁在剥黄静的皮、抽黄静的骨;谁像纳粹对待犹太人那样,把活生生的人塞进焚尸炉,毁尸灭迹!

  不要对我说这是言过其实,那位尊敬的医院医生,你提着一桶活人的心肝五脏走向锅炉房时,你难道不知道你是焚烧活人吗?

  黄静的父母再不能拥有她的如花笑靥,再不能参加她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庆典,再不可能有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她的遗体就是她的父母所拥有的一切,你敢说你烧的不是活着的亲人破碎的心?

  我在医院里看惯了不许拿红包的条文,这条禁令是医风沦丧的反证;我还从来没有听说湘潭某医院如此开展学雷锋活动,连病理科的医生都学会了无私奉献,干完本职工作后主动加班扫卫生;就算扫地,我都不信堂堂医生肯去倒“垃圾”。

  我更无法想象,这位忠厚仁医,提着一桶“垃圾”又不去垃圾站,居然去到锅炉房。锅炉房是给人烧水喝的,当医生岂能不知道,任何人都不可以擅自在锅炉房烧垃圾,何况是烧人?你就是自己高烧发了昏,你喝得下拿人心烧开的水吗?

  作为病理医生,你该在实验室上班,你绞尽脑汁去烧什么锅炉?你们病理科的医师居然为之辩护说,这位仁医脑袋受过三次伤。既然该同志大脑受损,怎么可以把这样的人留在病理科处理刑侦证据?请问,此人做出过多少昏聩的病理诊断?更又将多少受害人的身体标本烧了锅炉?由此又导致了多少桩无头公案?

  我要再继续装傻,明理的人就要往我脸上砸狗屎。让我再讲个故事,证明黄静的心脏标本根本不可能烧毁。

  很多年前有个凶手杀了人,把死者跺了埋在地板底下。警察来办案时他满嘴胡诌,说了个天花乱坠;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老头子的心脏在地板下爆响,响得他心烦意乱,再也无法忍受,终于招供。

  今天我进入黄静纪念馆网站,我就听见了这战鼓一样的声音。黄静的心才二十一岁,她远远没有爱伦坡小说中的人物那么苍老;她的心不会屈服、不可能沉默。一年多了,犯罪者恨死了她,他们一次次对着她的遗体下毒手,连她风干了的心脏也不放过。但他们低估了这颗心的活力,低估了所有我们这些中国人经历的苦难经验,低估了我们心灵的坚韧、勇毅和强大有力。黄静的心根本不可能被摧毁,她活在我们心中,她放声歌哭,恒久呼喊;她激发我们的良知、磨砺我们的意志,召唤我们投身到这场争取正义的较量中。我们决不会沉默、不会放弃、我们的智力更不可能枯竭,我们会笑到最后;十年二十年我们都做好了准备。

  因为这颗心是不能被湮灭的,它标记中国人权进步的历史,它是我们必须护守的防线。有良知的中国人、企盼民主法制的中国人;我以曾为男性公民孙志刚呼吁过的名义,恳求你的加入、为女性公民黄静的心发出声音。今天你的努力不会白费,惟有这种努力可以为我们的后代筑起新的长城。

发表于 2004-4-27 10: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在很多方面我对中国有信心,当想到环保与法制,我充满着失望与颓废!
发表于 2004-4-29 11: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静案与孙志刚案中的惊人相似 ZT
             
                                         萧瀚

湖南湘潭临丰小学的音乐教师黄静于2003年2月24日不幸去世,死亡现场具有十分明显的他杀嫌疑,然而警方在最短的时间内撤离现场,当天即判断不属于他杀,不予立案,即使后来在黄静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湖南省公安厅介入也至今未予立案,本案的最大犯罪嫌疑人黄静原男友姜俊武至今依然逍遥法外,没有受到刑事侦查程序的侦查。

这件事情表面上看与孙志刚之死没有什么关系,但从两起案件的一些细节上看,却存在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一、心脏病与尸体解剖

大家都不会忘记《水浒传》里潘金莲与西门庆合谋,毒死武大郎的故事。武松回家,潘金莲撒谎,书里写到这段很传神,不妨回顾一二:

“武松道:‘嫂嫂,且住。休哭。我哥哥几时死了?得甚幺症候?吃谁的药?’那妇人一头哭,一头说道:‘你哥哥自从你转背一二十日,猛可的害急心疼起来;病了八九日,求神问卜,甚么药不吃过,医治不得,死了!撇得我好苦!’”
武松自然不信。
“武松又道:‘我的哥哥从来不曾有这般病,如何心疼便死了?’”(第二十五回)

不知道是因为人们太熟悉《水浒传》了,还是因为面对命案撒谎古今同道,孙志刚案里,最初就是救治站医检报告的结论是孙志刚得心脏病而死,黄静案里,湘潭市公安局法检所做出(2003)潭公法检字第204号《尸体检验报告书》认定死者黄静系患心脏疾病急性发作而猝死。更奇的是,3月19日,省公安厅做尸检,又换了一种说法:肺梗死;随后5月15日,湘潭市公安局又将结论改为肺梗死;可是还没完,5月15日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做出(2003)湘刑技第93号《法医学鉴定书》认定死者:“因肺梗死引起急性心力衰竭与呼吸衰竭而死亡。”无论公安局、公安厅看起来简直是“知错即改,从善如流”啊,记性不好都记不住到底改成什么了,更可笑的是,湘潭市公安局和省公安厅在尸检结论上总是满拧,公安厅弄个“肺梗死”,公安局就把心脏病改成肺梗死,公安局改完了,公安厅不过瘾,也改,最后总算把肺梗死跟心脏病结合起来了,可是公安局这边的结论又对不上了,不知道他们还改不改。不过我们注意到无论怎样,翻云覆雨者再怎么翻云覆雨,有一个结论从来没变过:黄静不是他杀,而是因病自然死亡!

虽然到现在我们也无法看到一个中立尸检机构的尸检结论,黄静之死还是一个谜,不过湖南警方改尸检报告如小学生改考试答案一样,涂得满纸墨水,我们不得不说,这样的尸检报告是半点公信力也没有的,我们有百分之百的理由怀疑湖南警方目前存在严重的侦查不作为,并且同样有百分之百的理由黄静之死属于他人谋杀。从潘金莲到广州收容遣送救治站到湘潭警方,在死者家属追问死因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地说:“心脏病”。从武松到孙志刚的家属再到黄静的家属也是不约而同地说:“没有这回事。”这是一个让人笑不出来的黑色幽默,大概是心脏病尤其是心肌梗塞的死亡具有两个特征:突发性以及表面上无致命外伤,而试图将谋杀做得天衣无缝的凶手也往往朝无明显致命外伤方向努力,包庇者也觉得这样比较省心,于是,心脏病就成了掩盖谋杀古今通用的病因。试图糊弄别人的人往往蔑视他人智商,殊不知这种糊弄在小说里既然难以成功,在现实里也未必能成功。建议以后的杀人犯或者包庇者还是下点功夫,不要太托大,至少别老用心脏病这一种说辞,读点医学常识,用个别的什么能够突发致死的疾病,说不定还真能懵人,好比小学生逃学,老用肚子疼一个借口会被立刻戳穿。

二、求告无门,国家机关不作为

孙志刚死后,他的父亲、弟弟都四处求告,但都被国家机关那些“国脚们”“百分之百”命中率地踢回,连记者采访也是步履维艰,直到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以后,社会舆论起来,情况才发生改变;黄静案也不例外,警方迅速撤离现场,随后要求尸体火化,不予立案,黄静家属向社会求助,江西教师徐建新铁肩担道义,向公安部呼吁,好不容易才惊动公安厅,但结果还是排除他杀,不予立案――“打死我也不立案”还是今天的现状,有如此明显的犯罪嫌疑人在场自述,居然不立案侦查,真是服了湖南警方。

三、平面媒体受压制、网上呼声与签名信

孙志刚之死在《南方都市报》报道出来以后,广东方面的媒体也遭到一定程度的封杀。于是,平面媒体的舆论就从广东走向北京,《中国青年报》、《工人日报》、《法制日报》、《中国新闻周刊》等各大媒体一直就没有停止过,直到最后连北京的媒体也被打招呼,不许报道,才最后从平面媒体上消失。但孙志刚之死引发了网上一波又一波的愤怒浪潮,一直没有停止过。黄静案中,平面媒体在湖南本地倍受打压,在最初几家当地报纸报道以后就被命令不许继续报道,因此最后也只好在北京的媒体寻求报道,6月16日,《现代教育报》终于将报道发出来,虽然黄静案因为人们注意力正好集中在孙志刚之死上而受到一定冷落,但是网上声音却从来不绝如缕。两起案件都引发了要求更高层关注的网络签名信,民间力量在这两起案件中都发挥作用。虽然孙志刚之死因为与收容遣送制度相关而引发非常法理化的违宪审查建议和成立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的建议,并且最终导致收容遣送制度的废止,而黄静之死案因为属于一般的刑事案件,并无多少制度创新的吸引力(但也反映出中国刑事司法制度的弊病,容稍后撰文详述),但人们关注的热潮并未因此减退,这尤其反映在网上。在这两起案件中,还有一些知名的学界人物参与,如茅于轼、贺卫方、艾晓明等,这对推动民间的关注产生重要影响。

这两起案件都十分明显地表现出网络媒体与平面媒体的良性互动,平面媒体的报道引发网上跟贴,网上文章加入到平面媒体,从而使得人们的注意力一直能够在案件上聚焦。但应该说孙志刚案比黄静案要幸运一些,虽然目前一审判决让人觉得疑窦丛生,侦查和审判程序都违法,但至少还获得一个收容遣送制度被废止这样一个初步的好结果,孙志刚案的后续还没完,需要我们继续关注,此是后话。而黄静案,至今民间关注的力度尚且不够,前途未卜,还需要我们进一步努力。

结语:给每个人以正义

孙志刚案与黄静案也许还有其他重要的相似之处,例如孙志刚是被残酷地殴打致使,黄静也有可能是被残忍地摧残致死,但是由于警方侦查不作为,我们现在还不能判断黄静之死是否确如我们所疑。

但是,有一点确是无论如何相同的,作为希望正常地活着接受春日阳光的我们,都是因为孙志刚就是我们自己,黄静就是我们自己而关注他们的。

孙志刚不能获得正义,也就是我们每个人(包括凶手以及可能的受冤屈者)不能获得正义,孙志刚案的司法程序还没有结束,期待它能够真正结束――给每个人以正义!

黄静不能获得正义,也就是我们每个人(包括犯罪嫌疑人)不能获得正义,而黄静案的司法程序还没有开始,期待它尽早开始――给每个人以正义!

(版权声明:未经本文作者的口头授权或者中评网的书面授权,任何纸质媒体不得作任何形式的使用;网络等其他媒体在转载时必须保证本文的完整性,并且注明“中评网首发”,同时必须保留本声明及本文其他字符;违反上述声明将被视为侵权,作者及中评网都将视具体情况采取相应措施,包括在必要的时候提起诉讼。)
                                           中评网首发
发表于 2004-4-29 18: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判了没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9-24 22:58 , Processed in 0.05240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