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33|回复: 0

春の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7-9 19: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

  早打算写点儿什么,无奈性格所致,一拖再拖直到现在这会儿。
  大概也需要在指尖沾点儿人味儿,于是动笔,耽误看官的时间,还请见谅。


                  -正文-

  清晨,晕乎乎起来,慢吞吞打扮停当,晃悠悠抓起包包,出门,上车,进山。
  (燕山,三面环山的丘陵地带,闭塞却也宁静,无怪乎老祖宗--山顶洞的猿人前辈要选择在此定居。因为靠近大山的缘故,想进山玩一玩本该是十分稀松平常的事,可惜高楼住惯了,轻易不肯出来活动活动。)

  风景从我眼前缓缓移过,其语言却未能传入我的耳底。打开一听啤酒狠命地灌了一大口,咕咚一声落到空空如也的胃里,唔……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去,就像要把瞌睡虫们一古脑都吐出来。车过了几站,啤酒也喝了几口,感觉酒精逐渐在身体里化开,追逐嬉戏着那些仍在半睡眠状态的细胞。朋友在他的座位上咭哩咕噜说着什么,没注意听。我只管歪歪斜斜的靠着,似看非看地喝着啤酒。因为互相都了解,所以他仍旧在说。挺要好的朋友,他最大的美德是诚实。他决不说谎,从不文过饰非,也不隐瞒于己不利的情况。我想我也很善良,如此而已,多一些就再想不到了。

  距离总站还有一站的地方我们下了车,走过一段什么两旁筑起高高围墙的马路,走到了胜利桥头。为什么叫胜利桥呢?大概是那会儿全国人民都在庆祝胜利吧,对此我知道的不多。凡是出生以前的事都跟我无关,出生后的,大概也没多大关联。桥的南侧是个天然的游泳场,用铁篱笆围着,据说水很深,每年总有不小心淹死了。这时候不由得庆幸起自己不会游泳这事儿。

  我们顺着栅栏往南走,不久之后,柏油马路便终止在一处看似不该终止地方,就好像一条被扯断的皮带。呵,想到皮带,很久不系了吧,觉得身上每多一样东西便多了一件麻烦事儿。于是裤子只穿合适的,不合适就扔哪里懒的管它。接下来的黄土路走着更舒服一点儿,松松软软的,是天没怎么下雨的缘故吧,河水稀少,却也干净。它时而穿过道路时而又与道路并行流淌着,走在这种乡间的小路上大概也蛮惬意的。

  黄土路的尽头是个仍有少量开采的小煤窑,轨道顺着黑洞洞的四方洞口爬进大山腹内,旁边是一段用长条石铺成的上坡路,踩在上面,似乎能够感觉到每一步都略有不同。顺着山势逐渐盘旋上升,溪流被抛到脚下的裂谷中。从这个角度望下去,在阳光照射下的溪水,一会儿闪动着片片金光一会儿又转入山的阴影里面,在那片不大的小树林中穿梭迂回,那里该是很好玩儿的吧。

  拾级而上是一个小村子,只看见几个小孩儿在自家场院里玩儿,还有两三只冲着我们狂叫的狗,大概是被我们吓到了吧?呵,还好狗狗不知道咱的心里也狠害怕它。估计啤酒喝多时就不怕了,但今天要控制一下,否则没的玩儿了。这时候打开第二灌儿啤酒,朋友看了我一眼,大概是盯着包里剩的还够不够他喝。呵呵,微醉而已,无论喝下去多少,咱尽量保持微醉,这是几年来养成的良好习惯。因为这会儿感觉最好,看见的每样东西,都显得如此单纯可爱。

  出了小村,道路变得更窄了一点,走了一会儿,发觉玉米地、花生地还有大白萝卜地慢慢变得稀少,草木也逐渐繁茂起来,清新爽朗的草木芳香代替了家畜粪便的味道。进入山谷后,小溪又赶上我们的脚步,路和水又走回到一起。我丢掉第二听啤酒灌(SORRY,不是不懂环保,在城市里还可以扔进果皮箱或是路边停的哪个车筐里,这会儿可真是不想拎着这个捣乱的物件),大概齐完全清醒了,酒也该控制一下,自觉好啊,总比惹得朋友不舒服强。奇怪,他怎么就不会像我这般享受呢?算,懒得问他。草木掩映的小路间,我东看看、西瞧瞧,看见水底的细砂便跳下去淌水走一段,遇到石头或是不好看的河段立马穿上鞋岸上溜达。见朋友却正正经经的只在路上走,咳,那家伙在想什么呢?抽空问问他,或者会有一大堆令俺张口结舌的理由,哈哈,一想到这些就忍不住笑。(各位看官,您先往下看,俺跟这儿笑会儿,不用等俺。)

  嗬!好家伙,看那块好巨大的石头横在路中间,退后几步,猛的向前冲,左脚尖一点石上突起处,右脚便已踩到更高的位置……噼里扑噜的好不容易上去,哇!大石的裂缝中间居然也可以长着颗这么老大的树!?耶!是柿子树,还接了好多青绿色的果儿,嘴里叨念着三千年一开花、八千年一结果手脚利落地爬上去摘下几个,硬硬的、涩涩的。(大哥,麻烦帮忙看看俺的舌头还在不在?)不过爬树蛮好玩儿的,你要看准下一个落脚的位置,手脚并用,协调统一的才好。咳,这会儿还真有点儿为后辈们惋惜,成天介骑着高赛、敲着游戏、满嘴脏话、只知道打架……没事儿干爬爬树该有多好?(这会儿头脑中显现出整个房山的孩子都蹲在自己树上老老实实玩儿的镜头。)

  再往前走,昔日里采摘过的野葡萄藤还是那么繁茂,接了好多紫红的葡萄,大片藤蔓已经长到对岸溪边。咱来个三级跳变换水上漂……扑通……反正凉鞋不怕湿,呵呵。好不容易窜将过去采回几串边吃边走,讨……讨厌!自己不去摘,光知道抢人家的,刚刚那柿子还没跟你算帐呢!再往前走,小坡上已被茅草整个覆盖的断墙边长有几颗花椒树,也抽出了新芽,嫩枝。也摘点儿吧,回家裹上面一炸,甭提多香了。这里该是有人常来的,远方的树林间很少杂草,小路也被踩得很干净,草儿齐刷刷地顺着小路延伸至那边的山坳里。树旁、草棵中还不时发现几颗去年掉下来的橡子,捡起来看看,跟栗子没什么区别嘛,只比街上卖的小了好多。剥开一颗轻咬一口,嗯,凑和能吃,反正吃不死人,哈哈。这会儿朋友倒是安静,扭回头一看,原来他早捡了几个拿在手里玩儿。于是我们就走走、停停、看看、玩玩……一切都显得那般可人。

  到了该向上爬的地方,只好改走水“路”,其实就是顺着溪流往山里面走,窜上跳下也蛮好玩儿的,但也累了很多。有时需要翻过大块的石头,有时还要低头穿过石隙,小心不要让那些滴滴嗒嗒的水珠打湿衣衫,更有一些天然形成的小水帘洞让你望而却步。总之是磕磕绊绊地对付过去了。渐往上爬,溪水就越见少了起来,大块儿大块儿的石头不断蹦出来挡住你的去路。途径一段较为平缓的中心地带,有一潭碧绿碧绿的池水。(不过咱好怕那东东,生怕突然冒出个大怪物来吓你一跳,所以远远的看了一眼就赶快溜过去了。)踩着碎石再向上走,半山腰的小谷中有个用差不多大小的岩石砌起的小水坝,顺着突出水坝外墙一块块落脚的石阶(玩儿过魔法门6没有?里面的银舵前哨一块块伸出的石阶就这个样子。)逐级蹬上水坝。一泓晶莹透亮的湖水便已映入眼帘,伏下身来轻轻拨弄水面,划出一层层眩目的涟漪,连池底下的小石子也好像随手就可以捞起来似的。

  仰头看看再上面的山谷,我对着同伴征求性的目光使劲晃晃脑袋,连话都懒得说,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快被累趴下的驴子。慢吞吞顺着不宽的坝顶走到有太阳的一头,挨着笔直凿开的山体晃晃悠悠一屁股坐下,整块石壁很真实地靠在背后,脚伸进冰凉的湖水里劈哩叭啦的随便打着水。阳光顺着远处的山口照进来,把这里的岩石晒得格外温暖,清凉的流水滑过脚面,一种麻酥酥的感觉沁上心头。这里真高,可以越过前方的山脊看到很远的地平线那头,看见自己来时路上的树木也都显得那么渺小,赶紧又往里挪了挪。

  摊开来塑料布,我们慢慢喝着啤酒,吃着带来的面包、火腿、鱼罐头还有才在溪水窝窝那里冰过的果冻……不习惯老老实实坐着的我用胳膊撑着头侧卧着慢慢地吃喝,再不就干脆躺下来,丝毫不避地接受阳光的洗礼。咳,多久没有这样晒过太阳?早已记不清了。不时举起啤酒,咕嘟咕嘟狠狠吞下几大口冰凉的啤酒,之后仍旧那般懒洋洋地躺着。等他吃得差不多时,他把剩下的半袋果冻仍塞回大石底下用山泉水镇着,其他也收拾得差不多,就过来拉我一起玩儿,顺带照相。他取景时我跟水坝边随手捡起各色的小石子打着水漂儿,偶然看见一块颇好看的,趟水过去,好像不太深的样子,结果还是湿了裤子。反正是湿了,干脆再过去捡另一块更好看的……原来全身浸湿的感觉也不是多么坏,干脆潜水下去捡了好多好多漂亮石子回来,这时便已经全身皆湿了。佝偻着身子哆哆嗦嗦的赶快跑到暖和地方,脱下湿衣搭在大石上晒干,人穿着仅剩的衬衫内裤平摊铺在坝顶,边晒太阳边摆弄刚刚捡回来的石子。之前仔细观察了,附近没看到其他人。

  跟正玩儿的欢的朋友申请了几罐啤酒,就在缩自己的小窝半躺半靠的欣赏风景。目光顺着青松翠柏的山岭看出去,在很远处波状起伏的小丘周围错落地点缀着一些红色、绿色、白色的楼宇,那边该是家了,仔细看去,甚至可以识别出家对面的那两栋绿色铁皮楼。这会儿,那里的人会不会也正往这边看呢?

  平日里走惯的柏油马路在这里看也只是细细的黑线条,仿佛迷宫似的在红花绿柳掩映的楼群间穿行,而后又向远方天地的尽头无限延伸开去。目光随之而行,真就好像置身于美妙的迷宫,一点也不感觉烦躁。平线上方升腾起的薄雾,把本已朦胧的景物妆点得更为虚幻,一种令你心旷神怡的不真实感占满整个心胸。心思也跟着飞得很远很远,整个心灵仿佛运行于另一时空……

  时间,在这里已经静止……

  当阳光已不在感到温暖的时候,身上的衬衫早已干透,小风吹起丝丝凉意,小觉也睡了两起儿,恩雅的磁带大概也已经听过很多遍,这会儿再不能装睡赖着不走,看朋友猴急的样儿,呵呵,我笑了笑,痛痛快快地翻身起来,伸了个超级美妙的懒腰,边穿回衣服边吧嗒着嘴说:“不赖、不赖……”他“嗯?”了一声,大概是没听清楚,也懒得追问,继续用手机呼叫开车的朋友过来接我们。呵,下到山底下还早呢,我没吱声,下山走的是另一条比较平缓的路,边溜跶边欣赏落日的余辉。两小时后,天差不多全黑的时候我们在山脚下找到了朋友的面的,之后就各回各家,如今吃饱睡足,遂把旅途经历慢慢就着啤酒敲上来,算是应了大鱼写的祭文吧。呵呵。


                  -尾声-

  这些并非完全真实的经历,可以算是几次去那里玩儿的缩影。但愿您也不要因为这点而把这山、这水想象得多么糟糕,硬性的东西都是存在的。或许那山、那水并没有多么好看,因为是家乡的山和水,所以想尽量描写的美丽些吧……

  转回头一看,才发现燕山山脉的描写基本上都被忽略了,现在已经晚了,等以后什么时间想到时再补上吧。

  此篇不成熟的文字仍有很多不足,还望您能不惜笔墨,将不同意见告诉我,哪怕只是少少一点,万分感谢。

  祝晚安。
[mp=350,70]http://www.yf163.com/music/mp3/1505-1.mp3[/m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守望轩 ( 湘ICP备17013730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18-4-22 10:43 , Processed in 0.03665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