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72|回复: 2

孤独道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5-24 19: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问……请问这里是孤独道场吗?”
“嗨,请问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呢?”一个甜发发嗲的声音在大门里回应道。
“这里真的是孤独道场吗?”
“是啦,是啦”声音有点僵硬,“报名学武去左边这个门,比武踢场子的去右边那个门。偷看女浴室的去后门啦。。。。。。”
“卖脑白金的。。。。。杀无赦”,从大门内跳出一个杏目圆睁的女生。
“不是……不是,我是来找人的”。
“嘿嘿”表情立刻多云转晴天,声音甜度X2“你怎么不早说呢?”
“……”
“你是来………………”一边装可爱状,“找…………”这个我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你是忆雨姐姐吗?”
“……”。哎,不识趣的男人,失望+10。。。。。
“那你是一定文采过人的伶儿了”
“……”失望+30,愤怒+10
“原来你是可爱的习惯背叛,不是说你去了罗刹国”
“……”失望转化为绝望,愤怒+30
“你一定是淡mm,长得真漂亮啊。。。。。。”
“……”绝望+30,愤怒+60
“明白了,你是夏之梦啦,这会我猜对了吧。。。。。。”
怒MAX,如冰暴走中!!!!!
秒杀无影脚#¥%&*&^%$#@@。。。。。。。。


可怜的少年,被打的满头是包。。。。。。。
“我,就是号称孤独守护之神的——长沙黄飞鸿,江湖人送外号鬼脚八……婆的如冰是啦”,这个骄傲的少女昂着头说道。
少年惊诧地看着如冰,“原来你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如冰”
“正是本姑娘我”
“我好崇拜你的”少年立马从地上跃起,“我有收集你的全部海报”
“其实我也是很普通的啦,只不过武功比孤独求败强那么一点点,文才也就比李白好那么一点点,,还有就是比赫本漂亮一点点啦,没什么了不起的”一边扭捏作害羞状。
“如冰姐姐和我合影好吗?”少年一脸兴奋。
“讨厌,人家也是普通人,不要这样盲目崇拜”一边吃吃笑,一边忙不迭的拿出小镜粉饼打扮起来。


30分钟后。
“好啦,好啦。人家满足你要求啦”
“人呢”
少年因为等待过久睡着了。
“切……”
“谁踢我,是姐姐你啊。不好意思,睡着了”
可恶的小鬼,竟然睡着了。看我……算了。人家怎么说也是自己的FANS,饶他一回。
少年忙掏出行囊中的立拍得,和早已摆好pose的如冰合影。


“如冰姐姐,谢谢啦”少年恭敬的鞠了一躬。
“不要客气啦……”声音糖分X200%
“姐姐长得真漂亮”少年详睨照片。
“其实,只是普通……美女啦!”
“不过……”
最讨厌别人说不过了,难道我这样的美女还有不过吗。哼。。。。。
“姐姐好象……”
吞吞吐吐,一定没有什么好的“好象”
“……没有”
又是没有,我最讨厌别人说“没有”了。别人有的我多有的,我怎么会没有呢——笑话。
“……海报上的”
这就对啦,我最喜欢我海报上的形象。
“……身材”
想不到这个小鬼眼睛真尖,居然被他看穿了-__-b
“……那样棒”


“不过姐姐好象没有海报上的身材那样棒”
天杀的小鬼,原来是这个意思。
杀!杀!杀!
必杀技:无敌剪刀脚发动————                                         


“救命啊”一个凄惨的高音传入了孤独道场,众侠齐齐冲到大门外。
“我只是踢了他几脚,他就不动啦”如冰无措的看着面前那个浑身是伤的少年。
“唉,你到底踢了他几脚呢?”风影问。
“大概也就20到200下”如冰一脸无辜。
“看看还能不能救治呢?”忆雨总是一副菩萨心肠。
“不行啦,已经没有心跳啦”我素把手放在少年的胸口。
“兄弟,这边是肺部”韵提醒。
“不好意思,这边好象也跳的很慢。”
“看来只能是……”中学时代曾经过客串小动物医生的春天说“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如冰有些茫然。
“是的,人工呼吸”春天语气坚定。


“抱歉,我老婆说了不要和别人接吻,男人也不行”农民对盯着他的如冰说。
“秋告诫我了,要是和别人打kiss,回家要跪搓版的”春天也亮出了王牌。
“我中午多喝了点酒,现在直想吐”忆雨一向有好心肠,但这次看来是例外。
“我是很想帮你,但我不能把非典型性肺病到处传播啊”风影正好这几天感冒了。
“绝对不行,我的初吻是要留给我的爱人D”我素抢着发表了“爱的宣言”。
哼,本来就没有考虑过你,少抽美。。。。。
“自己的事自己搞定啦”伶儿一脸傲然。
如冰回头韵,韵暗暗地摇了摇头。
“加油,加油,如冰姐姐加油!!!!”
淡和夏之梦、梦婕这几个臭丫头不知道什么换上紧身衣,超短裙挥舞彩球当了啦啦队。


正午的阳光柔柔软软,如冰的心中却是莫名的惆怅。其实我也是初吻,难道真的就没有愿意来帮我吗。
“如冰——如冰——我来啦”读非自远处飞奔而来。
还是老哥最好,如冰涌起了由衷的感动。
读非朝地上受伤的少年扑了过去,多么真挚的老哥,虽然平常有些些好色,但是关键时候还是他……
鼻子一酸,感触万千。。。。。。


嗡,原来他是要…………
读非一脚将少年的踢飞,仰面朝天叉开手脚。“如冰,要亲你就来亲我好啦,我愿意的。。。。”
气死我了,这个好色的中年人。我杀!我杀!我杀杀!!!!!


5分钟后,读非成为了第二个奄奄一息者,唯一的区别呀是躺在垃圾堆里。


“我这里有祖传的金疮药,效果很好的”我素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个小瓶子。
“去试试啦……”反正聊胜与无吧。
我素在少年的嘴上一阵涂弄,少年还是毫无气色。
“哼,就知道你不行的,搞什么搞吗”


哎,我的初吻就这样——怎么有很浓的化工产品的味道,是这个少年的口臭,还是我素什么鸟药的味道——连初吻多给他了,这点实在味道算不了什么。
少年的嘴唇薄薄的,红红的,还是蛮好看的,给他也不算很吃亏啦。
他的嘴唇真的好怪,有橡胶的味道。
呼,呼,呼。。。。。嘴唇怎么动不了。。。不好,嘴唇和嘴唇被粘住了。
天啊,我素这个杀千刀的,刚才在少年唇上涂的竟然是胶水。
啊。。。。。。。。。。。。。



众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如冰从少年身上,准确的说是嘴上给拔出来。
少年也缓缓的睁开了虎目。
“大家好,我是雨魂……”


                                          
孤独道场2
“柠檬蜂蜜鲑鱼排”
“鹅肝酱煎鲜贝”
“白果烧牛肉”
“番茄腰柳”
“姜汁猪排饭”
“蟹黄鱼翅羹”
“蔬果寿司”
“哈根达斯的冰淇淋火锅”
哇!这么多美味,雨魂恨不得一口气把这些全吃光。吃了好几天的青菜白粥,嘴巴里淡出个鸟来。前几天忆雨送了个咸鸭蛋过来,一半被读非尝了味道,另一半被我素拿去化验检查了。
“开动了”雨魂正要张嘴就吃。


“换伤口啦”一个恶狠狠的声音自天际传来。
梦中的美味在雨魂一样样的消失,出现眼前的是那个美丽而又鲁莽的女人。
哎,虽然是梦中,但是那些佳肴真的是好美味D,雨魂有些失落。
如冰也是很不情愿,每天多要准时来给雨魂换伤口让她很伤脑筋。尽管她是个无聊的女人,对刺绣这类的女红也没有兴趣,但每天的《情深深雨蒙蒙》却是她的至爱。每次看完以后,必定要消耗掉20—30kg的纸巾。
雨魂的伤口差不多要痊愈了,但是每天的护理还是必要的,这个义务自然要归“加害人”如冰所独有了。


雨魂静静地看着窗口,清晨的道场很宁静。
孤独道场的诸侠多是出了名的懒虫,一般不到吃中饭是不会起床的。也许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得了个“孤独”的称号吧。
当然,也有例外的。
每天多有例外的事情发生,今天亦是如此。
雄踞“孤独睡虫榜”榜首数年之久的我素今天就起得很早。


“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拳脚。想念你黑色鞋底,和你身上的味道;我想念你的吻,和嘴唇淡淡胶水味道……”我素哼着味道就推门进来了。
“如冰不在?”
“她出去了,找她有事?”
“没事,找的就是你”我素有些做贼心虚。
“在这里住的怎么样”
“还好啦”如果可以把每晚天花板上老鼠们的操练忽略不计,也不对房间的潮湿气味做追究的话,这里还是可以住人的,雨魂想。
“吃的怎么样”我素也是无话找话。
“还好啦”有气无力的回答。这里的饭菜快赶上素斋啦!!!!!
“你有不满意的地方吗”废话。
“还好啦”这样的地方,没有一样能让人满意的。
“那我就说啦……”
“……”拜托,快说人家现在可是病人啊。。。。。。。
“你要不要上厕所?”
“……”雨魂给我素一个又大又肥的白眼。
“你到了这里已经好几天了吧?”
“……”这人废话真多,雨魂想。
“我们道场是有这样规矩的……”
“……凡是非本道场的学员和工作人员,在本道场食宿多是要交钱的……”
哼,还是想要钱吗。
“鄙人身为孤独道场的CFO兼财政总监,是很想给予宽免的……”
明明是想要钱,还是装模作样的,呕。。。
“想要多少钱呢?”
“这个吗?是这样D。我们道场的住宿统一按照六星级宾馆来计算,每晚也就50两纹银,外加50%的服务费。”
雨魂看着天花板上悬挂的蛛网。无语。
“吃饭吗?我们一般多请国家特级厨师来担纲的……”


道场厨房。
正在烧粥的春天对秋说:“我怎么听到有人在夸我,还说我是特级厨师呢。”
秋一个大汤勺敲到他头上,“你前天把盐当成了糖,做的蛋糕差点没有吃死人;昨天,吃了你做的冬瓜汤,厕所外排起了20多人的长龙。你还好意思说你是特级厨师,你是不是想找K吗?”
“不是我说的…………”春天小声道。
“谁说的,谁说我劈了谁”秋挽起袖子,磨起了菜刀。


“……所以,我们的成本也是很高的。”我素还在那里滔滔不绝。
“你直说吧,要多少钱”雨魂有些不耐烦了。
“这个吗,你现在是伤员,怎么说也要打你5折,还有现在是旅游淡季,我再打你5折。另外,如果你不开发票的话……”
“……我收你500文钱好了”
切,只要500文钱,还要说这么多废话。
“好的,我给你。”雨魂从囊中掏出了一张银票。


一千两。
哇!这下赚翻啦,我素的眼睛瞪的差不多有灯泡大小,呼吸急促,心脏更是游离于体外做起了活塞运动。
想不到这个少年竟然有这么有钱,真是大大失策,我素恨不得把那些折扣全部收回。
可是就算没有折扣,加起来也不超过一千两。
正当我素左右为难之际,外面响起了一阵喧闹。
“我去看看,你好好养病吧”,我素厚着脸皮,把银票揣入了怀中。
出了门外,隐约传来了少年的哼哼声。



大厅。
农民正和一个青年交头接耳。
青年看到我素,忙从怀中掏出名片。
“情感热线,两性咨询;价格公道,节假无休”我素点了点头“你们的工作热情很高啊,还上门联系业务,不知道有没有优惠时间段?”
“拿错啦”青年红着脸收回了那张声讯台的小卡片。
“这位可是大发房地产公司的经理”农民忙过来打圆场。
“大发房地产?没有听说过啊。是不是东门大鱼药店隔壁的那家呢,前几天还叫大发洗脚店,现在就换房地产啦?”
“不是,人家是大公司啦,资产雄厚,晚上还在国立电视台做广告的,不要胡说八道啦。”
“前村的西窗,以前就是个卖菜的。前几天我看他夹了个小包,问他干什么,他说进军房地产啦。。。。。对了,农民你怎么会看国立电视台的呢?你不是一向只喜欢看PLAYBOY中文台的吗?”
“偶尔也看啦,那天晚上在伶儿房间看到的。。。。。”农民红了脸。
“是不是偷窥伶儿换衣服时看的?”
“不是啦,我是抱着艺术眼光去欣赏的。请不要把我和读非你这样的淫贼混为一谈。。。。。。”
我素不怀好意的点了点头。
农民不禁感到后颈丝丝寒意,扭头一看,只见到一张布满杀气的粉脸。
“啊。。。。。。。。”
凄惨的声音划破了道场的宁静,闻者莫不心寒而唳。


“你们公司是做什么买卖的?”
“我们就是买地皮,造房子,再卖房子的。”
“很有钱?”
“还不错,去年福布斯500强排名第378位。”
“想不到你们公司这么落后。”
“……”青年暴汗。
“你现在来干什么,我们这里已经没有空地啦?”
“我买你们整个道场?”
“你买了,我们住那里啊”
“我可以给你们钱,你们可以重建一个新道场。”
“切,你当我们是可以被钱收买的吗?”我素有些不平。
“我想是的”青年平静地说:“我出一千万”
我素当场晕倒了,正在痛殴农民的伶儿也仿佛被施了石化魔法,只有被伶儿骑在身下的农民奋力的喊出:“一千万我卖。”


孤独众侠的这次集合竟然是出人意料的快。
本来读非出恭非得用足2个小时不可,但是一听到10000000立马飞奔而出,由于没有及时系好腰带把站在门外夏之梦羞得满脸通红。
一直与我素号称孤独两大睡星的风影,还没有等春天说完来意,就卷被窝直冲大厅,沿途至少三位(保守估计)女性目睹了风影的走光画面。
连一向沉稳干练的韵也居然会把口红涂到了牙齿,害得春天一个劲的问她昨晚吃了什么。
当然了,最丢脸莫过于春天本人了,紧张的连从厨房到大厅路多找不到了,要不最后秋去揪着他的耳朵进来,他恐怕就无法见证本世纪道场最具性价比的生意了。
尽管历史曾经无数次地告诫我们,最划算的生意往往也是最不可能成功的生意。


尽管生意还没有成交,但每个人都开始盘算自己能分得多少银子,我素甚至想提出女士只可分得1/2的动议;但在精确计算过如冰的脚法和伶儿的拳术之后,放弃了这个龌龊的念头。
当然并非所有人多是赞成这笔买卖的。
“道场可不能就这样卖了,因为钱太少。你要想哟,他急着要买我们的道场,那么我们肯定能把价格提高些的。根据我的研究,起码可以卖到5000万左右,所以现在还不急着卖,而且,我们道场的地理位置一定比较符合他们的要求,不然他们不会一开口就出1000万,你说是不?我才是真正的理财高手,所以现在道场不能卖,而且,他要出5000万,还要补给我们一块地,不然不卖,知道了不?”如冰念了两年夜大金融系以后,果然是专业对口。
“切,你当我们这里产石油”农民顶了她一下。
“隔壁的踏雪卖的宅子,和我们差不多大也就十几万而已。”忆雨贴在如冰耳边小声的说道。
“他是猪啊,这一定是有阴谋的”如冰气呼呼的说。



“阴谋到是没有”青年慢慢的说道“要求到是有一个。”
“什么要求,是不是看中了我们这里的美女,他们一定会从了你的”我素抢先发了言,众美女脸色皆变。
“砰。”如冰在我素头上敲了个爆栗。
“哼,哼人家未必是喜欢女人”伶儿一脸冷然,众帅哥也是一脸菜色。
“各位,放心啦。。。。。。我的性取向还是很正常的,对诸位美女姐姐也是敬佩有加的,不敢有丝毫不敬。”青年慢斯条理的说。
“我对各位的要求,是请大家帮我找一个人。”
“放心啦。找人我们很拿手。”
“上次,夏之梦的内衣失窃就是我找回来的,找人绝对没有问题的。”
“老兄,是在你柜子里发现的,怎么能说是你找回的,这个完全我功劳嘛。”
“我对找美女是很有心得,曾经给《阁楼》写过心得的。”
“我运气很好的,和他们打牌是稳赢的。”
“…………”
各位七嘴八舌大讲自己的强项。


青年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卷,众人拥前一看,上面赫然就是雨魂的画像。
“我想拜托诸位,找寻的就是此人。”
诸侠面面相觑。这个神秘青年出如此高的价格来买道场,原来只是为了雨魂的行踪,可谓用心不纯。
“请问公子与此人有何瓜葛”读非不愧为老狐狸,善于旁敲侧击。
“没什么,我与此君有些小小渊源。据闻三日前进入你道场以后就不见行踪,今天特来打听一番。”
“那么请问公子是来买道场,还是来找人的。”
“如果能找到人,道场也不妨买下;如果没有人,道场不买也罢。”
“那么公子是找人为先,道场为后了。”
“哈哈哈,还是老同志眼光比较好。那么你可知道此人现在何方了。”
“回公子,不知道”读非坚决摇了摇头。
“有气节”青年冷笑了几声,扬首拍了拍手。
门外顿时进来几个衣着光鲜的随从,还抬入了几个大大的箱子。青年一使眼色,随从便打开了这几个箱子,箱内珠光宝气,奢华不可方物。
“妈的,好多钱啊~~~~~~~~”孤独众侠中发出一声惊叫。
“如果诸位中,有那位可以告知此人的行踪,这几箱薄礼就归他所有。”青年显得胸有成竹。
春天从箱中拿起一把珠宝赏玩起来,“哎。。。。。。也许我一辈子多未必能赚到这么多钱啊。。。。。”
“你想要的话很容易啊,把他的行踪告诉我就全归你啦。”
“哈哈,我只是来玩一玩的”
“我也要玩。。。。。。。”我素也拿了一把珠宝。
“我也要”如冰也拿了一把,众人全都上去跟风。
青年的吃惊的看着这帮无赖,摇了摇头。
“你们是不是到底想不想这些珠宝”
众人多点了点头。
“那他的行踪呢?”
众人皆摇头。
“珠宝……”
点头。
“行踪……”
摇头。
“珠宝……”
点头。
“行踪……”
摇头。
“珠宝……”
点头。
“行踪……”
摇头。。。。。。。。。。
“我要去死啦,你们这帮猪头。。。。。。。”



发一个俺以前米写完的。。。。。。。。
发表于 2006-4-1 15: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豆,没想到你还在继续糟蹋俺啊。俺郑重声明:
1、俺从未感染“非典”;
2、“走光”一说更不能成立,(因为那人只给了1000w,而观看俺演的毛片起码也 值5000w;
3、夏之梦的内衣失窃案并未破获,所以才不存在偶给她找到内衣一说。
综上所诉,土豆纯属诽谤,现判决如下:自20006年5月1日起,判处有妻徒刑终身,并处没收疾病全部,剔除灾难郁闷100年,最后罚日进斗金并全部随身携带不得丢失。以上判决为终审判决不得上诉,本判决即时生效!
发表于 2006-4-7 17: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有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10-18 06:05 , Processed in 0.03592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